第三章 大祸

上一章:第二章 父子 下一章:第四章 城破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夜里,林逍躺在床上,左手搂着那本家谱,右手则紧紧的捏着丹令。

偏处西北边陲,回春堂毕竟是大元国西北一境最大的药商,各种消息很是灵通。林逍自然知道,自五年前大元国老君主暴毙之后,七名王子分别兴兵争夺天下,五年的时间,这个天下已经糜烂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归化城这一带,因为远处边疆的关系,倒是享受了几年的太平日子。但是,随着黑刀匪的到来,这平静安逸的生活,显然就要被打破了。

黑刀匪啊,传说中所过之处不留半个活人的悍匪。他们的首领‘黑刀’,更是在大元国武林谱黑榜上排名第九的绝世高手。黑刀的凶残、狠戾,在被他祸乱过的地方,是足以用来吓阻小儿夜啼的。

林逍不由得打了个寒战。黑刀匪已经到了这么近的地方?

“爹爹怎么不考虑一下,将回春堂迁往……”

脑子里刚刚涌起这个念头,林逍就轻轻的摇了摇头。

“不成的,归化城毕竟是一座大城,城内还有三千府兵,更有王家两千家将,守卫不可谓不强。若是迁走,又能迁去哪里?”

紧紧的捏着丹令,丹令内似乎有一丝丝极清凉的气息透出来,让林逍的心里一阵的清静。

“乱世啊!”

少年林逍低声感慨了一句,他将丹令塞进贴身的内袋,正要闭眼睡去,却突然听到了十几丈外‘淅淅梭梭’的声音。林逍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来了贼,但是归化城中哪个贼人敢这么大胆来回春堂捣乱?他随手操起窗边一根棍棒,轻手轻脚的起身,走到了房门前,偷偷的从门缝里窥视了出去。这一眼,顿时让林逍泄了气。

他的大哥林遥,正在两名家丁的帮助下,无比狼狈的翻墙而出!同样自幼修习家传武学,但是一身修为全丢在了温柔乡中的林遥爬墙的姿势,就有如一头喝醉了后想要挣扎着走路的怀孕大母猪。眼看他拖泥带水的翻过了高高的墙头,林逍无声的叹息了一声,丢开了棍棒,躺回床上闭眼睡去了。

接后来的几天,一直平安无事,市井上也不见流传黑刀匪在两百多里外屠城的消息,似乎林善给林逍说的那些话,只是一场梦。只是,胸前内袋中硬梆梆的丹令却提醒林逍,这一切都是真的。只是,也许,屠城的消息被某些有心人压制了下来――比如说,王大家主就很会做这种事情。归化城的城主,想来也是不愿意让谣言扰乱了市井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林逍的心也渐渐的放了下来。他一边在回春堂内忙活,一边自我安慰道:“也许,黑刀匪不会傻乎乎的来攻打归化城。”

“逍少爷,这位老人家要熬一剂‘托胎养神膏’,你来办吧!”正堂内的胡主帖大声的叫了起来,同时指了指他面前坐着的一名老人。

林逍微微一笑,朝胡主帖点了点头,转身就去药房内取‘托胎养神膏’的各种药材。

‘托胎养神膏’,是回春堂特有的一种保胎安神的灵药,专是为了那些先天体虚胎气不稳的女子所准备。其中耗费的药材却也不甚珍贵,但是药材种类繁多,每一份药材都要在恰到好处的火候时才能投入药剂中。而林逍,却是整个回春堂对熬药时的火候把握得最好的一人,就算是那些做了几十年制药师父的药剂师,在这一点上也比不过他。

用林善的话来说:“这小子天生就是玩火的命!”说这话的时候,林善的脸上很有点骄傲,同时也有点遗憾。

这话说得有点不着头脑,谁也不知道林善的话里是否有别的含义。

选足了各种药材,取了一个干净的药罐,仔细的调整了一个火炉的火势,林逍看似懒散的将一部分药材和清水放入药罐,将药罐轻轻的放上了火炉,然后就呆呆的蹲在了火炉前,双眼无神的看着火炉中跳跃的炉火。

每一点炉火都是这么的欢快、充满了蓬勃的生命力。林逍的脸上渐渐的荡漾起了满足的笑容,他似乎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在随着火炉中的火焰在跳跃、在欢呼。修炼了十年的‘长青诀’真气自丹田中慢慢的鼓荡开来,随着火势的跳动而自主的调息。

每一天给人熬药的时候,正是林逍修炼长青诀的最好时机,似乎对着火苗,对他的真气修为很有补益。这是一种很没来由的事情,但是的确很有效。自从三年前林逍第一次替人熬药时发现了这个奇异的现象,他这三年来的内功进境,却比前七年的总和还要多了五成。他不过修炼了十年的内功,但是内力的浑厚度和老辣纯熟的程度,比之一般修炼了二十年的人也不失色。

手指有如穿花蝴蝶一样自药包上闪过,林逍能清晰的察觉到药罐中的药液到了多高的温度,那些药材中的药力是否已经被完全的催发了出来。每当药液达到了他需要的火候,他就很有韵味的朝药罐中投入一份新的药材。

渐渐的,一股冷幽幽的沁人心脾的药香在药房内隐隐飘荡。药房内的药剂师和学徒们无不深深的抽了抽鼻子,很是羡慕的看了一眼林逍。他们都是有经验的人,自然知道林逍在熬药的功夫上又进了一层,他今日熬出来的托胎养神膏的香气,比之以往就浓郁了三分、清澈了三分,显然是药力也就更加神妙了三分。

不过是三分,看似很小。但是许多药剂师熬了一辈子的汤药,他们也不见得能将某种药剂的药力提高一分,何况是三分呢?

“逍公子的天赋委实惊人,可惜,可惜。”药房内的所有人几乎是同时摇了摇头,然后他们飞快的低下了头去,因为林遥走了进来。

穿了一件淡银色锦袍,腰间系了条紫金带,头上用一圈珍珠链子将头发紧紧束成一把朝天辫的林遥摇摇摆摆的走进了药房,径直走到了正在出神的林逍身后,很不客气的用折扇对着林逍的脑袋就是重重的一击。

疼痛让林逍从那神奇的境界中清醒过来,他体内的真气有如潮水一样退入了丹田,因为是仓促收功,就算是长青诀这样柔和的功法,依旧是冲得林逍的经脉隐隐作痛。林逍愤然转过身去,看到是林遥,顿时脸上的怒火都化为了一片麻木,低沉着声音问道:“大哥,有什么事?”一边问话,他一边随手将最后一种‘攀附草’丢入了药罐。

“开药库。”林遥冷冷的看着林逍,低沉的说道:“给我拿十份‘兔血散’,还有,还有……”

有点惊惶的朝四下里看了看,林遥的声音变得益发的低沉了:“还有一份‘天王护心丹’。”

林逍眼里闪过一抹精光,他压低了声音急声道:“‘月兔截血散’是治女人血崩不止,‘天王护心丹’是救人昏厥急死的,大哥,你!”

林遥一把抓住了林逍的脖子,俊俏的脸上已经蒙上了一层狰狞的杀气:“开药库!取药,快!”

“你做了什么?”林逍死死的盯着林遥,阴沉的说道:“天王护心丹是用来急救的,你现在拿过去,也救不了那人!有什么事,你赶快对爹爹说,只要那人还没死透,如果只是心脉痉挛而急死,也许爹爹还能施展妙手起死回生!”

‘咚’,林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的脸蒙上了一层青气,他呆呆的看着林逍,带着哭音道:“我不敢说,张家的小姐,张家的小姐!”

有如一道雷霆轰中了林逍的脑袋,林逍踉跄着退后了几步,一下子将身后的火炉撞翻在地。药罐在地上炸裂的声响使得所有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林逍却只是伸出手指,浑身哆嗦着指着林遥低声道:“大哥,你,你,你和王家二公子,你们~~~”

林遥的面色惨败,他的身体也在剧烈的哆嗦着,他呆呆的看着林逍,带着哭音的嚎叫道:“二弟,大哥我以前对不起你~你这次一定要救大哥的性命~呜呜,快快开库房取丹药,否则,否则~~~”

林逍早就知道林遥在外面的那些污秽事情,也知道他的一帮狐朋狗友都是什么德行的人。但是他从来没想到,林遥他们真的能作出那种乱了伦常纲纪的无耻行径。他大致已经猜出了其中的一些关键,但是正因为他猜出了其中的关键,林逍才有一种天都要塌下来的恐惧。

回春堂是西北数郡最大的药商、最大的医馆,林善是方圆数百里内最有名的神医。回春堂活人无数,在民间有着极高的声望。但是,回春堂毕竟只是药商、只是医馆,只是给人治病的组织,林善、花梧娘等人都有一身不俗的修为,但是回春堂整个说来,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势力。

而归化城王家、归应城张家,他们是什么?他们是这西北数郡的土霸王。各行各业、各种能赚钱的东西,有他们不沾一手的?

王家明面上就有两千家将,张家也差不离儿;两家若是合起来,加上他们的家丁、仆用,轻轻松松就能拉起一支万人规模的军队!

而现在呢,张家刚刚嫁入王家才数日的小姐,居然就要用兔血散和护心丹来救命!

王家二公子是不可能有事的,王老家主不可能让自己的儿子来顶缸。那么,谁最适合背这个黑锅呢?还不就是林遥这个浪荡公子么?

王家也许看在自己家和回春堂数代的关系上不会说什么,但是张家呢?归应城的张家可和回春堂没太多的感情!自家小姐出事了,张家家主一怒之下作出什么事情,旁人都不会说什么!如果仅仅是宰了林遥也就罢了,怕就怕,整个回春堂都要填进去!

乱世的药材生意啊,怕是早就有不少人眼红了!

归化城王家,毕竟是殷实地主家的根底。而归应城的那张家么,是最近数十年才冒出来的一家大豪族,他们的身份来历,可就有点见不得人的龌龊传闻。林遥作出了这般行径,就是引了一条饿狼来到了回春堂这块大肥肉的面前!

林逍的脸色一阵急变,他狠狠的瞪了林遥一眼,也不管那已经泼洒在地上的托胎养神膏,撒开两条腿,快如一阵清风的冲向了后院。

天井南边的一间厢房里,林善正忧心忡忡的和老鼠须帐房先生望着一份帐簿发呆。

过了许久,林善突然苦笑道:“魏先生,也就是说,这三日来,我们运药材回城的车队,全部损失了?”

帐房先生魏先生捻了捻老鼠须,一张脸整个皱成了一团。他苦笑道:“东家,看来黑刀匪他们就在城外了。乱世啊,对他们那些亡命之徒而言,还有比药材更珍贵的东西么?有了足够的药材,他们在战阵上保命的底气可就充足了。”

“无妨!”手指轻轻一弹颌下长须,林善眯着眼睛长声道:“归化城城高壕深,金城主也是一有勇有谋的俊杰,又有三千精锐府兵坐镇,就算黑刀匪有万人规模,却也是攻打不进来的。再者,还有王家两千家将和私下里积蓄的三千私军,三五万大军也攻不下城子。”

轻轻的吐了一口气,林善摇头道:“只是可惜这批药材,没能拿去救治百姓,却便宜了那些无君无父的贼子。”

魏先生苦笑了一声,低声道:“一般的药材也就罢了,可是其中的那些~”

林善的面色一沉,低声说道:“这也无妨,日后自然有他们去找黑刀匪讨要。那些药材,黑刀匪他们却也不见得认得出,量他们不会随意糟践。”轻轻的点了点头,林善淡然道:“车队里的那些伙计,想来是保不住命了。就算他们暂时从贼得生,回春堂却也是容不得他们了。就按照他们全部阵亡了,厚厚的抚恤吧。”

魏先生轻轻的一点头,轻声笑道:“东家仁善。”

双手轻轻的抱了抱拳,魏先生小心的收拾起桌面上的账本,就待离开。

林善也笑了起来,只是,他的眸子深处,却依旧有着一丝浓浓的担忧。他的心情,并不如他安慰魏先生时表现出来的那般轻松。林善耷拉着眼皮,在心里暗忖道:“到底,要不要提前将逍儿送走?却又能送去哪里?城外,可不止黑刀匪啊!”

‘咚’,厢房的房门被林逍一把推开,门扇差点没轰在了正往外走的魏先生脸上。

魏先生‘嗷’的叫了一声,抱着账本一步跳到了三丈开外,反手就从腋下拔出了一只尺八长黄铜判官笔,两根老鼠须狠狠的翘了起来,恶狠狠的瞪向了扑进门来的林逍。一看到是林逍,魏先生凶巴巴的脸顿时变得无比的和善,他随手将判官笔往领子后一插,笑嘻嘻的说道:“二公子功力大进呀!老魏我硬是没听到二公子跑过来的脚步声,嘿嘿,惭愧,惭愧!”

朝林逍点了点头,魏先生抱着账本,哼着小调摇头晃脑的走了出去,还顺手拉上了房门。

林善端起桌上拳头大的一只紫砂茶壶,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清茶,这才淡淡的问道:“乖儿,怎么变得如此不沉稳?出什么事了?黑刀匪破城了?不至于这么快吧?”

“爹爹,不是孩儿,是,是大哥!”林逍呆呆的站了一阵,这才将林遥找他要兔血散和天王护心丹的事情说了出来,同时,他还很有条理的分析了一下可能发生的事情,以及未来张家可能作出的反应。

‘咔嚓’,林善掌心握着的紫砂茶壶变成粉碎,茶壶中的茶水连同茶叶一起都被他掌心蒸发出的一团青幽幽的火焰化为一团烟雾飘散。

‘咝~~~’,林逍倒抽了一口冷气,他知道林善的功夫修为极高,但是却也没想到,有活人能从掌心冒出火来。

林善呆了一下,扭头看了看自己掌心的那团鹅蛋大小的青幽幽的火焰,急忙散去了蕴藏在掌心的真元,干咳了一声淡淡的说道:“乖儿,嗯,你的长青诀修练到第十一层以上,也能有爹爹的这份本领。”

“爹爹,还请你快去救治张家的小姐。”林逍迅速的镇定下心神,将林善掌心的异相暂时抛开一边,朝林善急声劝说。

“来不及了。”林善淡淡的说道:“依你大哥一帮狐朋狗友的脾性,能做出多不堪的事情都不奇怪。他却又没有什么应变的急智,遇到大事救定然慌乱的。张家小姐出事,他最少也拖延了一刻钟才想起回堂里取药救人,他路上定然又担心我责罚他,拖拖拉拉的起码又是一刻钟。如今又耽搁了这么久,哼!”

“爹爹的意思是?”林逍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

林善摇了摇头,无力的眯上了眼睛。

两颗泪水缓缓淌下,林善长叹道:“恩师,恩师,您的大恩,徒儿这辈子是还不清的。但您去时要徒儿善待梧娘,此言徒儿永世不敢违逆。但,但~~~”林善猛的睁开了眼,双眸中两道青光闪过,一直以来都给人一种闲云野鹤感觉的林善,居然带上了一份冷酷的杀意和高高在上的威压。

“乖儿不用担心。回春堂虽然不算什么大不了的角色,却也不是他们想吃下就吃下的。哼,若非~~~却又~~~嗯!”

林逍一脑袋雾水的站在那里,看着林善在那里慢慢的掐着指头合计着什么。

过了许久,林善才慢慢点头道:“罢了,虽然我们只是仆人一般的身份,但是这么多年来多少有点苦劳。若是我真作出了什么事情,想来等他们这次闭关之后,也不会不帮我收拾首尾。”

林善的脸上蓦然带上了几分红晕:“到那时,却也不用这般提心吊胆的!”

很用力的站起身来,林善沉声道:“乖儿,召集回春堂所有人,爹爹要开大会计议这事。我等虽然不怕了张家,却也不能作出那欺人的事情来,无来由坏了我们的名声。”

林逍呆呆的看着林善,很是不解林善从哪里得来的勇气!

回春堂能够打斗的人,加起来不过一百个,能是张家那种土豪的对手么?

推荐热门小说逍行纪,本站提供逍行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逍行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章 父子 下一章:第四章 城破
热门: 诡案罪2 自杀的诱惑 其实我们一直活在春秋战国3 麒麟之翼 七宗罪1:冰箱藏尸 暗夜将至 云南虫谷 一朵桔梗花 阴阳瞳 玻璃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