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章定边城〔三〕

上一章:第三四章定边城〔二〕 下一章:第三四章定边城〔四〕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陆无归行到尽头,抬手敲门。

坐堂医生的屋门紧闭,无人应答。只从里面传出病人断断续续的呻吟。

陆无归面无表情的继续敲门。

一会儿门开了,一个腰间围着白裙的医者走了出来,医者的头压得很低,且扭向旁边,刻意避开等在门口的陆无归,直接去厢房洗了把手,就去招呼天井里的病患了。

陆无归径自进入屋子,反手轻轻掩上了门。

屋子里摆着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外加一张床,桃木桌面摆放两个青花大碗,一个白玉瓷壶,床上则躺着一个病人,夏天闷热,屋子却连窗也不开。病人和衣盖着棉被,背对着陆无归侧卧,棉被口露出几簇雪白的毛绒领子,看来病人身上还套着一件保暖的狐袄,饶是如此,他竟还在不停的打着哆嗦。

陆无归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你,叹什么气……”病人说话时冷得牙齿格格的打战。

陆无归摇头不停,叹息不止的道:“唉,王不破,你伤得这么重,却不疗养,依旧这么勤勤恳恳的为蚁窝出力,主持定边的联络点,唉,我是应该敬佩,还是应该同情?雪山之行非常惊心动魄吧,我就搞不懂了,你那么精明,何苦接那个任务呢。去大雪山暗杀雪仙子?这和刺杀雪山老祖有什么区别?那丫头可是雪山老祖的心头肉,雪山老祖能不出手么,你,唉……”

“功劳簿轮到我了!轮到了能不接?不接就得交罚银。你以为我想接?你他妈说得轻松。”王不破低吼着。

陆无归拉开椅子,坐下。他提起水壶,倒了两碗水,问道:“来一杯热的?我看你伤得也没那么重,无非冬暖夏凉罢了,雪山老祖手下留情了,否则大雪山山神庙前又多一座立威的冰雕。”

“冬暖夏凉?等到冬天,我还搞不定这一身寒气,必死无疑。”王不破咆哮着,呼呼然卷起被子,如一朵云般跃起,直落椅上。他脸腮胡须挂着零星的霜花,皱起的眉毛似乎冻在一处,再展不开,王不破呼出来的气息亦是寒白色的,他蜷缩在被子里,森冷的看着陆无归。

陆无归眯眼迎接王不破带起的呼啸寒风,畅笑道:“酷夏冰风,舒服。”

他手指轻弹,推出一碗水。

水碗从滑行到停止,滴水未溅。王不破凝视着疾速移动的水碗,半晌无言,他舔了舔嘴唇,吐出丁点的冰渣,涩声道:“你又变强了。”

陆无归无情的道:“是你弱了,你不可能成为血蚁,桑玉蹑永远不会选择你。你冒险刺杀雪仙子,讨好桑玉蹑也没用,你伤得这么惨,自找的,我不相信你连交罚银的钱都没有。”

王不破惨淡道:“我真的交不出罚银。去年那场试炼赌局,我输得是倾家荡产,脚无立锥之地。血蚁?呵呵,我早不奢望了。桑玉蹑现在欣赏的蚂蚁是高行天,他才是最有可能成为新血蚁的人,我有自知之明。”他分出一只手,两指叼起水碗,喝了几大口,继续道:“定边城有两个联络点,现在一个已经废弃了。”

陆无归闻言,心中一动,猜道:“高行天动用的?”

王不破道:“他几乎算是一只准血蚁了,为了不泄露他的行踪,整个联络点都要解散。你来找我,也是准备动身离开定边城?”

“使个法子,我要十天之内抵达平朔,不被拦截。”

“只能跟着大队人马走,我找一支有北漠背景的商队,把你给弄进去。大罗教和无双门正角力西北,什么后台的商队都不安全,除了这北漠的。北漠人极讲规矩,停战期谁要是动了他们商队,那群野蛮人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杀过来,战个血流成河。”

“靠北漠人……,可行么?”陆无归一只手罩着水碗,缓缓使之转动着,思量道:“不光我一个,你还要弄一个人进来。”

王不破皱了皱眉,一点小小的霜花从眉头掉了下来,他惑道:“那个和你一起见徐予的丫头?她是远威镖盟的千金小姐吧,你怎么和她扯上了关系?不如杀了算了。”

陆无归冷道:“别做多余的事情,远威的人知道我和她在一起。我如何处置,需要你提建议吗?”

“你要带这个女人是公是私?这里面的门道我不懂。你们血蚁干的都是大事,我一个区区兵蚁不该问,没有权利问,我的职责是全力配合你,掩护你,替你打探整个西北的消息,帮你跟无双门秘密碰头,你如何处置远威的千金,随你高兴。但是,我拒绝掩送这个女人到平朔。”王不破在棉被里哆哆嗦嗦的,话语却一点点平稳有力,他明了的言道:“联络点花费了蚁窝大量的资金、人力,动用一次联络点的力量,代价高昂,联络点只为蚂蚁们服务,她一个远威镖盟的外人,没有这个资格。如果硬要带上她,血蚁,请给我一个理由。”

陆无归静静的看着王不破,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很好,很好的说辞,即使在窝外,蚁窝的铁律一样要被遵从。我没有反驳你的理由,因此我收回刚才的请求,一切按你说的办,一切按蚁窝的规矩走。不过王不破,我跟你把话说清楚,等我离开定边城,你再动手,血不要溅上我的衣袍一丝一点。如果此事缠上蚁窝,产生的后果你自己揽,倘使刮蹭到我一点,我就要了你的命。另外,那女人身上所有的东西,搜到后,全数交给我。”

王不破放下饮尽的水碗,手也缩进了被子里,冰冻的面色呈出几许失落。他没有想到陆无归竟然同意这个对双方皆为不利的方案。若是这般杀了骆铃,看似和陆无归没有关系,但嫌疑是无法摆脱的。下手的人无论是谁,只要是蚂蚁窝的人,此事肯定少不了陆无归的一份。他本以为陆无归会选择更保守的方案。可是对方没有讨价还价。陆无归未给他半点发挥的空间。众所周知,陆无归是蚁窝最年轻的血蚁,更是被最快速度选中的血蚁。桑玉蹑观看完陆无归的试炼,第二天便行使了册封血蚁的权力。那是一个欲火缠绵,芙蓉帐暖的夜晚,桑玉蹑蛊惑一般的美艳如同一张不断编织的丝网,缠上青涩杀手的冰冷,直到将其催化成烈焰。一夜入幕之宾,一只新的血蚁,这是历代蚁后独特的赐予方式。新生的血蚁低调、谦忍、妥协,接着和兵蚁一样的任务,执行着不超出个人能力的计划,不冒险,不急进。比起另外两只血蚁,他没有白追那般的傲慢做派,也没有霍离生那种诡异的气场,他很平淡,平淡到蚂蚁们怀疑陆无归英俊的容貌才是打动新蚁后的关键。然而,只有少数人认真查看陆无归的任务记录才会发现,他的平淡却是从不失败。

一百零七次任务,全数成功。不可避免的,陆无归有四十二次负伤,但是没有一次属于致命重创。这一把短剑越杀越利,越磨越锋。

直到杀死厉啸兰,陆无归的平淡已经无法遮掩,年轻的杀手一点点挖掘出深远的潜力,平淡变成了威慑,普通变成了气度,绝大部分蚂蚁自觉的降低姿态,承认他血蚁的尊荣。有一些蚂蚁也悄悄的向他靠拢,希望陆无归牵头,组成一个和白追、霍离生两大势力抗衡的第三方集团,但是陆无归一律拒绝。除了必要的眼线,陆无归在蚂蚁窝没有一个盟友,他和高行天若即若离的关系已经算是比较亲密了。

陆无归环顾整间房屋,悠哉道:“王不破,你应该在屋里安个炉子。虽然现在安装有点晚了,但也可以暖和几天。我若走了,定边无蚁,这个联络点也会撤消,重新在这里安插眼线需要不少时日,不过,你也因此可以回蚁窝交差了,小镇的天气比这里要好,西北到了晚间总是凉得太快。”

王不破低着头,哈着寒气瞪着陆无归,忍不住道:“在你眼中,我就一点价值都没有吗?”

陆无归提起白玉瓷壶,给王不破斟水。细长的壶嘴垂下细长的水流,水位开始上升,青花碗的容量慢慢减少,水流逐渐缩成水线,再断为点滴。月圆则亏,水满则溢,水碗容量达到了极限,水高过了碗沿,只是水面一直未受外力,才不溢流。陆无归放下瓷壶,左手一抄,便将水碗稳如磐石、恰到好处的递到了王不破的唇边。

面对着陆无归操纵自如、游刃有余的手法,王不破只觉那碗沿像是锋利的兵器一般,他嘴唇抖了抖,道:“你?”

话音拂动水面,饱和的白水终于找到了一个失重的方向,倾了下来。

陆无归轻柔的把碗放回桌面,微笑道:“这就是我的答案。”

王不破哆嗦道:“你什么意思?”

陆无归笑道:“以前我不拉拢你,现在亦然。我不会借助任何人的力量,就像这碗里的水,本身自足,无欲无求。我知道你很奇怪我的做法,因为白追和霍离生各自聚拢了一批人,势力很大,单凭一人之力是无法与他们对抗的。可是你不要忘了蚁窝的铁律!”

王不破强作镇定,讥嘲道:“陆无归,你竟然是如此一个自负愚蠢的人。不结党?白追、霍离生结党拉派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有谁到蚁王面前告发过他们吗?”

陆无归的眼睛里慢慢浮上了一层同情的神色,他怜悯的答道:“王还活着呀。”

“王是活着,只是活着而已。他朱崖一战,光辉灿烂,可是落得浑身是伤,已经不能出手,等死罢了。”

“等死?哈哈哈哈,这是谁说的?一年你信,两年呢,三年呢,一个人等了将近五年还不死?不仅不死,杀手通缉令上也不落榜?窝外的人都看得明白,窝内的人却睁着眼睛装瞎子,世间最好笑的事情,莫过于此了。”

王不破的表情僵了僵,有些逃避道:“除了死亡、退隐、武功尽废等极特殊情况,只有五年之内没有活跃举动,才会被视为进入沉寂期,自动下榜,列入观察名单,这是杀手通缉令不成文的规矩。五年啊,时间还差了点,王凭着以前那些惊世壮举,不下榜是正常的,再说王的位次也掉了两位,赏金不是最高了。”

陆无归微笑道:“你愿意这样想,我无话可说。有没有今晚出发的北漠商队?我急着走。对了,高行天是什么时候走的?”

王不破的眸子转着,显然还在寻思蚁王的健康状态,他简要答道:“高行天昨天一早就走了。”

陆无归道:“这么快,他比我还赶时间么?嗯,远威千金身上的东西你早点送来,一件也别给我弄丢了。”

“咳……”王不破清了清嗓子,干声道:“不必了,你自己带她走吧,我全力配合,望你不要拒绝。”

陆无归本欲起身离去,闻言便向后靠了靠,点头道:“哦,很感谢你转变想法,我欣然接受。这算是你额外帮我的,以后这个人情会还给你的。我还有几件事情问你,一是我听无双门徐予说星罗棋布南下定边城,他来了?二是有没有金寒窗的消息,三者,据你的情报分析,无双门与大罗教的矛盾是否已经无法调和?”

王不破低头深思了一会儿,他思考的不仅仅是陆无归的问题,还有两者的关系。陆无归如同一只刺猬,他的实力在膨胀,他的刺却让人难以接近。他渴望提前登上这只前景远大的战船,但是现在看来这非常困难,不过能够获得陆无归的善意也还不错。王不破抬起头来,认真的回道:“‘星罗棋布’南下定边城,联络点也获得了这个消息,但是真伪如何,很难确定。在唐棠大张旗鼓乱入凉州的情况下,大罗教应该避其锋芒才是,重伤未愈的‘星罗棋布’实在不宜单独行动,而且定边的形势是大罗教占了上风,若来了‘星罗棋布’,无双门肯定也会有动作。”

陆无归皱眉道:“莫非回玉桥也会南下?”

王不破讶然道:“你怎知会是回玉桥?”

陆无归笑道:“那就是有这个可能了?这不难猜想,就算‘星罗棋布’战力大损,无双门能稳压他的也没几个。三大护法、两大供奉可算是大罗教的顶级战将。要对付‘星罗棋布’,李无忧不对等,萧温菊嘛,据我所知也不会动,据传无双门的倒影塔里藏着一个老怪物,这是无双门的底蕴,更不会轻易调动,那么能支援定边局面的就剩下李无忧最信任的回玉桥了。其他的四大刀王,以及剩余斩奏、斩闻、斩悔、斩经四个堂口,俱各有镇守重务,而且单来一支,根本无法压制‘星罗棋布’。因此要么无双门按兵不动,拼着定边城吃亏,转而在别的地方找回来,要么就果断下注增援,维持均势。回玉桥是南下最合适的人选,若一旦遇见唐棠,他这个无双门副门主也有资格和唐棠谈点交易。”

王不破心悦诚服道:“我刚刚接到线报,回玉桥确已离开平朔城,但并未急着南下,想来有等唐棠的意思。至于唐棠,她目前还未接到金寒窗,郭伯勋驾着翡翠香车幽灵一般四处游荡搜寻着,而金寒窗如同人间蒸发一般,定边城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陆无归叹了口气,他与金寒窗年少时就有交情,青春年少,叛逆孤行,那是陆无归无比怀念的一段时光。虽然,他再也无法重返那段时光,无法亲近那些人,但通过金寒窗这个纽带,他感觉依稀还可触碰那些记忆。

“针对唐棠的无罪论,武陵山庄作何反应?”陆无归问道。

“安静。非常安静。只是朱崖大总管姬冰辰公布了一条消息,说小孟公子考虑再度下山游历。”

推荐热门小说武林画卷,本站提供武林画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林画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四章定边城〔二〕 下一章:第三四章定边城〔四〕
热门: 九州·刹那公子 沙海 哥特式恐怖小说集 姑洗徵舞 罗宾历险记 风暴岛 昆仑传说·月之暗面 犯罪心理画像 御手洗洁的旋律 乡村欲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