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章山上宫〔下〕

上一章:第三六章山上宫〔中〕 下一章:第三七章秋水筑〔一〕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道山山脚的大罗道观沐浴着清晨的阳光,香火不断。难以计数的脚步在道观大门门槛上迈进迈出,不管是脏鞋底子还是干净鞋底子,只要经过了这一道门槛,香客的身心似乎就变得沉着踏实起来,尘缘总是许在尘世之外,大罗道观历史悠久,早在宫无上接任大罗教教主之前,它便已是平朔信道百姓的精神寄托。

守着道观大门的小道士名叫水镜,小道士平日最喜欢的事情就是低眉打量每一个入观者的步伐。入观者踏进大罗道观的刹那,他们的脚步在水镜的眼中就像是一颗又一颗投湖的石子,带给小道士无止尽的沉没感。不安中透着宁静的,绝望中孕育着希冀的,清醒中捆缚着奢望的,这道道涟漪般的尘缘诸念予以水镜等同参经悟道般的启迪。水镜通常在门口一站便是自晨至晚的一天,小道士不偏不动,只是午饭或者晚课的时间休息片刻。然而,即使立到双脚麻木,他也不移动分毫。因为体内循环的真气,水镜能坚持站立三个时辰依旧保持双腿血脉顺畅,入定本领稳稳排进道观前十。水镜乃是大罗道观最优秀的道童之一,观主上月给水镜作了特别推荐,如果水镜有幸被山上宫的某位贵人选中,就有机会进入大罗教做事了。而进入教内,则意味着身份的急剧提升,前途的一片光明。

今日的水镜如往常一样立在道门之旁,静静的观想着。

道观之中松涛飒飒,道观门口足落如雨,朝阳初起,香客如潮,水镜看着不断踩下的脚步,于晨光中默念着“大罗经”第三十三篇功成篇,小道士正念到全篇结语“他日功满后,直入大罗天”之时,忽然闻见了殊异常人的脚步。

一见就是两个。

来者一僧一道,道士执银丝拂尘,和尚持金花木鱼,和尚的后背还负着一个长条布包。两者步伐举重若轻,飘然如御风而行,禅净若步步生莲花,水镜整天研究脚步与心境,平日看多了凡夫俗子的沉重与轻浮,如今突然出现的脚步无异于仙履凡尘一般,令他精神一振。水镜仰起脸庞,充满好奇的瞧去,眼前的一僧一道恰恰跨过道门。和尚与道士的模样都不过三十余岁,比水镜的师傅年纪还小些,但是得道不在年高,两人均是仪表堂堂,道骨佛相十足,且当那和尚瞥过来一眼的时候,水镜感觉整个人恍似赤条条坦露露的,所有的秘密再无法掩藏,水镜猛然回忆起去年偷打了只鸽子烤肉吃的小罪恶,其他杂七杂八的嗔怪怨憎也纷纷的浮上心头,小道士吓了一跳,面子上仍毕恭毕敬的行道礼。

和尚与道士的脚步看似缓慢但其实极快,几步就走远了,小道士脑门上的冷汗蜿蜒着淌了下来。这一僧一道本自默默匆匆的行着,那和尚突然不着头脑的说了一句:“我要了,不错,培养培养是个有灵气的好苗子。”

那道士闻言,法相庄严的面目霎时间大变,眼神凶恶的恼了,竟然破口骂道:“臭三清,滚一边去,那孩子我已经预定了,你横插一杠子,搞毛啊。”

三清和尚冷冷看道士一眼,道:“哦,你定了?你定个肺还是定个肝啊?你若是去庶务殿要过人,我应该听说的啊?那里可是我的地盘。三世,你不过是个打扮成道士的臭和尚罢了,却跟我抢道童,有病!”

“我呸!”三世道人指着三清和尚的脸,忿忿道:“你这鸟样,根本就是个和尚,还叫个什么三清,我看你三情后面再加六欲,还差不多。”

三清和尚不客气的一掌拨开三世道人的手,厌烦的道:“闭上你那不着调的狗嘴。”

一僧一道嘴上纠缠不休,走得却一点不慢,他们在香客潮中自如穿梭,自在骂着,根本不介意旁人的咋舌侧目,而不知情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两个到处撒野的出家人竟是大罗教地位尊崇的三大护法之二。须臾功夫儿,两人已经转到了大罗道观深处的一小片精舍。精舍区由四个客舍群落构成,客舍群落远离熙攘的香火之地,背靠山上的浓郁荫翠,前邻两处缤纷花圃,客舍间蝴蝶携清香,蜻蜓负金光,无闲人来扰,有鸟鸣可听,幽典美丽如世外桃源,真真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三清三世到了精舍前便收了吵闹的话匣子,两人敛容互看一眼,跨过桥廊,齐头进入正中间最近亦最大的一间客舍。

挑开门帘,可见客舍大厅的黄花梨木椅上正坐着一个精神奕奕的中年人。

中年人穿着一身长马褂,周身无一件饰品,他面容温雅润正,颌下蓄有须髯,左腮有着六颗心型黑痣,整个人看起来整洁干净。此时,中年人右手三指支额,左手则捧着本古书,聚精会神的阅着。其身上透着一股学者鸿儒才有的儒和气息,崇慕可亲,但是中年人低垂的眉眼却暗蕴威严,不是常掌大权之人,绝不会有这种隐而不露的仪表。中年人注意到三清三世的来访,合了书本,微微一笑,抢在两人前面道:“喔,今天是吹了什么风,怎么把两位大护法给吹来了,难得啊。”

三清和尚道了声:“无量天尊。”三世道人紧接道:“阿弥陀佛。”然后两人同时拜曰:“见过月游家主。”

金月游伸手一引,道:“二位护法,请坐。”

三清和尚慈眉善目的道:“不知月游家主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吗?这里毕竟比不了山上的风光,教主一直请家主上去盘桓些时日,家主却总是婉拒,教主近日来事物繁忙亦无法下山来望,由此不得终日与家主切磋研讨,教主每每感叹。”

金月游含笑道:“宫教主抬爱,两位护法客气,感谢贵教的贴心招待。这道观精舍正符金某心意,我是个懒人,一旦住惯了就不想动地方。两位联袂下山来寻金某,应该有事吧,二位但说无妨。”

三世道人双手合十,也就开门见山的道:“金家主,三清三世确是有封家书,要转达给家主。”三清和尚便解下背上的长条布包,放在了桌案上。他还未打开布包,金月游已知长条布包里究竟何物,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是窗儿的锦瑟伞?”

三清和尚沉声道:“然。”

金月游闭上了眼睛,片刻后又缓缓睁开,平静问道:“窗儿现今在那?”

三世道人正容道:“您的三公子数日前投案自首,几经转折,目前被收押在平朔的天牢之中。这个消息被严密封锁,我们也是刚刚得知。情况很不乐观,三公子的事情不会公开过堂的,而从大世子那里得到线报,从严重判是毫无疑问的,现今的争议只在于是就地执法还是押赴皇都。”

金月游拾掇起案边的茶盅,拨弄着热茶的淼淼水气,无声的饮了一小口,目光却不离展开布条里的破旧锦瑟伞,看了一会儿这封特别的家书,金月游才温和的开口道:“请两位转告宫教主,如有可能,我想见窗儿一面。”

三清和尚面露难色,道:“这个,就算我们大罗教和王府关系匪浅,家主要想在此时探望三公子,也实是不好操作。”

金月游露出几许无奈的表情,涩声道:“此事我应避嫌,但是金某为人父,总不能不管不问,任逆子断头于市都不看一眼吧。有劳二位把我的愿望转达给宫教主,恳请了。”

三清和尚与三世道人互看一眼,然后三清和尚谨慎的道:“家主,您说这是您的愿望?”

金月游一字一字的道:“一个诚挚的愿望。”

三清三世同时起身,三世道人肃然道:“家主放心,您的愿望我们一定会代为转达,三清三世相信宫教主一定会将其放于优先位置,我们这就告辞。”

金月游撩衣站起,拱手道:“多谢二位,金某心绪不宁,恕不远送。”

三清三世齐声道:“家主留步。”两人再次低头互瞄了一眼,便迅速退出了客舍大厅。

面对着晨光中飘荡的门帘,金月游默然而立。少顷,客厅一侧的屋门开启,一个宽肩窄腰的高大剑客从中走了出来。剑客高鼻深目,不类中原人种,其面部的线条极为硬朗刚毅,淡蓝的眼眸则清澈深邃如冰洋海波,雄奇的相貌有着让人一见难忘的魅力。暖夏里,这个男子的身体却如附白霜,散发着莫名的寒气,剑客双手颀长,十指均纹着繁复无比的蓝色刺青,他的左手总是紧扣着腰畔的剑柄,蓝色的刺青手指看去像是生长缠绕于剑柄的冰封藤蔓。

金月游对于剑客的出现并不意外,也未回头,只是低缓的道:“北漠的启辉第一,我是该称呼你法路亚,还是李章目呢?”

高大剑客以生涩的中原语回道:“入乡随俗,还是叫我李章目这个中原名字吧。不必奇怪,现在和你们中原人打交道是不可避免的,所以许多北漠人都有一个中原的名字。金,你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金月游半转身,微笑道:“从何而知?”

“金,你从来不会露出破绽,而刚才你却把整个后背给我。”李章目几分疑惑的道:“你这是变相试探我吗?”

“我相信尊贵的启辉第一是绝对不会做背后偷袭之事的。”金月游见李章目一脸的冷漠,便笑道:“好吧,我承认我的家里已经乱成一团糟了,所以换个话题吧,听说伟大的北漠之王亦给自己取了一个中原名字?”

李章目森冷的面目浮现出一丝骄傲的神色,低沉道:“盛、星、嚎,这是王自取之名,启示之名。”

“盛星嚎,……,盛星嚎,……”金月游轻声念了两遍这个充满了战意的中原名字,皱眉问道:“你们北漠尊崇强者,而伟大的北漠王究竟有多强大,竟能号称剑圣,上应天启,震服广袤的北漠。北漠王的‘纪念’还有敌手吗?”

李章目简洁的道:“打遍北漠无敌手,而你们中原则根本无人值得北漠之王出手。”

金月游失笑道:“朱崖也不在你们王的眼里?”

“朱崖?那个你们中原人的武林圣地吗?”李章目昂首道:“我知道,我知道的,那里叫做武陵山庄,我也知道你们的大司马。但是朱崖之上的只是一个老人,而我们的王正在盛年。金,这还用比较吗?”

金月游盯着李章目的眼睛,直言道:“中原没有一统的宗教,中原人更没有从心底敬畏的法则,这里看似没有挑战,但是挑战无处不在,在中原获得认同,远比你们北漠困难得多。天下第一的名号挂在朱崖已经四十余年了,至今无人敢去亵渎。朱崖的地位追远溯古,不曾有过,乃是传奇,传奇是不会老的。尊敬的启辉第一,你若这样想问题,会错得离谱。”

李章目不以为然,平淡的道:“敬畏这个东西是需要看见的。朱崖的老人近十年都做了什么?我没有看见。没有一道光是永恒的,没有一条河是长流的,你们的大司马的确是个传奇,或许他真的举世无双过,但那都是曾经。我很喜欢‘江湖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这句话。现今,令我们北漠人心存敬畏的不是那一股腐朽的老人味,我们佩服的是无双门的李无忧,是镇北将军苗望北,是水路风烟的苏尘侯,金,你也是让我尊敬的。”

金月游踱了几步,重新拾起茶杯,笑道:“启辉第一,我算是领教了你的固执。金某和你提及的三个人相比,算不了什么。李无忧一人斩杀三大启辉,苗望北挑尽左贤王帐下诸将,苏尘侯经略域外,他们都做过轰动北漠的大事,金某不过是个寂寂无闻的匠人而已,受不得你的尊敬。金某心中有个疑惑,不知该问不该问?”

李章目道:“何事?”

金月游貌似随意的道:“作为启辉第一的你,就不想亲身会一会李无忧?”

李章目眼里闪过一道冷厉寒芒,但却大有深意的道:“依眼下情况发展,还有这个必要吗?”

金月游抚髯笑道:“李章目,我应该敬佩你才对。”

李章目亦露出笑容,道:“彼此,彼此,高手难求,若不是相互合作,我一定会忍不住和你切磋切磋。”

“合作?”金月游品了一口微凉的清茶,然后搁下茶杯,从布裹中抓起锦瑟伞,仔细的端详着鳞伤的伞体,道:“你是这么定义我们之间的关系?”

李章目反问道:“难道不是这样?合作的关系可是远比友谊来得牢固。你绝对不会后悔我们的会面,李章目以命运与主宰之神的名义起誓。”

金月游轻轻撑开黑伞,良久,破旧伞下的男人终于淡淡道:“金某无神可以许愿,但是启辉第一,你会见到金家的诚意。”

潮湿与阴暗之中孕育着霉烂的恶臭,接近死亡的味道笼罩着整座地牢。断续的呻吟与突然的咒骂像是勒住脑门的紧箍圈,侵蚀着新入囚徒们的意志,想在死牢中安然入睡需要一颗绝望的心灵。一个沉默的少年坐在牢房的角落,双脚双手均拷着沉重的锁链。这间单独囚禁少年的牢室位于死牢二层的底部,与其他牢室一样,此间灯光昏冥,虫鼠一窝,蚊虫乱飞,让人看不到任何的希望。少年睁着眼睛,仰头望着,他的眼瞳没有焦距,不知是在回忆着什么,嘴角偶尔泛出一丝微笑。

少年的对面亦是个不多见的单间囚室。

那里囚着一个体格粗大,面容污脏的男子,这名囚徒正凶暴的摇动栅栏,一脸猥亵的冲着少年邪笑着。男子褴褛碎裂的衣裳已经遮不住丑陋胀恶的下体,他的语言更是粗鄙,“嘿,小子,带着刚洗干净的屁股进来的吧,快给老子翘过来,老子真想好好疼疼你这个小白脸啊,哈哈哈。”

男子涎着嘴叫嚣着,少年则如聋了一般,毫无反应,该男子却仍起劲的口喷白沫,秽语不断。

平朔城死牢分为上下两层,狱卒无事很少会下到这二层的最深处。关在二层的囚犯,不是即日处斩毫无转机的定性死徒,就是挤不出油水,身心糜烂连做人肉包都不够格的无赖渣滓。

沉默少年即是兵之祖金家的苦寒公子金寒窗。金寒窗被关在死牢底层已有三日。监牢铁栅栏边搁着一只破木碗,木碗里盛着一点米汤水。死牢难算时分,唯有米汤准确记载着时间。三天之前的米汤水已经发出了难闻的馊味,因为金寒窗没有食用,狱卒也就没给他更换乃至添加过。

对面的汉子卖力的用下体摩擦着栅栏,低吼着不堪的言语。这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唤道:“小哥,小哥,你的粥,呃,你的粥如果不喝,那能不能给我啊?”

金寒窗闻言,身躯轻轻一挣,似是从回忆中解脱出来。他偏首看着斜对过监室里的老人,点了点头,然后找寻许久,也不知道老人说的粥在哪里,面上露出迷茫的神情。

那趴在地上的老者把手探出栅栏,指着金寒窗的木碗,吃力的道:“少年,就是那只碗,碗里的东西你不吃,我吃。”

金寒窗这才明白,他虚弱的站起,掂量了与老者的距离,俯身用手一推,木碗便滑出一段距离,恰好停在老人伸手能触碰的地方。木碗里的米汤表层已经凝结成一层薄膜,老人迫不及待的抠住木碗,一把抓过来,但是不等他哆嗦着掏取米糊吃,同囚室的瘦干犯人便劈手夺了木碗。那犯人用食指勾了点米糊,尝了尝,继而面色阴沉,呸的一口吐在老人脸上,一只木碗也随手灌在老人的额头。

金寒窗无语的坐回角落,看着老人呲牙咧嘴的哼哼了几句,像一只猪狗般抹脸舔手吃着发馊的米糊。而对面囚牢的男子在锈蚀的栅栏上发泄完,转头倒在地面,呼呼大睡过去。地上一层传来了隐隐的嚎哭声,嚎哭又逐渐被杀猪般的惨嘶取代。二层还没有进入睡眠的囚徒个个表情麻木,这令人颤栗胆寒的声音日日飘荡,已被囚犯当做了催眠曲。恐惧压榨着欲望,低劣的食物再加上泛滥的私刑,死牢里是不存在精力旺盛者的,有的只是瞬间的癫狂。

沉重的牢门轧轧响动,从二楼下来了一个捂着口鼻的年轻狱卒。狭长的监牢过道只在中间处点着一盏油灯,并且这一盏灯总是徘徊在油尽灯枯的状态,有时即便熄了数日也无人管。而今日这个年轻狱卒竟然快步行到灯前,添注了新油。狱卒的手中还提着一盏油灯,他走到监牢尽头,瞅了瞅踞坐的金寒窗,将油灯留挂在了墙边。

几只飞虫噼啪的扑进火焰中,成为灰烬。金寒窗听着狱卒的脚步声消失在长长的过道,他的心里忽然涌上一阵强烈的不安,金寒窗直觉的仍竖起耳朵,全神贯注的留意着动响,一会儿功夫确实又有脚步响起。

长长的过道,“嗒嗒”的脚步声,来者的步履不疾不缓。不久,监牢外的灯光终于映过来一个长长模糊的人影,金寒窗本如死水般的心境,此时再难掌控,他靠着墙壁猛然站了起来。

一个儒雅淡净的中年人出现在了栅栏之外。黄晕灯下,中年人负手看着憔悴怏瘦的金寒窗,神色宁静而安详,默然中有着无形的威严。

金寒窗面部僵硬,难以置信的道出一个纠结的称谓:“爹。”

金月游好好的打量了金寒窗一阵,清肃的面目软化了几分,叹了口气,道:“你干的好事。”

金寒窗站直身躯,双手垂下,低头哽咽道:“爹,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执行家法,杀了我吧。”

金月游责备道:“你这不成器的逆子,杀了你又于事何补?早知如今,又何必当初呢?”

金寒窗哑声道:“爹,我虽给金家丢了脸,但是事儿我没做错。孩儿选择投案自首,心无悔恨,此事也就此了结,不会再给家里带来麻烦,只是爹,孩儿以后不能在爹娘膝前尽孝了。”

“我本以为你有了如此经历,怎么说也该成熟几分了,可是你,做事还是不经考虑啊。你有想过你娘亲吗?”金月游摇头道。

金寒窗抬起头来,泪如雨下,心痛似刀绞,跪下哭道:“孩儿日夜思念您和娘亲。”

金月游冷冷道:“棠儿来了西北,搞得大张旗鼓,你也知道了,为何不去见她?”

金寒窗愣楞道:“孩儿无脸见娘亲,孩儿也不想给娘亲添麻烦。”

金月游面现怒气,斥道:“麻烦?你也知麻烦?你可想过,棠儿要是知晓你落在这里,她会怎么做?你自以为是的聪明,却是何其的愚蠢啊。”

金寒窗顺着这个思路略往下想,面色顿时大变,慌道:“娘亲不会知道的,我心甘情愿被抓,娘亲绝对不会知道的。”

“那是现在。等到闹市行刑的时候呢,抑或解你去皇都的时候呢,那个时候还能瞒得过棠儿吗?你娘平时装扮得柔柔弱弱,可冰一般的骨子里却埋藏着火山烈焰,她一直忍着,包括忍我,这我清楚得很。刻下为了你,棠儿再也不会忍,其实再凑上唐表那桩事,她已经爆发了,杀有光殿雷沁、重创方家的小霸王,接下来,……,还有哪个是她不能动手不敢动手的呢。”金月游说到最后,眉毛紧皱,额头亦显出了深深的抬头纹。

金寒窗闻得那再听不得的名字,跪着挪上前,抓住栅栏,一头撞在上面,恨道:“爹,我死了算了。”

金月游厉声道:“死?你真想逼你娘发疯吗?”

金寒窗眼眶深陷,呜呜悲戚的道:“爹,那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

“未到山穷水尽,便自投罗网,一点也不像是金家的孩子啊。窗儿,记住爹爹的话,活下去,怀着希望的活着,无论在哪里,毕竟你代表的是金家。”金月游喟息着,然后沉声道:“这里并非就是你的墓穴,我的孩子不应该是这种屈辱的死法。”

推荐热门小说武林画卷,本站提供武林画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林画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六章山上宫〔中〕 下一章:第三七章秋水筑〔一〕
热门: 凶棺 我的钢铁战衣 老间谍俱乐部 坠落之前 石猴子 长安三怪探之牡丹劫 推理作家的信条 鼎剑阁系列 孔雀羽谋杀案 谋杀官员4:代上帝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