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章怒放与凋谢〔二〕

上一章:第三一章怒放与凋谢〔一〕 下一章:第三一章怒放与凋谢〔三〕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假山之外有了一条人影。

那影子斜斜铺至他的脚下。

寇寿题把那影子看在眼里,恨在心中,影子投进他的心底迅速化成一条扩大的裂谷。

人影佩着刀影,刀影在风中轻摆。

刀客微仰头,欣赏着残月,其常年执掌权势的手掌一只抚着冠侧朱缨,一只叩着刀柄。

刀客悠闲,夜色优容。

月儿弯弯,刀客未出鞘的长刀则是另一弯明亮的玉勾桂魄。

杀人的玉勾桂魄!

刀客没有蓄势待击的剑拔弩张,他浑身透着自在温雅,如同一位恰似夜露般初降人间,感问“百年几见月当头,此月何年初照人?”的哲人。

“品无三!”

寇寿题一颗心彻底凉透。

“阁下是自行了断还是要劳我动手?”品无三看向寇寿题的眼神充满着鄙夷、冷酷、厌恶以及打量丧家之犬的怜悯。

惨乱的心绪像是在体内肆虐开来的毒,寇寿题强行定下心神,试探道:“可以有第三种选择吗?”

“哦?本官以为‘一家亲’是向来不愿苟且的,因此也就没给你们准备什么后路。”

“我会说出大人想知道的一切。你一定想知道是谁站在‘一家亲’的幕后?他们下一步的目标会是那里?此外,草民奉上一半家产,品大人,敢问这些能换小的一条残命吗?”寇寿题的语气近乎乞求。

品无三轻否道:“你太奢望了。”

“嫌我要价太高?那么,就是还有的商量?”寇寿题向假山之外略微的挪动了一下,颌下的汗水无声滑落。

“该明了的我已明了。”品无三叩刀的手型由单指展为三指环勾刀柄,他柔声道:“汝,切勿乱动。汝若起身,我即出刀。总之,想出来,就保持这个姿势,保持这个像狗的姿势。”

闻言,寇寿题竟直接跪下,手膝齐用,移出假山,谄笑道:“这样如何?”

品无三不置可否。

寇寿题道:“我需要保证。”

品无三应道:“对于你,我还保留着一点点的好奇,我即将听到的,那就是你的保证,所以想好了再说。”

寇寿题翻瞪着眼睛,显出大量的眼白,他用低喑的语调叙道:“大人的行事手段,草民不是不知,就凭品大人十几年前办下的铁案,我怎敢轻易的和盘托出,贱民是命只一条,不像那些遗老们拖家带口,惶惶顾全却还是输得精光。”

品无三叩刀的动作倏然停止,虽然其面上依旧是不动声色,但整个人看上去已冷得像一座风雪寒山,小半会儿,品无三才笑道:“哎哟,这吠叫已经超出我容忍的极限了,你想换取‘一家亲’的苟延,便拿这话激迫我,你很是站在我的立场上替我考虑啊。”

寇寿题赔笑道:“品大人既然对那旧朝秘事也如此上心,就更不能不听一些今朝之事了,我现在中毒受创,取我性命容易,但再想我细说两三事,难矣。”

“呛”的一声,品无三腰畔长刀出鞘二分,道:“本官不想再听废话。”

寇寿题缓之又缓的抬起左手,他小心翼翼的弹落中指指环,闷声道:“大人想知道的、不知道的都在这指环中。”

品无三冷谑道:“寇大员外,可惜嗳可惜,可惜你选错了主子,李纯一的脚下并没有能够驰骋千里的原野,他终究不是嫡出,继不了正统。”翠色指环在地面打着晃儿,品无三却看也不看它一眼,径直逼问道:“本官没有工夫和你猜哑谜,汝拿人头开玩笑的事情是什么,代替指环说出来吧。”

寇寿题体内毒气上攻,搞得他青色上头,手脚开始有些发冷发抖,他一直抵御着品无三的强大压力,几乎无力控制毒劲的扩散。寇寿题希冀用救命指环来摆脱危机,岂料品无三洞若观火,毫不上当。寇寿题明白必须透露一些意外的内情来取信对方,否则不用品无三下杀手,他亦被毒力熬透了心血,寇寿题脑际闪过栾照的说法,于是开口道:“品大人,您在青州如此雷厉风行,想必顾铁心还未到暮望吧。”

品无三轻蔑道:“顾大人到任自会抚顺民心,安庇一方,这里渣滓未净,只会污了顾大人的法眼。”

寇寿题哼声道:“我想说品大人的宝刀还未到擦拭的时候。”

品无三沉声道:“贼厮!休来考我的耐心。我问你,同心街接引你们的可是‘八琼’唐表?唐表既然来了,那么唐门是否亦参与此事?还有,李纯一现在藏身何处?你们‘一家亲’是西北王最为执重的杀手集团,一直替他清除异己,屠灭忠辜,不要说此事和西北王毫无干系!西北王反心竟起,还有何谋划?你若再搪塞一句,立刻取汝狗命!”

“唐门和同心街之事挂不上关系,唐表迷恋我们组织中一名女杀手,大约因此才一路跟来暮望吧。西北王生逆反之心,世人皆知,青州因何而耸动,品大人心里应该再清楚不过。”停了一小会儿,寇寿题瑟瑟言道:“朝廷在暮望布下如此阵仗,‘一家亲’也是自投罗网。不过,大人问纯一在那里,但大人可知大罗教也来了这青州暮望?”

品无三眯缝着眼睛盯着寇寿题,口气忽转揶揄道:“李纯一不是一直和宫无上对着干嘛,怎么,现在‘一家亲’却成了大罗教的先锋?”

寇寿题故作平和道:“大罗教三大护法之首‘星罗棋布’已在暮望,而且此人当下很可能就潜藏在这栾府之中。”

品无三道:“栾照勾上‘一家亲’的同时也勾上了大罗教?”

“不。”寇寿题恨恨道:“栾照这厮直接搭了岑玉柴的贼船!”

岑玉柴即是当今西北王。

西北恭王!

西北凉州乃塞外重地,它和同样幅员广袤的东北关外燕州遥相呼应,都囤积重兵,分别钳制着北漠两翼。近年北漠弓马日盛,锋锐直逼中原,双方在边界常有摩擦。大势所趋,岑玉柴的地位愈发重要,其承担的戍边重任和藩王第一的地位是匹配的。中原王朝依此北方强邻,国策上一直采取息事宁人的方针,轻易不与与计较,只因新朝甫定,根基未深,希图休养生源,不欲擅启战端。是以,即使岑玉柴时不时露出不臣之心,朝中为了定边也不愿动他一根毫毛。而且岑玉柴为了护身,豢养、圈护了大批的江湖豪杰,这其中就囊括了大罗教、无双门、一家亲等等强大的武林势力。

这种姑息导致西北王的羽翼渐渐丰满,如今的岑玉柴重兵在手,要塞在握,府内智士、良将无数,门下豪杰、高手如云,其雄心显露无疑,于出游、会宴时屡破规制,早不把御史的弹劾当回事,他只是一直忌惮大司马司马穷途天下无双的威名,再加其智囊“鬼谋”苏艳邦一直劝他忍耐、匿息,否则岑玉柴早已作乱犯上。

闻罢,品无三手拂垂缨,叹了一声,眼眸精芒闪动。暮望发生的事情和出发前的揣测完全吻合。

但听寇寿题续道:“草民曾在‘蚂蚁窝’出没一段时日,不知大人对‘蚁王’屈洒有什么看法?”

此言倒真出了品无三的意料之外,他面浮疑色,凛虑道:“十万八千里,这事跟‘蚂蚁窝’有甚干系?”

寇寿题道:“草民亦是蚁窝一员,如果我告知品大人‘蚁王’下给草民的密令,品大人或许会改变看法,不会对草民如此强逼。”

品无三先是发出一声你脑子坏掉的冷笑,但他立马捕捉到了事情的怪异之处,露出了琢磨的表情。

寇寿题察言观色,晓得还是勾起了对方的心思,其一边捏紧剩下的救命指环,一边故作不胜毒力的弱态,喘道:“大人神机妙断,但青州之事牵连甚广并非从一面解析就可判断全局,草民离开蚂蚁窝之时,屈洒曾交代草民一件西北的……”

就在此时,一记刀光打入寇寿题的嘴里。

刀光乍亮,来自假山。

刀光是耀动的一道悚异光媚,直如异世冥火。

这一道来自异世的灯火闪了就熄,迅快、诡谲到了极点。

刀光飞隐,寇寿题的半旯脑袋连同未出口的秘密就被一齐削飞。

血泉喷溅,“财气杀人”立丧当场。

品无三一路追踪寇寿题,亲眼见其藏于假山之内,出于掌控局势的自信,他没有推及假山之中竟早就藏有杀手。

离其仅仅丈许的假山竟能藏住杀手!而且藏身于其中多时的寇寿题毫无察觉,这些错误令他也作出了错误的评估。

然而,品无三的反应亦算奇快无比,他在瞬间亦出了刀。

第一时间,刀光逐着刀光,像是纠缠的一段孽缘。

两记刀光一去一消,一追一逝。

假山中人一刀得手,品无三的长刀也劈进了假山。

假山内起一声闷哼。

品无三一刀中的,但难以按常规经验判断斩到了假山杀手的什么部位。不及深思,霎时间假山的孔隙飘出数记逆袭刀光,灿如银线!

品无三刀花反挑,护身、急退。

再攻!

守得一半之时,杀意大起的品无三就又攻了出去!而另一把刀亦不甘示弱,双方同时刀势大盛,双方抢攻的刀花如怒兽獠牙,当之即死。

刀刀相交,发出微弱却极其刺耳的鸣响。

假山轰然垮塌。

石屑激扬,土尘扑飞,内里不见一人。这两人仅换了几式,隔在其间的小型假山就像纸糊一般遭到切毁。

山已倒,人未甘。

品无三震怒。

他先被寇寿题戳到旧年痛处,当年他刑讯逼死几名元老重臣的事情竟然今日还被人念念不忘!光这也罢了,偏偏这个于青州案价值颇大的要犯便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遭人斩杀,这教他怎能甘休。

碎石迸砸,烟尘膨起。

一道黑影在崩溃的假山中欲遁,此人本不想选择这个时机出手,但是他绝不能让寇寿题继续说下去,一击得手之后,只求远扬。

不过品无三怎能放他离开,御前带刀充满杀意的眼神捕捉到杀手身影,立时横刀迎进石尘之中。

两人即要短兵相接之际,忽听“啵呲”声响,有几颗石子脱离了正常的轨迹,急速砸到寇寿题遗落的指环,那指环粉裂,环内散出大团初见瓦蓝、再见赭红的毒气。

“秋色垂暮”!

品无三瞳孔收缩,斜翻而出,避开毒气十数步的距离,而那黑影借机高飞过墙,消失在品无三眼界之中。

遭“秋色垂暮”片刻一阻,品无三知晓再难追上假山杀手,他习惯性的捻动冠边垂缨,手指拿捏之处却是空空如也。侧眼视之,原来于适才刹那间的交锋中这冠缨飘动遭到刀光侵掠,早是两边皆断。

“蚂蚁……蚂蚁么……”品无三紧皱眉头,一指弹飞了刃缘上残涎欲滴的血珠。

推荐热门小说武林画卷,本站提供武林画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林画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一章怒放与凋谢〔一〕 下一章:第三一章怒放与凋谢〔三〕
热门: 屌丝道士 书剑长安 菩提剑 东京空港杀人事件 盗墓笔记 生死翡翠湖 暗香 抬棺人 邪恶催眠师3:梦醒大结局 怪奇物语·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