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章倒影塔〔六〕

上一章:第三九章倒影塔〔五〕 下一章:第三九章倒影塔〔七〕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无双门的三大刀王一齐向宫无上出了手。

三把刀极快,宫无上亦极速。快速的对接之间,眼看太乙真仙就要中刀,变化便发生了。

刀在侵掠的过程中突然震颤得像是波动的水纹,发出了凄清欲碎的合鸣!

宫无上的心心相印掌准确无误、几无间隔的拍上了三把利刃,凛烈的来势倾泻而出,他的身体移动状态由高速奔行一下子转为骤停。

滚地游龙刀王武、双眉敛恨刀华宗言、相思方寸刀元结俱感到一股掌力刹那袭至,这股掌力诡异莫名,不可言道,想防的时候,掌力似乎已不走经络,径上心头。

王武、华宗言、元结的心脉猛地紧缩贲张,咚咚的心跳声好似擂响的战鼓一般可怖可闻。

心痛欲裂!

心伤已到绝处!

掌力击在刀背上,却更像是直接印上了心头。大敌当前,激斗正酣,正是注意力集中的时候,然而无法抵抗的心痛穿透防御令这些准备变得如同虚幻。王武、华宗言、元结手中三把利器的光芒骤然黯淡下去,武器若有心,此刻武器之心也被这诡异的掌力摧毁殆尽,一把无法领会武者意图的武器施展不出高妙的杀招。

刀被破,人遭创,但是刀势依然在。练刀到了三大刀王的境地,距离又与强敌接近到了这个地步,有刀无刀实际已无多少分别。招式仍是原来的招式,三大刀王的武器却由刀换成了手掌,掌非刀,犹胜刀,变化的掌刀隐带离体而出的摄人气劲,凌厉非常。

宫无上把握到三人招式转换的停顿,硬是一错身,飘落到了三人的背后。

随之落下的还有金刚降魔杵。

行到伤心杵的无形杵波霸道的发散出去,七八名切至宫无上丈内距离的无双门门徒顿时通体赤红,血蒸如汗发,萎然倒地,同样承受了行到伤心杵威力的三大刀王却是屹立不倒。

宫无上收杵起身,无视四周众多的无双门门徒,他望着李无忧身影消失的路口,那里正是无双门宗门的塔林,作为大罗教教主,宫无上尚是第一次来到无双门宗门,他感受着身后虽死犹然不去的杀意,叹道:“好刀,好个无双门,可惜,今后却不会再有了。”

王武、华宗言、元结悍勇一击的姿势仍在,可是三人生机已绝。其实三人在宫无上第一波心心相印掌的冲击下,心脉便碎断不可续接,但是三大刀王凭借着强烈的战意还是攻出了一轮搏命的掌刀。

宫无上一跃,轻松掠出七八十名无双门门徒的包围,此间再无一人能近了他的身,就更别说有谁能够留下他了。不过,宫无上的速度明显不比刚才,他知道耽误这一小会儿工夫,已是无法将李无忧击溃在倒影塔外。但是他想达到的目的达到了,以己推人,他施展秘法伤了元气,李无忧必然更不好过,重伤之际强行抽提元气,李无忧的伤势起码会再加重三分。

白色砂石铺成绵延无尽的道路,道路如城河一般包围着无双门宗门,明净的白砂石过滤了世俗烟火气息,街巷市坊的格局到此戛然而止,这里已是另外一个显赫国度。宗门左边是一片海棠花点睛的碧湖亭园,右边是百塔竞秀的广袤塔林。塔林占地一千三百余亩,经营的年代无比久远,乃是无双门的传承产业,而那新增的百亩碧湖亭园则是李无忧古海之战护驾有功,由岑玉柴颁旨赏赐给无双门的。

无双门宗门塔林的入口无牌无匾,也无院墙,但是因为面积广大,茂密的花树与参差的古塔便构成了天然的遮挡屏障,从外部根本看不透内里的玄虚。

宫无上选择李无忧遁走的路径,昂然入内。一入塔林,身后追击的声音就弱了下去,幽密的林间却多了些不算协调的气息。宫无上并不将此放在心上,他神色肃然的审视着一座又一座拔地而起的古塔。高低不一的古塔,峥嵘大气,暗涌着迫人的威势,宫无上从容在敌营中穿行,他沉思了好一会儿,才释然道:“是塔非塔,似阵非阵,原来历代无双门之主都是葬于此地的啊,李无忧,你也是来寻找自己的安身之所吗?”

塔林的中心存在一处古老的泉眼,泉眼之水四季长流,冬时亦不封冻,泉眼四周早漫成一个方圆五丈的小湖。清澈的泉水浸泡着一座怪异的黑色建筑物,建筑露出水面的部分四平六角,高约两丈,阔约四丈,模样像是一尊漆玄大鼎,如不是有人告知,恐怕谁也猜测不到这就是无双门的标志性建筑物,倒影塔!

塔的本来面目沉没于泉眼地底,望去庞硕幽深,恍似某座巨塔的水中倒影,充满了是非颠倒的荒谬感,这座塔一反登临虚空的筑塔常理,竟然是向下修建的!

结实严密的环形壁垒围住了倒影塔与泉眼小湖,壁垒五层七十二孔,不设顶盖,正面留出圆形的塔门作为入口。

倒影塔,这无双门重中之重的所在,驻人把守的位置皆看不见人影,仅在塔顶与塔门位置可以见到两个人。

一个发白如雪的老妪盘膝坐于倒影塔塔顶,守着塔顶门枢。

老妪刀眉厉目,面部轮廓硬朗胜过许多男儿,她穿着白色的紧身衣,背负红缨双剑,身量在女子中可算是高大,老妪双手捏诀,就在清泉流淌的倒影塔入了定,可是眼睛会不时睁开,望着远方的古幽路径。

壁垒的入口塔门之处还立着一个文质彬彬的青年,青年外套一袭轻薄的青色儒衣,内着白衫白裤,头插玉簪配黑发,打扮得既干净又透着几分书卷气,青年低着头凝神看着脚尖,一言不发。这两人便是无双门的斩经堂堂主袁何氏与总堂主萧温菊了。

袁何氏反复看着来路,忽然开口道:“萧总堂主,不如老身前去接应一下门主吧。”

“赶不及的,赶不及了。”萧温菊喃喃的说完这句话,他背后的目光便化成了两把利剑,萧温菊低头恍然不觉,不以为意的补充道:“门主一定会安全抵达的,袁堂主,你绝对不可轻动,你的位置没有人可以替代,这个当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多动难测,门主来了一切好说。”

袁何氏森然道:“门主要不来呢?”

萧温菊脚尖碾地,发出细细沙沙的声响,他研磨着心事,轻轻笑着,没有回答。

“希望你指挥得当,配得上门主对你的提携,否则你担待不起,萧总堂主,我不是给你压力,紧要关头只要肚子里有话,老身就必须当面讲出来,过了就没机会了。”

袁何氏口气相当的不客气。

斩经堂主掌刑罚、财政、拱卫等重大内事,在五大堂序列里占据特殊地位,平时根本不卖其他四堂的面子,而堂主袁何氏不光资格老,更曾经是四大世家袁世家的人,高贵的血统与倨傲的性格令袁何氏很瞧不起萧温菊这等江湖散户的出身,她骨子里也从来没有把萧温菊当做总堂主看待,事实上,无双门几任总堂主中真正压服过袁何氏的只有“连心神枪”厉啸兰一人。

“袁堂主,我忝列总堂主之职,当然知道身上的担子不轻,您老的好心提醒却是不必了。今日之事,唯有死战。但究竟怎么个战法,我说了,要等门主回来,急躁不得。你若不服,我俩就以半个时辰为限,半个时辰不见门主,你可以自有判断,我不阻拦你的行动。”萧温菊不温不火的说着,但是口气明显不类平日的亲和姿态。

“小子,你以前入过何门何派?”袁何氏的口气愈发不善,她厉目看着萧温菊,狠狠的问道。

“无双门是我加入的第一个门派,也是我最后的门派。”萧温菊接下来的语调忽而变得轻松,他调侃着说道:“不像某人,对吧。”

袁何氏生硬的面部起了几根线条,她冷哼一声,不屑的道:“嘲笑老身?门里还没有一个后生敢这么和我说话。不错,老身早年在袁家被逼着站队,没有法子,我只能选择出走,但老身投的可是太上,不算改换门派。”

萧温菊转身腼腆的问道:“袁堂主,当年太上是何样风采,比之无忧门主,如何?”

“太上退隐那会儿,我还未出师呢,哼,你小子见不着,老身就能见着么。太上在时的袁世家可是排名四大世家第一位,可你瞧瞧现在,袁捉士、袁召宣治下的袁世家还有几分荣光?一副不依顺着武陵山庄就活不下去的衰样。”袁何氏鄙夷的说道。

萧温菊却直接的问道:“袁堂主,我说的是当初的太上与现在的无忧门主相比,谁强谁弱?”

袁何氏刀眉倒竖,寒声道:“你什么意思?”

萧温菊正色道:“很难判断么,好,我再问,袁堂主认为无忧门主可否撑过今日之难关?”

袁何氏张口欲驳斥,但是她看到萧温菊的坚毅表情,醒悟到了什么,又闭上了嘴。

萧温菊续道:“太上门主当年英雄了得,但是却遭人算计,败走西北。再观今日,无忧门主境况不比当年的太上优容几分,太上还有融入无双门这条退路,而无忧门主则只剩下倒影塔了。我不知道当年有没有人替太上他老人家挡挡刀子,我只知道现在无忧门主身边不会缺少这样的人。现在,各堂口誓死奋战,拼力与敌抗争,接应之事,斩奏堂第一时间已经有所行动,我想门主洪福,一定能返回塔林,这没什么可担心的。”

袁何氏心下稍缓,却难以自制的骂道:“该死的回玉桥,火烧眉毛了,他却在哪里?这厮不会真是叛了吧?”

“玉桥门主不会做出格的事情,相信……”萧温菊忽然不语,青年侧着脸庞望向塔林西北方向的一座楼阁式高塔,那高塔名唤大雁塔,塔顶有着通讯的号旗,此时大雁塔塔顶挂出一红三黑四面旗帜,萧温菊的脸色阴晴不定,沉声道:“门主来了!”

袁何氏表情严肃,腾地站了起来,与萧温菊一起望着塔前笔直的林荫道。

这条通向倒影塔的路径夹道种植着火焰木与吊钟花,值夏日时光,古香古艳的火焰花旖旎浮空,开得正盛,清新洁白的吊钟花则已然凋谢,星点散落于地,自然的塔林像是睡在清晨里的孩子,幽静甜美,然而那来自远方的强劲风潮却唤醒了地下树上的红白花瓣,点燃了期待者的眼睛。

来者只用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携带着狂风、花瓣与鲜血抵达了倒影塔塔门。

萧温菊难掩震惊之色,只因他睹见来者的脸色苍白且泛着死灰,肩部创处濡红未涸,胸前伤口凄厉如新,其气息忽长忽短,竟有了油尽灯枯之相,萧温菊快步相迎,咬牙恸声道:“门主。”

李无忧走到萧温菊的身侧,脚步略有停顿,就在两人错身的位置哑着嗓子说道:“萧,至少需要一个时辰,辛苦你了。”

萧温菊只觉一股热血上冲,不知怎地就回忆起大雨滂沱的那个夜晚,他攥紧了拳头,毫不犹豫的道:“门主尽管放心。”

李无忧“嘿嘿”笑了两声,一晃身,跃上了倒影塔顶,对恭身的袁何氏吩咐道:“打开吧。”

袁何氏应声,从怀中掏出三把钥匙。她将钥匙插入倒影塔门枢的三道孔眼,按次序开启机关,一块三角形的平台便凸现出来,老妪紧接着伏下腰身,探掌与三角形平台相触,发力下压,然后便移到一旁。李无忧踏上平台,整个人便迅速下陷,转眼沉入了倒影塔。袁何氏收起钥匙,等到门枢重新闭合,就随手一扬,三把钥匙叮咚坠入了泉眼。

极端不利的形势,袁何氏做了最极端的打算。

自现在开始,如果不是塔内主动开启通道,任何人都无法进入倒影塔。但是倒影塔并不是用来逃生的暗道,好比塔林中众多的宝塔,被封锁的倒影塔与一座大墓无异。

大雁塔的彩旗紧急变换,连续打出了数个旗语,皆在表述大敌入侵的人数、方位。

萧温菊收回仰望的目光。

他卸下儒衣,脱去内衫,细致的叠好衣服,放在了一旁。萧温菊赤裸的上身没有一分赘肉,体格虽然不是十分的强健,但亦能看出远超常人的精壮,萧温菊刀横眉前,缓缓拔出了暖儿刀,亮丽的刀映着坚定的脸,青年平稳的呼吸着,冷静的注视着刀中的自己,少顷,萧温菊脱手抛飞了刀鞘,反手执刀,向来文质示人的他在塔门展出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概。

袁何氏跳下倒影塔,走到了萧温菊的身旁,她选择站定的位置略为靠后,显露出心境的微妙变化,询问道:“小……,咳,萧总堂主,发响箭?”

萧温菊略一寻思,即道:“现在来的只有一个,再等一等。”

推荐热门小说武林画卷,本站提供武林画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林画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九章倒影塔〔五〕 下一章:第三九章倒影塔〔七〕
热门: 南海归墟 死亡通知单2·宿命 血之罪 锅匠,裁缝,士兵,间谍 诡域档案 秦时明月之始皇之死 珠穆朗玛之魔1 书剑长安 新参者 大唐御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