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章秋水筑〔二〕

上一章:第三七章秋水筑〔一〕 下一章:第三七章秋水筑〔三〕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李无忧走到栏杆处,低看皱起的水面,轻声道:“玉桥,我的手里有了一株冷香蕊参。”

回玉桥面现一丝讶色,竟呆了片刻。这个信息显然超出了他的预料,但吃惊转瞬被难禁的喜色替代,青年激动道:“太上洪福,无双门万幸。”

“不要高兴得太早,可惜这株冷香蕊参保存的时间太久,不光药效失了大半,叶、须、花亦尽废,唯有根茎可用,最多只能给太上再续半年寿元而已。”李无忧苦笑道:“我全力运作,却只换来这个结果。也罢,世上尚存的冷香蕊参恐怕仅此一株,再无第二,抱怨不得啊。”

“无忧门主,半年足够了。太上若在一天,缘尽缘错就不会公开露面。而金月游行事一向谨慎,料想不会替大罗教出面的。如此这般我们尚可一战。”回玉桥目中精芒闪动。

李无忧深沉的道:“玉桥,说点心里话吧,西北不大亦不算小,我只想喝酒不想分胜负,我本认为宫无上也是这般想的。”

“供奉的牌位多了,他或许真将自己当做了神仙。神仙的器量,凡人如何晓得。”回玉桥半带嘲讽的道。

李无忧凭栏倚柱,道山顶辉煌壮观的宫殿一下子便跳进他的眼帘,他先是眉头皱了皱,继而情不自禁的道:“神仙当处琼楼玉宇,你还别说,宫无上的楼子修得真好。”

回玉桥正自思量着,听见李无忧的羡慕口气,没好气道:“看一遍,说一次,感兴趣的话你也修啊,门里的财政状况,我可是略知一二,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你又不是修不起。”

“修不起,我是真的修不起,呵呵。”李无忧抿嘴笑着,早看见远处来的人儿,便招了招手。“鬼鸣魅影刀”梅刃甜本来停了一下,见到示意,这才沿着快被海棠花遮蔽的小径继续前进。

来到小亭之外,身背狰狞鬼头刀的梅刃甜俯身一礼。

回玉桥仍自思索,只随意的问道:“何事?”

梅刃甜有条不紊的禀道:“有两件事情。一是确切获知此遭王爷的大寿将是一次小范围的家族聚会,王府不会对外派发请柬,也不会接受任何贺礼。二是刚刚得到了金寒窗的下落,但是却又失去了此人的下落。”女子清爽的发丝垂落似山涧流瀑,她并不抬头,低声回禀着,妩媚的声音好像掺进了暖暖的午后阳光之中。

一时间,李无忧与回玉桥皆沉默不语。

梅刃甜低着头,有种失去两人存在感的错觉,风过小亭,安静的小亭像是空的。战力强横的梅刃甜很少服人,她火爆的脾气就如她火爆的身材,但这亭内的两人却是她最最敬服的。梅刃甜慢慢抬头看了李无忧一眼,她不敢琢磨李无忧的心思,又瞧着向来待下亲和的回玉桥。

回玉桥点了点头,开口道:“第一件事暂且放着,再议,先说说金寒窗的事情。”

梅刃甜定下心来,续道:“金寒窗投案自首,被押在城中死牢已有数天。一切收押看管的手续都是由王府的嫡系人马经手,消息封锁得非常严密,我们没有第一时间得悉。可是今天早上,死牢似乎出了问题,牢营失踪了不少重犯,狱卒亦有死伤,很可能有人劫狱。现在死牢一点风声都透不出来,根据斩闻堂的分析,金寒窗遁逃的可能性很大。”

“劫狱的人是谁,有信息吗?”回玉桥心念电转间,低声询道。

梅刃甜道:“事情发生在两个时辰之前。劫狱者手段残酷狠辣,见者阻者没有一个活口,因此无人能指认劫狱者的身份。”

“动手的人起码会留下痕迹,斩闻堂难道没做分析吗?”回玉桥的语气里隐隐透着不快之意。

梅刃甜答道:“王府严密截留一切信息,斩闻堂得到的内容太少了。大体上只能推断出劫狱者不超三人,杀人者使用的是刀剑之类的近战兵器,没有暗器机关火药之类的辅助。斩闻堂初步判断应该不是金家下的手,而唐棠于拂晓时分距离平朔尚有四十里的路程。”

回玉桥皱眉道:“按金月游的行事作风,他应该不会劫狱的,想维护金寒窗,金家不会现在才发动。守备死牢的兵卒近千人,而且过半是训练有素的强弓手。牢营的出口是一片长近五十丈的宽阔广场,广场四面围着高逾四丈的城墙。在这毫无遮拦的空旷所在,面对常驻箭垛之内的七十多个神箭手,以及随时可以赶至的精锐重装甲士,竟然还能从容不迫的灭掉所有活口,劫走金寒窗……,劫狱者的能量实在非同一般,然而此事金家不会做,唐棠还未至,那么平朔城中有实力且有胆量的就只剩下我们和大罗教了。大罗教会去劫狱?这听起来简直是一个笑话。”

梅刃甜初次闻听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头皮发麻。牢狱乃是世俗权威的象征。各州府的牢狱皆有重兵把守,防备甚严,极少有被攻破的事例。而实际上,世俗牢狱再森严的守卫也不过是一张华丽的裱画罢了,这个武者遍天下、门派满江湖的世间并不缺少强横到视牢狱为无物的人物与势力,它们才是真正的秩序仲裁者。只是拥有强大力量的它们懂得介入世俗的尺度,不会公然对抗朝廷的威严。微妙的平衡来源于更高处的制约。这制约不是所谓的朝廷征讨,令它们心存敬畏的是一手扶立新朝的朱崖。因为干预世俗政权而被朱崖抹去的门派不是一家两家。平朔死牢被劫一事,西北王府的面子自然丢大了,但若连劫狱者的影像都模糊不辨,这叫立于西北顶端的无双门怎么撇清干系?不断演化的江湖传言是一件无形变幻的可怕暗器,可是专精情报分析的斩闻堂根本确定不了劫狱者的身份,斩闻堂否定了金家,却又提不出合理的猜想,梅刃甜只有据实转述道:“斩闻堂拿不出一个结论,但斩闻堂可以确定事发之时,金月游十有八九身处大罗道观。门主吩咐过魏堂主,一定要密切关注金月游的动向,斩奏堂布置在金月游身边的眼线不下二十处,魏堂主说可保万无一失。至于唐棠,斩奏堂现在还没有此人入城的线报。”

李无忧忽道:“当然不是金月游,更不可能是唐棠。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捕捉不到吗?魏杰真是越来越蠢了。不管监视的是谁,需要动用这么多人吗?金月游是单靠人多就能盯住的吗?梅,你告诉魏杰,就说他这么多年,日复一日的愚蠢着,我已到了容忍的极限。三天时间,他只有三天时间,三天之内打探不到金寒窗的消息,那么便把堂主的位置让出来吧。岑王爷的大寿成了家宴么,我晓得,但是我们人不去,礼品照旧送,并且尽量提高一个规格。你还有其他要说明的吗?”

梅刃甜恭谨的道:“没有。”

“那下去吧,立刻将我的话转达给魏杰,指着他的鼻子告诉他。”李无忧顿了一下,又加了一句,道:“另外,请萧总堂主过来议事。”

“谨遵门主吩咐。”梅刃甜躬身礼拜,娇躯扭转,鬼头刀哗然响动,一道红影已飞掠而去。

回玉桥道:“撤了魏杰,谁来替他的位子呢?其实这几年来,魏杰干得还不错,至少没有什么重大失误。三天的期限,依劫狱者表现出来的水平,他不可能抓到金寒窗的片衣只袖。到那时候,真要撤了他?”

李无忧冷道:“没有失误?没有失误可以去斩破堂搞特攻。我们得知金寒窗自首的事情,起码晚了大罗教三天以上,这还是我保守的估计。我对他报了莫大期望,而他就用种种白痴的行为来敷衍我么。魏杰必须撤,接替的人选嘛,暂时先让萧直辖斩奏堂,不就好了。”

回玉桥叹道:“也好。门主越来越倚重小萧了,只是他才加入不久,时间短促,似乎无法看透一个人。”

“萧的潜力巨大,我没有理由不重用。我向来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他已经带过不少门里的人马,各个堂口也基本都接触过了,我会继续给他机会,玉桥,你觉得把‘及时雨’交给他,怎么样?”李无忧负手而立,悠然说道。

回玉桥默然片刻,还是提议道:“‘及时雨’部队是我们的杀手锏,您的决定是不是急了点。”

李无忧如赤子一般的笑道:“玉桥,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顺其自然。萧不是初出江湖的毛头小子,他虽然略显青涩了点,但是办起事来,凶残与狡猾不亚于你我。”

回玉桥无奈的笑道:“既然您已经决定,我能说什么呢。我就祝愿他更加凶残与狡猾吧。”

李无忧大有深意的看着回玉桥,含笑道:“你嫉妒了。”

回玉桥漠然道:“刀磨得太快,易折,我是爱护他,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希望小萧不要像他的前任那般昙花一现。”

推荐热门小说武林画卷,本站提供武林画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林画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七章秋水筑〔一〕 下一章:第三七章秋水筑〔三〕
热门: 永远是孩子 丰乳肥臀 荒野妖踪 乡村之大被同眠 死亡面孔 幽灵客栈 刀锋上的救赎 宜昌鬼事1:诡道(异事录) 死之枝 乡野春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