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章香河雪〔二〕

上一章:第三五章香河雪〔一〕 下一章:第三五章香河雪〔三〕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少女玉手咣当放下酒坛,摘下半边面巾,一撑桌子,亭亭而立道:“有人不胜酒力,我替他喝了。”言罢,少女端起酒碗便一饮而尽,如此还未完,骆铃又倾满两碗酒,仰着细长的天鹅脖颈两口干了,这才将碗口朝下,笑呵呵看着乌代三人。

狼歌的勇士们愣住,然后朗朗大笑,各自一口干了碗中酒。哈格与斯塔罗契尔随即满意的坐下,乌代却仍立着,他再度斟满一碗酒,向骆铃道:“敬、你,美丽、的、中原女人。”

骆铃笑如夏花,举碗与乌代碰了声脆响,一仰头,紫巾飘飘就又干了这第四碗酒。桌面上摆放的酒碗皆是可以轻易装下四两烧酒的大号家伙,少女的喝法并非泼水式的充数豪饮,一张樱桃小口喝得滴酒不漏,并且下酒的速度丝毫不弱于乌代等人,着实让人吃惊。

乌代看着骆铃,眼睛发光。哈鲁奇向其短促的说了一句部落语。乌代面色有了几分尴尬,他饮尽碗中酒,展开双手,伏身向骆铃行了一礼。

骆铃微微仰着臻首,轻柔说道:“勇士,不再喝几碗?”

乌代摆摆手,红了脸道:“朋友要、坐下、来、喝。”

骆铃咯咯笑了起来,与乌代一起落座,少女面色不改,只是一双杏眼愈发清亮,她指着陆无归,模仿着乌代顿挫生疏的中原语调,说道:“他,不能喝。我,能喝,特别能喝。但是不管能喝不能喝,大家都是朋友,对吗?朋友就应该互相包容理解,如果只在酒碗里交朋友,不是太狭隘了吗?”

哈鲁奇赞同的说道:“骆姑娘说得对,酒肉朋友不可靠,酒肉朋友不可靠。乌代,哈格,斯塔罗契尔,陆兄弟是百草堂介绍来的真朋友,能喝些酒固然好,不能喝咱们也不勉强。狼歌人从不勉强朋友。”

陆无归闻言,收回看向骆铃的异样目光,歉然道:“陆某对自己有几个约束,不饮酒是其中之一,如果因此搅了各位的雅兴,我暂退好啦。”

哈鲁奇大笑起来,道:“陆兄弟,什么雅兴暂退的,你这话说得不好,说得偏差了,喝酒的是骆小姐,怎么你却醉了?这可是自罚一坛的失言啊。”

陆无归有恃无恐的道:“自罚一坛酒?我想这对骆小姐构不成威胁。”

骆铃不满道:“嘿,我说姓陆的,你把本姑娘当做酒罐子还是酒桶子了?这可是罚酒,鬼才替你喝呢。”

哈鲁奇露出一副不解的表情,瞪大眼睛,挠着头道:“骆小姐,我听说你们中原有句俗话,叫‘敬酒不吃吃罚酒’,好像罚酒更应该喝啊?”

骆铃一拍桌子,娇憨嗔怒道:“哈胖子,你整天俗语俗语的,俗你个大胖肚子!自己心里明明白白透透彻彻的却装什么傻,喝?喝你个头,要喝你先喝!”

哈鲁奇被呛得答不上话来,讪笑着,闷头真就喝了一碗。然后高胖的壮汉向陆无归小声道:“你们中原的妞儿,都是这么泼辣能喝酒吗?”

陆无归微笑道:“你走南闯北的,总看过几个例外吧。”

桌上几个男人俱忍俊不禁,笑过之余,自然还是大碗的喝酒,大口的吃肉。

北漠商队在水湾酒家安定下来的时候赶上阳光最烈的半晌午。仆役们给马匹骆驼喂完草料,也都捧着酒肉靠在柳荫下享用歇息。忙碌不休的只剩下酒家的小二了,他们要做的就是搬酒再搬酒,光是主桌上坐着的五男一女已经喝光了六坛酒了,担心酒的供应的同时,小二们更是咋舌的发现最能喝的竟是那个拽下了紫巾,眉目如画般的少女。

骆铃正在摇晃着一个空坛子,腻声唤道:“小二,酒,上酒,快快快。”

陆无归瞅着少女脸颊渐渐升起的酡红,轻声道:“你快醉了。”

骆铃似笑非笑的看着陆无归,忽的空出一只手,缓缓的探向陆无归的额头,嫩白的手指在杀手的眉间柔柔的点了一记,然后曼声道:“你已经死了。”

陆无归却冷漠的拨开骆铃的手,眯起眼睛,望向了远处。

紧接着,与陆无归坐在一面的哈鲁奇也放下酒碗,目光放长。等骆铃不满的撅起小嘴,侧身去看的时候,远处一匹快马已驰入离酒家五十丈内的距离。

马上人身形纤弱,应是一个女子。那女子奋力扬鞭,上身俯低,极力催动着马匹。然而她的胯下马儿早就疲累不堪,她虽然心焦似火烧,却也无可奈何。

女子的马后跟衔着一列全速启动导致队形拉散的骑队。

这列人马前头的数骑已经非常接近他们的猎物,一马当前的那劲装中年汉子从镖囊里取出一枚飞镖,隔着七八丈的距离扬手就打了过去。逃亡的女子手无兵器,只得用手上马鞭反手一抽,女子并非凡者,马鞭堪堪扫到飞镖,解了一险。可是身后追兵得势不饶人,最前头的四人各施手段,照着女子的坐骑便是一阵连珠镖。女子再也防范不及,随着马儿一声长嘶,马失前蹄,骑者摔落。

那女子衣衫破损,头发散开,但仍强自狂奔向前,显然绝不想落到追兵的手中。

北漠人苍凉的酒歌静息,他们都注意到了这一场江湖争斗。而那女子看见狼歌部落落脚的酒家,本已绝望的眼睛闪现了几丝希冀的光芒,她尖声呼喊起来。

几个狼歌部落的人站了起来,因为女子呼喊的竟是部落语。但是见远行人哈鲁奇没有动作,他们也只有看着。

在水湾酒家的门口,女子终被两骑追上,两记马鞭狠狠的抽在她的后背,女人痛哼一声,扑倒在地。左边马上的黑面汉子抡起鞭子还想再打,右边的劲装中年人阻止道:“别打了,留她细皮嫩肉的,你不好这个,兄弟们好啊。”

那黑面汉子“呸”的吐了口唾沫,看着向酒家爬行的女子,嘲道:“这婊子不老实,先得给她褪一层皮才行。”

那劲装中年人翻身下马,赶了两步,一脚踢在那女子的腰间麻穴,然后抓住女子的头发,将其从地面揪了起来。女子的面容顿时落入酒家客人的眼帘,她的年纪不大,大概十七八岁的模样,面庞虽然因为惊恐而失色,但是仍能看出少女面容的精致可人。少女手足无力,只是不停的用部落语呼喊尖叫。她辨认出哈鲁奇这一桌乃是主座,而且她显然懂得不少北漠部落的规矩,少女湿润的眼睛无助望向整个胸膛被一头战狼刺青覆盖的哈鲁奇。

追击者陆续驰至,合计二十骑。当一个骑着枣红马的老者赶来时,这些追击者的目光自然的聚焦在他的身上,老者放低马儿速度,“哒哒哒”的策马通行。

老者上身套一件黑色坎肩,打着赤膊,粗壮的双臂各卷缠着一条金色软鞭,阳光照耀金鞭,好似两道火焰在燃烧,老者捋着满腮的胡髯,沉声道:“慕容婉儿,原打算让你做个傀儡,饶你条性命,可是你这个贱种,竟敢引来镇虎教与我呼延家相争,哼,你跑得出定边,但跑不出刍良,跟我玩金蝉脱壳?一刀刀的活剐了你不说。不过,展飞鹏一定藏了些家底给你,献出来,便给你个痛快,否则让你这辈子都做贱种,永不翻身。”

慕容婉儿急剧喘着气,难以掩饰愤怒的看着老者,恨恨道:“呼延夺,你们落井下石也就罢了,只是先帮主未曾留给我一分一毫的东西,我屡次说明,你们为何不信?”

“果然是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贱种。”呼延夺轻蔑的骂道,兀地一抖手,一道鞭影自慕容婉儿的胸前掠过,少女那绣着金色鹏鸟的胸领瞬时消失不见。金鞭的力道恰好,只碎衣不裂肤,少女大半个欺霜赛雪的胸脯便暴露在一众汉子赤裸裸的目光之下,几个好色如命的莽夫发出了不堪的浓重的喘息。呼延夺循循善诱的道:“现在说对你有好处,不然把你弄回去慢慢炮制,早晚你也是会开口的。”

慕容婉儿大惧,扭头又向哈鲁奇凄厉的喊叫起来。哈鲁奇却捧着酒碗,无动于衷的饮着,一小口一小口的饮着,沉默的饮着。

呼延夺的目光在酒家扫了一圈,鄙夷的道:“你这混过血的小贱种,乱叫什么,还是省点力气待会再叫吧,竟然妄想着北漠的野崽子会救你,别痴人做梦了,带走。”

骆铃虽是旁观,但看得历历清楚。身为女子,她格外见不得慕容婉儿受辱,几番咬着银牙想站起来发话,而陆无归的手不知何时按在她的肩膀,牢牢的将其钉在座位之上。骆铃气极的怒视着陆无归,两人对看片刻,陆无归面无表情的凑到她耳边,低声道:“什么是江湖,什么是你能管的,什么是你不该管的,看清楚了。如果你想插手,那么先把钥匙给我,我任你在这浑水里游泳。”

骆铃眼睛眯弯如月牙,她生气时候的表情一如她高兴的时候,然而一个人比她先开了口。

哈鲁奇放下酒碗,洪亮而快速的说了一串部落语。

哈鲁奇交谈的对象自是那一直向他呼喊的慕容婉儿。

慕容婉儿得到回应,更加激动的哭叫起来,哈鲁奇沉静的听着她的答复。但不等她说完,一个呼延家的汉子便抽了慕容婉儿一记耳光,寒声道:“臭婊子,闭上你的烂嘴,学什么野崽子叫。”

哈鲁奇霍地站了起来。

他这一起立,北漠商队的人呼啦一下全都离席站直。陆无归轻轻的叹了口气,也松开了压在骆铃肩膀的手。

刚才慕容婉儿向哈鲁奇求救的部落语,狼歌人句句听在耳里。慕容婉儿反复的表明她是部落人的后裔,希望狼歌人能救她一命。少女流利的部落语似乎证明她的出身是真的,适才远行人哈鲁奇问道你的部落姓氏是什么。少女答的是弗而奥达斡尔。弗而奥达斡尔是狼歌七个大的姓氏之一。然而北漠人只在祭祀、决斗等庄严场合才念及姓氏的全称,一般只说姓氏的简称,弗而奥达斡尔这个准确的姓氏全称不是中原人能够晓得的。这样下来,慕容婉儿就不仅仅是部落人的后裔,还与狼歌部落扯上了瓜葛。哈鲁奇大步走出酒屋,乌代、哈格、斯塔罗契尔伴在他的身后,他们四个人像是漠上雪狼,不声不响但却让人心生胆怯,呼延家前排的几个汉子见势头不对,立即挡在了北漠人的面前。哈鲁奇停下脚步,睹着眼前一只只握住兵刃的手,先行了一个部落的张手礼,表明并无敌意,然后向呼延夺道:“这个女人自称是我们狼歌族人的后代,狼歌人珍视同伴,我想如果没有解不开的仇恨,那么能否通融一下,我是狼歌部落的远行人哈鲁奇,哈鲁奇愿意买下她的命。”

呼延夺在马上仔细的打量着哈鲁奇以及其背后的乌代三人,再来回的观察着北漠商队,良久,一丝笑容在须髯里渐渐藏不住,他伏在马头,盎然道:“你是远行人?这么说来你还算一个地位较高的部落人了,你想买她的命?好啊,出个价儿我听听?”

哈鲁奇毫不犹豫的道:“我的商队还剩有三百两黄金……”

“不够,不够。”呼延夺一听就打断道:“这个女人知道金鹏帮的秘密宝藏,现今金鹏帮的重要人物全灭,只剩下这个女人,她的嘴里起码含着十万两黄金,三百两?简直说笑。”

哈鲁奇想了想,道:“还有些没有易换的货物,也抵给你,你可以随意挑选,我保证货物都是精品,它们只是因为没有对等的物件才没有交易出去。”

呼延夺笑着摇头道:“不够不够。”

哈鲁奇皱眉道:“那你想怎么办?”

“哈哈哈,你问我想怎么办?你当爷是没见过钱的穷鬼吗?”呼延夺戏谑的笑容完全展开,残忍的道:“你们北漠人很有钱,但是你们这些野崽子会用钱吗?愚蠢的蛮人。告诉你们,有钱也买不了她的命。老子忽然对展飞鹏的宝藏不感兴趣了,我现在只想弄死这个混血的贱种。你们这群野崽子就站在一边,仔细看着她怎么被整治成一摊血渣。爷要是高兴了,或许会同意你们买走她的头颅,顺道教你们怎么拿它当夜壶,哈哈哈哈。”

哈鲁奇喝过酒的脸庞涌上一阵急红,但他却没有立刻反唇相讥。远行人身后的乌代却也是听得懂几句中原语的人物,狼歌勇士“呛啷”一声便拔出了配刀,哈鲁奇侧看了乌代一眼,但无所言,乌代得到了默许,狂野的吆喝了几句部落语,听到命令的二十七个狼歌部落勇士分成两队,一拨手握刀柄列于哈鲁奇身后,一拨则背弓散于两翼。其他的男性族人亦纷纷执起武器,北漠无论任意部落,只要是男人就也是战士。

北漠人的数量是呼延家的一倍还多,面对不利的局势,呼延家众收拢成一个扇形。黑脸汉子押着慕容婉儿退到人后,早先的快马劲装汉子行至呼延夺身边,问道:“二爷,怎么搞他们?”

呼延夺悠然道:“别急,让野崽子先动手,事后我们才有的说辞。这群野崽子大摇大摆的,真以为凉州是他们想来就来的地方,今天就让野崽子们明白那撒尿冻卵蛋的苦寒地儿才是他们该待的茅坑。”

劲装汉子心里度量着,面有难色道:“野崽子人多,而且还有几个利刺儿,一旦交手不是十分保险啊。”

呼延夺冷哼一声,低声道:“蠢材,我们不是抢在镇虎教胡忽虎的前头吗,早些年凉州还是战场,胡家遭了大劫,他的老娘、小娘俱被攻进来的北漠人奸杀了,男人们则叫人用马拖出二十里地,像狗一样的累死,他比我还要痛恨这些部落的野崽子,等会儿一到,保准眼红的要杀个干净。”

推荐热门小说武林画卷,本站提供武林画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林画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五章香河雪〔一〕 下一章:第三五章香河雪〔三〕
热门: 无赖天子 大唐双龙传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西班牙披肩之谜 谛听尸语 谜踪之国II:楼兰妖耳 玻璃恋人 四怪馆的悲歌 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冒死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