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章我闻〔三〕

上一章:第四三章我闻〔二〕 下一章:第四三章我闻〔四〕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无声咧开的嘴角,像是在笑,但是诞出这笑的脸庞却塞满了熬不住的杀气,就连眼眦都在阵阵抽动。

此人是田中道,然而绝非今夜认识的那个田中道。

杨仪生出无比荒谬又十分笃定的念头,肃声道:“铃儿,你退后一些。”

“杨叔,田总管看起来有些……”骆铃盯着行至跟前的田中道,低声提醒着了两句,杨仪却不等她说完就急迫的喝断了她。

“退下。”

骆铃闭了嘴。

她能看出田中道的异样,杨仪没有理由看不出来。便这么踩着草梗徐徐后退,少女却觉脸颊垂下的发丝忽然无风自动,饶是她千般揣测也没料到田中道竟然一句话不说,就对杨仪出手。

如逢死敌一般的倾力出手。

模糊的掌影一记追着一记,层层叠叠,在夜色里铺成了有若实质的拱桥状掌带。这掌带最终递到敌手面前看似只有一掌,但却是叠加了若干掌式的合力。

此即明月府最为世人所称道的秘掌,幻波掌。

判断幻波掌修炼到了什么境界,方法很简单,观桥即可。桥乃掌影所凝化,幻波掌修到掌影凝桥便算小成,而凝化的掌桥越多,就越臻于此秘掌的圆满境界。所以幻波掌又有一个别名:桥掌。传说幻波掌修炼至巅峰境界,可以出现“二十四桥明月夜”的究极景象。不过同时凝化二十四道掌桥难比登天,只是个理论上的猜想,论桥数,近五代明月府门徒还没有一人修到四桥“风迷月牙显”以上的境界。

田中道左手凝成的掌桥,直贯杨仪心口。

杨仪也被凶烈杀意封了口。根本就没有任何交流的余地,现在的田中道一心想要他的命。

先催动链血振魂术,再辅以贯逆冲霄法,杨仪不避不退,拳势如锋,迎着掌桥就捣了上去。杨仪没有修什么花哨的拳路,他相信只有对方接不下的拳才是好拳,否则打得再好看,也是不痛不痒的废拳。链血振魂术损逆对手经脉真气运行,贯逆冲霄法亦是同一路数的阴霸功法,二者相加,威力足可提升一倍。

拳掌相交。

气劲瞬间对冲,然而那汹涌的力量还未完全交接到实处,掌影即往回收。

出掌是桥,收掌也是一道桥。

这掌桥吸着双方还未爆发但已纠缠的无比激烈的气机,叫人无法不全神贯注,无法分心他物,偏偏此刹那,田中道竟还能凝化出一道桥来。

田中道右掌疾搠杨仪丹田。

双桥燕去归,双桥一去一归,演化的是生死太极。

杨仪追着打出的拳意,去势难收,面对这一道掌桥已无丁点腾挪空间。避无可避之际,只见其一直收在肋下的左拳顺着田中道攻来的掌桥轻巧的挂上一记。杨仪轻巧的挂拳略略卸转了掌桥的方向,同时自身去势骤增。

两人倏然错身而过。

这一个照面凶险至极,双方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杨仪被动应对田中道的杀招,依然跟上了气机转化的节奏,应该说没有瑕疵。

但是结合大局,他便落了下风。

那妮子就在身后啊!

杨仪如受重创般悚然转身,视界呈现的画面完全重合了脑子里最糟糕的预感。

清越的鸣响,一个纤弱的白色人影在黑夜中慢慢的飘飞。

杨仪仿佛看到精心呵护的小火苗就此熄灭了。

他接下那一招都甚是吃力,面对其余威,铃儿岂有幸理!

一火熄,一火起。

心中懊悔、愤怒之狂焰腾然升起,这狂焰被仍在发动的链血振魂术火上浇油,并又触及了一股不知何时早就影响神智的神秘因素,看似稳固其实脆弱的理性临界点被轻易冲毁。

杨仪双眼霎时赤红。

骆铃重重摔落于地,说不出话,也动弹不得。替她挡了灾厄的燕返剑扎进树干,不休的震颤着。天旋地转,大脑空白,浑身经脉更是传来阵阵火燎针刺般的刺痛,抵不过一阵难忍的气闷,少女竟是昏死过去。

待少女恢复意识,四周仍是漆黑一片。骆铃想动一动,无奈身虚无力,结果只勾动了下淤肿的手指头。若不是本能横剑格挡,恐怕此时已魂飞天外了吧。少女思维还是清醒的,但是经脉的创伤并无多大缓解,依旧令她痛苦不已,不由得呻吟出声。

周围寂静非常,草香虫鸣。

骆铃暗忖杨叔在哪?当下又是什么时候?

少女扭头去找心爱之物,名剑燕返仍扎在树上,竟是无人拾取。观天判象,夜空依旧无月少星,骆铃心念急转,然而首要的事情还是稳定伤势。昏迷之时,经络进入先天运行状态,稍稍收拢了如脱缰野马般乱冲的体内真气。有此意外效果,首先基于骆铃从小打下的底子,可谓循序渐进,深厚牢固。其次则是少女本身资质极佳,其所修内功心法亦为上上之选。再者因为镖局保护和绝少历练,骆铃的经络系统不存在一丝一毫的旧患老伤。

少女澄心静虑,从丹田提一小股真气,小心翼翼循着任督二脉诸穴默走周天,她周天诸脉原本就未彻底贯通,这次气运周天更称不上圆满,但是不管怎样,如此三番,终于可以坐起。

视角变换,骆铃面色更白。周围至少倒伏着六个人,看那无声无息的样子,多半失去了性命,其中只有一人仍在抽动,看此人着装模样,依稀便是先前合着算计杨仪的三名杀手之一,不过此人也只是垂死挣扎罢了。

所幸这些人里并无少女熟悉的人物。

镖局行走江湖,伤药都是随身必备的物品,骆铃摸索出药瓶,吞了几粒缓解内伤的丹药。此时心头忽生警兆,运足目力,骆铃辨认出大约三丈远的正前方似乎有一抹颜色。

黄色的衣裙?

不等她细看,那一抹颜色就消失了。

但是骆铃确信刚才那里就站着一个人冷冷的窥伺。被这么一激,骆铃愈发惊疑不定,强撑着站起,却是脚底虚浮,打着趔趄,眼看栽倒。忽然一只柔软的手臂扶住了少女腰身,来人顺势还把她揽在了怀里。

软玉温香靠在一处。

骆铃转头一瞧,正是那张俏润有致的脸庞,少女紧张的表情松懈下来,虚弱道了一声:“郑姐姐。”

郑翠娥贴近了去瞧,逐渐敛去了面上盈盈笑意,她掸掉少女面颊的草屑,温柔问道:“怎么搞成这个样子?杨副盟主呢?”

“本来,呃,本来与蚂蚁交战,后来遇上了田总管,田总管不知出了什么事故,变得敌我不分、神智浑噩,突然发难攻击杨叔,我被波及昏死过去,等醒来不见了杨叔,心里惶急,还有地面这些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边光明照耀,我还以为是田总管发的联络信号,不想竟是这般模样。”郑翠娥手指搭在骆铃脉门,立时感觉到少女脉像紊乱,明显是重伤之兆,然而这情形又与寻常内伤有所不同,她叮嘱道:“真气游离涣散,这手下的好重,田中道疯了吗?唔,幸好脉象虽乱,却也守平,该是无意间进入先天境界才有的奇效吧,也多亏妹妹玄门心法底子牢固,再加清醒的早,否则昏沉中一旦先天境界跌落,伤势就会全面爆发。这等内伤最需静养,妹妹记着,即使调养痊愈,半年之内也莫与人争斗,否则伤势必然反复,会影响到根本。”

骆铃黯然应了一声。

郑翠娥以为说得重了,连忙补道:“妹妹底子好,这伤也就是花点时间罢了,无甚大碍,心且放宽。”

“多谢姐姐关心。我想田总管必是中了暗算,才会失了本性,姐姐你千万小心,对了,刚才就是你来的时候,那边树林似乎有个人影,我不是很确定,……或许是眼花了吧。”骆铃苍白着小脸,认认真真的总结着。

“哦。”郑翠娥倒是神色不变,注意力集中在地面的尸体,她用脚拨了个近的,看那胸塌面陷、七窍溢血的惨状,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

田中道疯了?怎么疯的?杨仪呢?也疯了?就这么扔下骆铃追击田中道?

猜想归猜想,郑翠娥嘴上只轻声应道:“我们马上走,若是快了急了,坚持不了,你吱一声,千万不要硬撑着。”

“姐姐,无妨的,只是我的剑还烦姐姐帮个忙。”骆铃扭头看着旁边的树干。

郑翠娥瞧见树上那柄名剑,轻松取下,赞了声就顺手纳入骆铃剑鞘。她揽着少女腰身往下岗的路走,脚步逐渐加快,绕树如蝶,等找到路径,郑翠娥即顺倾陡地势飘掠,往往足尖一个轻盈点触,就跨越两三丈的距离,剑妃子手上又是极稳,凌空的骆铃并无不适之感。

穿林越石,过壑登坡,两人这般过了几座矮岗,骆铃忽然开口道:“郑姐姐,你这是往哪里去?”

“送你回焦县,伤成这样,应该及早将养着。此间之事,就别想了。”

“这样岂不是耽误了姐姐的正事,姐姐不如放我下来,妹妹感觉还能走动,过了这座山岗便是夕照溪吧。”

“胡说八道,还要逞强?这时候别跟姐姐闹啊,姐姐心情也不好,哎耶……”郑翠娥急刹住身形,仰头就望对面的山岗。

迎面山岗作为梨花沟入口处的第一道屏障,在连绵的低矮山陵中属于较高的一座,山体沟壑纵横,表面林木茂密,怪石危立,相比其他山岗则更陡峭三分。此时那山上传来滚滚轰响,不用刻意去听都很明显。

除了落石之类造出的声响,若全神贯注一些,还能听出似是树木倒伏翻轧的动静。这些个并不能完全说明什么,但是紧接着一声凄厉长啸,则直接让骆铃脱口叫道:“田中道!”

郑翠娥双眉紧蹙,激战的地点遥不可望,她樱口微张,却环顾四周没说出话来。

“姐姐,我上不去的,上去了也拖累你。我还好,走段平路倒是没有问题。”

还没说完,骆铃就被郑翠娥狠狠瞪了一眼,不过少女很舒服的枕着对方的肩膀,错开了视线,继续道:“姐姐帮我找找杨叔,我好担心,这边儿我一个人能出去,绕着山岗,走上里许,就能望见夕照溪,就在那里等你们吧。”

郑翠娥扶骆铃到树旁,对这些充满牺牲精神又略显小女儿家的呓语全不理会。

树下有岩,恰可坐人,郑翠娥把少女按到石上,自身单膝跪伏,握住少女双手,一股极为精纯的真气就渡了过去。郑翠娥属于习惯背上负剑的那类剑客,此剑白柄白鞘,华美如玉雕雪砌,端丽中透着肃杀,骆铃刚想抗拒,便被郑翠娥如背上利剑般的凌厉眼神堵住了嘴巴。如果说骆铃受伤的经脉如干涸大地,那么此时渡过来的真气恰如霖雨普降,少女感觉精神一振,痛苦大为舒缓。

如此,骆铃心绪愈发复杂。

每个武者的真气都质性不同。不同性质的真气相遇,结果难料。以气疗伤不是不行,但一般都是同门并且主修同一心法的才能做到。条件不符,可渡过来的真气竟有暂时压制内伤的功效。

这表明了什么?

这表明郑翠娥渡过来的绝不是普通的真气,而是元气。

一下子输出这般量级的元气,骆铃知道即使剑妃子功力深厚也短时间恢复不来。

“好啦,别摇头了。你现在应该能调动些许真气,可以轻身行路,但不能与人动手。依你所说,我们已经完全被动,希望能够全身而退吧,今晚要是折了任何一人,就是我们亏了,和那些渣滓换不来的,既然能走就先走吧。不多说了,这东西我从两个蚂蚁身上得来,妹妹拿着防身,也能示警。”

郑翠娥收手站起,骆铃手中则多了两颗核桃大小的黝黑圆球。粗砺的手感,这东西拿在手中便能感觉到薄壳之内那危险晃动的内胆。

摇碎内胆,掷敌可杀。

如此用法的事物天底下不多,雷子便是了。

沙石在脚下喀拉作响,肉眼穿透夜幕的距离约莫只有十步,燕返剑反射着微弱的星光,被少女用来劈划探路,瓦解蛛网、刺藤、荆棘等天然路障。

骆铃小时候很怕独走夜路。

她想象丰富而敏感,黑暗又充满了未知,虽然尽量克制,但是寂静偏偏勾引着内心里的古怪念头。那时她夜里行路总是越走越快,心里一直默默念叨着光明快些出现,可是吞噬一切的黑暗无法撼动,只是阴冷看着她的独角戏。到后来,就是廊间一个阴影,她也要牵着父亲的手才肯过去。

学剑有成,这份怯弱才渐渐褪去。

有了剑,她并未变得多么强大。但是有了剑,她的心灵就有了对话之物,自给自足,能够毫无惧意的站在任何存在之前。

站得住,就不怕。

所谓的凭依即是如此了。

剑即是她的凭依。

能否出剑?骆铃掂量了一下状态。

答案是可以。这就没问题了。

骆铃不去想出剑的高昂代价。既然尚有战力,她就要做点想做的事情。

不过要去哪里找他?

推荐热门小说武林画卷,本站提供武林画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林画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四三章我闻〔二〕 下一章:第四三章我闻〔四〕
热门: 人偶馆之谜 画心 借心还魂 鬼吹灯之盗破天机 绑架游戏 唐朝诡事录2:长安鬼迹 麻衣世家(麻衣神相) 博莱特·法拉 阴阳鬼契 人间(中卷):复活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