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章我闻〔二〕

上一章:第四三章我闻〔一〕 下一章:第四三章我闻〔三〕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在那黑幽的岩石背风处,亦有目光投向远方的追逐人影。注目者一双眼珠子几乎要凸出眼眶,面容恐怖抽搐,发出暗哑的嘶叫,任谁也猜不到这个中年男子上一刻还是风轻云淡的表情,而他也绝对猜不到竟是身边人下的手。

中年男子半边臂膀和腰背大穴都落在身边的头巾男手上,头巾男手指箕张,指尖入肌三分,嘴上则小心翼翼的道:“杜爷,他见着那边的动静了,说不准就知晓我没按照他的布置去做,是以先下手为强了。”

头巾男的背后站着三个人,为首被称为杜爷的男子乱发披散,腰带插着短柄镰刀,镰刀系着的锁链匝匝道道缠满了左臂,男子幽幽的道了一句:“马钧,蚁窝不相残,这样不好。”

被称为马钧的头巾男身躯一颤,手上毒辣的禁制就弱了三分,那中年男子缓过一口气,终于能够说话,他先是无尽怨恨的盯着马钧,然后扭头向着身后低声讨饶道:“杜风,我绝非针对你,这都是上头的意思,我做的是有些过火,错处在我,怎么都应该事前和你打个招呼,郜某今天栽在这了,还望你留几分颜面,日后好相见。”见杜风毫无反应,中年男子变色道:“你不信我?你想想我怎么能布置那东西,没桑后首肯我能拿到手?再说,霍爷就要回来了,你放我一马,我发誓日后绝不与你生事。”

杜风不说话,拨拉着头发,露出了那张遍布伤痕的疤脸,叹道:“若他在此,我可能还顾忌几分,但他远在南疆,郜挺,你当我杜风是孬种?”

站于其身后的屠夫周毅突然双手挥动,只见寒芒暴闪,郜挺的双眼和嘴巴瞬间被三记飞刀贯入。郜挺嚎不成声,仰面倒地,一抽一抽的,眼看不行了。周毅抓着茂密的络腮胡子,使劲吸一口气,捕捉着深埋记忆里的味道,狞笑道:“他奶奶的,好怀念。”

看着已经死亡的中年男子,另一侧的俞二突然抽刀,给了中年男子一个人首两分的下场。他并非杜疯子的死党,但是这时候也需要拿出态度。

马钧不敢动弹,被鲜血喷了一身。

这就叫不相残吗?是啊,死无见证,怎么能叫相残呢。

他蹲伏着,不敢看杜风的脸,唯唯诺诺道:“山岗顶,前边二十丈的乱石堆,还有半山小路三岔口,一共三处。剩下的,按照杜爷的吩咐,都给了王不破。”

“看情势,王不破应该是得手了,据说高行天也来了,今晚的功劳不小,得快些,别便宜了那个杀星。”周毅看着杜风和俞二还不行动,有点急。

杜风倒是无所谓的样子,道:“散了吧,爱好不同,小事上也没配合的习惯,该有的都有了,各做各的比较好。”

听到爱好两个字,俯身警告马钧的周毅眼睛一亮,嘿声道:“明白了,不跟你杜爷抢就是。”

升空的明月弹维持了十息的光照时间。

十息之间,杨仪与骆铃纵掠突进,无人阻挡,几乎掠下小半个山岗。但是便在这半山腰处,在黑暗再度侵袭之时,他们遭遇了强硬阻击。

利物破空之声密集响起,暗处里飞射出的暗器数不清有多少种、多少件。

杀手身上的暗器往往聚拢了最要命的因素。

面对这种力度的打击,杨仪也是要顾忌的。他更顾忌的是身边的骆铃,下山风驰电掣的一路,杨仪一直把持着骆铃的单臂。此时,杨仪举手一托,骆铃心领神会的纵身一跃,杨仪拳风紧跟,所有试图杀伤骆铃的暗器都被轰偏了方向。

骆铃踩上参天古树的树冠枝叶,双臂张开,一边找平衡一边向树下看去。

只见杨仪正被三个杀手合围,杀手们的攻击一环接一环,衔接的无比紧密。三个杀手转来转去,越来越快,三道魅影围绕着杨仪形成了一个圆。这是三个练过合击术的杀手,以杨仪的能耐短时间也脱身不得。

但少女一点没有下场帮忙的意思。她慢慢压低中心,在并不粗壮晃悠悠的枝杈上稳稳站住,转头警觉的观察着四周。一看不打紧,少女的月牙泉蓦地与树冠里另一双毒蛇般的眼睛对上了。那人本来借着山岗间的松风缓慢移动,想贪心拉近到一个最优的距离,不料却被看穿。

顿时数条细长飞影像是蛇信般从树杈间窜出,直取少女咽喉。

骆铃第一反应:绳索?

剑手应付绳索这种东西最怕它缠夺兵刃,但是骆铃依仗燕返剑的锋利倒是丝毫不惧。燕返剑漾起细碎的剑花迎着飞影就绞了上去,飞影一触剑即溃,然而那几节东西在断裂的瞬间喷出了些许液体,腥气难闻。

蛇?毒气?

赶紧封闭嗅感,而那事物诡异的变化又是打破了骆铃的猜测,一截断掉的飞影在落下之时如有生命般猛然紧绕,将骆铃的小腿缠了个结实,然后此物掉回头就另一道袭来的飞影粘结成一体。

骆铃挥剑去斩,已是晚了,小腿被捆处大力涌来,足底打滑,少女一个仰头便栽了下去。整个过程,少女硬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求救的呼喊也好,惊慌的尖叫也好,都没有。

操纵怪蛇般绳索的杀手算计得手,就待飞扑而上将少女捆个结实。可是倒悬于半空的少女依然舞动着绵密的剑网,竟能保持个密不可破的守势。杀手一急躁,那本来的联系也被剑光顺势斩断,马上得手的猎物飘飘坠下。

杀手居高临下,舔着嘴唇,暗忖可惜。

可惜这么个漂亮女娃就要被窦克心给戳个透心凉了,那辣手的家伙可是一直在树下等机会呢。

捅来捅去么?呵呵。

他往岗顶望,琢磨着郜挺和马钧这两个精明鬼怎么不下来分几杯羹,应该是时候了吧。

突然间树下一声大喝,震人心魂,直接粉碎了杀手的遐想。

一直围绕杨仪合击的三名杀手忽然各自身形一滞,然后爆响中,三名杀手竟然笔直的飞了出去。

树下正绕出一个人来,这人本欲贴上下落的骆铃,见状就没敢轻动。

可是杨仪怒火灼灼已然盯上了他。

因为是杀手,所以对气机的感应十分敏锐。

杀手悚然,真是巧合了,貌似被气机锁定了?!

高手之间气机牵引再普遍不过了,其中偶尔出现的气机锁定状况尤为微妙难言,那是指一人刹那间提升念、气、意至巅峰状态,个人与所处的场或势锲而合一,或可生出一种玄之又玄的感知,将这种感知投射到敌手身上,便能够预判目标的行动,甚至连敌手精神方面的波动也会有所洞察。气机锁定有距离与时间的限制,但是一旦成功,那么被锁定的一方极难逃避对手的攻击。因为气机锁定情况下的逃遁举动会导致极为可怕的气机消涨,失了势,下场只有速败一条路。

窦克心知道自己选择的出手时机定让杨仪深恨。也是,刚才那一步若踏出去,他可没有给骆铃留一口气的意思。

他便那么在树边站着,与杨仪隔着四丈之遥对峙。主场环境对他太有利了,蚂蚁很少成群结队的行动,今夜却有这个趋势,巡蚁、兵蚁自不说,便是血蚁也有可能出现。

起先合击杨仪的三名杀手飞出去后就踪影全无。树上使怪异绳索的杀手也悄然不动。

想袭杀杨仪,当下既是最好的时机,也是最坏的时机。

全看火候了。

出手早了,定会引来杨仪蓄积的杀招。

树林里安静了下来。

又一番明月弹升空,光辉洒落,连绵山岗间仍在移动的人便只有追逐的那两位了。

骆铃也盯着树边站立的杀手,双方相隔不到两丈,对手似乎也没有什么防备,而她犹豫了一下,没有出手,抬头扫了一眼树冠,少女缓缓后撤一丈。

这是她品觉出来的最佳位置。

事实证明杨仪的想法和她略同,或者杨仪的杀气已聚集到了顶点,再也控制不住。

骆铃刚刚停步,杨仪便在原地消失。四丈左右的距离一掠而过,雨点般的拳影彻底笼罩了窦克心。

杨仪竟是毫无顾忌,十二分的倾力出手,势要一个回合见生死。

窦克心再镇定也瞳孔放大。

拳影虚虚实实,如不接触根本难辨真假,窦克心却不敢摄其锋芒,唯有绕树而走。而杨仪无视树障,笔直追击过去,铺开的拳影在粗逾一人合抱的树干上凿了十几记,古树剧晃,树叶漫天飘落,窦克心百般腾挪也被拳影擦了一下。

就是轻轻擦了这一小下,窦克心瞬间感觉手少阴心经气血倒逆,一条手臂先是麻木,然后剧痛,极泉穴毫无预兆的标起一道血箭。

窦克心狂吼一声,手中翻出护身雷子,脱手掷出。

古树遭到重击时,还震下一个人,这人抖出条条怪索,缠卷杨仪。怪索在半空遭遇一团剑光,剑光反复绞切,怪索零落成泥,没有一截能够再次活动。

操纵怪索的杀手被骆铃拦下,眼见窦克心被无情的拳影覆盖,同时耳际轰鸣,却是雷子被扫飞到树上,轰掉了整个树冠。

他想到了逃。

可是理智告诉他绝对不能逃,否则就是窦克心那般的下场。他舞动袍袖里的连肢蛇索,试图拿下骆铃。

骆铃这次学了乖,在不了解对方邪门怪索的情况下,不与怪索纠缠,剑光护体,飞身就退。这片地方属于林木相对稀疏的地带,地面踩出的路径交连成一个三岔口,她便选择往这个相对空辟的地带躲闪,虽说明月弹还在发挥作用,视野大开,但谁知道林木里还藏着多少个杀手。

杨仪收了拳式。

他用了一个气沉丹田、意化诸脉的正统收拳架势。看着怪索客攻击骆铃,杨仪没有马上援手。他信步而行,胸中仍然气血激荡。链血振魂术是有些加快气血运行的副作用,但似乎今夜格外显著。明月弹一颗接着一颗升空,杨仪望着已经扑上这边山岗的两人,田中道是穷追不舍,铁了心要咬住前面逃遁的那位。不过明月弹这么个用法,也快穷尽了吧。

“那绳索掺有粘晶丝,江湖把戏而已,一个切口斩上两遍就搞不出什么名堂了。攻他,天池、曲泽,阴谷,檀中……”

旁观战局者清,骆铃空有高妙剑术,却是个实战少的新手,有个高手现场点拨登时就不一样。少女底气足了,剑式也愈发挥洒如意,不等杨仪再指导下去,那怪索客痛叫一声,闪出战圈,转身就跑。

骆铃杀的顺手,不想放过,曳剑就追。

杨仪急忙喝住,待到跟前,上上下下打量了少女一遍,发现只是衣衫挂损,身上并无受伤处,便柔声叮嘱道:“铃儿,你是来找人的,不是来杀人的。”

骆铃调整着气息,额头微汗,小脸上还余留着丝许杀气,少女剑指窜进丛林的怪索客,眉毛挑起,道:“就这么放他走了?”

“要不你还想怎么样啊?”杨仪失笑道。

骆铃知道穷寇莫追的道理,但也不满的瞅杨仪一眼,她信手甩了甩刃上的血秽,保持剑身澄澈,不染一尘。少女轻声道:“帮田总管截下那个人?”

杨仪看着远处追逐的两人,心底却是些疑惑。那逃遁的家伙踏着树木的枝冠似乎就是冲着这边来的样子。这人脑子里想什么呢?他琢磨着道:“等等。”

此时月光弹的光辉急剧黯淡,奔逃者与田中道先后跃下树颠,林木茂密,站于高处相望也寻不见二人踪迹。

照明之物坠灭,田中道也没做补充。

杨仪沉声道:“跟在杨叔身边,不要妄动。”

失去了月光弹的照明,骆铃却发现不知何时天空上逐渐有了恒定的星光。

寥寥可数的几颗。

微弱的星光远远不足以给昏黑的树林深处带来任何改变。月光弹难继,四周又变成了杀手喜爱的环境。骆铃跟随着杨仪的脚步,走得很慢。

看不见的时候需要倾听。

林木间充斥着某人暴躁狂怒的声音,这个呼吼的声音主宰着另一个脆弱声音。

那是断续的哀鸣,就像是一艘小船即将倾覆于惊涛。

待骆铃看到这个景象时,那人脚尖离地挂于半空,已经失去了挣扎的力气,双手逐渐撒开,四五条绳索倏然滑下袖袍。

杀人者仍然死死的箍住他的脖颈,不曾松开。

霜鬓白发在林间依稀可辨,杨仪眉头紧皱,低呼道:“田兄?田总管?”

死者咕咚落地。

杀人者被遮掩的脸面一览无余。

杨仪确认是明月府田中道无疑,不过,那是什么表情?

推荐热门小说武林画卷,本站提供武林画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林画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四三章我闻〔一〕 下一章:第四三章我闻〔三〕
热门: 剑王朝(剑王朝原著小说) 怒海妖船 我当鸟人的那几年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妹妹的坟墓 麻衣相士 化装舞会 恶灵岛 画心 日月当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