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章我闻〔六〕

上一章:第四三章我闻〔五〕 下一章:第四四章引线〔一〕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瞳术、谶言咒、天魔舞等迷心乱神的幻术技艺在中原已经断了传承。近些年此种技艺更被中原武林归于旁门邪道,有志此等门功法的门派皆被各种外力打断了研究。幻术最能诱人疯魔,一旦有成,往往上瘾,愈发不能自拔,因此颇有一些武者甘冒风险,在巨大压力之下也不愿舍弃,不过这些人的下场除了死路,再无别途。中原的幻术典籍几乎销毁殆尽,没有一卷完整系统的经典作为指引便去精研幻术,无异于痴人说梦。修炼者初时不觉此道险恶,待练到深处,只要法门一步走错,便是走火入魔的下场。除了自取灭亡的,暴露于众的更会遭到名门正派合力绞杀,之所以江湖态度如此统一,因为戒除幻术的发起者正是武陵山庄。只要朱崖还是中原武林的巅峰,幻术便无出头之日。

然而无量海竟还有此等法门的存在?真是野火烧不尽,海外存余孽啊,不知武陵山庄作何感想?

惶惑、异想再到澄心静思,只是片刻。

郑翠娥手中剑芒暴涨,不管那头顶斩落的磅礴星河是否乃是对方真实刀意,剑妃子直取中军,全速突刺山巅。生死关头,斗志战意昂然拉升精神状态,郑翠娥重新获取了黑暗视界,眼前是层层铺叠的剑网游丝,可试图阻止的那一道亮线仍旧诡异的穿了进来。

脚踏山岗,山风劲吹,代价却是半边衣衫鲜血濡湿,郑翠娥封了肩臂几处止血穴道,感觉伤处还能活动,动作间将萧衍那边的情况尽收眼底,郑翠娥才不慌不忙的道:“这种刀杀不了我,第一刀不行,再多刀也不行。楚项舞,你就到这儿了。挑这里做撒野的地儿,脑子真是坏掉了。想斗,改日奉陪,绝不食言。现在还有联手的可能,……”

楚项舞沉沉的笑了起来,打断道:“我的刀法乃从无上宝典演化而来,取意天象,彻照人心,你意志不坚,幻象自生,怨得了谁。一个连瞳术刀术都分不清的女人也配和我联手?不要侮辱我。再说了,我来的目的要说几次你才懂,女人,我就是想砍了你啊。”

简单直接的敌意无可化解,深植心髓,但是这怨怼由何而来?

郑翠娥紧盯对方肩头,把握着战斗前奏,挑眉问道:“报上岛名、师承,郑世家不杀海外无名鼠辈。……,怎么哑巴了?难道是个不敢留名的孬种吗?”

楚项舞嘴唇微启,忽又紧紧抿合,身上的杀气骤然升腾,长刀高举,很平静的讽刺道:“肤浅!”

劈斩。

刀光闪行,虽然一斩却漾起数道波折,缀着光芒的刀尖曳出一条轨迹莫测的复杂亮线,就如神秘星轨一般。对面应机而发的剑意同时攻出,森森剑芒好似鲜花吐蕊,凌厉中不失灵韵。然而刀剑之间并无交集,双方竟是一个恐怖的无声交错。

楚项舞冲倾至崖边,长刀驻地方止,一小堆石块沿着陡峭的山坡滑了下去。急停的发力令身体绷紧,楚项舞立时就感知到瑕疵,轻微的背伤。这剑伤根本不足介怀,他此刻很想回头确认一下,确认一下那娘们为了这一剑付出了多大代价。

不过,黑漆夜色里跃出来道道人影。足有七个杀手围在楚项舞的身边,打消了楚项舞多余的动作,而那诸多杀招将出未出之时,山岗猛烈震动。

震耳欲聋!

不知多少颗雷子经过计算,被人抛簇在半空中同时爆裂炸响,场面恍似地摇山崩了一般。

终究晚了一步的郑翠娥,抬剑挡着迸射的石子,即使看到萧衍及时窜出,眼神依旧是死寂的。

无法逆转的局势,输了。

爆炸卷起气旋烟尘,十数道黑影如食腐秃鹫般抢进圈子,瓜分盛宴,不过得手的还是最早亮相的女子。

田中道一头栽倒。

女子没有继续争食的意思,手提裙摆抄手而立,显得无所事事、超然于外的别样风姿。十数个杀手刃锋调头,转而围攻杨仪,她则心有所感,低下臻首,向身边悄然出现的年轻杀手恭声请示道:“陆大人,需要斩下首级吗?”

陆大人?

这称呼世俗得很,也新鲜的很,是否背后还传递着某种微妙信息,陆无归此时却无暇去想了。

“高行天那边由我替你见证,心且放下,有件事情交给你做。”陆无归看着逐渐杀下山巅的混乱战团,叮嘱道:“这个人留条性命,至少别让他死在这里。”

伊敌侧目打量身边激烈的困兽斗局,伸手一指,道:“这个?不杀?”

杨仪即使依靠本能躲开了雷子的轰击,可是余波难防,身躯鳞伤,比适才田中道的状态好不到哪去。伊敌脸庞浮现出些许难色,问道:“怎么留?”

“你能搜集到这些颗雷子,手段还要我教?”

听到陆无归质问的语气,伊敌低下臻首,嘴角拢着含蓄的弧度,愈发品味到这个崭新世界的奇妙之处,恭敬应道:“如您所愿,陆大人。”

山巅、斜坡横七竖八躺着十几具尸体。

该出手的不出手,三流货色则抢着争食。

杀手如果无法一锤定音,那跟聚众匪类就没了区别,只有彻底抛下脸面,放之任之,才会做出这等局面。王不破一路紧追,心里头再明白不过了。思及蚁窝近四十年的发展演变,不忘旧誓的上层选择眼下的激烈做法也是必然。刺杀天下第一人,最初的鸿鹄志向如今谁人曾记?蚁窝难敌几十年岁月的量变腐蚀,逐渐臃肿的小镇正在变为藏污纳垢的避难所。也是预料到这一点,带头者定下向北的决绝传承,警醒再警醒,可是向北之举又能激励几人?历届蚁王都无法完成的事情,拿何来感染蓬下蠹虫。

王做到的事,蚁民无法做到。

因此才立下规矩,让你们也可为王。

清洁循环的规矩主要就两个。

试炼仪式与功劳簿。

试炼仪式把着进来的口子。除了最先聚拢的第一批蚁民,后进者都逃不过试炼的乱刀杀阵。蚁王、蚁后直接插手试炼仪式,这么多年过去,确认名单人员、选定试炼日期、监督现场、指派担保人等细节一如当初。进入的新蚁几乎始终保持高水准,若无几分真本事是无法在杀戮场站到最后的。

试炼仪式难动手脚,功劳簿则不一样了。

所谓功劳薄按职能划分就是:兵蚁斩杀布武有功,玄蚁明律赏罚有功,巡蚁清边狩敌有功,工蚁产出量造有功。蚁民的作为会转核为实绩,填入功劳簿,且分高下排名。蚂蚁一年需要完成多少功劳实绩没有具体要求,但是谁的头上都少不了每年的公派任务,血蚁亦是一样。

现在除了公派,其他记入功劳薄的实绩都能拿来暗中交易。

就拿兵蚁做个比方。这些隐形匿名的杀人者,下手干净异常,通常连一点线索都不会留下,一件勾当犯下说是谁的那就是谁的,双方默契就好,这种私下的小动作根本无法监管。

有一定额度的实绩打底,便能反转回来,直接作用于公派任务的难度。

这个道理是蚁民慢慢揣摩出的,它蕴造了交易实绩的潜流。

事实证明,实绩突出者,轮到的公派任务往往比较轻松,实绩落后者,领到的公派任务则相对艰巨。对于功劳薄排名中下游的蚂蚁来说,公派的砝码不断加重,如果实绩赶不上来,那么迟早会被超出个人能力的公派任务压死。

这是变相的淘汰,去芜存菁,蚁窝从来不是走投无路之人的保护伞。

公派任务无法违抗,抵充公派任务的手段只有一种,那就是上交罚银。然而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会这么做。因为罚银的价值意味着某人的全部家当,这全部的家当包括金钱以及一切可充抵金钱之物。抵充金钱之物可以是独门的功法、深藏的秘密,乃至亲眷的性命。交了罚银即成了受人操纵的傀儡,有些东西一旦交出根本无法赎回。

王不破就被公派折磨得不轻。

他没有选择交易实绩,他事事算得太精明,面上无忧,而一朝利害关系排山倒海压来的时候,怎么操作都晚了。王不破也没有选择缴纳罚银,他难以承受那个数额,更无法接受那种代价。其实直到雪山老祖出现之前,王不破仍觉得有完成任务的可能。得到桑玉蹑垂青,晋级血蚁,走上通向蚁王之路,这种迷梦他亦有过啊。

王不破被陆无归杀气激将,各种念头便各种层涌不休,思念不集中他就赶得急了一些,十分迫近前方的战团。

山巅雷子集爆一刹,田中道、杨仪遭到重创,场中怪异的战局顿时难以为继,梦中人果断带伤突围。郑翠娥明白事态不可逆转,也挑了个不同的方向遁走。再加杀下山巅的楚项舞,一时间侵入蚁窝之敌分成了三路。

按道理,蚂蚁们应该全力围杀郑翠娥、萧衍,然而现在的焦点却是突然出现的无量海青年。

之所以搞成这样,完全是因为那小子太过火了。

黑暗里刀光不断闪烁,令人心神为之眩,死在此人刀下的蚂蚁至少有十人,这仅是王不破亲眼所见的数目。离得近了,王不破愈发感受到楚项舞刀法诡异之处,刀尖一滴溜星芒在沉漆的夜色里始终闪亮,星芒拉划出道道死亡的轨迹。离奇的是,被斩之人看似可以躲避,偏偏总迟滞了半分。

围在楚项舞身边与其一起高速移动的黑影慢慢减少,六变五,五变三,三变二,逐渐消失。

好奇也罢,手痒也罢,王不破觉得冰冷的身体应该再活动活动了,快要出击的时候,他提前减速,眼角余光巡扫,四周跟踪的身影亦少了许多。

做还是不做?

王不破犹疑间,前方一排密集爆响,估摸着距离应在十五丈开外,已是远远超过了黑夜观察极限,凭借经验,王不破猜测那应是树木弯折、长物破空的声音,大体上他已经晓得谁拦截过来了。

楚项舞骤然停止了狂奔之势,紧缠其身边的两名杀手则被刀光绕过,刹不住身形,撞上树干,无法复起。

王不破的速度完全降了下来,循着惯性小跑几步,逼近了青年刀客。视线越过楚项舞,王不破瞧见了手持飞镰的杜风,其斜后方向则是手指转动飞刀的周毅,而右手方向正走来名为伊敌的新蚁,女子穿着的衣料在暗夜里也泛着淡淡的鹅黄色泽,相当好认,她素手梳笼着稍显凌乱的发丝,踱步至中心三丈远,方才立定。

四个人合围楚项舞,却只占了三个方位,好比四方齐整的笼子恰恰留了一个门洞。

王不破领会局势,站好属于他的方位,双手搓动,像是等待篝火燃起。

杜风低沉的嗓音响起:“小子,报上名号,你注定葬身此处,还是留个收尸的地儿吧。”

楚项舞神采奕奕,连续斩杀十余人似乎一点没有消耗他的精力,闻言微笑道:“就凭你们四个?哦,你们当然不行,是靠着那边的……”青年用刀指出方向,感知了片刻,才语气衅然道:“某位吗?”

杜风冷冷道:“小子,你到底是哪家的?想做一只无名无姓的野鬼么。”

周毅面露不屑道:“他敢说么,估计祖宗十八代都是进出狗洞的劣等货色,时刻怕被人抄了老家。就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崽子罢了,砍了几个废物便以为得了多大的名头。”

王不破运足目力,捕捉年轻刀客的神色变化,虽然看不到多么细致,但是明显感觉到了一股怒气,只不过青年涵而不发反倒笑声连连,笑到最后,怒气渐消,情绪间隐隐透着阳春白雪自矜于下里巴人的意思。

这人有点意思。

王不破观察到青年右衽的领口,迥异中原门派的双手握刀高举的起手式,心里灵光一动,便阴阳怪气的接了一句:“这小子多半出自无量海桑叶岛,传说中失败者的海外乐园啊。”

桑叶岛是无量海最靠近中原的大岛,气候温宜,不少迁居的中原人都在此岛定居,此岛也是中原武林人士出走外海落脚的第一选择,历经岁月变迁,桑叶岛的土著人口数量已经不及中原裔。

闻言,杜风、周毅、伊敌都有些恍然领悟。

楚项舞则于短暂的沉默中开口,坦然道:“说到失败者,你们蚂蚁窝才称得上是走投无路、藏污纳垢的垃圾场吧。冷嘲?热讽?你们中原人绕来绕去喜欢嘴上讨个便宜的,我没兴趣,刀底下见个真章便是!”

下一刻,无量海青年的身影已然弹掠而出,取的就是蚂蚁们故意留下的空位!

推荐热门小说武林画卷,本站提供武林画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林画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四三章我闻〔五〕 下一章:第四四章引线〔一〕
热门: 向日葵不开的夏天 清明上河图密码4:隐藏在千古名画中的阴谋与杀局 七宗罪1:冰箱藏尸 盗墓笔记6阴山古楼 温暖的人皮 心理罪·教化场 心理追凶:血泊之下 黑猫酒店杀人事件 藏起来 火并萧十一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