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青天不下轿

上一章:第十九章午时子落 下一章:第二一章飞马断头风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金寒窗还是来了玉荷楼。

起初,他也想找找其他的朋友。如商会的徐主森,恨愁帮掌门卢照台的千金卢笑璇。在暮望城联系这两个人,只需去商会和恨愁帮总舵的门口随便递个话,见了这两个人,想知道暮望城任何事情都是易如反掌。

在街上看着商会的牌匾、恨愁帮的门徒,金寒窗压住了心头的想法。他不再是行事不计的冲动少爷,他在蚂蚁窝待了数月不是白待的,高行天、陆无归精密谨慎的行事方法也对他有很大影响。

第一,他不能确定二人是否愿意冒险见他。

第二,两人都是商会、帮派的核心角色,要见两人势必需要中间人,无论是谁引荐他都觉得不放心。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不再轻易相信别人。包括以前的旧友。

千思万想,他最后决定找一个与江湖事物没有瓜葛的人。一个可以信赖的人。

那么,只有容曼芙。

金寒窗没有乔装,一路逢着众人的目光逆势而行。他走路低着头,缓慢而小心,尽量不引起人的注意。

到了玉荷楼下,金寒窗头也不回,轻声道:“我去了。”

唐表道:“好,等你。”

金寒窗一挤身进了玉荷楼。

唐表立身于人群之中。远来的队伍举着肃静的牌子,人群中依然嘈嘈而语。

肃静的只是远来的这一支队伍。

究竟那一顶是上任的官轿呢?

另外两顶轿子搭乘的是家眷么?

唐表盯着三顶轿子,无聊又漫无边际的想。

他看翠羽营十八武士包括叶东风头顶都插着翠绿的翎羽。不同的是武士们头盔上是一支,叶东风是四支。翠羽凌风,在风中颤跃像是凤的睫毛。本朝甫立年月尚浅,正如翠羽鲜活还未沉淀的颜色一般楚楚迎风,意气招展。四是一的四倍,但唐表仅看叶东风控马的手段就知道此人身手恐怕是十八个武士加起来的四倍不止,还有后面几个差役的身后也不弱,皆是精挑细选的好手。

“顾青天!”

人群压抑久了,终于有人忍不住猛吼一嗓子。

戒严的兵士充耳不闻,只要没人越线他们就不理睬。再说这种场合只要有人吼了就管不住。

这一声像是沸腾前的第一个气泡,人群顿时热烈起来。

“顾青天!”

“顾并州!”

“青天大老爷!”

喊声此起彼伏,人人面上带着无限快意,他们感觉暮望乃至青州又有了希望。顾铁心历任并州、冀州要职,为官清廉勤政,为人刚正不阿,一向亲民意,得民心,夹道百姓此时呼叫起来实为想一睹顾铁心的风采。

百姓的喊声真挚而热烈。

三顶轿子却无声无息,冷的像是三座冰窖。

叶东风皱了眉,回望一眼通晓民情的赵获,远处赵获耸耸肩,无奈一笑,这种场面不是他能控制的。

众人呼喊声一浪高过一浪,却连顾铁心在哪顶轿子里也摸不清。群情高涨,声势愈壮,连两旁楼内的看客也纷纷嚎叫起来,整条长街就差有人打起节拍指挥了,看架势非要把顾铁心喊下轿,一睹青天风采不可。

栾照对着三顶轿子只是冷笑。

高行天盯着玉荷楼,特别注意帘幕遮盖、棋子嵌窗的那一间室。

陆无归却瞄着唐表,有意无意的。

唐表在人群之中,皎皎而立,浑身透着落花流水皆无意的寂寞。

玉荷楼的内堂空荡一片,莺莺燕燕包括大茶壶们都涌到门外窗前,哪会有人急着在这个时候做生意呢?

是以金寒窗一进来就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地方他可不熟悉,算上上次和众人一起到玉荷楼,他也只踏进两次青楼。

一次美人待价而沽,一次青天走马上任,两次都是非常的热闹和不同。

他探晓容曼芙还在玉荷楼。

可是人在那里?

金寒窗回头拍拍门口一个玉荷楼的杂役。

那人一无所觉。

金寒窗只有加大力度,再贴近他耳边道:“嘿嘿嘿,请问容曼芙,容姐儿在那?”

杂役头也不回道:“这性急鬼,去问里边人,在这时候也不忘色心,容姐可不是谁都见的,想钻空子吗?”

金寒窗暗恼。

里面?里边哪里有人!人都跑去看热闹了,你让老子进去问谁!

问多了人,金寒窗担心被人认出来,到处可都是挂着他的通缉榜文,他折回大堂就要爬上二楼去找一圈。搭上楼梯扶手,金寒窗方一愣,的确有人。

一个孩子。

楼梯边上的藤椅上坐着一个孩子,只不过十岁左右的年纪。

因为是个孩子,金寒窗就一时没注意到他。

那孩子神色很沉静,一直在看着金寒窗,已不知看了多久的时间了。金寒窗发现他时,他笑笑,几分天真几分无邪,孩子手腕挥动,一直在重复着这个简单的动作。

金寒窗有些期期艾艾道:“问个人,你知不知道,姓容,容曼芙,小芙,容姐儿……”

他还想再找两个词形容,那孩子已经答道:“楼上,左转,一直走,正数第七间。”

孩子用手指了个方向给金寒窗。

金寒窗点头再道谢,上去了。

孩子收回目光,正视门口。

顾铁心上任的队伍未至,人群更挡住了他的视线,他却一点没有好奇心,只是双手不断挥动。由于是个孩子,做什么动作都狠青涩,大约只有老江湖才会联想到这大约是激发暗器的动作吧。

金寒窗轻敲两下门,静待门前。

容曼芙自由之身却还要身处玉荷楼,他不明白。金寒窗暗想,小芙是多么纯洁美丽的女子啊,找个人嫁了,相夫教子不是更好么,为何还要在这污秽之地继续逗留呢?

内里没有动静,楼外声势倒是浩大起来。

金寒窗欲举手再敲。

眼前门儿“吱呀”一分,显出一个身姿绰约的丽人。此女不像寻常青楼女子打扮得那么花枝招展,清素却依旧养眼,如同一个不期而至的惊喜答案。她见来客竟是金寒窗,美眸颤动,丹唇惊启,伊立刻用手捂住嘴巴才没喊出声来。丽人一闪从屋内出来,合上了门。

容曼芙给金寒窗的印象还是如第一次偶逢那么惊艳,金寒窗瞥见屋内尚有一个坐在窗边拈子看棋的文士,想来两人正在房中弈棋,便道:“小芙,不碍事吧。”

容曼芙薄嗔道:“那有碍事不碍事的说法。大恩人耶,你还敢来暮望城,你真的真的是不要命了!”

“我来问谭家的事情。”金寒窗知道旁言旁语一时半会说不完,上来他就直奔主题。

“你果然为了此事而来。可是怎么向你说呢?唉。”容曼芙轻叹口气。

金寒窗冲动的道:“我知道你消息灵通,不论是谁,你只告诉我。栾祥光、栾照我都不惧,何况现在待罪之身。”

容曼芙见他情绪激动,一笑,可伊眼眶却红了,她沉重道:“好,我说与你听,不过你先稍等我片刻……”

她话意一停回身进了香闺,歉然向那文士道:“先生,小芙有事离开片刻,这棋恐怕是弈不下去了,小女子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先生见谅。”

那文士拈着一颗黑子,对着棋盘目不转睛道:“芙小姐起手几子布的好局,我在此参详参详,小姐但去无妨。”

楼内空荡,容曼芙仍嫌隔墙有耳,拉着金寒窗匆匆去了僻静的后院。

楼外人声鼎沸,喊叫之声山呼海啸。顾铁心却安坐轿内,不闻不问,三抬大轿连轿帘都不曾掀动。

青天不下轿。

这不尽人情的举动让暮望城百姓的情绪有些按捺不住了,不知是谁起得头,呼喊的口号突由“青天”变成了“下轿”。

“下轿!”

“下轿!”

“下轿!”

民意如天意,这声音像是砸地冰雹一般。街道两旁的人部分开始往内里挤靠,如果顾铁心再不下轿,局势将很难控制。暮望百姓一直盼着青天的到任,他们也一直听闻、仰慕顾铁心的亲民风范,可如今青天就在眼前却端出了偌大的架子,视民声于无物。

赵获表情也变严肃起来,他和前方的叶东风都小心翼翼,随时提防突然的变化。与之相比,同样兼有护备之责的栾照却高坐楼上,倘若民情难控,冲撞了顾郡守,他也逃不了干系,以栾照的身份、职责,本应在场下压阵。可是,栾照看着逐渐焦急起来的赵获,面上竟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同心街长愈两百丈,宽近五丈,饶是如此也是难以容下不断增多的围观百姓。护道的差役不敢懈怠,呼喝指划,严防有人越界。

流光楼内有不少酒客也奔出观望,他们一是想亲睹顾青天的仪范,另一点则是躲避楼内的栾照。

正巧人群中一个年轻书生被人遮了视线,他踮起脚尖立足未稳之际,遽感有人在背后推了他一把,文弱书生一个趔趄,撞到左边老者的头,踩到前方大汉的脚,书生的手为了保持平衡,扑抓出去,却双手摸到了无比柔软的存在。那老者“哎唷”一声,痛的险些摔倒,那名妇女则惊叫连连,被踩中脚踝的大汉猛地转身,肘部却击中身边人肋下,那人痛叫一声,跳倚后仰,推搡四周,怒骂开来。

连串反应,人浪瞬时一涌,不少人已经越界,差役既怒又惊,急忙阻止,猛然间,人群中就有一个纤弱的人影冲了出来。

眼疾手快的兵士伸臂去拦,但是晚了一步。

纤弱的人影抢跪在街心,她一双素手拢袖高举过头,托起一纸诉状,诉状白纸里依稀透着红影,像是咬指写就的血书。

一时之间两边差役手足无措,一马当先的叶东风则勒住缰绳,整个队伍瞬时停了下来。

满街的喧哗顿为一止。

拦街呈冤!

古来最激烈的求诉方式莫过于此。若有人敢于在这个场合告状,其冤屈一定非同小可,这跪地的女子无疑给对青州尚不熟络的顾铁心出了一个更大的难题。

如此这般,你一向标榜亲民为民顾铁心还不下来吗?

你如何接这一纸诉状?

满街百姓屏息以待,同心街上鸦雀无声。

栾照在暮望城一向霸道横行,看了这个不由联想到自己,心中颇有些不自在。不过他更关心顾铁心是否会从那顶轿子里下来。

此刻,有三人的变化迥异于他人。

高行天、陆无归、唐表。

高行天与陆无归不禁露出了诧异的神色,他们迅速的在长街之中捕捉相关的讯息,两人越看越是心中凝重。有些隐秘之极的事情只有你抓到一条线索才能把它理清、看真!

暮望局势的发展超出了两人的意料。

三人之中最为震动的是唐表。

这个人一抢将出来,那一身褐色衣裳就把他吸引住了。

是她!

第一时的惊喜过后,唐表心中全是疑虑。

冤情?

不!

楚红玉,你要做什么!

唐表心中暗叫一声,他瞄着严阵以待的叶东风、赵获、一干翠羽营好手、暮望城捕快精英,不禁捏紧了拳头。

叶东风一兜马,原地转了几个圈。他虎目环扫一众百姓,掠过那楼上街前每一道炙热的目光。这位疆场名将深吸一口气,回马到第一顶红色轿旁,与轿中人隔着帘幕低语了几句。

须臾,叶东风勒马而回,他持枪的手腕一翻。银枪枪尖阔长,上镌银色错花纹,乃是御赐的平乱枪。这一翻正现出枪尖平整的刃面,他就要用这澄净锋利的刃面来接这一纸可能是血书的诉状!

顾铁心不下轿就罢了,叶东风这个举动真是好生无礼。满街百姓被再度激怒,一齐叫骂起来。

举状纸于街心,一直静默的楚红玉也抬起臻首,明眸透出了冷冽的神色。她顺着枪尖寒芒一直对视上叶东风的无情面目,楚红玉用珠玉碎于地的干脆声音道:“大人在上,草民有冤,欲向顾大人当面申告,可否一见?”

叶东风漠然道:“但将诉状递上来。”

楚红玉面容现出失望之色,惨然道:“草民冤屈非是一纸诉状可表清楚,都言顾青天视民如子,如何如何。可依今日所见来看,难道竟是虚言?即算顾大人金玉身容不染一尘,尊驾难睹,却不也太令百姓寒心了么。”

叶东风只顺红轿里人的意思,匹马横枪,一无所言。

人群哗动。

队末的赵获见状喊道:“聚众滋事、阻扰官吏皆是本朝重罪,有哪个不要命的胆敢以身试法!”

道路两旁的差役军士跟着齐声喝道:“谁敢以身试法!”

躁动的人群渐渐平息下来。

因为一时冲动背上足以夷家灭族的重罪,谁都得掂量掂量。

无奈之下,楚红玉双袖只得托着一卷状纸缓缓上递。

唐表极度紧张。

叶东风的独门枪法“一字透枪”不光扬威军中亦闻名于天下。此时,那锋利的枪尖就抵在楚红玉脖际正前不远,枪刃四射的寒芒仿佛已经刺入伊人的娇嫩肌肤。

可怕的是叶东风手中一杆平乱枪,可怕的更是叶东风身后的三顶轿子。

唐表通过刚才叶东风回马相询的举动就判断出,红轿之内就坐着一个超卓高手。当时全场寂静,都在看场中如何应对,他离得二人对话之处可并不远,不过红轿之人向叶东风说了些什么,以他的耳力竟然没有听到一个字。

红轿里的人不是顾铁心。

传闻中的顾青天是个不谙武道的文官,不可能有瞒过他耳力的精深内功。

那么安坐的是谁?

不过关键是,红玉你要干什么!

莫非,你真要刺顾铁心不成!

有代表皇家权威的翠羽营在,你还敢动手?这绝不是简单刺杀,而是逆反!

楚红玉这一递,递到一半就停了。叶东风的平乱枪瞬时也收,扭马回首。

乱!乱!乱!

队伍后方突生剧变,惨叫迭起。

人群汹乱,此时以唐表的角度已经看不清后方发生了何事。只能从尖叫的歇斯底里程度来推断,恐怕出大乱了。令庶民惊骇欲绝的恐怖之事终于发生了。

楼上的人视野广阔,可是俱看得清。

队伍尾侧突兀暴起了一团烟雾。

这一团浓雾忽而赭红忽而瓦蓝,诡异不散,烟雾漂浮至人群当中,遇者皆倒。瞬时,烟雾已致死十数人。

死亡突降。

无论是谁只要吸入变瓦蓝时的毒雾,就像坠到了冰窟窿里一样打起摆子,两三抖就抽搐栽倒。吸入变赭红一刻的雾气,便浑身绛赤燥热,嘶吼抓身,也是顷刻就哑绝于地。

奇门剧毒“秋色垂暮”。

从“快哉疯”常家流传到江湖的“秋色垂暮”。

这等毒雾就是武林高手见到也唯恐避之不及,如今竟被放到平民百姓身上施用,简直无异于一场屠杀!

流光楼内大乱,那诡异雾气虽离得还远,但鬼知道他会不会飘过来,飘上来!

酒客散逃!

栾照稳坐不动,早停酒杯,嘴角显出狠厉的笑意。欧阳坚、史都、贾文、巴峰四人则争相给栾照敬起酒来。

栾照摆摆手道:“慢慢慢,喝酒是喝酒,看戏是看戏,不要打扰我。”

大量的食客从流光楼向外奔窜。高行天、陆无归冷静如常,他们知道“秋色垂暮”杀伤力虽大,毒性虽猛,但如垂暮之天色转息就逝。

二人自打见到楚红玉拦截呈冤就知道今日之事绝无善了。

这是一场大刺杀!

至于刺杀的目标只能是顾铁心。

有人不想看到暮望城有主,不想顾铁心入城。可是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刺杀朝廷命官!

高行天看前座的暮望城步骑校尉栾照一脸得意神色,心下一动。凭其身份,断其所为,此人对眼下这场行动定当有份!能诱动栾照做出如此之事,不是他脑子被雷劈坏了就是赌上了什么。

真是胆大包天!

趁着朝廷在北方救火,他就在青州搞窝里乱。

高行天坐观许久,场内形势也被他看得差不多。他知晓叶东风枪法绝伦,而且蒙上面目并扑在烟雾边缘救人的都头也头脑灵活,身手了得,其身边的几个捕头没有弱手,再加上皇家专属的翠羽营十八人队仗,护卫级别已有相当规格。而那三顶深藏不露的轿子,就连高行天也猜不透轿中的玄机。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便是这队人马亦是早有防范的!

如此算来,高行天判断单凭楚红玉一人就算籍上毒乱之机也得不了手。

所以,楚红玉必须忍耐,等待同伴给她创造良机。

如期所料,楚红玉没有动。

她跪在慌乱奔窜的人流当中,像一尊正在忏悔的石像。

同心街惨叫震天,局面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此时任差役如何指挥也没有人听命,每个人的心思只可一字表达。

逃!

推荐热门小说武林画卷,本站提供武林画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林画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十九章午时子落 下一章:第二一章飞马断头风
热门: 千门公子 楼兰迷踪 人间仙路 雪地上的女尸 异端者 勇者大冒险:黄泉手记 古墓之谜 百合花房秘语 花叶死亡之日 长夜余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