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章燃夜〔二〕

上一章:第四二章燃夜〔一〕 下一章:第四二章燃夜〔三〕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俞二无声的嗍着嘴,他无疑很忌惮持镰人,而这忌惮中又隐带着意见,尽管心底对持镰人并非十分服贴,但是带刀狸猫行动上却表达了果断的附和,他当即表态道:“周,撤吧!”

周毅不甘心就这么走了,今夜最鲜美的一块嫩肉他还没有吃到嘴里。作势欲走的屠夫转眼返过身来,舞刀漫刺白衣少女。周毅双手短刀划出细繁的亮线,全数奔着少女的四肢筋脉而去,短刀攻击如果落实,不会致命,但是肯定残脚废手。

“鼠辈敢尔!”远方火光里兀地传出一声勃怒暴喝!

随着这声震四野的暴喝,一直不动的白衣少女柳眉倒竖,玉靥现出些许急躁与不悦,手中利器毫不迟疑的挽起了绚丽剑花。少女的剑法远远没有达到心剑一意的自如境界,一看就是照葫芦画瓢的模仿,缺乏自我的风格,但是招式间依然有蕴有几分大气玄奥,而她手中的宝剑更是锋利无匹,周毅的一双短刀撞进防御严密的剑网里,瞬间寸寸碎断。

周毅未料竟吃这般小亏,阴暗的本能几乎瞬间爆发,然而他瞅见了冲破火幕、飞掠而来的人影,不得不闭合了忿忿尖嘴,立即撤离。只是临去时,屠夫狠狠的盯着两名残存的追击者,尤其看向白衣少女的目光淫邪中带着酷虐,简直像是要将其肢解了一般。

黑衣劲装青年本来欲去,此刻停下了脚步,赶紧向白衣少女一拱手,自我介绍道:“在下卓立,不知小姐芳名?”

凡俗里,陌生男子主动询问妙龄女子的姓名是件犯忌讳的事情,但在武林之中就没那么多的讲究。

白衣少女还剑入鞘,颇有礼貌的回道:“远威威远,在下骆铃。”

卓立心中一动,原来是远威镖盟。

远威这面金字招牌响彻中原,虽然镖盟老盟主骆千河隐退归田,但是声威仍然显赫,至今远威镖盟的盟主之位都是空着的,据闻骆千河唯有一女,骆千河对其疼爱非常,视为掌上明珠,现在看来,眼前这位就是远威镖盟的大千金了。

“原来是骆大小姐,久仰大名,卓……”

“铃儿!你让我一顿好找啊。怎么擅自脱队,并且不留口信,跟谁学的?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卓立的一套客气话没有说完,就被后来者的劈头责问打断,当然这番话是冲着骆铃的。风火赶至的中年人中等个头,相貌堂堂,稍显瘦削的国字脸隐含着怒气,虎眼圆瞠,看上去气势逼人。

骆铃面对中年人的质问,不情不愿的回了句:“杨叔,您怎么追过来了,我的口信不是留给盖幽了么。”

中年人气道:“胡闹!盖幽已被我重罚,你赶紧随我走。”

骆铃一听就急了,嗔怪道:“我来这儿,本就骗了盖幽,你还罚他做什么。五个金牌镖头,我就知道杨叔你看不上他,总找些原由为难他。”

中年人气也无奈,怒也不能,唯有和颜笑道:“好,好,你跟我回去,回了我自饶了盖幽。”

“杨叔你骗人。你早罚过了盖幽,我回去有什么用?回了,我怕今后连短镖也走不了,只能在账房里当个闲人了。我不是你们养的金丝雀。”骆铃柳眉倒竖,不搭这个腔。

中年人名唤杨仪,乃是远威镖盟三位副盟主之一,是镖盟上下人人敬畏的对象。不过杨副盟主现在也不好使,骆铃平日乖顺,但是一朝起了脾性,除了骆千河,真是无人可以管束。

这时,一个甜甜婉婉的女子声音插言道:“杨大侠,既然骆小姐想历练历练,眼下正好闯荡一番呢。”

与杨仪一同赶赴来的有三个人。

发言的女子身材娇小,肌肤白皙,容貌精致美好宛似瓷娃娃一般,她提完建议,嘴角扬起,笑盈盈的看着杨仪和骆铃。

杨仪被骆铃呛得好生尴尬,闻言又暗暗皱眉。

且说远威上次西北之行对镖盟内部造成的影响。西北任务虽然达成,但是完成的过程非常不顺,尤其是首次出师的骆铃长时间与大部队脱离,一直与杀手混迹,着实让人提心吊胆。看管好老盟主打下的这份基业很重要,保护好老盟主唯一的后裔也很重要。力主锻炼骆铃的镖盟第一副盟主谢守辛在高层会议上坦诚决策失误,让出了一部分手中权力。从此骆铃远离了一切可能发生危险的任务。此次骆铃走镖之时再次擅自脱队,一经上报就惊动了远威镖盟高层。镖盟副盟主杨仪碰巧身在冀州首府朱弦城,杨仪闻讯便抛开公务,紧急赶至蚂蚁窝方向。他在焦县撞上大队武林人士,打听到了骆铃的下落,又得这位郑家的剑妃子亲自带路,终于追上了骆铃。

现在郑翠娥发出联手的邀请,杨仪眼光扫过一起赶至的另外两人。

旁边的年青人相貌质朴,耷拉着眼皮,若非环胸抱着一口好刀,就与一个困乏欲眠的村夫无甚区别。剩下的那位中年人银冠束发,霜染的鬓角,白雪似的长袍,姿容雍雅,好整以暇。

神刀红叶亭萧衍,明月府总管田中道。

这两个人名气均不小,而且俱是杨仪眼中少数实力远超名气的低调人物,再加上郑世家的剑妃子,蚂蚁窝即使是一处龙潭虎穴,也可以在护住骆铃的情况下略窥一二了,另外杨仪亦有撩拨蚂蚁窝阴沉面纱的打算,这对估断经行此处的行镖路线颇有价值,冀、青两州是中原腹地,但是远威镖盟的冀青行镖路线向来让他提心吊胆。

“蚂蚁窝为祸武林久矣,应该尽速铲除,还一方清净,听闻郑世家、红叶亭、明月府倡此义举,远威镖盟钦佩之至。既然今夜恰逢其会,杨某愿尽一份力量,只是铃儿初入江湖,经验尚少,我主要担心铃儿的安全。”杨仪娓娓而道,丝毫未提耽搁的公事。

郑翠娥抿嘴浅笑,走到骆铃跟前,亲近的挽住少女玉手,臻首靠着骆铃香肩,喜孜孜道:“我会全程照顾铃儿妹妹的,杨大侠放心。今夜只是探一下外围梨花沟,不会深入险地。但是如果遇到不长眼的,也不介意给蚂蚁窝一个回击,不能让蚂蚁们太嚣张了。”

两美姝夜风里款款相依,宛如一对如胶似漆的姊妹花,虽然其中一个的表情显得不太自然,而另一个则是自然得过了分。

郑世家的女子个个出类拔萃,可谓巾帼盖须眉,都说郑家新生代最出色的要数三把红颜剑。三把红颜剑以郑潭心为首,剑仙子的江湖评价极高,隐为郑世家年轻一辈的翘楚。而另外两把红颜剑:剑妃子郑翠娥、剑公子郑瑞盈同样不容小觑,公认的剑术高超,亦是万千江湖少年郎的梦中情人,单论名气的话,杨仪暗忖恐怕自己也比不了,他笑笑,不再推搪,应道:“就依郑女侠。”

明月府总管田中道负手在旁,一直未发话,直到杨仪与郑翠娥谈妥,才冲着杨仪欣然道:“多了杨兄相助,真是意想不到的幸事。不瞒杨兄,此行除了我们几人,夕照溪还埋伏着千秋帮的精英斥候,恶蚁们平日依仗水险警戒,现在则不足为戒了,时机运用得当,说不定还可以截到刚才那几只恶蚁。”

论年龄,摸到天命之年门槛的田中道比杨仪还要年长些,两人江湖地位也差不多,田中道称杨仪为兄只是拉近双方关系。杨仪闻言蹙眉,马上回道:“田总管,千秋帮地坤堂在此?”

田中道解释道:“高行天刺杀娄冬青、齐万恩之事,现在江湖皆知,娄听艳新掌千秋帮,为了安抚帮众,少不了要在蚂蚁窝的地界动动刀子,纵然杀不死高行天,起码也要找几只蚂蚁血祭一番,地坤堂自始自终没断了此处的察勘。我们想碰蚂蚁窝,娄听艳乐见其成,前些天,夕照溪附近已经插进了三名地坤堂斥候。”

杨仪思索道:“娄听艳不惜杀叔夺权,狼子野心的人物,是不是要提防提防?”

田中道点头赞同杨仪的谨慎,口上却贯彻着行大事不拘小节的直断,他沉着应道:“娄听艳声誉不佳,的确不是能够交心共济的同道,不过杀父辱帮之仇,不共戴天,娄听艳得了丧心疯才会连我们都一起算计。蚂蚁窝内部景貌少有人知,这些年勇闯蚁窝的人物不少,但带着讯息生还的可是一个也无,想制敌于先,少不了借助地坤堂斥候的手段。”

杨仪向田中道拱拱手,洒然道:“总管运筹帷幄,在下多虑了。”

作为临时参与者,杨仪点到为止。

娄听艳三个字从骆铃左耳进,几乎就要右耳出。伊眨了眨眼,方想起这人她认识的。谈的不就是那个登徒浪子么。骆铃是后来从别人口中知晓娄听艳身份的,除了轻浮自大,娄听艳没给骆铃留下好印象,娄听艳虽有示好,骆铃却不想结交这样的人,但是比较之下,她更受不了镖局的苛刻管束,长线的险镖不许走就罢了,连超过百金的镖物也轮不到她参与了,与其整天沉闷消磨,骆铃倒宁愿和娄听艳这种恶徒打交道。西北历练之前,骆铃机灵乖巧的性格里面还无逆反的种子,可一旦见识了真正的天空,羽翼随之而生,她怎能继续容忍一只金丝雀的无聊生活。

她是骆千河与崔楠的唯一女儿,她亦是镖局的普通一员。

她不是,她也不愿成为镖局高层争权夺势的棋子。

她想拍打着羽翼飞上天空,寻找自由,证明自己,或者只是单纯的飞向某人。

郑翠娥轻轻摇动骆铃,一双明眸隐着几分好奇。

萧衍的木然呆她能理解,梦中人本就是浮生若梦的武功路数,眼下不是呼呼大睡已是很好了。

而这小妮子却走什么神?

被人晃醒,骆铃扭身转头,只觉肘臂接触的地方异常柔软,不觉脸庞一热,赶忙将手从郑翠娥的肘臂之中抽出。与郑翠娥改为四手交握,面面相对,骆铃认真打量着,不由赞道:“剑妃子和剑仙子一般漂亮呢。”

郑翠娥的眼睛好像天上的暗星忽然闪明,其秀眉不自觉的扬动,问道:“嗯?你见过谭心。”

骆铃嗯嗯的点头,沉浸在回忆中的眼睛弯成两道月牙,崇慕的道:“一眼而已,但是过目难忘。”

郑翠娥笑盈盈道:“呵呵,我怎比得上谭心,妹妹,侬才好看呢,简直秀色可餐,让人恨不得一口吃下肚去。”

骆铃被夸得害羞,有些难抵对面的热情,郑翠娥偏又捉着她的手不放开,圆润的俏脸直凑过来看,虚张声势似乎真要咬上一口,骆铃忍不住跺脚道:“姐姐,你取笑人。”

郑翠娥抿着笑意,手指刮了一下骆铃挺翘的鼻尖,柔声道:“咱们去探一探蚁窝的虚实,你待在姐姐身边,不要脱离队伍,这里坏蚂蚁多着呢,狡猾着呢。”

骆铃见郑翠娥大不了两岁,却把自己当做小孩子哄,心中轻笑,嘴上则乖乖应声。

田中道向杨仪做了简单交代,便查看倒伏的几名追击者,蚂蚁的下手狠辣决极,追击者大部分遭斩首而亡,难以施救,查看只是略尽人事而已。

田中道从神剑山庄的尸体边站起,看着做着同样事情的卓立,问道:“这位少侠,怎么称呼?”

卓立恭谨道:“小人散野之徒,名唤卓立。总管有用得着小人的地方,尽管吩咐。”

黑衣青年隐忍的气质中透着一股冲劲,也算个人才了,田中道收回目光,温和的道:“驿站损毁,人员伤亡,你留下来稳定阵脚,以接后续,我们去去就回。”

卓立低首称是,心下暗暗叹气。前往夕照溪有风险,但是回报非常高,若能跟随几位高手走上一趟,即使没有斩获,传扬出去也会身价倍增。

可惜没有这个机会。

卓立缓缓抬头,望着田中道几人消失在夜色里。

燃烧的荒野被黑夜潜行的众人抛在身后地平线下,前方的大地因为缺乏月光的眷顾,晦暗深重。田中道领头而行,杨仪落后田中道一个身位,郑翠娥、骆铃紧随两人右侧,殿后的则是萧衍。萧衍不断打着哈欠,貌似还没睡醒的样子,行进中,骆铃总忍不住向后瞄上一两眼,看看萧衍是否掉队。

当然,萧衍是不可能掉队的。

某次打量的时候,骆铃瞅见萧衍还报以微笑,只是少女不能确定这微笑的对象是谁,或许这半梦半醒的怪人是对着他的梦中情人而笑吧。

荒原的地势还算坦荡,但是无奈夜深草长,并且随时可能面临蚂蚁的伏击,所以一行人力求谨慎,前进的速度不快。

两刻钟后,众人停了下来。

眼前草丛凌乱,地面仰脸躺着一个男人的尸体。男人四肢与躯干的连接处筋肉断裂,手脚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摊开,看起来像是损坏的泥偶,凄惨可怖,男人的身体没有致命伤,他断气不久,死因乃是失血过多。

骆铃捂着口鼻,看见死尸旁边遗落的利钩,轻声道:“是和我一起从客栈追出来的人。”

郑翠娥觉察到少女的不安,她拍拍骆铃的背,安慰道:“前些日子青州水龙会散了,一部分人并入了狂沙帮,还有一部分散入江湖,没想到其中的好手分水钩吴阿四折在这里了。”

确认了死者的身份,田中道与杨仪简单看了两眼死者的伤口,就率先上路。

又是半个时辰的路程,众人终于隐约听到了夕照溪的流水声,隔远望去,黑暗的水面偶有浮光,秋芦苇暗影缠绵,难见雁禽,河岸经常行人的地方踩踏出了小片空旷地带,那里却赫然立着两个人,其中左侧稍矮那位还牵着一匹骡马。

推荐热门小说武林画卷,本站提供武林画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林画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四二章燃夜〔一〕 下一章:第四二章燃夜〔三〕
热门: 芸芸的舒心生活 情人关系 恶梦的设计者 鬼厨 凄怆圈 厄兆 红色 覆雨翻云 我的前妻们 蒙面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