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1章 达瓦

上一章:第1070章 睡不着! 下一章:第1072章 没有退路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这两人再次发问,我和费大宝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回答。只感觉身体被人架起来,在耳边一个劲地问:“你叫什么名字?”“请把身份证拿出来。”“你们有没有包裹,快点儿拿出来!”

迷迷糊糊中,我觉得双脚离地,半睁的眼睛看到好像身体出了机场,上了什么汽车,又进了什么大楼,应该是医院,因为从楼外到楼内走廊都是白色。我躺在床上,有人过来用针扎我的胳膊,这倒是让我多了一分清醒,毕竟疼。

“再……再扎,我想睡……”我说道。对方大声询问什么意思,我已经说不出话,突然感到恶心,头一歪就开始呕吐。听到几个人在议论着什么,然后我又觉得胳膊上很疼,似乎被扎了针,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我看到方刚站在旁边,而且我觉得似乎没有之前那么难受了,但头疼欲裂。方刚低声问我:“怎么样?”我小声说头疼。听到旁边有人和方刚交谈,称开始有人举报这两个人像是毒瘾发作,但经医院检查完全没问题,只是极度虚弱而已。

方刚说:“他们俩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得的怪病,有时候几天几夜睡不着觉,只好让人把他们打昏,你们能治吗?”对方苦笑着说从没听说过这种病。

过了一会儿,我看到病房里已经没有了医生和护士,旁边床躺着费大宝,还没醒。方刚把门关上,走到病床边低声告诉我:“登康和于先生在医院对面的旅馆落脚,我猜测,对你们暗中施降头粉的人肯定还在继续跟踪。”

我勉强点点头,问他我昏迷了多久,方刚说:“医生给你们俩打了小剂量的麻醉剂,大概睡了有两个多小时吧。我心想这起码就死不了,两个小时也比没有强。”

方刚低声告诉我,他要假装出去办事,引蛇出洞,让我们不要担心。

侧头看着旁边的费大宝,我仍然感到难受无比。这期间医生来过两次,还有个头发花白的老医生,问我什么时候开始有的这个症状。我顺着方刚的瞎话,告诉他们已经有好几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几天几夜不能入睡。那老医生对旁边几名医生说从来没见过,但见过一例永远不用睡觉的人,但并不像这名患者那样,困得要死却不能睡,这应该是属于植物神经严重紊乱。

费大宝一直没醒,医生和麻醉师过来好几次,都在奇怪为什么这人还不醒,是不是麻醉药打多了。麻醉师说剂量并不大,这人又年轻,应该早就醒了。

两人走了,我低声呼唤着费大宝的名字,但当然是徒劳的。几小时后,我又开始犯困,毕竟三天三夜只睡了两个多小时,根本就不够。几名医生来看我,问我那位朋友怎么没在。我已经说不出话,勉强吐出想打麻醉剂。医生们之间开始研究,最后还是没打。但费大宝还是没醒,我看到有护士翻出他的手机打过去,似乎在联系费大宝的父母。然后抬起来两台仪器,分别接在我和费大宝身上,引了好多管子。

窗外的光线从明到暗,天黑下来了。这病房只有我和费大宝两人,护士每隔半个小时进来看一眼我和费大宝。我虽然困但还是不能入睡,就在护士来的时候哀求她再打些麻醉剂。护士称不能随便打,要明天再观察。

不知过了多久,看到护士进来,我开始嘿嘿嘿地傻笑,把双手举起来。似乎听到护士在耳边说“这可怎么办”之类的话。

就在这时,我觉得困意凶猛来袭,浑身无力,呼吸也开始急促,就跟白天在机场大厅要昏倒的时候一样难受。我恨不得想撞死,就支撑着从床上坐起来,朝着墙壁撞去。护士可能没注意,就没来得及阻拦,但我根本没有力气,身体软软在贴在墙上。我忽然觉得心情很好,就大笑着开始跳舞,这时我看到费大宝从床上慢慢坐起,旁边的护士指着他说:“醒了,他醒了,快去叫赵主任!”

两名医生很快就来到病房,看到在跳舞的我,连忙让护士把我按住。我这时心里想到很多美好的事,对护士说:“我有三套房,我快结婚啦,怎么样?”护士一个劲劝我回床上躺着,可我怎么也按捺不住喜悦的心情,一直在哈哈大笑,同时也是呵欠连天,眼睛里全是眼泪,慢慢地什么都看不清。

虽然很难受,耳朵也有些嗡嗡作响,但还是能听到些声音,尤其是很响的那种,比如现在我就听到走廊外面似乎有人在大叫。然后是护士问“出什么事了”,然后是有男人的声音回复“不知道,好像卫生间里有个疯子,见人就打”,然后又是很杂乱的脚步声和嘈杂声,然后就没人管我了。

这时,觉得有个人的手掌按在我额头上,很温暖,不知道是谁,耳边响起很熟悉的、念诵经咒的声音,我困得直打呵欠,很快就躺下睡着了。

再次醒来,我从未觉得这么舒服过。半点困意也没有,仍然是躺在病床上,方刚坐在旁边,侧头看到费大宝安安静静地躺着,他父母在旁边,费母一直在哭泣,两名医生和费大宝的父亲交谈。看到我睡来,费大宝的父亲立刻走过来:“你到底和大宝去了什么地方?发生了什么事?”

我看到费大宝父亲脸色很难看,这时护士告诉我,费大宝昨晚自从坐起来之后不到五分钟,就又躺下了,到现在也没醒。对针刺和疼痛都没有任何反应,怀疑已经进入深度昏迷。

方刚说:“他们俩只是去云南看个朋友——”没说完就被费大宝的父亲愤怒地打断:“我没问,你是叫田七吗?”方刚看了看他,不再说话。我已经明白方刚的意图,就说我和费大宝打算去云南腾冲的某乡村看望一个朋友,半路在旅馆落脚的时候,夜里就闻到特殊香味,之后就这样了。

“就是你!是你把我儿子给坑了,上次大宝戴了什么佛牌,结果非要跟女鬼谈恋爱,现在又搞成这样,要不是认识你们这些牌商,大宝怎么会总惹这种事情?”费大宝的母亲边哭边指着我的鼻子骂。

方刚站起来:“能听我说句话吗?”费大宝父亲黑着脸看了方刚一眼,没说话。方刚说,要是想让你儿子好转,就必须按他说的去做,不然就算把我们骂化了也没用。

费大宝的父亲愤怒地说:“你是在威胁我吗?”

方刚说:“我不想威胁任何人,但你们以前就见识过阴灵和巫术的力量,所以听不听在于你们。”旁边的医生和护士面面相觑,方刚也没多说,让费父先给儿子办手续出院,需要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施法才可以,比如对面的酒店客房。

医生连忙反对,说病人这么重了怎么能出院,费大宝的父亲暴怒,说现在就要出院,谁也别想拦着,否则我就打电话叫媒体来,让你们医院不得安宁。医生苦笑着说好吧,那就给你们办个转院手续,去哪家医院你们自己决定。

看着费大宝被几个人用担架抬出病房,我问方刚怎么回事。方刚低声说:“昨晚那个达瓦躲在走廊尽头的卫生间里给你们施咒,想让你们送命,登康和于先生就在病房门外面走廊的长椅上坐着,登康只用五分钟,就把那个达瓦给搞定了。那家伙发起癫来,见人就打,后来从三楼的窗户破玻璃跳出去,不知道摔没摔残,反正已经逃走。”

上一章:第1070章 睡不着! 下一章:第1072章 没有退路
热门: 冰岛人 死亡通知单之离别曲·大结局 地狱之缘 巫域 真相推理师:嬗变 包青天:沧浪濯缨 放学后 大黄蜂奇航 最完美的女孩:另一个自己 律政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