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月光刀光烛光〔四〕

上一章:第三十章月光刀光烛光〔三〕 下一章:第三一章怒放与凋谢〔一〕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烛光是一记充满力量的推手,令楚红玉直起腰背,趺坐于地,内心忽明忽暗,竟又萌生了希望。

伊先是迅出几指封了伤处可以止血的穴道,然后银牙咬下袖口一条布缎,包扎了伤口。惊喜在她的面上只停留了一瞬,随之而起的是酸楚的表情。

唐表一手托着烛火,一手震颤如蜂鸟之翼。

银色的“杏叶”连续闪动,窗外黑暗之中激起了嘈碎的脚步声与格挡声。数发以后,楼内楼外的人对彼此的实力都有了了解,外面的不再接近,唐表也停了暗器。

楚红玉的眼眸挂着凄红的色调,伊勉强一笑,恨恨道:“你还是来了,你是成心的,成心的啊,唐表,你竟让我最后的心愿也落了空。”

唐表寞寞道:“许了什么,让我丢下你?见到了娘亲和哥哥,你是没有了牵挂,但也失去了骄傲吗?这种泡影似的愿望,碎掉很好。”

“事到如今,为何还执迷不悟呢,我只是你的一块绊脚石啊,不光如此,你若抱着不放,还会拉你沉入深湖,不要幻想我是可以共舞的人鱼,放弃我吧,城内重重围困,你身上也有未完之事,趁居右禅没有发觉,走吧,我一个人有办法的。”

“有些东西,一旦放下就再拾不回来,我很清楚的知道啊。丢下你?说什么呢,你有能力丢下我试试。”

“唐表,你凭什么如此自大又不自重?田下一别,再见已是陌路,你滚回唐门吧。”

“陌路么,那也是出了暮望之后的事情……”唐表将蜡烛点在地上,用手指撩动寸寸光辉寸寸灰的烛芯,从容道:“何当共剪西窗烛,此刻正是归期,难道我们不曾有过约定?”他扶起楚红玉,冷望月门楼外的人影朦动,决然道:“我和你冲出去。”

楚红玉黛眉紧蹙,道:“外面除了居右禅,少说还有十余名高手,应该是份属大内的逆鳞卫,你有我这个累赘,怎么冲?如果品无三、宇文商奘、叶东风也来了,再加上那个轿中不曾露面的绝世高手……”

唐表打断她,道:“你还能施展身法吗?”

楚红玉正依偎着唐表,闻言玉靥暗红,她撑开唐表的怀抱,舒动一下伤处,嗔怒道:“伤的又不是脚。”

“这样就好。”唐表沉静道:“我接下外面的人,你从栾府南边偏门出去,府外还有兵丁,要小心应对,到附近的南城门等我,会有人接应你。”

月门楼附近立着九名逆鳞卫,九人从各个方位封锁了月门楼。逆鳞卫有许多曾是江湖中名震一时的好手,加入逆鳞卫后,他们就抹去了所有的过往,只用代号区分彼此。这次逆鳞卫的行动分了数拨人马,分头袭入栾府,居右禅率领一众高手从后院而来,他比于正门而来的品无三还早了几刻侵入。

见到楼内射出的暗器,居右禅抬手示意现身的逆鳞卫不要着急抢进楼内。

漆黑的月门楼内亮起了微弱的烛光,居右禅负手观天象而待。

蜡烛燃久而成灰,天上的星光亦非永恒闪烁。

独眼候在等。

经后院一阵扫荡过来,栾府的爪牙几乎被消灭殆尽,居右禅不知道前院的情形如何,那里是栾府仆役的起居地点,搞不好会有一场大乱。后院这边却已无忧,这里已经变成了他的主场,居右禅并不急。

守在月门楼周边的逆鳞卫观察到楼内有人在救助楚红玉,对那人的身份半猜半疑。

在这个节骨眼上,竟还有人敢援手刺客?

他们从刚才接得几发暗器判断,楼内的的确是个强敌,大内精英们严阵以对。

楼内一对人走了出来。

居右禅睹了携手而行的唐表和楚红玉一眼,了然了心中一个悬疑。居右禅料到出现的人可能便是在同心街发“九魂花”救走楚红玉的唐表,但他不明白唐表为什么和一个女杀手扯到一起,唐门和“一家亲”有关联的这个推测也比较荒谬。

现在,居右禅明白了。

有一种感情可以解释的。

那是人生来所具有的最无由的一种感情。

它可以等贵贱,均贫富,超越人类后天身份这个鸿沟,有了它,即使黑暗组织的女杀手和名门世家的贵公子走在一起也不奇怪了。

居右禅对江湖新秀一向留意。“杏在天”唐表狂狷而有节,使气任侠,是居右禅最为看好的几人之一。

但照目前这个情形,自己则要亲手扼杀这个江湖新苗么?

居右禅暗叹看似简单的执子之手连接了不同领域的人,但这种连接是要代价的,这种代价同样可以倾覆天堂与地狱。

一边是湖,三面是敌,甫一出楼的唐表和楚红玉已被包围。但是两人没有慌乱之貌,他们的面上充满着坚定和希冀。

唐表先向居右禅行了一礼,恭谨中充满了歉然。

居右禅道:“孺子,你这么做,唐门将彻底被卷进来。”

一礼之后,唐表口气转傲,冰冷道:“晚辈管不了那么多。”

“不成器的小子。”居右禅摇头,道:“唐霄仪听到你这句话会怎么想?”

唐表淡淡道:“门主会取了晚辈性命。”

居右禅道:“看来你很明白,何苦呢?”

唐表道:“侯爷挡住我,又是何苦呢。晚辈只是想带一个负伤女子离开这是非之地,天下已经变得如此之小了吗?”

居右禅怒道:“本侯还想对你网开一面的,唐表,你是一心要领这个逆反之罪了。”

唐表向居右禅微一欠身,再次行了一礼,沉声道:“侯爷,不到万一晚辈绝不想和您交手。”

居右禅惋惜道:“孺子,那个万一就是如今了吧。”

唐表讪然问道:“侯爷,我那一朵小花没有伤到无辜的人吧?”

居右禅转了颜色,恳蔼的道:“若伤到无辜,接花的老夫还能站到这里吗?小子,你们出了栾府也出不了暮望,出了暮望也仍在这天下,天下就是这般小啊。这位姑娘,本侯对你的保证依然有效,你只要受降待法办,老夫保你躯体不受私刑,护你家室不受牵连,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

唐表知道居右禅的这个保证虽然微小,但对楚红玉的诱惑仍然是巨大的,如定为逆反之罪是要诛九族的。唐表只觉楚红玉牵过来的手掌一紧,伊冷漠道:“老独眼儿,如果你想生擒我,我会第一时间自绝。成为杀手我早没了家,我的眼中只有刺杀目标,只要有赏金,任谁都是一样,你的保证对我是一文不值。”

居右禅苦笑道:“你们一定要在这万分之一次交手里找那万分之一的逃生机会?收手吧,两相齐全。”

唐表突然喝道:“难以收手!”

不能收手,唯有出手。

唐表名列“八琼”之一,是唐门顶级战力,居右禅和逆鳞卫丝毫无大意,一直提防这年青人的暗器,但唐表的出手还是令他们兀愕。

唐表的第一发暗器竟是楚红玉!

唐表挥手一击,楚红玉就像一枚暗器般射了出去,褐影直飞向湖的另一面。

“随杏所欲”!

逆鳞卫想追击楚红玉,但是那铺天盖地的暗器已然封闭了所有人的视线。

漫天杏叶似星屑陨射!

逆鳞卫中不乏暗器高手,可即算是他们亦难以想像,这青年的一件短袖轻袍是怎样藏住那么多的暗器!而这些暗器又怎能同时展现出斜飞、弹打、衍绕、旋攒等等不同的手法?

大量的“杏叶”不仅压制了明里的逆鳞卫,连暗处的大内高手亦不能幸免,有潜伏的三两人竟被逼了出来。

唐表几乎一人独力牵制了所有的围杀高手。

飞临湖面的楚红玉凭“随杏所欲”之力凌空而去,几乎横越通向南偏门的月门湖。不过她的身形还是在离湖畔七丈的距离陡然下坠。霎时间,一枚暗器恰好飞至她的脚底,楚红玉心有灵犀般足尖轻点,发力再起,当这一纵又到了尽头,其“红眉”疾飞出袖,搭缠上对岸的一株古树叉枝。

这一刻,千般滋味上心头,楚红玉咬破红唇,才没有回望。伊一挣红链,借上力道投向了茫茫夜幕。

楚红玉遁走,唐表的一波攻击恰巧完结。

半空依然“杏叶”呼啸,地面闪烁的片状物则像是湖水波光的延伸。

唐表的发力一击不仅掩护了楚红玉,同时也为他撕开了一个包围的缺口。

这是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

那些追击不成、反被唐表暗器追击下来的大内高手在失去了楚红玉这个目标后,有些不知所措,暗处仍在潜伏的逆鳞卫还来不及合围,这些侍卫每一个都是一流的高手,其精擅合击之术,联狩敌手。

唐表亟欲把握这个良机,避免陷入苦斗。

青年高高掠起。

唐表的轻功造诣丝毫不逊色暗器手法,他一掠之下势如惊鸿,衣袍盈风,双手幻动,暗器如雨。

围追的逆鳞卫登时领略了唐表为何会有“杏在天”这个绰号。

青年的暗器在空中发来,居高临下,速度更急,威力更大,让人生出无法反击的感觉。那暗器分分合合,变幻莫测,一人痛呼一声,道:“小心,‘三叶虫’!这厮的招牌伎俩。”已是吃了暗亏。

唐表倾力欲制逆鳞卫制于原地,而逆鳞卫的调整也异常之快,其中几名立刻用暗器展开了回击。

几个来回,唐表脱不了身。

脱不了身,亦尽不了全力。

唐表与逆鳞卫缠斗,心神却全在居右禅身上。几次对上那老者的灼灼独目,唐表的心底都会浮上一阵怪悸的波动。

这种波动是终于找到敌手的警戒号。

唐表知道今夜不和独眼候斗上一合,是绝对走不脱的。

任何冲出的缺口,都随时会被居右禅封杀。任何露出的破绽,都随时会被居右禅利用。

心念间,唐表的第一跃穷尽。

第二跃再起。

这一跃依然高掠,依旧迅疾。

这一跃如星光倒行逆施,直欲冲破凡间的牢笼。

然而,这一次不等他跃至最高处就有了跌陨之势。

风、风、风、风、风、风!

指风沛然苍广。

指风起自于银海“杏叶”中飘摇不定的老者那轻舒一指!

尾指。

指型微弯的尾指。

居右禅在唐表即将脱出的时候,终于出了指。

身法未尽的唐表急速坠落。

坠落的还有脱袖而出的银色叶海。

逆鳞卫避散。

天上的“杏叶”如同银河迸星,带着死亡的气味袭来,这不是他们能接得下的。

居右禅再度出指。

居右禅身子倾斜,恰恰避开袭来的“杏叶”,斜向出指。

指是食指。

指势偏斜。

一指未消,一指又起,“须弥指”两指叠加,如同五岳沉顶。

唐表只觉轰然的须弥指风如巨手收紧。居右禅没有一指直接攻向唐表,但唐表却有着两指皆中的感觉。

这似乎是一种不能避开的指法!出则必中,攻则必得,“须弥指”的指劲简直是无法理喻的宽广。

闷绝压心头。

唐表怒眉紧锁。

他搜起一口真气,挣动起来,想与指风相抗。

他虽已高飞,却发不出暗器。

与此际,银发独目的老者发出了第三指。

拇指!

指型倒印!

“杏在天”疾陨而落。

居右禅连发三指将唐表从空中截下。

唐表双足重顿于地,两手低垂如伤鸟之翅。

一顿之下,须弥指劲被卸入土中,但唐表起先的伤腿撑不住这种换力、借力的迅猛,伤处瞬间标出了鲜血。

仅凭单脚发力,唐表倏然冲出,其速快如神鹤直向独眼侯。

居右禅的瞳孔急剧收缩。

刹那间,有一种耀动!

唐表右手突现一株事物。

那物招展、延伸,曳起迷人的光华,样状似树。

树?

非也!

暗器!

那是一大蓬、一整束的暗器!

暗器之树!

无比繁多的铁干、金枝、银叶绞合在一起,不发出丁点的声音,呈现着一种寂静流动的形态,它光华琉璃,像是一株供凡人许愿的美丽小树,这“树”或是收了念愿太多,极不稳定,深情到随时要爆炸开来,可是其仍在月光之下疯狂的滋生!

滋生在飞速而来的唐表手上。

这一株“树”寂静、深情、而又疯狂!

居右禅处变不惊的严颜终于变色:

唐门“七宝树”!

这小子,唐霄仪竟把这个也传了他!

居右禅心头百念转动。

(这株“树”倘若炸开……

会如何?

如果用“须弥指”、“芥子掌”与之相较……

孰胜孰败?

在场的人……

能活下几人?

此等杀招若完全爆发……

这竖子竟连自己的性命也不要了?)

两人擦肩而过,唐表脱出。

唐表手上树状光华瞬时消散、枯萎,其人如同一道快似闪电的暗器穿过月门,与黑暗同一。

居右禅阻止了追击的逆鳞卫,喝道:“穷寇莫追。”

一名逆鳞卫轻声急道:“老侯爷为何不留下他。”

“拿下唐表不是此间的头等大事。唐门四大秘,他学得其二,逼他以死相拼,代价,……呵呵,你知道是什么代价吗,我们与唐门还没到那个境地,不值得啊……”

居右禅干笑两声,没有说下去。

那人极不情愿的道:“那就这么放他们走了?”

居右禅正色道:“你速去府衙知会叶大人。”

推荐热门小说武林画卷,本站提供武林画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林画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十章月光刀光烛光〔三〕 下一章:第三一章怒放与凋谢〔一〕
热门: 排队的人 歪曲的枢纽 长安三怪探之连环报 花镜 天坑宝藏 超·杀人事件 巫峡棺山 谜踪之国II:楼兰妖耳 吉祥纹莲花楼·朱雀 魔力的胎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