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破茧

上一章:第一章落魄 下一章:第三章秋眠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孪生杀手”从树上一跃而至厉啸兰两侧。

兄弟二人擅长合击之术,双剑合璧可将人瞬息切成三段。兄弟两人感觉无法等到更好的时机,就现了身,出了手。

抢得头功,不光可得巨款赏金大半,更是提高江湖声望的绝佳机会!眼下厉啸兰为伏地杀手所牵制,正是乘势击杀的大好时机。不过二人抢先出手更多是因为自信,他们算到距离恰好,敌人的位置恰好。“孪生杀手”记得师父“白骨王”令当迟这样说过:“无论是谁,只要在你们‘一心三分刃’的中点位置,而汝二人各自离目标五尺距离,你们可尽力施为,狙杀之。因为在此境况下,已经没有谁可以防得住你们!”

“孪生杀手”一跃到位,猎物在中点,距离各自在五尺余三。两人双脚甫一接触地面就感到“一心三分刃”的杀势牢牢锁定了敌手,不可化解,这一杀式他们虽已演练了数千遍,实战了近百遍,但还是感觉这一次的配合最为妙到毫颠。

此人我们兄弟斩下了!

杀手兄弟在内心深处发出了必杀的呐喊。

地下的一枪,年轻人的变色,“孪生杀手”的胜利预言都是弹指间的事情。

佛说,一弹指六十刹那。

弹指已是瞬间即逝,那么刹那又有多快呢?

刹那出现了!

以年轻人的眼力都没有看清厉啸兰的出手,他只见三道白光一闪。这三道攻击疾得如同得道的白蛇在人间飞升时的灵光,惊鸿一现即虚渺无踪。

“孪生杀手”的额头各多出一个月牙状细洞,白的红的瞬间涌了出来,“咣当”声响,利刃脱手滑落,兄弟俩以惊怖的眼神看着对方,相继倒地,连一声惨叫也发不出来。

“连心神枪”不光快的离谱更几乎无坚不摧。

其实“白骨王”对“孪生杀手”的告诫还有一句,那就是:“永远要提防比你们更快的招式。”

以攻制攻,以快制快,从来都是最简洁有效的法则,“孪生杀手”却早将师傅这重要的一句忘到脑后。尤其出师之后,两人屡屡得手,死在“一心三分刃”之下的高手不计其数,他们就更加自大狂妄。

朴苍东、朴苍西已经把他们的招式当成了天下最快。但他们错了,江湖之中不断会有更快更强的招式被创造出来。谁认为老子天下最快,那么他的死期也快到了。

今天“一心三分刃”碰到了更快的“连心神枪”,所以“孪生杀手”立毙当场。

厉啸兰的“连心神枪”连发三枪,头两枪射杀“孪生杀手”,末了一枪射向地底。三枪过后,“孪生杀手”中招,地底也传来一声闷嘶,厉啸兰通过这一声判断,地下的枪手虽然未死,不过已被自己重创。

厉啸兰舒张手臂,从枪杆上滑了下来,她激射而出的指甲也在迅速收缩、回蜷,当然这种速度无法与攻击时相比。厉啸兰向前走了三步,停住凝神细听。然后她再向左走五步,又停住,屏息不动。每当地底传来轻微响动她也就跟着移动,如此三个回合她竟是凭着超人的感知追上了地下的杀手,如果不是隔着厚厚土层他早亡于刚才的“连心神枪”之下。

地下的杀手不再移动,他虽挖好了遁走的路线,但在厉啸兰一枪之下,他举步维艰,难以逃脱。不敢再动,再动厉啸兰就会锁定他的准确位置。

虽说认不准伏地杀手的确切位置,但感觉上也大体八九不离十,厉啸兰正犹疑着要不要出手,场中的一个变化却令她心神一凛,那年轻人竟不见了!厉啸兰自认年轻人并非对手,但仍保持着足够的警惕,她方才捕捉地下杀手稍稍分心,年轻杀手就借这时机消失了。

这鼠辈逃走了?

唔,也可能是藏起来了,地狱本无门,是你小子偏偏要往里边挤!

厉啸兰思念间,地下寒光一闪,一枪裂地而出。地底的杀手没有放弃,做出了困兽一击。

伏地杀手盘算着等待也是一死,不如拼了。

厉啸兰不想此人遭“连心神枪”重创竟还能展开反击。

——不过只是垂死挣扎。

在厉啸兰的眼里,这急速的一枪还是太慢,心念一动,指上就有一道白光钉入土中。白生生的指甲收回时,滑下一滴溜的鲜血。

高行天知道地下杀手这次算是归西了。

地面露出的半截银枪像是根被砍断的竹子,这一枪只刺出一半不到,就被“连心神枪”削成两截。厉啸兰这一击连人带枪全部刺穿。四枪杀三士,高行天早就听说厉啸兰的“连心神枪”强横无比,但没有想到亲睹之下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孪生杀手”名声在外,自不必说,那伏地杀手唤作“地行杀者”亦是一顶一的高手,但就是这样的组合在厉啸兰面前也撑不到三个回合。

厉啸兰长长的指甲正在的卷回,舒缓而诡异的指甲像一只只盘起的细细银蛇。

或许现在是攻击厉啸兰的好机会,但是高行天不能。他离得太远,而且这女魔头的招法太过诡异令他不敢轻举妄动。

自己的刀有没有她的“连心神枪”快?

高行天对自己的刀法极有信心,但想到这个问题时,他还是有自知之明。他不像“孪生杀手”那样自大,高行天晓得自己的刀不是比对方慢了一丁半点,而是差了很多。倘若正面交锋肯定必死无疑。不过高行天擅长的是把握机会,面对快得离谱的指甲枪,他仍有信心杀死对方。

天下武学,唯快不破。但是诡变却可以让对方的快枪无法施展。要杀人不光要快,更要突然。如果一个人不知道攻击从那里来,他又如何防范呢?地底杀人的伎俩已经不再新鲜,所以地下的杀手死了。

而高行天知道只要机会出现在面前,他一定能把握得住。虽然沦落为“落魄杀手”,他的心依然骄傲。

——只是,那个年轻人走没走呢?

高行天希望年轻人不是个胆小鬼。一个杀手要么不出现,一旦出现就要出手。面对目标落荒而逃的人,高行天认为他们不配做杀手。

高行天的眼睛一亮,他期待的场面出现了。

厉啸兰动了,女人的身姿同鬼魅一般的闪动。她明显遭到了攻击。

在这个有雾的清晨,厉啸兰第一次出现了狼狈之色。

攻击来源于年轻人。五名杀手折损过半的情况下,年轻人没有遁走。他不仅没走,而且展开了迅猛的攻击!

——年轻人施展了怎样的攻击?这攻击竟让厉啸兰也无法还手?

心怀疑问的高行天从孔中看不到战局的全貌,他判断凌厉的攻击是从天上来的。地上多出一块淡淡的阴影,约有一丈方圆大小。这阴影的边缘牢牢衔罩厉啸兰半边身子,阴影区域有无数细针从天上激射下来,根根细针闪着绿色的荧光,像是在降在清晨的一场鬼雨。

细针淬有剧毒,厉啸兰知道绝对不能中针,可是茫茫细针的攻击一旦沾上就难以摆脱,阴影持续追击,顷刻吞进了厉啸兰大半个身子。

针落如雨无从抵挡,厉啸兰再次急速旋转,所用身法和轿子在空中抵御暗器时一般无二。这是得自“无双门”门主李无忧亲传的步法“破阵子”!

厉啸兰环身暴起的罡气和急雨一般的飞针撞在一起。绿色的荧光四散飞溅,桥头的老妪面色惊疑,不敢靠近战局。

狂风如龙卷,遮覆着厉啸兰,她已经将“破阵子”施展到极致,但厉啸兰心中仍在暗叫不妙!

仍是抵不住。

这天上的鬼机关!

“破阵子”只能暂阻一时,心念电转间厉啸兰向枝叶浓密的古树窜了过去。

针雨摄在她头顶,急追不舍。

厉啸兰厉叫一声,“连心神枪”再次出了手,她右手向天,一击五枪!五道森森白光破进绿莹莹的鬼雨深处。

半空“噼啵”一阵响,针雨之势随之大弱。

厉啸兰压力一缓已到树下,“连心神枪”她只剩一枪。这枪法每次只能用十次,每根指甲各有一击。十枪用尽,必须潜心修炼,若短时间重复施展则威力大减。刚才厉啸兰一式五发,情非得已。厉啸兰猜测这年轻人用的武器恐怕是“兵之祖”金家与暗器世家唐门共同打造的机关“清明时节”,若不全力反击,未到树下就会被乱针射死。

这恐怖机关怎会落在他的手上?

这年轻人隶属金家还是唐门?

厉啸兰躲在树下微微喘息,古树苍天,树冠浓密,她像一个避雨的过客在此暂歇。她已经找到了破解的方法,“清明时节”虽然毒辣但缺点在于穿透力和攻击的角度还不够完美。借着古树的掩护,厉啸兰做好了拼着中上几针也要将年轻人一击必杀的准备。

年轻人追袭而来,但他收了“清明时节”,只单手握着短剑。

厉啸兰靠着古树,气息已定,暗料你凭借“清明时节”或还可与我一战,但用短剑只有死路一条,再近几分老娘马上就给你一个圆满。

厉啸兰“连心神枪”蓄势待发,身形就要骤起扑出,忽然却感觉到脊背一凉,力量、气劲、精神都如破堤之水狂泻而逝。一刀自厉啸兰背心斫入,透胸而出,刀光缤纷,闪着五颜六色的微芒。第一时间,厉啸兰感觉看到的不像是刀光,而像是自己出窍的灵魂。

致命的一刀从树中挥出,仿佛是古树突然勃发的盎然春意,不过它带来的只是死亡。

厉啸兰摔倒时方血光大现,漫洇的血迹随着她不甘心的瞳孔一起逐渐扩大。

古树旁一大丛青草被挪开,高行天从地底钻了出来。杀人者眉宇轩昂,气势非凡,两腮铁青的胡髭像是不灭的刀光,而他手中的宝刀正折射出五彩的光。

为了这次刺杀,高行天不知做了多少准备。厉啸兰以为靠上了一把树伞,其实是靠上了树做的刀鞘。

年轻人看着杀气正盛的刀手皱起了眉毛,见到他五彩缤纷的刀则眯起了眼睛。

高行天不喜欢年轻人炙热起来的表情,冷脸道:“你不满杀掉她的是我?”

年轻人敛容道:“不,我只是在回味你的出手。不管时机还是手法,都不会有比刚才更完美的一刀了。”

年轻人的眼神由炙热转为推崇,高行天亦不喜欢这种眼神,他扫一眼远处的老妪,然后面无表情检查厉啸兰的尸首。

这时,那老妪鸠霉婆也蹒跚着过来,她拍手笑道:“了不起啊,了不起,单凭五个人就能杀掉厉啸兰,难以想象,这笔生意在你们之前是无人敢接。嘿嘿,不不不。陆无归,高行天,不是五个人,而是你们两人联手就杀了厉啸兰!那三个废物连垫背的都不算,经此一战,你们已是当今最为顶尖的杀手!”

高行天听到鸠霉婆道出自己的名字,刀眉一轩,面上却不动声色。他的面容冷酷如铁铸一般,从不轻易流露出一点生动的神色。

被称作“陆无归”的年轻人“哎呀”一声,忙道:“喔喔喔,婆婆,你坏了规矩呀,不经我们同意你怎能报出我们的名号!”

鸠霉婆笑吟吟道:“老身激动了,一时口误,一时口误。”

“认识高兄算是缘分,这次就算啦,下不为例。”陆无归揉了揉一头湿发,懒洋洋道:“婆婆,银子还是汇到上次的钱庄。”

鸠霉婆笑眯了眼睛,点头道:“那是自然,这你不必提点,最好的杀手值得最好的价钱。”

陆无归在西北的生意大多通过老妪鸠霉婆接洽,算上这次刺杀厉啸兰,他们已是第三次合作。二人言语间有着心照不宣的默契,老妪微眯的眼睛更闪着别样的神色。

高行天没有看见老妪的表情,用刀拨动厉啸兰的头颅,确认到此人已死,他甫一收刀,厉啸兰十根指甲却“腾”的弹出。

三人皆吓了一跳,都是向后一跃。

高行天一手撑地,瞪眼紧盯着尸体。只须臾,他就摆摆手示意刚才只是偶然,随即上前一刀斩下了厉啸兰的头颅。

老妪吓得长出一口气,叹道:“还以为她要还魂再生了,这恐怖的女魔头,啊……”老妪的话尾拉出一声凄厉惨叫,身旁之人突然斩出一剑,断去了她整只小臂。

先前被厉啸兰僵死一惊,陆无归和老妪一跃靠在一处,几乎并肩。而陆无归就借着时机出了手。老妪名号“鸠霉婆”,亦是高手。但对这一剑猝不及防,她闪的再快一只手臂已是被斩了下来。

鸠霉婆没有想到陆无归竟会暗算她,老妪面容惨痛更是惊怒。而一剑刚消,一刀又起,这一刀才是真正要命的。来自背后的刀光破体穿胸而出,和杀厉啸兰的一刀一模一样,老妪亦死于高行天刀下。

缤纷的刀光一现即没,高行天提着厉啸兰的头颅不知何时已绕到鸠霉婆的身后。陆无归再次看到这一刀,喉头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一下,他问道:“这是什么刀法。”

高行天冷然道:“破茧。”

“好刀,刀法更好!”

“你的剑法亦不错。”高行天不赞他的机关只赞他的兵器。

“本来此行还有任务。杀厉啸兰是其一,其二是杀人灭口,鸠霉婆要求最后清理其他幸存杀手,防止泄密,厉啸兰在‘无双门’举足轻重,李无忧的怒火恐怕不是那么好承担的。”

“现在已是两人。”

“我想你会保守秘密,至少应比婆婆让我放心。”

“你在我眼中也是一样。”

“可是酬劳却拿不到了。厉啸兰的赏银很高,而杀了其他杀手的价码更大!可惜啊可惜……”

高行天听着陆无归的话笑了,他很少笑。但听到陆无归用一种揶揄的口气说出“可惜”二字的时候他笑了。

——这个年轻人和我一样都不是在乎金钱的人,我们在乎的是名。

扬名天下的名。

高行天笑道:“可惜她最弱。所以死的是她而不是我们,弱者只能用死亡保守秘密。”

陆无归面现忧色,道:“这鸠霉婆也是‘无双门’的人,她出于派系之争要除掉厉啸兰。而我们连杀‘无双门’两人,此事变得没有说法,早晚李无忧会知道,以其性格必不会善罢甘休,‘无双门’实力深厚,这西北我们不能再待了。”

此话说到高行天心里,“无双门”的实力绝对不比“大罗教”弱,上次暗杀宫无上失败,他就灰头土脸躲了好几年。不过现在,高行天握着手中宝刀,感觉巅峰时期的信心和状态又回到了体内,他傲然道:“人都是我杀的,要找也自找我。陆兄弟,你大可放心。”

陆无归笑道:“那高兄真是为盛名所累了。这次刺杀都是借了高兄宝刀的光,让小弟大开眼界。眼下小弟会暂避一时,希望高兄也不要大意。”

“避?”高行天漠然道:“天下虽大,但一个杀手又能躲到那里去。”

陆无归眨眨眼睛,柔声道:“像我就准备回家去。”

“家?”高行天不禁一愣,很少有杀手保留着真正的家室。有家就有拖累,有牵挂,就定不下心,极易被仇家要挟、报复。高行天也有过家,有过妻子儿女,不过那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高行天的家人早已经死在仇家手里,而他杀手之道大成也是在家破人亡之后。因此高行天听到年轻人的话,不由自主道:“家对于一个杀手而言,既是奢侈的,又是危险的。”

陆无归却不在意的一笑,笑容清澈如稚子,他半是遥想半是沉醉的道:“我说的家,是杀手之家。”他见高行天若有所思也不解释。

林间的雾气淡了又散了,像是伊人缓缓摘下的面纱。陆无归与高行天在古径道别,分道扬镳时,高行天称陆无归“陆老弟”,陆无归称高行天“神杀手”。

再次听到熟悉的称谓,高行天暗想,是的!

“神杀手”舍我其谁!

推荐热门小说武林画卷,本站提供武林画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林画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章落魄 下一章:第三章秋眠
热门: 识骨女法医 史迈利的告别 天花板上的足迹 龙穴 棚屋 亡灵书系列01 慢声细语 推理作家的信条 玻璃恋人 冷案重启 茅山后裔之将门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