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章怒放与凋谢〔十〕

上一章:第三一章怒放与凋谢〔九〕 下一章:第三二章鹰眼峡〔上〕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傻瓜,还不快逃……”唐表一开口,鲜血竟不受控制的从口中涌溢。

金寒窗心神无主。

霎那间,唐表来到救下了他,霎那间,唐表就受了重伤!有敌人?但敌人在那里?他是最清楚这场中情况的人,史都已死,栾照已毙,关姨化血,贾文估计也是挂了,容曼芙则晕厥不醒,该倒下的都已倒下,金寒窗不明白为何事态发展成了这个地步。他向前靠近唐表,愈发地看清楚那慢慢扩大的深色污渍,污渍几乎蔓延了大半个胸膛,如果这深色污渍代表着鲜血,那么唐表胸前的伤口会是多么的巨大恐怖!

金寒窗浑身僵冷,他觉得刚才面上也被什么东西掠过了,有些火辣辣的感觉,伸手一抹竟也摸出了血来。

“寒,……”唐表一时间口中全是鲜血,嘶哑着竟说不出几个字来,因此他的内心格外焦怒无比。

“你已经废了。你叫他走,他却往哪走啊?”一个声音自唐表背后的远墙角处响起,说话人的腔调文士一般儒雅,但是因为声音有些尖,听起来总觉带了几分阴戾味道。这个人从杂草中立起,他的旁边则躺着贾文的尸体,隔得远了,这人的形体影影绰绰的显不出真面目,看去只觉像是一株不知深埋地底多少年的植物突然间又复苏了过来,阴暗又腐烂。

唐表忽然抬起了头,望着抢将过来的金寒窗,脸色中有着几分急怒,几分无奈,最后都化成了几分温慰,他吞下了血水,疾语道:“好,你既不走,不走是吧,那就远站一边看着,不要插手,我若真死了,你告诉三姑这里的事情,不要想着为我报仇,那不是你能做的。明白了就答应我,站到一边,不要动。”唐表近乎一口气的说完这些话,再控制不住气息,连连咳嗽,唇颌尽染鲜血。

金寒窗紧盯着唐表胸前还在扩大的血渍,咬着牙,重重点了头,退到一旁。

唐表哑道:“再远些。”待金寒窗一直退到了院角,青年才没有了表示。

“真好,听人交代后事的感觉真好。他不可能逃出我的手心,满世界的人都在找他,他落在我的手里也算是幸运了,我至少不会要他的命。”远处那人没有动,只是站在远处那么不咸不淡的说着。

唐表忽道:“韩灰旭,你不要太猖狂。”

远处那人默然片刻,像是慢慢品嚼着什么滋味,然后笑道:“这个名字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了,连我都几乎忘记了,我现在比较习惯‘星罗棋布’这个称呼。”

“看来你是习惯了做宫无上的奴才,我问你,唐卡是否死在你的手上?”

“西北那一局杀了二十三个人,我只记得有个小美人叫做唐水,这女子能接下我两枚白子,算是不错,其他人的身手实在太差了,根本没有印象。”

听到星罗棋布轻描淡写的回答,唐表的眉毛皱紧压低,而星罗棋布愈发淡然的声音隐着几分激动,他继续说道:“唐门不过占了其中几条命而已,怎么了,两三条命你们就受不了了?呵呵,你们忘记了当初是如何羞辱构陷我的?杀掉他们只是钓大鱼罢了,我没料到唐霄仪竟然派了你出来,看来他还没有老糊涂。但是即便是你,也照样要死了,我要证明给天下人看,唐门的暗器只配给我提鞋!”

“门主根本没把你看在眼里,你不过是一个连原名都不敢用的烂人,不过是一只曾跪在唐门门口求人饲养的狗。”唐表剑眉上扬,言外却不带丝毫感情。

“……,过去的事情我没忘,怎么可能忘,但我今天不会生气,因为你快死了,‘八琼’的你要死了。”

站在一旁的金寒窗见那人得意姿态,忍不住怒骂道:“卑鄙小人,无耻东西!”

“呵哈哈哈哈,卑鄙?什么是暗器,暗器就是这么用的,不卑鄙一点学什么暗器。”那阴暗人影发出一阵狂笑,踢开脚边贾文的尸体,冷嘲道:“卑鄙是运气,是老天给你的小礼物,卑鄙是手段,是胜利者的大手段。唐表没有发现我,那是他的失误,而不是我的卑鄙。小子,今天我很高兴,所以跟你说几句话,你记住了。只要能杀人,卑鄙一点又如何?”

唐表不用转头也知道星罗棋布踢的是什么,那是一具死尸。贾文的死尸。正是这具尸体帮助星罗棋布隐匿了声息。贾文那时已死了,龟藏于草土之下的星罗棋布用诡秘的功法暂时封闭气息,却操纵着贾文没有生机的心脏,让其继续微弱的跳动着,用一个真死人掩饰了他这个假死人的存在。唐表进院后有警觉,但只觉墙角那人奄奄一息没有什么威胁,他吃亏在入局太晚,不能对场中情况面面俱知。唐表本有机会修正这个误判,但他骤见金寒窗遇险,上来就杀气大露,逼得关姨全力发动,双方当即决战。关姨被相府信赖,被容曼芙倚重,实力的确非凡,终迫得唐表出了“七宝树”。

唐门四大秘,没有一件不是绝世杀招。“七宝树”下,关姨神魂俱灭。

但是“七宝树”有一个弱点,那就是收招之时极易被“树”反噬,必须极度贯注,这也是四大秘的通病,星罗棋布精准把握了时机。

星罗棋布信手托出一方棋盘,那棋盘似石非金,泛着胧胧的青色,他看着这一盘满意的残局,悠悠拈起一颗黑子,怡然道:“唐表,你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能变出什么花样来?都说你是唐门少有的天才,那就让我看看你和他们不一样的天才在那里。”

高手互搏需讲天时地利,一个暗器高手把后背暴露给另一个暗器高手,无疑是不利到了极点。星罗棋布注视着那个孤单背影,明白先机牢牢掌控在自己的手上。作为宫无上座下第一杀将,他来暮望就是来杀人。他第一个要杀的目标是李纯一,但是上面突然变卦,星罗棋布甫到暮望便接到不可伤其性命的指令,不管是不是王府知道了风声,施加了压力,他总要执行,终究和李纯一有仇的不是他。而唐表么,这个人是必杀的。宫无上积极的在西北王和金月游之间穿针引线,西北王对金家是一心结纳,金家却态度暧昧,进一步退半步,好像有意外的势力暗中较力一般。大罗教知道这个阻力恐怕还是来自唐门,若要金家心无旁骛的倒向西北方面,必要断了金家和唐门的暗中盟约,宫无上信奉实力至上,打击唐门这个金家的旧盟友是彰显实力的最好方式。执行命令的星罗棋布出于私怨亦要对付唐表,不过除了唐表的性命,他更希望亲眼看到一些东西。

唐门最精髓的那些东西。

只有掌握了那种技术,他才能压倒唐门。他已经看过了那一株寂静、深情又疯狂的“树”,那么“花”呢?

星罗棋布不断地给唐表施加压力,他要逼唐表孤注一掷,而与那个伶仃寂寥的背影对峙久了,他的心中不由得更加警惕,这个人被他重创之后,竟然还能稳立这么久,站得这么安定坚韧。刚才暗算之时,金寒窗亦被他绑在暗器的路线上,那一刻三人标成一线,唐表根本没有躲闪这个选择。但是棋子穿过唐表的身体就变了轨迹,是“随杏所欲”这个法门起的作用?这小子被杀伤的时候还有余力搞这手段,保护金寒窗?倘若抛去金寒窗这个因素,唐表是不是还会中子?莫非适才那一株“七宝树”的破绽是诱自己出来的饵?

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一系列的想法在星罗棋布的脑子里闪过,但是这个过程已经不重要了。

他知结果已定。

于是,星罗棋布倏然踏前一步。他与唐表的距离并不算近,一个在院心,一个在院角,金寒窗则在小院的另一角。

以对峙双方的层级来说,这点距离根本影响不到他俩暗器的杀伤控制,所以重要的不是当前距离,而是方向。

星罗棋布这一步偏向踏出,向着金寒窗。方向代表着意图。点燃战火,这一踏就够了。他要逼迫唐表先出手,而唐表一出手势必要先扳转背身这个不利的局面,星罗棋布不会给唐表这个机会,这个先机他站定了。

毫无预兆,唐表竟冲天而起。

没有转身,没有向前拉开距离。

而是向天。

天意高不可问,唐表一跃问天,一跃破了局,又立了局,这一步棋没有落在星罗棋布估算的棋盘之上,而是落在了虚空。

星罗棋布手托的棋盘骤然旋转了起来,棋盘旋成混沌模糊的光影,由方正变弧圆,看去如同一颗暗青色的飞旋大星。棋盘上的黑白余子飞射而出,棋子与天上的金枝银叶或穿掠错过,或与其对撞成碎片。“杏在天”凌空而下金枝亦极其强悍,金光即使撞成了残片,也粉身碎骨霸道的攻了下来。

半空中溅起了无数的小小星芒,夜风过处,更吹落星如雨。强劲的星雨扫射着地面上的鬼魅身形,星罗棋布于荒草中游走,似乎总能在最后时刻跨出一步,避开天上的暗器,而且凡是被他那飞旋棋盘接住了的暗器都反射了回去。

星罗棋布走出一个迅疾的之字路线,身形剧停,两枚“杏叶”当即切进他的后背,而他依旧纹丝不动,占住了唐表的落地点。

飞得再高的鸟也有歇息的时候。星罗棋布就站在了鸟儿要栖息的树枝上。

唐表的双脚挂着一勾弯月,飞返而来,一掌印下。

这一掌轻柔飘忽,掌含微光,像是暗夜中的天启。

星罗棋布一见那光,立即单手托举棋盘,掠起迎上了唐表。

光华一掌正印在那青色棋盘之上,飞旋如大星般的棋盘瞬间静止了下来,双方对撼的一点泵射出无数厉芒,宛如一轮月亮湮碎在了星辰之中。

这一瞬间,两人只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但无法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做到。因为两人的出手均快到让对方无法精确地去判断。

人影交错。

光辉散尽。

金寒窗看见唐表一落地,双脚就如暗器般扎住了地面,笔直立着。那边的星罗棋布冲出几步也停了下来。

星罗棋布左手托着的一局残棋没了棋子,唯有右手二指挟着一枚黑子。他看着黑子上滴淌的鲜血,面上没有什么表情,竟似感知不到自身亦有十数道伤口在流血,那每一处伤口都嵌着一枚独特的枝叶。

金寒窗见两人都不怎么动,他也不敢动。心脏在金寒窗的胸腔猛烈地锤击,他看不清两人具体的交手过程,但他隐约觉得经了适才那一博,场中似乎分出了胜负,甚至更可能断了生死!

只是现在场中两人都不动,背对而立,却不知是谁胜谁负,谁生谁死。

金寒窗依唐表之言退在墙角。因为唐棠算是唐表半个授业老师,他从小就与唐表熟稔,他深知即使在人才济济的唐门,唐表也是天才人物。唐表十六岁练成“七宝树”,十八岁习得“九魂花”,二十岁“九魂花”即破了七瓣之数,这种天资比之当年唐棠亦不遑多让,看多了唐表的锋芒,金寒窗对其的信心可谓根深蒂固。但此时,他感觉唐表伶仃寂寞的侧影有些单薄,看着那高傲的头颅慢慢低垂,看着那愤怒的拳头逐渐舒缓,金寒窗心中生出了不祥的预感。

动一下啊,唐表!

场中寂静,听不到心声的澎湃。金寒窗的企盼只唤来了一阵夜风,那风越墙而来,拂动唐表的衣袖,宽短衣袖边缘起了花样的纹澜,像是第一次的盛放也是最后一次的凋谢,笔挺的人突然倒下。

这一眼情景异常突然却又清晰缓慢,将金寒窗心中的不祥演绎得如此决绝。唐表的倒下如同一记刀斩,毫不留情割裂了金寒窗。少年刹那一分为二,一个是嘶吼的疯子,一个是干巴无言的泥塑。金寒窗不知道存在于这个现实世界的是那个自己,抑或这个世界都不是真实的?

星罗棋布蓦然转身,阴鸷的盯着金寒窗,哑声说道:“可惜看不到‘花’,不过没关系,只要我抓了你,不愁从唐棠那儿得不到。”星罗棋布的语音有着兴奋,亦有着失望。他费尽心机伏杀唐表,结果只见树木不见花朵,与垂死的唐表一搏,竟也被未施展开的“七宝树”伤的不轻,唐门的四大秘就像四座大山,牢牢地把他压死。他知道若不破了四大秘,他永远难在唐门面前真正翻身。

他眼光扫过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的金寒窗,如看囊中之物,然后向倒下的唐表走去。星罗棋布非常谨慎,他偷袭的第一击凝聚了全身功力,理应在那时就断了唐表的生机,可是这个男人竟然还能在最后时刻勉强发动“七宝树”,他必须查验一下这个大敌是不是真的倒下了。

金寒窗散开的瞳孔逐渐聚拢,仇恨的怒火能溶透身躯,唐表事先交代的话语被他抛到一边,他吼叫着不惜一切代价扑向星罗棋布,忽然间一枚黑色棋子如同从黑暗中分离出来一般,无视距离,骤然间打在他的气海。金寒窗腹部淤痛,站立不能,双膝软跪了下去。

离得那唐表越近,星罗棋布就愈发明确这人的生命已无。强敌殁亡,万事尽在掌握,胜利的感觉自然而生。唐表倒下的地方不远,还卧着一名女子。星罗棋布淡褐色眼珠微微转动,捕捉着那女子虚弱的气息,他盘算着是否要将那女子也杀了。

容曼芙是相爷府的人,他这次来暮望的第一联系人是容曼芙,有了相府这层关系网,星罗棋布根本不屑与栾照打交道,暮望计划已经变动,栾照由棋子变成弃子,没有什么价值。于是,他玉荷楼上坐看同心街一刺,冷看“一家亲”覆灭,并亲手断了李纯一江记绸缎铺这条后路,又顺道用复梦派与恨愁帮试探了金寒窗的底细。“一家亲”之事,星罗棋布做得很绝,这其中有大罗教与“一家亲”不和的缘故,另外还有复杂因素。李纯一越来越被西北王倚重,固然因为武功高绝,出手无情,但是李纯一与西北王的血缘关系才是根本。李纯一属岑玉柴民间遗子,此乃西北的一件私密,明眼人猜得出来,可大多讳言此事,岑玉柴一直暗中培养着这个私生子,近年来尤其留意。而与“一家亲”争宠相抵的大罗教则结好恭王府的大世子岑文海。

嫡庶之争,古来难免。

岑文海对这个私生子弟弟是轻蔑其出身,嫉妒其才能,总觉受到威胁,他借机定要李纯一死在暮望,即算坏了青州之事也在所不惜,岑玉柴要的是天下,而他岑文海只要凉州一隅就足够了。

这些秘事,容曼芙知晓一二,为了取得这女子的信任,星罗棋布也不得不给予一些信息,他更知道以这个女子的聪慧,有了一二便能猜得到八九,只有连容曼芙也杀了,青州之事才算干净利落。西北王与相府一方有着共同的利益,但也非就是一条船上的渡客,当今天下,应各行其道,今夜这么乱,正是做事的好机会,随便栽赃给哪个势力都说得通。

譬如说:那两个杀手。

星罗棋布嗜杀成性,念想间心意已决,就准备给地上的两人各补上一击,不留下一个活口。

那两个人卧在荒草中,寂寂长眠。时节近夏。青州的天候还没有完全转暖,荒草中的小野花大多还打着蓓蕾,但是总有些提早盛开的,这些耐不住寂寞的花儿开得娇羞了些,姿态说不上端庄也不够上狂野。

这里却还有着例外。

早开的花中有一朵最美。

它开在风中,无根无叶,肃穆而飞,小花冉冉浮空犹如魂魄,自由自在的四片花瓣并不完整,但简洁之美压过了残缺的遗憾,它寂静的从唐表衣袖起航,径向场中唯一行动的星罗棋布翱翔而去。

风在吹,草在动,月倾斜,星在天。

如果说动起来的事物像是吸引它的磁铁,那么为何它却只向人去?莫非因为一切变化皆是因心动?

星罗棋布的表情冻结在惊悚的一刻,当他感应到那“花”时,场面已然不可控!也不见膝盖弯曲,星罗棋布就如惊风般狂掠退走。他电般倒掠,那花却似来自幽冥一般,以更加不可思议的速度追上了星罗棋布。

小花燃烧一般的追击,狂欢一样的怒放。

这怒放如最残暴的黎明挟着千万缕曙光杀进黑暗,开到哪里就摧毁切割到哪里,无止尽的追袭引动它的身影。星罗棋布整个人蜷缩在棋盘之后,发出破了音的惨嘶,他像是一只无头苍蝇于院墙生生地撞出一个大洞,逃了出去。那一声惨嘶拉长拉远,藏着万分的恐惧与怨念,如同来自幽深炼狱。

院内人静,漫漫荒草倒伏了许多,尤其是破洞院墙前的区域,那里像被巨大蝗虫群啃食过一般,泥土倒翻,寸草未留。院中依旧有大片草植在风中摇曳,仿佛并不在乎谁在这里撒过野,荒草间光芒闪烁,金枝银叶几乎遍插院心。

跪立的金寒窗伸手极力探向唐表的方向,终于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他的下肢淤麻无力,就靠着两手趴泥抓草的爬行。荒草涩涩的拽在手中,像是扭成一团写满恨意的乱麻,好比一把扎进心头的芒刺,金寒窗眼中的天是红色的,仿佛天际的星星一齐滴着鲜血。唐表的侧面已在近前,泪水从金寒窗易容的老眼中沥沥淌下,那触手可及的血色俊颜面朝着暮望的南方,没有了神采,但双目透过荒草野花,穿越重楼层阁,似乎无法忘却这有情世间。

小院的柴屋中无声无息出现了两个男子,两人从地道钻出,显得有些狼狈,其中的魁梧汉子望见了金寒窗,就要上前,旁边持着短剑的男子却探手挡了他一下,环扫四周环境,隐含伤悲道:“高兄,让他放肆的哭一场吧。”

暮望城外不远有着一片杨树林,林内停着不少马匹车辆,停留在林内过夜的都是些商旅,暮望封城事出突然,这些商旅本是赶着日落时分抵达,他们平常与门官交好,晚个几刻也能进城,不想今遭却被声词严厉的堵在门外。

夜已深了,林内还留着几点残余灯火。有些人还未安睡,正于树林旁边商议着什么,短短几言,卖方就痛快的递上银子,高兴的牵出一辆破旧马车,购得马车的两个少年人扶着一个受伤女子上了车,然后一言不发的扬鞭而去。

马车慢悠悠的起了速度,车头少年仔细的控制着缰绳,生怕颠簸了车内的女子。车厢的后帘被女子卷起,女子伤势沉疴,做完这件事就斜靠着垫子,匀长的喘息。她痴痴望着北方,不一会儿,那片树林远了,灯火远了,暮望也远了,不知怎地,伊像是伤体难敌夜凉风重,杏目轻阖,落下了几滴泪珠,泪珠晶莹剔透,如那官道衰兰上凝结的夜露一般。

推荐热门小说武林画卷,本站提供武林画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林画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一章怒放与凋谢〔九〕 下一章:第三二章鹰眼峡〔上〕
热门: 最强兵王 圣泉寻踪 吸血鬼日记5:回归-暮色降临 珠穆朗玛之魔2 水车馆幻影 七宗罪 歌剧魅影 神雕侠侣 女生寝室 十宗罪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