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3章 四对一

上一章:第1072章 没有退路 下一章:第1074章 拼命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出发的前夜,我紧张得根本睡不着,就又坐在客厅沙发中。思前想后,真希望这一切都没发生过,很后悔为什么当初要当牌商,又后悔不应该答应让Nangya去腾冲洪班的乡村。这时,方刚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了,也出了卧室来到客厅坐下,问:“很紧张吧?”

“不光是紧张,我有点儿后悔……”我直言。

方刚看着我:“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不去也没关系。我们三人就够,明天你把机票改成回沈阳的,听我们的好消息就行。”说实话,我承认这个时候我心里非常高兴,从心眼里往外高兴,恨不得立刻就点头。

于是我长长地吐了口气:“没事,我要去。”方刚对我说,跟他客气是没有用的,他会当真,又说我还有不到十个小时的考虑时间,到时候在曼谷机场,是退机票还是不退,我自己选择,没人会笑话我,怕死是人的天性,很正常。

次日,方刚开车带着我们三人出发,为躲避跟踪,仍然是老而有效的套路,在偏僻路段开车,让后面是空的。在机场,方刚提醒我去退机票,我下意识走向航空公司的服务柜台,隐约听到身后登康问方刚“田七要干什么”,然后方刚回答“去退票,他不想去参与了,要回沈阳”。

登康好像在说:“没想到他临阵脱逃了,去吧。”

听了这话,我脸上直发烧,窗口的工作人员笑着接过我手里的机票,问我有什么要求。当我说出“退票”这个词的时候,下意识回头看了看。方刚、登康和于先生都没在交谈,而是远远看着我。我看不清他们的表情和眼神,但却感觉那应该都是鄙视和嘲笑。

这三个人都算是我的好朋友,而且还都救过我的命。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却选择了临阵脱逃,真是连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我伸出手,让工作人员先把机票还给我,他疑惑地递过来,我走到服务柜台旁边的椅子里坐下,心怦怦跳得很厉害。从钱包中摸出一枚硬币,心想要是正面朝上就去,反面就不去。

把硬币抛向空中,在地面的瓷砖上弹出很远,叮当作响。那三人看着我,互相说着什么。我走过去看那硬币,是正面朝上,我苦笑着摇摇头,心想这就是天意,可能老天爷也不希望我做缩头乌龟,让人耻笑吧。

回到三人身边,登康问:“退好机票了吗?”我摇摇头说不退了,决定和你们共同去菲律宾。方刚哈哈大笑,拍拍我肩膀说咱们都是吉人天相,要不然遇到那么多仇家和冒险事,不早就死翘翘了。我心想也对,就笑着说那咱们就快办手续去吧。

从曼谷飞到马尼拉,为隐藏行踪,我们没少费心思。方刚的某朋友开车在机场迎接我们,在去往火车站的途中,也是先绕路到偏僻路段,以免后面有人跟踪。乘坐车南下来到某省,然后以船代步,在各个省之间穿梭。在菲律宾,基本上一个岛就是一个省。这个省距离鬼王所在的达沃省相隔两个岛之远。其实很多岛之间的船线都是固定的,我们也只能尽量做到隐藏行踪。

我们在方刚朋友的帮助下,于这个岛租了间公寓,开始蛰伏。按方刚的计划,我们要至少在这里潜伏几十天,就算鬼王派人始终盯着我们的行踪,但至少在这个岛上,对方不知道我们的具体地点。

转眼一个月过去,方刚的朋友情报称,鬼王似乎有些放松警惕,他经常会在院子里露面,但极少走出去,而且也开始接生意了。但那个本地男保姆几乎时刻和鬼王同行,真像保镖似的。

这天,方刚朋友帮我们在沿岸租了条船,这里并不是城镇码头,而是某偏僻的渔村。不得不说,菲律宾的风景真不错,一个普普通通的渔村都很美,两个四五岁的小孩子跑过来要跟我玩他手里的皮球,我只好笑着拒绝,我们更无心去欣赏景色,悄悄上了船。

这艘渔船把我们从一个岛拉到另一个岛上,就是棉兰老岛,也是鬼王所在的这个岛。此岛很大,有十几个省,鬼王的住所在最西南端,而我们是在东北端靠岸。也是在某渔村上的岸,在两个镇之间的公路上,我们分别搭到顺风车,先往东再折向南,用了几天时间,终于来到鬼王所在城市西侧的小镇。

从此小镇到达鬼王的城市很近,我们在午夜出发,来到市区内,在确定无人跟踪的情况下,找了某旅馆落脚。天亮后我们都没出去,一直在睡觉养足精神。到了下午才醒。

午夜十一点,我们开始出动,方刚早就托人在工具店和百货店买了几样东西,一把尖刀、一根能伸缩的警棍、液压钢丝剪和一小桶汽油,刀和警棍分别是他和我的武器,剩下的也有用场。为了不再中同样的招,还买了全封闭口罩。

我这心都快跳出来,紧张得呼吸不畅。街路很安静,偶尔有汽车驶过。走到鬼王住所的门前,铁栅栏门从里面上着锁,方刚拿出液压钢丝剪,伸进栅栏门内,和我共同悄悄将那两把U型锁剪断。我们四人埋伏在两侧,先都戴上口罩,方刚再拎出那小桶汽油,浇在院子中那张靠窗的塑料圆桌和几个木墩椅子上,然后开始点火。

这是方刚的主意,他的意思是,如果在顺利搞掉鬼王之后,干脆就烧了他的家,我们趁乱逃跑,造成失火的假象,这样就一了百了,谁也查不出什么迹象来。

火苗腾起,越烧越旺,后来把房子的玻璃也烧裂开了。房门打开,一个穿着背心和短裤的中年男人跑出来,方刚抡起那把液压钢丝剪打在这人头上,他哼也没哼就倒下。

四人冲进屋里去,没开灯,到处黑沉沉的。登康和于先生站在地坛前,对着那幅横死新娘照片和地坛的位置念诵经咒。我和方刚怕鬼王逃跑,就立刻展开搜索。奇怪的是,好几个房间都找过,竟没有鬼王的踪影。

“会不会还有其他房间,或者有后门?”我问。

回到正屋,登康和于先生已经停止念诵,对我俩点点头,说明横死新娘暂时对我们没有影响了。我和方刚说没找到鬼王,他俩互相看看,又开始寻找。我之前去过鬼王的家一次,但登康和于先生显然对这里更加熟悉。于先生说:“这里没有后门,他很有可能藏在什么地方,但我并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可供藏人。”

最后我们进到鬼王的卧室中,因为戴着口罩,所以闻不到什么气味,但觉得有些辣眼睛,好像这屋里有辣椒粉似的。

于先生朝我们连连摆手,隔着口罩说:“快出去。”出了屋子,方刚和我问怎么回事,于先生说他也不知道,但这种眼睛发辣的症状肯定不正常,搞不好是降头粉末。正在我们担心的时候,忽然我一阵恶心,还没等回过神来,已经有一股热流从胃里涌出,开始喷射性呕吐。然后就是方刚,而登康和于先生立刻盘腿坐在地板上,共同念诵着经咒。

不用说,我们又中招了,真是防不胜防!我和方刚手扶着墙,好像胃里有催吐药似的,吐起来没完。那边登康和于先生也是边念诵经咒边咳嗽,不时地呕吐。突然,我看到房门口站着一个黑影,又瘦又矮,不知道是谁,但九成就是鬼王。他手里抱着一个大瓮似的东西,嘴里不停地念诵经咒。

他念的声音越来越大,我和方刚已经开始吐胃液,双腿再也撑不住,都坐在地上。这人慢慢走进来,也坐在屋中央,经咒不停。那边登康支撑着想要站起,只站了一半就歪倒了,再也不动。而于先生立刻提高经咒的音量和速度,鬼王也在加速。

上一章:第1072章 没有退路 下一章:第1074章 拼命
热门: 寿衣裁缝 雪国之劫 死光 谋杀禁忌 三口棺材 敲响密室之门 盗墓笔记重启 完全犯罪使者 京极堂系列03:狂骨之梦 青春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