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2章 没有退路

上一章:第1071章 达瓦 下一章:第1073章 四对一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还真是他干的!”我恨恨地说。方刚说他要先跟费家人去酒店,让于先生和登康共同施法,费大宝才有机会醒来。

我没明白:“他比我年轻啊,怎么会一睡不醒呢?”方刚说人和人体质不同,对阴灵和阴咒的反应也不一样,并不是说年轻身体强壮就好,也许你身上戴着这条双刀坤平也起了作用吧。

方刚离开病房走了,摸着这条双刀坤平,我心想它要是真有作用,为什么那天晚上没在梦中给我托梦示警,就像和Nangya还有小杨在农村帮齐大配阴婚那次那样。

在医院躺了两天,医生对我说一切正常,可以出院了,而费大宝也在方刚的协调下,于酒店客房中慢慢苏醒,只是还有些迟钝,两天后才好转。费大宝的父母很生气,警告方刚说我们以后不许再联系费大宝,就当不认识我们,否则对我们不客气。

费大宝和父母离开昆明回无锡去了,我收到他发来的短信:“田哥,我没事,真是生不如死啊,以前从没想过不能睡觉居然也这么痛苦,以后我再也不熬夜了。等我爸妈消了气,我再去泰国看你们。你们一定要搞定鬼王那个王八蛋,等你们的好消息!”

看到这短信,我笑着摇摇头。不管怎么说,费大宝能平安就是好事,不然我们心里都有愧,我很后悔当初不应该叫他跟我去找Nangya,现在她没找到,我和费大宝差点儿送命。不过也有收获,至少我们干掉了鬼王的这个唯一的、忠实的狗腿子,以后他再想动什么手脚,恐怕没那么容易。

没想到,这竟是我和费大宝的最后一次见面,以后再也没有见过他。

从医院出来,我们四人从昆明飞到广州,再转机回曼谷。在一家餐厅吃饭的时候,登康说:“可惜没能从达瓦口中得到关于Nangya的情报,也不知道她的失踪,是否和达瓦或者鬼王有牵连。”

“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失踪,当然和这两人脱不开干系!”我说。接到小杨打来的电话,说费大宝给她打电话全都说了,还怪我为什么这么大的事不告诉她。

我说:“小杨,不告诉你,是不想让你跟着担心,也不想让你参与,我们现在遇到大麻烦,希望牵扯的人越少越好。”小杨却是个倔脾气,我越这么说,她却越要知道,还问我们在哪里。我说已经从昆明回到曼谷,马上就去芭堤雅。

小杨说:“好吧,我在杭州呢,这就出发去找你们,到时候必须告诉我真相哦!”我气得不行,问你为什么非要知道,有什么用。小杨也很生气,说我们是好朋友,为什么有事不告诉朋友,好帮你们想办法分忧啊。

“这个事你根本帮不上忙,也不是钱能解决的事,不要掺合了,以后再说。”我想挂断电话,可小杨生气地说她马上就飞去泰国,到时候看我去不去接。我气得不行,这时方刚接过电话,对着话筒大骂:“你这丫头是不是贱骨头?以为要来泰国旅游?我们是在忙正经事,没时间跟你闲扯。再说,谁和你是好朋友?别太自作多情!”

话筒那边半天没动静,我和登康、于先生都在沉默,后来听到话筒中传出小杨低低的哭声,就把电话给挂断。

方刚这番话当然不好听,但其实却是最好的办法,他很了解我,知道我说不出口,于是就代替我当这个恶人。只有这样,才能让小杨放弃来泰国找我们,也就避免了有可能被鬼王再次盯上的危险。

回到芭堤雅我们的秘密公寓中,可能是因为我和费大宝险些遇难,于先生终于明确表示,愿意和登康共同对付鬼王。而我也不可能再幻想着要置身事外,而被逼得必须准备正面跟鬼王较量。

想起下落不明的Nangya还没的世事难料,我心里就堵得慌。方刚说:“达瓦已经送命,到时候只好从鬼王嘴里掏消息了。”我心想到时候如果我们能胜,那鬼王多半也被阴法搞得非死即残,还怎么搞情报。就算能掏出来,真怕到时候他说的是噩耗。

马来小伙不管是死还是疯,都不会回菲律宾去找鬼王复命,也不太可能继续给他卖命了。我们不知道鬼王除了那小子,还有什么人可以使用。

正在研究计划的时候,没过两天,方刚却接到阿赞久和阿赞平度的电话,称鬼王托人带话给他们,不要轻易与自己结仇,否则后果自负。这两人分别表示,不想参与此事,并退回了收方刚的每人二十五万泰铢定金。

把方刚气得鼻子冒烟,我说:“退就退吧!求人不如求已,阿赞也不是神仙,同样会怕死,再加上鬼王毕竟名头太响,他们也不想收个几十万泰铢,去冒生命危险。”

这下,只有我们四人合谋搞定了。方刚先找了他在菲律宾的两个朋友,花重金让他们去南部鬼王的住所附近,一天24小时盯着他。要是人手不够,就再加,钱由我们来出。我给老谢打电话,问他是否认识菲律宾的朋友,比较托底的。可老谢似乎不太情愿参与,每次都以各种借口把电话挂断,要么是说信号不好,要么说手机出故障该换个新的。

告诉方刚,他很不高兴,想亲自打给老谢,被我阻拦住:“老谢也是怕家里人再出意外,所以不想参与任何事,别找他了。”其实,我心里比任何人都不想参与,谁放着安安稳稳的日子不过,非要和一个杀人无数的菲律宾降头师作对?

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当然不是因为上次的降头没治好,而是心里有事。站在窗前往外看,这里属于芭堤雅比较偏僻的地区,晚上没什么路人,过的车也少,很安静。但我知道,这个时候有些人内心是无比起伏的,不光我们这四位,也包括鬼王。

方刚朋友回信,告诉他鬼王现在已经不再接生意,也不出门。但好像雇佣了一名本地人,每天负责照顾饮食起居。这人是中年男性,身高体壮。据此情报,大家研究出最后方案:与其躲着伺机下手,不如主动出击,就直接去鬼王的住所找他,他以逸待劳,我们则以攻为守,看能不能给他来个措手不及。

作为降头师之间的争斗,当然要用阴法,所以方刚提出来的枪击、放毒气甚至烧房子这些方案都被于先生和登康给否定了。登康咬着牙说,要用阴法把鬼王搞死,就像马来小伙当初搞死自己父亲那样的惨。之前我们想了很多方案,比如鬼王的新帮手,比如那个给他看家护院的横死新娘……

“横死新娘的阴灵不用害怕,因为我和于先生都会鬼王心咒,那是用来长期禁锢和加持横死新娘的唯一咒语,所以对我们无害。”登康说,“我们只需考虑如何把那个帮手搞定就行。”

方刚说:“情报表明,那个帮手每隔一天就要出去买东西,大概半个多小时。时间不长,但用来攻击鬼王应该足够了,而且我和田七也可以把风,就算那家伙回来,想过我们俩这关,恐怕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

我点点头:“只要那家伙手里没枪就行,我和方刚都准备好武器,要么是刀,要么是棍棒。”

机票已经订好了,为避免被鬼王查到行踪,我们打算先从曼谷飞到马尼拉,然后尽量甩掉有可能的跟踪者,在中南部群岛先隐藏下来,伺机行动。

上一章:第1071章 达瓦 下一章:第1073章 四对一
热门: 使徒:迷失者的续命游戏 鬼宗师 悲伤的精确度 谜案鉴赏 女郎她死了 河神鬼水怪谈 葬礼之后 灵异怪谈 破镜谋杀案 死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