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章前路〔四〕

上一章:第四七章前路〔三〕 下一章:第四八章梦烬〔上〕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此人遍体缠绕着白色绷带,紧密而厚实,就是脸部也只露出了眼睛和嘴巴。绷带质料特殊,轻盈柔滑,额际、手腕、脚踝等处打着结带,结带的余坠随着行走的风势在空中缕缕游摆,尽管常年伤病相随,今朝依然行者无疆。这是一具传言中早已经垮掉的躯体,但是那双幽暗的眼睛未失昔日风采,凝聚着超越肉体极限的魔力,不用诉说,相逢即明,不可动摇的意志无人能够质疑。

高行天俯首致礼,低头瞬间,热血纷涌向四肢百骸,那是许久未曾有过的兴奋。

他想不到这个人竟会有走出蚁巢的一天。

此时的感觉不是简单一句“难以预料”所能形容。

“这才是空气的味道,还有这光明刺痛眼睛的感觉,呵呵,这才是活着的感觉啊。”

“蚁王身体为重。”

“无碍。今日找你,不是用你的刀,就是借你血蚁的身份做个见证。”

“明白。”

两人步出树丛,径向山道,距离石阶还有是十余丈远,那山上林间便迅疾掠下来一个黑衣人。

那黑衣人抢到跟前,单膝跪地,声音略有些颤抖的道:“属下张栩,蚁王有何吩咐。”

屈洒柔声道:“你就是张栩?我听穆孔提过你,确实不错。我上来看看蹑儿,不必紧张,也不用通报,你们各行其是就好。”

张栩点头称是。他回过身,先是两臂交叉,然后叠起下压,朝山林连续打出手势。

屈洒迈上石阶,步伐不疾不徐。他浑身绷带,自然未穿鞋履,但是落脚自然,稳步当车。

高行天紧随其后,两人之间约莫差了五个阶梯。刀客不经意间的眼眉低垂,便窥见石阶上的脚印。

踏石无声,然而血色淡然留痕。

这时后方忽然传来张栩的话音,“蚁王,属下还有一事禀告。”

“何事?”

“陆无归今晨拜访蚁后,目前还在半山庭居逗留,大约一炷香之前到的。”

屈洒脚步不停,只以眼角余光回扫张栩,点了点头。

他与高行天又走了几十阶,忽然低声问道:“小六伤势到底如何?”

高行天道:“主要是内伤,而且他还使用了自残秘法,所以大体究竟怎样,不太好推测,但只能是更加严重那一类的。”

“秘法?那就是七星截脉了,截得哪一脉?”

“应是心脉。”

“……,既然这样,蹑儿还叫小六上来作甚,这才养不到半月呢。”屈洒摇摇头,又问道:“高行天,你来蚁窝多久了?”

“一年多些。”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这么短时间晋升血蚁倒是罕有,蚁窝上下能够与你比肩的只有小六了。回忆当年,就连我也是差的远了。”

“这些事权当蚁窝的饭后谈资,根本不算什么。蚁王于武陵山庄杀进杀出,才是壮举,武林万千豪杰,只有蚁王做到了。”

“做到?我做到了什么?这有什么意义?去一趟朱崖就表明我很强大吗?恰恰相反,只是映衬着朱崖罢了。蚍蜉撼树,众人只见树木巍然招展,有谁将那些蚂蚁放在眼里了,蚂蚁再如何舞弄,终究也只是只蚂蚁。江湖谣传我跟大司马交过手,纯属妄言,可是朱崖做过澄清么,没有,因为它根本不在乎这些。”

“高某并不这么认为。”

“哦。”

“天下无双也只是一张牌匾,挂起来金碧辉煌,众人膜拜,不过年岁久了却也如破窗糊烂纸,撑不住几场风雨。江湖中人只是早早被朱崖的名头唬住,认了格局,各自经营,只顾爱惜羽毛。我就不管那么多顾忌,此生总要去挑战一次,方才甘心。”

“江湖岁月催人老,不许英雄见白头。”屈洒不觉轻笑道:“听说你申请外出,被执律厅否了?”

“蚁王给通融一下?”

“听说是想去南边?你杀性太大,还是算了,一旦夺了先声,蚁窝也得连带出来。这个时节众目睽睽,不值当。过些时日吧。”

两人言谈间逐级攀登,此山不高,一会儿功夫,石阶到了尽头,半山庭居已在眼前。

几乎在屈洒、高行天抵达的瞬间,院门开了。

门扉间现出一个背负兵刃的年轻人,正是面色不佳、有伤在身的陆无归。

而陆无归推开院门,看见来的竟然是这两个人,先愣了片刻。但他马上让到一旁,弯腰致礼,道:“恭迎蚁王,贵体安康。”

屈洒走进院门,伸手在陆无归的肩膀轻轻拍了拍,他注意到青年胸口扎紧的层层绷带和背上布囊包裹的兵刃,笑道:“小六,你开始和我有点像了。”

陆无归唯有苦笑一声,他抬起头,屈洒已擦身而过,其眼光自然与高行天对上。

“高兄。”

“小六。”

花圃之旁,苍树之下,八仙桌摆的方方正正。

桌面上茶道器具俱全,泡茶水就地取自院中央的深井矿泉,天然清甘,旁边炉子另温着一大壶备用,烟气袅袅。

桑玉蹑面容娴静,看壶中茶叶翻覆,对于来者并不怎么当意的样子,便是那人安坐对面,她也未有什么波澜。

高行天、陆无归分立屈洒背后,自然是安静不语。

少顷,桑玉蹑斟满一杯热茶,素指拈起,目光游离于屈洒的伤躯,道:“你倒是沉得住气。”

“我若是随便指点,便是不明白你。”

“四个人,那你觉得这一杯茶,敬与谁先?”

屈洒不假思索的道:“敬别离。”

桑玉蹑的表情这才略微生动起来,皓腕一倾,以茶作酒祭,地上领了一圈。然后伊又分了四杯茶,按照前、左、右的位序推过去三杯,柔声道:“高行天,小六,你俩也坐吧。”

陆无归与高行天对视一眼,前者轻咳一声,道:“我有伤在身,久坐反而不好,不如二位慢慢聊,小六和高兄暂且回避一下。”

屈洒沉默不语。

桑玉蹑则微笑道:“你俩不是外人身份,一切随意,既然不坐,那就旁听吧。”

话音甫落,桑玉蹑就感觉到了屈洒眼眸中隐藏的复杂情感,那双幽暗眼睛径直看了过来。

语言真是个划定界限的好东西啊。

但桑玉蹑今天并没有准备台阶,有的只是更加冷峻的颜色。她是有过那么一点点的想法,觉得心里话应该畅所欲言,然而真到了面对面的时候,桑玉蹑才明白幼稚为何物。

认识十数年间,此人可曾因为他人言语而改变主张?

竟是一件也无呢。

屈洒喟息道:“我原先以为,如果某一天,到了谁都记恨我的地步,至少还有你的支持,这个信念于我心中从未改变。”

“你来这一趟,既在蹑儿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即使现在,蹑儿心里头也存着意想不到的感动。不过,若以为还能像往常那样轻易说服我,那就错了。我是支持你的,蹑儿的使命本来就是坚定的站在你的背后。但是有一个前提,前提就是某人需记得当初的承诺。”

“蹈灭朱崖,取苗望北首级祭奠别离。许下的誓言,我每日念念在心。”

桑玉蹑冷道:“听其言,观其行,蹑儿眼睛还没瞎。是谁不惜把蚁窝豪杰当做弃子,也要千里迢迢护送金家那机关匣子,这也算不忘当初之誓言?事后更偷偷抹消痕迹,肆意清洗,一意苟合,竟不觉得难堪?”

高行天与陆无归闻言,面色皆有些异色。

屈洒却依然十分平静的道:“做非常事,用非常法。欲杀其人先亲其人。我这么做有什么不对?有些人,你说我清洗,说抹消痕迹,清洗我倒是同意,至于抹消痕迹,我可从来没对你遮着掩着。”

“那照此论,卖主求荣之辈皆心有难言之隐,墙头风草之徒也都胸怀鸿鹄之志咯?”

“蹑儿,蚁窝要的是存续。没有存续,诸事无从做起,充其量只是聚了一群自取灭亡的狂徒,谈何壮志,讲什么复仇?朱崖递来金玉叶,蚁窝为什么不接?屈洒有敌人,蹑儿有仇家,但要记得蚁窝只有买卖!”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受教了。话说别离不在了,蹑儿从你的身上也学了不少东西呢。”桑玉蹑抚着温热的紫砂茶壶,话语尽数闷凉于心,仰头旁顾,入了满眼秋色山林,终是想不出第二道解决之法,索然道:“早间真不是个喝茶的时候,既然你揣定了蚁窝最大的想法,那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屈洒嘴唇翕动,最后只道了声:“蹑儿。”

桑玉蹑嫣然一笑,忽地低了头,就着茶杯啜饮了小口,伊人红唇抿着杯沿静谧了那么一刻,方才身姿坐正。桑玉蹑缓缓推杯至桌心,轻声道:“这是最后的办法。”

屈洒沉默看着对面。

那张面容依旧美丽,失去了魔女的蛊惑媚态,露出了纯净女子的素然鲜活之态,桑玉蹑这般另类模样他不是未见过,但是当下的做法就是闻所未闻了。

逼宫?

不,何止啊。

推荐热门小说武林画卷,本站提供武林画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林画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四七章前路〔三〕 下一章:第四八章梦烬〔上〕
热门: 大唐悬疑录:最后的狄仁杰2 盗墓笔记1七星鲁王宫 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3 识骨女法医 手机 演出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Ⅱ 护士学院杀人事件 寓所谜案 阴阳代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