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章怒放与凋谢〔一〕

上一章:第三十章月光刀光烛光〔四〕 下一章:第三一章怒放与凋谢〔二〕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清风高台,月夜牡丹,美景恒在,主人何往。金寒窗对着空荡荡的接星居,有些不知所措。

俄尔,他想及既然未见栾照下山,难道那个管家在撒谎?栾照一行人若早先在这山上聚宴,如今又去了何处?这花榭人去楼空,唯有一桌残席。

栾照宴请的是谁?

不知小六又查到了什么?

陆无归停在殿顶,准确来说是伫立在四起的翘脚之上。陆无归以眺望的姿态面对着深远的栾府,高挑的人影看来像是梵手的指尖。

金寒窗从花榭中走出,焦急奋力的向陆无归挥手。陆无归收回目光,面带一丝惊色飘身而下。

金寒窗期待着从陆无归身上得到线索,迎上问道:“怎么办?人究竟在这吗?”

陆无归点点头,向着两步远的几株牡丹示意。

金寒窗没跟上思维,迷惑道:“什么意思?”

陆无归指着地面的落花,道:“闲来无事,辣手摧花,明白了吗?今夜不光有栾照啊……”

“……”金寒窗低头细看,果见地面落花颇多,这几株盛放牡丹遭人无情摘撷,几乎完全凋零残谢,他疑道:“小六,这些被折断的枝叶,做这事的是刚才?”

陆无归郑重道:“来,那边小殿有点蹊跷。”

供殿是空的。

花榭与供殿,金寒窗一上来就搜过。

供殿只有一张深嵌于地的铁铸香桌,空间一览无遗。金寒窗跟在陆无归身后,他上看梁栋,环看窗阁,搞不明白何处有问题。

“噔噔”声响,陆无归敲起那张铁桌。

金寒窗醒道:“桌子?”

陆无归表情变得十分认真,轻声问道:“你杀栾照只是为小芙一家人昭雪冤屈?”

“当然。”金寒窗的回答不假思索,金玉做声。

陆无归单手在桌上按来按去,盯着金寒窗的眼睛,没有回话。

金寒窗忍不住道:“这桌子有什么?”

陆无归叹气道:“有的时候,真是猜不透你了。”

金寒窗眨眨眼睛,带有几分促狭道:“猜不透,你也不必沮丧,本公子向来高深莫测,你区区一个凡人,竟敢妄测天意?”

见这小子还有开玩笑的心情,陆无归不禁笑了,笑容懒洋洋又暖洋洋的。

金寒窗却急了,催促道:“有话你快说呀。”

陆无归摇摇头,手形一翻,掌心就压在桌角,他一发力,铁铸的桌角骤然歪斜,同时轧动声起,桌下的地面逐渐移出一方洞口,幽暗的阶梯从洞口顺延而下,两人的脚下竟然出现了一条秘道。

金寒窗挥拳叫嚷道:“我早该料到有机关,怎么可能没有这个,这狗贼跑得倒也快,纯是个耗子养的!”

陆无归道:“真要追?”

“要追!当然要追!狗贼十有八九还没有走太远。”金寒窗低头向秘道内里张望,只觉地道漆黯不知所向,茫然道:“好家伙,忒长啊,通向哪的?”

陆无归道:“要知道它连着何处,只有走通了才知道,想找栾照还怕这点儿黑?”

金寒窗想及栾照犯下的恶事,怒气就止不住的腾冲,撩了袖袍,便拾阶而下。金寒窗数步跨入秘道,却迟迟不见陆无归跟进。于是,金寒窗在秘道底部回过头来。只见陆无归仍然立在入口,身躯似动非动,看起来有些僵硬,而其目光中闪现的惊疑之色也教金寒窗感受到了几许异样。

“小六?”金寒窗轻呼。

“你小心……”

陆无归张大了口却没有发出声音,那语意完全是金寒窗大约的感觉。陆无归开口留讯,紧接着就迅疾挥手,竟催动了铁桌的机关。

在金寒窗诧异目光中,轧动声起,秘道口开始关合。透过最后的缝隙,金寒窗看见陆无归的手探上了剑柄。

黑暗阻断了金寒窗的思考。

金寒窗闭眼、睁开,举起手、伏身蹲下,缓缓伸手探触。可是四周无尽黑暗,只有鼻际能嗅到潮湿的霉味。

这黑暗是正宗的伸手不见五指。金寒窗仰面倾听地表的动静,但上方传不来任何声音,他无奈呼出一口气,张开双臂,摸索着方向,弓身前行。

来了强敌,所以小六要阻着?

希望小六不要出事。

那么接下来就完全是个人的事情了,没有人可以帮到自己。

对于这一点,金寒窗心绪如冰。

秘道如同世人初降的子宫,金寒窗感觉着敌人留下的痕迹,寻找光明的出口。

他为了杀戮而孤独前行,试图将遗留于青州的种种恩怨画上句点。

秘道封闭。

殿门大开。

一扇门关上,另一扇门就会被打开。

这些生命里的门扉永远在开启,也不断在关闭。

在这循环之中,关键是人的选择。

“你不跟着下去,是清楚我来了?”

陡然的语音传自殿外,刺耳如刀,磨人牙根,短短的一句话被说得上半拉刻薄,下半截阴倨。伴着诡异腔调,一人大步迈入供殿,来者头发花白,身材健硕,头戴正反玄黄三尺长冠,腰缠七彩琉璃玉石宝带,大蓝袍,短马靴,一对金钹系于后背,一双铁手交拢于长袖,冷面寡面,目光寒鸷。

陆无归深吸一口气,握剑的手亦紧了一紧,如临大敌。他虽背对殿门,但已晓得了来者的身份。陆无归的表情有着复杂的变化。交战还是逃遁?两种态度一同闪现。不过,瞬即青年两道剑眉挑起,痛下决心,陆无归一丝不苟地回身,面无表情的言道:“若是宇文总长断后,以您老的英明神武,晚辈实在不能放心。”

那人嘴角微微牵动,阴声道:“嘴很甜,话很直白,性子倒挺讨人喜欢。陆无归,你狼窜豕奔,拼来今天的名声殊为不易,本总管有怜才之心,身边正缺个贴身跑腿的小奴才,姑且就收了你,还铺你个清白前程,如何啊?”

陆无归拔剑出鞘,俊容在幽烁的剑芒中冷笑道:“劝总长认清晚辈面目。”

那人有些意外,却用不屑的语气道:“不识抬举的蚂蚁、渣滓,你以为我是冲着谁的情份儿苦口婆心?本总管之所以给你条明路,那是念在你也算名门出身。眼下青州岂是你们‘蚂蚁窝’搅混水的地方!若和我一起捉了金家那小子,立下大功,你对抗朝廷的诸多罪过俱可既往不究,我亦能导你重回正途。”

陆无归淡淡道:“总管说不计较就不计较?呵呵,我所犯下的那些罪孽,可是连我自己都无法原谅啊。何况蚁窝三章五律,明言王为上。我是不会背叛蚁王,做出对蚁窝不利的事情。”

“哼。”那人转口道:“屈洒让你来的?”

陆无归反诘道:“大司马让总管来的?”

“嘿嘿,无知小辈!本总管原想替你家保留点血脉,看来这想法完全是多余的。”那人不再劝诱,抽出袖中的手掌,摘下了背上的金钹。

这一对金钹一大一小,大的直径约有两尺,小的仅仅七寸,大钹圆润古雅,钹缘上铭着古怪的文字,小钹则残缺了数处,看起来破旧凄怆。两钹边缘俱有穿孔,银色锁链串联其间。

陆无归剑指敌手,充满了斗志。

他必须全力以赴。

他知道敌人手上这件奇门兵器名为“二一天作钹”。

这“二一天作钹”据说隐藏着五种奇技,不过江湖中人只晓得它可发邪声惑敌耳,可飞旋斫敌首,可缠锁夺敌刃。除此之外,这钹还有两种奇技是什么,没有人知晓。

因为逼出那两种奇技的人都已经死了。

死在大内逆鳞卫副总长、宫廷内侍第二号人物宇文商奘的金钹之下。

“外面闹着什么动响啊,姨娘,我好像听见有人在喊救命耶。”

“臭丫头,栾大人府上这种事情多了去呢,大惊小怪!夜了,胡起甚么闲心,睡啦,明儿一早还有大堆的事情忙不过来。”

那丫头嘟嘴翻身躺着,仍是竖着耳朵在听,过了小半会儿,这丫头忽的坐起,叫道:“姨娘,姨娘,刚才真的有人嘶喊啊,姨娘,你听,又有声儿了,松竹堂那面过来的,越来越近了,这声音好吓人,像是瓦片都碎了。”

那妇人亦起了身,惑道:“噫唉,倒真奇怪了,姨娘下去瞅瞅。”

这段对话发生在栾府前院的浣衣居。对话的是浣衣居的两名浣衣娘。

二人本来忙完琐事就欲安寝,却禁不住这反常的骚动,中年妇人披衣起身,想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妇人刚推开房门,就有一道黑影窜进了屋内。妇人意识到陌生人的入侵,惊骇失色,而她未来得及作任何反应便觉得胸口闷痛,已遭紧追黑影而来的逆鳞卫一指点倒。

追击黑影的逆鳞卫有三人,领头者见室内丫鬟失声尖叫,又随即禁制了这丫鬟,他观察到后窗完好,室内竟不见追击的人的踪影。

目标不见了踪影!?

然而,不等这逆鳞卫细加思索,遮覆丫鬟的被褥中就刺出一剑。按常理来说,那被褥绝对不可能再掩住一个人的体型,但是那人确实躲了进去并已化成了一道剑光窜出。

偷袭的剑光好似师兄弟间陪练剑招的一次失手,来得和气,半点杀机也没有预泄。

绣花被褥,黄金剑光!

逆鳞卫吸气收腹,肚子仍着了剑刺。负创的逆鳞卫一边倒退一边还击,脱手掷出手中短戈。

“呲啦”裂帛,锵然刃鸣,被褥纷碎,棉絮乱飞,黄金宝剑切割了褥被,架开了短戈。

寇寿题伏伤一人,另外两名逆鳞卫也跟进了屋内,见同伴负创,疑犯欲逃,他们当即出手援阻。这两人一个舞着细铁鎏银鞭,一个打出牛毛飞针。

鞭影追命,飞针索魂。

寇寿题到了前院便被这三名逆鳞卫缠上,一路无法摆脱才将其引到此处。寇寿题对于攻击之后的退路早就有算计。他抓起身前的丫鬟做盾,防住飞针,然后单手黄金剑挥格细铁鎏银鞭。

剑鞭相交,二者立刻纠结在一起,银鞭顺势缠锁。

棉絮在室内乱舞,略一较力,寇寿题就夺路而走。

他将奄奄一息的丫鬟掷向负伤的逆鳞卫,同时反冲向房门。

他反冲而出、弃剑。

寇寿题弃了被鞭子锁住的黄金剑,就冲到两名扼守门口的逆鳞卫夹击之中。

在没有武器更为方便的距离中,拳影交错。

痛哼连起,以及拳拳到肉的闷响。

寇寿题只攻不防,两名逆鳞卫亦是攻多防少。一方要走,一方要留,双方瞬间的肉搏皆无保留。

结果竟是两败俱伤,搏杀的双方都遭了重创。寇寿题飞撞而出,扑倒了一片晾衣竹竿,“噼啦啦”的一阵乱响。门内的逆鳞卫追出两步就觉脚下发软,提气却是筋脉剧痛,险些跪倒在地上,两人望着一跌之后迅速起身逃掠的寇寿题,再追不上。

浣衣居的格斗只是豹纹一斑。

此刻前院大乱,灯火复燃,众声沸沸。重甲在身的兵士从栾府大门涌入,接收了被“逆鳞卫”扫荡过的区域,栾府的自卫武装被彻底瓦解。

寇寿题遁往后院。

再去前院,无异于找死,逆鳞卫的战斗力不可小觑,一旦被盯上就很麻烦,若遇上三人一拨的小组就更加难以摆脱。寇寿题一边奔逃,一边在怀中掏出两个瓷瓶,他接连倾出大把丹药,夜色下也不细看,张口一股脑都吞了,突出重围的代价并不轻。寇寿题逃至一处造景假山,为寻喘息,闪身躲进了石间阴影之中。

他一一拔出背上的三根飞针,迎着月色看出细针闪动着谲恶的碧色光泽。

毒!

而且应是如果不及时调息日后必然侵损元气的阴毒。

寇寿题却根本没有时间运功逼毒。

再被逆鳞卫追蹑,势难走掉。朝廷行动的激烈、鹰犬们的扎手,这些俱超出想象,眼前栾府行动的声势简直是提前抄家、彻底族诛的势头了。

后院那边怎么样呢?

来前院这么一对比,扳指还是在接星居位置转动最速,如果说那处高台下面就是矿心,按前后院对比所示,首脑多半在扳指响应更敏疾的后院。倘使纯一真在“星罗棋布”那魔星手上,恐怕凶多吉少,必须早做应对。不过这后院阔深非常,要从哪里找起?

寇寿题经过短暂平息,就急着穿出假山。

这个夜晚步步杀机,一刻也是不能耽搁的。

可是,他刚一探出孔隙,蓦地浑身绷紧如木偶。

推荐热门小说武林画卷,本站提供武林画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林画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十章月光刀光烛光〔四〕 下一章:第三一章怒放与凋谢〔二〕
热门: 红色 女生寝室3:诡铃 隐僧 恶魔的宠儿 十四分之一 鹰爪王 门后的女人 湖底的祭典 江宁织造 1/7生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