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章新血〔五〕

上一章:第四六章新血〔四〕 下一章:第四七章前路〔一〕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凄怆的音腔,一下子拉高,由弱变强只是一瞬,但杀伤力最强的恰恰就是那瞬,如同封喉的利刃般,一击到位,目的已经达成,余下的痛哭虽然听来哀伤却太过肆意无忌,好比冷酷无情的嘲笑。

哭声回荡,草叶乱飘,强劲的锁定忽然改变目标,以不稳定的频率横扫山巅,飞鸟嘶鸣着坠落,陆无归半睁半闭的惨厉眼睛,终于攫住了那道凌空飞掠的灰影!

是他!

其实听到那一哭,不用细想,也该知道是谁了。

陆无归在这一阶段想过许多假想敌,但惟独没有把这个人划进来。如果晓得这个人会出现,那么他绝对不会选择接近山岗地形。

此人乃是江湖中绝少的能够以音杀人的诡谲刺客,且是借得地势越高,威能越是可怖。

此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返中原?

最近可是未有听闻无量海发生了何等大事,以此人的心高气傲怎么可能空手而归?

更重要的是,此人竟然打破铁律,在这个节骨眼上展开厮杀,是得了失心疯,还是小瞧了血蚁的手段?

“霍离生!”陆无归怒吼,然而声音立时就被痛彻心扉般的哭泣淹没。

没有任何选择,陆无归向着山巅踉跄冲刺!

必须第一时间脱离低劣的地势。

那灰影如同天空漂浮之云,脚步接连点踩树梢,飞掠在陆无归前方的天空!

霍离生,蚁窝第四代诞生的第二只血蚁,喜欢独来独往,完成任务不留活口和见证人,素来行事极为神秘,有关其武功底细和战斗方式的资料绝少传出。

陆无归当然格外关注搜集这个竞争劲敌的一切信息。但即使同在蚁窝,陆无归对霍离生的了解还是云里雾里,比窝外强不了多少。这些年,他只摸着了最关键的一点,即霍离生的独门杀法一恸三哭究竟可怕在何处。

此杀法乃是以恸心神功为基础,三合哭魂经为攻术,糅合两者精髓,创出的一门音术玄功。

音术诡谲神异,入门难,而且修习过程中很容易就跑偏到幻术这个禁忌之门,单纯凭借音术扬名极难,因此少有人修。江湖论及此法大成巅峰,首推佛门狮子吼以及四大世家周世家三妙器。佛门狮子吼至刚至宏,破妄勘迷,可谓直指本心的无上正法,佛门诸系以禅宗的传承最为精髓。周世家则是家风雅致,家族弟子无人不通晓音律,俗谚“曲有误,周郎顾”,一语道尽风流,世家将音律与武道结合,据此发展出琴箫鼓三妙器,深奥高深,威震江湖,备受推崇。一恸三哭能被江湖人称为玄功,已是除去两大家之外的至高评价。

陆无归晓得一旦遭到恸心神功近距离锁定,那么逃跑几乎不可能。他通过极个别的事例推导过,除非被攻击者有能力瞬间遁出百丈,大概才有摆脱的希望。处于山岗环境,高下距离每拉开一寸一尺,一恸三哭的威能就有相应提高,如果贸然奔逃下山,便是被传说中的哭压瞬间秒杀的下场。

哭音持续干扰真气运行,蒸腾血气,陆无归想与霍离生争抢至高之地,却根本提不起速度,也就是年轻杀手心志坚毅,换做常人早就倒地待死了。尽管陆无归全力抗衡哭音,怎奈猝不及防,适才数处经脉已呈伤损之象,此刻他口鼻同时溢血,整个视界恍惚摆动,心有余而力不从。

攻无可攻,防无可防。

面对这种独门杀法,即使堵住双耳,一恸三哭也会直接作用被攻击者的肉身,当高度差突然拉大,可怕的哭压会瞬间暴增,直接撕裂经脉,造成致命的内伤。说白了,这是一门纯粹压制的杀法。占了先手,即是一路穷追猛打,持续扩大优势。

陆无归这边勉力维持紊乱的真气,霍离生那边则已远远超前,傲立古树之上。

山巅处生长着三株异常高大的参天古树。折羽山山麓地势起伏,峰岗不断,其中大多无名,这座山岗则因为三株古树得了个结义峰的美名。古树年岁久远,上天垂佑,皆未遭劫,只是生长的越发紧密,如同结拜的兄弟一般。古树繁盛的枝干纠结盘错在一起,早就分不清彼此,巨大的树冠相连互托,望去就是一大片绿色云海。

霍立生负手踏枝,张狂的哭音如阴云布雨般稍歇。

他根本不看抓住机会起速冲奔的陆无归,而是眉目上扬,仰头观天。

念白云之悠悠,思万古往来之空寂,杀手竟是涕泪俱下。

向天而哭。

声音完全抖颤了腔调,哭泣断断续续,时高时低,若有若无,如同瞎眼琴师抚着断弦筝,节奏的诡异调整产生了效果,攻之不下的障碍终被寻到了缝隙。

陆无归的经脉如遭无数细小挠钩刮拉撕扯,真气顿时失控流窜,就连那血中之血也似乎受到影响,刹那现形,几乎走火入魔。杀手刚刚跃出去的身躯失去平衡,摔落于山岩裂隙之中。

霍离生连续催动心法,消耗心血元气相当巨大,呼吸也有些喘,他眯着眼下视,却见陆无归并没有滚落下山坡,而是手掌抓住锋利的岩石,竟是顽强的爬了上来。

看着摇摇晃晃依然试图接近的劲敌,霍离生皱眉道:“竟然知道几分我的功法?通过那个狗崽子?”

陆无归反手一掌戳进心口,五指深陷,此际年轻杀手的心脏竟是停跳了一拍,当其抽离手掌,血染五指,心脏猛烈触底反弹,狂烈的泵跳起来,陆无归脸色急剧变化,似是白纸入了胭脂池,惨白下去又迅速红润。

他啐了一口淤血,拔出短剑,低头前进。

既然在这个情势下遭遇,那就是不死不休之局。他没有那么多废话可讲,不过非要讲点什么,也有点意思奉送。

“天南海北,马不停蹄,你也是蛮拼的,白追如果没送你点礼物,也太说不过去了。”

“哈哈哈哈,陆家传人的确剑心通慧,意志坚定,不过在我眼里只是一块垫脚石罢了。”霍离生居高临下,傲慢长笑。

“霍离生,次序,次序有的时候很重要的。”陆无归停步于繁茂古树之下,兀地抬头。

先前两记哭音造成了严重内伤,他不得不用陆家秘法七星截脉强行催动战力。而霍离生?你今天就是完好的状态?距离如此接近的情况下还未发难,更是印证猜测。

霍离生说是直奔南疆寻找刺杀目标,今日却突然出现在这里,其真实行踪根本不在南,而在北啊。

东北之北,无量之海!

没几个人想到他会选择打破平衡,就是有人想了,恐怕也绝不会想到他下手的对象竟然是份属半个盟友的白追。

所以他就这么做了。

做成此事,立即悄然回返,袭杀最后的竞争对手,试图终结持续多年的血蚁之争。

看来霍离生的第一步大约做成了,白追依旧一点消息也无。但陆无归认为霍、白这么多年的明暗交锋,同在一个层级无疑,即使霍离生出其不意杀死了白追,也必然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目前这个代价可以具现为回气的不足以及对敌距离的缩短,即便接近到古树之下七步远近,树颠之上也没有发出攻击。

不过这个距离也到了警戒线了,虽然没有发难,顶上人却一直在蓄力,霍离生缓缓伏低了身体,隐现鱼跃冲霄之势。

树下陆无归何尝不是膝盖沉弯,只不过他的剑式一直在调整。先是斜指地面的撩剑起手式,紧接着持剑过肩,剑尖翻挑,押于后身,变成了背剑式。

此式可劈斩,可横扫,更可抛射!

霍离生飞跃向天恸然一哭之时便是陆无归长虹贯日掷剑之时。

风吹树涛,绿色云海般的树冠轻轻摇晃,沙沙而响如同天籁。随着这好似灵魂也欲出离的响动,霍离生忽然缓缓伸张双手,如一只离巢振翅之鸟般舒展,树冠在风中自然颤动,潜身欲跃的压坠姿态逐渐卸去,竟将蓄积的势能慢慢释放。

如果说先前陆无归的作为都是锁定了霍离生的跃天一哭,随时后发制人,那么此时霍离生意味不明的举动令两人之间的神秘气机牵引发生了扭曲、弱化。

某种意义上,霍离生已握住了局势主动权。

气机一旦相互锁定,变化随天,妙不可知。当局者再试图去操纵改变,那已是涉及到玄奥莫名的领域,不是简单依靠武功强弱可以决定的事,可霍离生这潜在飞翔的动作偏偏达到了预想的目的。

虚实转换,攻守相易。

陆无归的战斗嗅觉何其敏锐,意识到天平倾斜的刹那,他猎豹般暴起前冲,七步距离如同虚设,无法抵御的攻击也霎时降临,陆无归硬扛着摄人心魄的灌体哭音,一脚蹬上了古树的树干。

咚!

树皮溅裂,力道入木,整株古树剧烈抖震,叶落萧萧如雨。

脚劲印个透实,仿佛一记重鼓节拍突然加进了漫天凄恸哭音之中。于森森哭压中挣得一线清明,陆无归踏树飚升,发出厉声长啸抗衡着节节攀升的哭音,手中短剑电般掷出。

哭音陡然尖锐,似一根细针打着旋儿高抛入天际,叮嗡嗡一下又撞到了什么!

哭压瞬间消失,但陆无归经脉再度受到冲击,无力下落,强忍的鲜血就在半空喷了出去。

不可思议的是半空的场景,他分明看到掷射出的短剑炸裂!

哭音碎剑!

短剑碎片蹭着霍离生苍白的近乎透明的面孔飞过,留下的道道血痕掩盖不了自脖颈至脑门泛起的网布青筋,霍离生表情可怖,收腹长吸,一跃冲天。

上升,下坠,拉抬高度,差的就是致命一击。

陆无归眼神出奇冷静,他左脚搭了一下右脚脚背,竟然于半空中止住了下降之势,甚至还有那么一瞬间诡异的上浮。陆无归手掌再次截于心脉处,正欲有所动作,忽然瞳孔收缩意识到了什么,身体迅速蜷曲,做出了完全防御的举动。

绿色云海树冠倏然窜出一条人影,天高云淡,秋日耀刃,刀光开路,这人影流星破空般撞上霍离生的后心。

恸哭人未到最高处。

可怖的爆发式哭音还没出口就闷了回去,乱了的力直接撕裂了喉咙,再寻得一个出口喷薄的时候,已经不管方向,变成了呕心吐肺的血泉。

陆无归脚落实地,连退几步撞上山岩,才卸下了冲击,只见霍离生卷带鲜血狠狠砸进不远处的青石堆,整个人都不怎么动弹了,只有几根手指尚在阵阵抽搐。

一个熟悉的雄姿身影挺立于山巅古树之上,此人适才惊鸿一击的杀气仍在身,森然共萧瑟秋风摆荡山巅,因有所感,陆无归收了目光,默然转身,消失在山林间。

推荐热门小说武林画卷,本站提供武林画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林画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四六章新血〔四〕 下一章:第四七章前路〔一〕
热门: 枪手·手枪 暗号 肖申克的救赎戏 女巫角 长眠不醒 沉睡谋杀案 画心 心理追凶:骸骨疑云 黑咖啡 六兽铜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