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章倒影塔〔十一〕

上一章:第三九章倒影塔〔十〕 下一章:第三九章倒影塔〔十二〕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壁垒的一波弩箭倾泻完毕。广场的阴影则又黯淡了一瞬。及时雨对视觉的干扰最严重,其次是听觉,再次是触觉。及时雨短暂的不稳定,魏魁斗、三清三世的感知立刻得到了些许加强。

壁垒之内空寂无声,感知不到生命,有人气活动的地方在壁垒之上,也就是黑云发端之处,那里应该潜藏着操纵云影的秘密部队。壁垒的七十二个蒲团大小孔眼里面未见人像,只隐约窥到几张打开的弩机。

阴霾深重,感知又被抑制。

三清和尚测度着壁垒的奥妙,颂了声:“无量天尊。”

三世道人连拔三箭,只留了较深的肩头箭,骂道:“三清你念叨个头,想超度我,还早。这弩箭埋伏就一锤子买卖,萧小子技穷,不足畏惧!”

三世道人两眼瞪着倒影塔上之人,他不能退。

毫无斩获的退出,怎向背后督战的宫无上交代。其他两护法自也明白这一点。三世道人再次带头冲向倒影塔。三世道人一过塔门,泉眼边再次掀起四丈余高的水幕,三世道人虽然算定壁垒的机关发射一空,但是见景仍不由心下生悸。

无箭,对面却有一个人影比箭还快的破开水幕,挟着刀光兀然袭至。

抢先发动的萧温菊照着三世道人劈头盖脸便是四刀,这四刀前两刀还轻灵飘逸,后两刀则是完全发了狠,只求见血。

三世道人手中拂尘绽、凝、缠、结,仓惶变化着挡了两刀,逢见萧温菊不要命的后两刀,三世道人只得再退。及时雨下,三世道人博不起,这不是对等的机会。如果双方展开五五两开的互攻,萧温菊可以重创三世道人,甚至施加致命一击,三世道人却会错失杀手。

导致这个结果的原因无它,只因沉压在上的及时雨。

半身赤裸的萧温菊得势不饶人,一刀比一刀凶恶,竟再次将三世道人逼出了塔门。当萧温菊追出塔门之时,三清和尚恰好的出现于他的左侧,三清和尚一对肉掌上下翻飞,专挑萧温菊必防的要害下手,帮助三世道人稳住了阵脚。

梅刃甜与袁何氏也跟出塔门,两把红缨剑截住了右边伺机欲动的魏魁斗。

三清三世配合多年,实在是一对十分默契的老搭档。此时,三世道人缓过一口气来,接过了主攻的角色,柔软的拂尘丝被他凝成不动一束,使出若劈山巨棍一般大开大阖的威猛招式。三清和尚则隐于三世道人的攻势之后,见缝插针,他的燃香掌虚实互换、无孔不入,既替三世道人解决防御的后顾之忧,又补全了三世道人目前霸道有余、细腻不足的攻击。

一加一大于二的一对。

萧温菊取得的优势顷刻就被扳了回去。

同样是二对一,梅刃甜与袁何氏的联手则显得生疏,两人骨子里都是火爆的脾气,性格决定路数,她俩相似的路数组合在一起,凌厉但不流畅。魏魁斗虽然手无寸刃,然而他提升至巅峰状态的肉躯堪比真铁硬钢。偶尔一剑刺上身,魏魁斗不等敌手发力破了他的防御,犀牛皮一般的筋肉早就二次卸力,消解了剑上的力道,钢铁成型不可复柔,魏魁斗的肉躯却可以。仗着炼体的优势,魏魁斗在及时雨中对上两人也未落下风。

袁何氏的红缨剑锋利则锋利,但离神兵利器还差得远,梅刃甜一次两次的无功而返,焦躁之火便涌了上来。若是九环鬼头刀在手,这滑皮铁厮焉敢这般托大!

梅刃甜暗恼着,她失落的九环鬼头刀已被场外的宫无上抄起。

此刀的材质乃是上乘的黑曜云铁,因此不仅锋利,重量更是达到了同等体状兵刃的三倍。打造这么一件九环鬼头刀,需请名匠,启高炉,否则塑胚一关就过不去,之后日夜精炼,半年才可得。

方猎无大爱重器,他旁赏着此刀锻造时生成的灰白纹路,据说此纹分血蕴煞,是天然的血槽,他由衷赞道:“好刀!”

“好刀当斩美人头!”宫无上摩挲着刀背,也赞了一声,然后九环鬼头刀就从他的手上消失不见。

广场响起了一声鸣叫。

这一声鸣叫其实非常短促,但是听在人的耳朵里、心里却显得漫长而凄婉,它似是地府合音,犹如鬼哭,摄人心魂。

梅刃甜闻声,心头剧震。

这鸣叫不是别的,这乃是她的爱刀挥动至超高速时刃锋破空、九环齐响发出的特殊声音。所谓鬼鸣魅影刀,鬼鸣是刀,魅影指人。可是就算是她也斩不出这般可怖的刀鸣!

梅刃甜收剑护身,一个侧翻,大呼提醒道:“小……”

一字出口,杀刀便来。

轮旋的九环鬼头刀划出一个美妙的弧线,飞兜过魏魁斗的腰畔,凶恶绞进梅刃甜、袁何氏联击的圈子。两把红缨剑几乎同时迸裂断碎,提前预警的梅刃甜肩头标起一道血线,袁何氏则表情惊愕,她的小半个右臂与断剑一齐在空中飞舞,白衣被涌溅的鲜血喷个赤红。

鸣叫的九环鬼头刀闪掠进塔门,撞上倒影塔,锵然弹上半空,旋个不休。

魏魁斗也是心头寒悸,但是他的黑脸瞬时就扯出一个狞笑,大步抢上前去,一拳轰向袁何氏的心口。

袁何氏伤重失血,老迈的体质便有些撑不住,打着虚晃,这一拳眼看躲不过去。袁何氏身边的梅刃甜尚有战力,她岂能叫魏魁斗如愿,梅刃甜执半截红缨剑直搠魏魁斗下阴。

横练功夫的修炼过程辛苦、痛苦、枯燥,但是此功的回报与付出绝对成正比,横练若到了极处,几无弱点。不过下阴仍是人体特殊之处,即使能抗得住,也没有人愿意用它来抗。何况对方这一击,含怒而发,是否抗得住都是个问题。

魏魁斗腾空而起,避过剑袭,漫天的拳影似厄运一般降临,把袁何氏与梅刃甜一并罩住。他知道这一刀必是宫无上之助,若还拿不下梅刃甜、袁何氏的话,那他今后就别想在大罗教混出名堂了。在魏魁斗的全力进逼下,梅刃甜与袁何氏左支右绌,特别是袁何氏,老妪情况危急,即使梅刃甜多次救险,袁何氏也撑不住了。

三清三世洞察整个战局,此时十二分的留意,倘使萧温菊妄图援助梅刃甜、袁何氏,那么不付出点代价是不行的。

萧温菊依旧不慌不忙的游斗着,脸上看不出一点焦急。三清三世联手之后,萧温菊便不与敌争锋,他占着及时雨之利,见招拆招,拆不了就让。这种消极战法无疑是正确的选择,五十招内,三清三世或许还握有主动权,五十招之外,及时雨的压制力就会愈发体现,一直处于消耗状态的三清三世的战力将进一步大打折扣。

只是不等三清三世减损,袁何氏那边已经撑不住了。

这时,靠着壁垒酣眠的青年醒狮一样抖了抖头,打个哈欠,飘了起来。

飘,好似棉絮。

萧衍这一飘就落到了魏魁斗的身边,青年的眼睛尚是闭合的,宛似仍在梦中。

眼未开,刀已出鞘。

刀光细细碎碎、潺潺盈盈、朦朦胧胧、迷迷离离,潋滟如织的染向魏魁斗。

魏魁斗大喝一声,果断放弃趁势击杀袁何氏的念头,迎着萧衍的刀光便是一记缩地成寸拳。

魏魁斗的拳头狂暴的砸在了刀光的中心。

刀光如梦,这一拳就欲碎梦。而萧衍合着眼睛,刀光的帷幕漾而不散,颤而不破。

人是梦中人,刀是梦中刀。

大梦未觉的人,梦中无人的刀。

刀光在,梦不醒。

场外的方猎无看着梦中人萧衍,惋惜道:“好刀法,恨不能与其交手。”

“方少侠有伤在身,安心静养,且看老夫手段。”宫无上柔声说着,侧面向缘尽缘错点头示意。缘尽缘错则颔首相回。默契达成,宫无上居首,缘尽缘错押后,三人径向及时雨走去。

望着三人的背影,方猎无情不自禁的抿了抿嘴唇。金月游则巍然不动,只是他看向远处的眼睛微微眯起。烟尘飞扬,远方的事物由无到有,由渺然到清晰,那是一辆飞驰在东西林荫道上的翡翠香车。

金月游暗暗叹了一口气。

宫无上与缘尽缘错显然也注意到了翡翠香车,三人止步于及时雨的阴影边缘。

香车马夫一勒缰绳,两匹神骏的黑马骤然减速,停在广场旁边。马夫翻身下车,向金月游遥遥拜倒,宏声道:“郭伯勋见过家主。”

金月游亲和的道:“云伯快快请起,家里都没有的规矩拿到这里作甚。”

“家主,老仆……”郭伯勋似想说点什么,不过说了四个字就被一个温柔的声音打断。

“宫无上,蜀中唐棠有一段恩怨要与你做个了结。”

宫无上闻得这清冽的传音,大笑回道:“金夫人一来就兴师问罪,不知大罗教哪处不周,得罪了夫人,这恩怨来得是不是有点莫名其妙啊。”

唐棠于车架之中冷冷言道:“宫无上,你最好改一下称呼,金家的夫人我担当不起。星罗棋布的事儿,你少装糊涂,我明白告诉你,交出星罗棋布,恩怨勾销,否则,平了你的山上宫。”

宫无上面色一收,和颜悦色不在,他森然道:“唐棠,别说星罗棋布脱离我教,不见踪迹,就是他在,冲你如此态度,我也不会把他交出来。平了山上宫,好大的口气,你且试试看。”

此时,金月游忽然飞身而起,落在广场边缘一个微妙的点上。这个点恰好挡住了宫无上看向翡翠香车的视线,双方的杀气顿时交汇在他的身上,金月游冲宫无上一笑,温言道:“宫教主,拙内找的是星罗棋布,既然此人擅自行动,并已经脱离大罗教,那这以往恩怨便与宫教主无关,宫教主只要告知星罗棋布的下落即可。”

宫无上寒着脸道:“星罗棋布无故出走,不听号令,形同叛教,若擒住这厮,宫某也要将他重刑梳理一番,他躲在哪里,怎么会叫我晓得。金家主,你这是要与家里那位一齐逼迫老夫吗?”

金月游亦不悦道:“金某不愿平地起波澜,尽力化解误会,我可有一字逼迫宫教主?”

宫无上闷哼一声,脸色稍霁,却听唐棠冰冷的道:“金月游,我和你情意已绝,你且闪到一边,莫做个无谓的和事佬。宫无上,今天不见星罗棋布的脑袋,那就取你的项上人头!”

“情意已绝?呵,金兄,此事当真?”宫无上轻笑一声,竟不恼怒,只向金月游问道。

金月游是何等老辣的江湖人,一眼就瞧出宫无上表面平心静气,其实心底杀机暗涌。这不难想,设身处地想之,宫无上屹立西北之巅的三十余年间,哪里受过这等赤裸的口头威胁,便是唐霄仪来了那也是平辈客气相交。金月游笑道:“夫妻间一时气话,让外人听来笑话,宫教主也忒认真了。”

翡翠香车的车厢窗帘轻掀,一只玉手探了出来,玉手五指曼妙一展似幽兰吐蕊,玉瓷一般的指头光洁到似乎能反射日光,而那腕间三只冰冷幽绿的镯子叮叮当当响动着,清越悦耳。唐棠不再说话,该说的话已说,剩下当做该做之事。

宫无上森然道:“是么。或许尊夫人跟金家主的话是玩笑,但跟老夫叙的,却是正经的深仇大恨啊。”

金月游眼色也趋冷,正容道:“家里事情,金某会理清。宫教主今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节外生枝,恐不好吧。”

金月游放下这番话,无疑表明他将强阻唐棠的异常举动。

金月游的江湖信誉绝佳,向来说到做到,宫无上知道若再与唐棠纠缠,势必把金月游逼到对立面,那就麻烦了。想到这里,宫无上一扫心里不快,笑道:“星罗棋布之事,日后我定给尊夫人一个交代。”

宫无上笑容未敛,唐棠的手腕已有所动作。金月游面色僵硬,他一眼便看出,唐棠丝毫没有罢手的意思。

推荐热门小说武林画卷,本站提供武林画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林画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九章倒影塔〔十〕 下一章:第三九章倒影塔〔十二〕
热门: 大唐悬疑录:最后的狄仁杰2 楚留香传奇 三叉戟 虫图腾3:疑云虫重 神探伽利略 古镇迷雾 死神来了 灵魂破译师 出魂记 暮光之城3:月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