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6章 与世隔绝

上一章:第1065章 结仇 下一章:第1067章 老谢回家了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最后,于妻告到法院,和于先生离了婚,从此音信全无。而于先生的父母也宣布跟这个头脑不正常的二儿子断绝关系,搬到大儿子家里居住。包括于先生大哥在内的所有亲戚和朋友也全都离他远远的,没一个愿意和他来往。

经历丧子之痛的于先生又众叛亲离,他整日痛哭不止,以泪洗面。痛定思痛,这一切都是那个住在什么岛的降头师所赐,于先生从达州飞回菲律宾,来到卡拉棉岛,暗中调查那位降头师。在找到目标之后,于先生隐约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他,经过努力回忆,他想起当初他在菲律宾马尼拉采购土特产的时候,在某大型商场里,曾经见过两次这个男人。因为对方的眼神阴冷,让他多看了几眼,所以还有印象。

很明显,这位降头师当时就在跟踪自己,并暗中在自己所购的某个食品中混入降头水。而回国后,他分配礼物着,儿子抢着挑了好几样并拿回自己房间,没有跟大家分享,这样一来,于先生的父母和妻子包括自己才幸免于难,而他儿子就倒霉了。

于先生没有用降头油,而是选择那名降头师在午夜给人施法的时候,直接用阴法攻击。那降头师法力很强,如果不是于先生掌握了鬼王心咒,再加上自己修法的天分,就不是七孔流血那么简单了。对方降头师更惨,操起木棒直接把施法的客户夫妻俩活活打死,于先生因为体力不支,只得趁机逃走,回到达州。

仇算是报了,虽然于先生不敢百分百肯定那位降头师非死即疯,但按常理判断,对方的下场不会太好。于先生已经没有任何亲人和朋友,那阵子他天天晚上做噩梦,不是梦到儿子手持尖刀,肚子裂开口子,烂肠一个劲往外冒,就是那名降头师又来找他斗法。

于先生越来越后悔,当时没能亲手杀掉那名降头师,但鬼王告诫过他,降头师只能用阴法来杀人,每搞死一个,目标阴灵的怨气反而会令自己所掌握的降头术更加有效,而身上纹刺的阴咒也能起到辅助作用。但要是用常规手段比如刀枪之类的,不但对自己的阴法没有任何提高,还会减弱阴法效果,所以非特殊情况,不能这样做。

为了躲避有可能的报复,于先生只好卖掉房子,从四川达州搬到近千公里之外的江西赣州,在龙南县买了那栋一楼的旧小区民房,以开旧书店为生。为了有可能得到关于那位降头师的情报,他不得不把自己的地址告诉鬼王,而鬼王非要知道这个地址,也无非是为了以后有可能会找于先生帮忙,毕竟这个人法力仅在自己之下,关键时刻还是用得着。

旧书店老板的平淡日子,整整过了八年,直到我和方刚为了救洪班而想尽办法找到于先生。

听到这里,我和方刚、登康才明白,为什么于先生这么沉默寡言,又非要躲在那个旧书店为生,而现在却卖掉房子,就是因为鬼王知道于先生的地址,他已经派“马来小伙”达卡弄死了登康的父亲,这个人什么事都干得出,为了不让登康和于先生联手对付自己,他完全能做出再暗中下手,先期搞死于先生的事。再各个击破,收拾登康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他妈的,说到底还不是因为给他帮忙赚钱,才结上仇的!”我恨恨地骂道。

方刚忽然问:“于先生,那……有个事情想请教你,但又怕你不想说。”

于先生说:“到这个地步,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方刚问:“当初那个曼谷商人方德荣的老婆,为什么能打动你,让你出山给方刚落死降?”其实这事我都有些忘了,没想到方刚还记得。

于先生沉默片刻,说:“那个方夫人,和我离婚的老婆长得很像,看到她,我就会想起死去的儿子,想起以前那个家来……”

原来是这样,我问:“那她是怎么找到你的呢?”于先生告诉我们,方夫人曾经去菲律宾找鬼王,让他出山行事,但鬼王绝不敢离开菲律宾。而鬼王以前曾经见过于先生的全家福,惊讶地发现方夫人长得和于妻特别像,以至于开始差点儿认错人。告诉方夫人这个情况之后,方夫人以重金诱惑,鬼王就把于先生的地址给卖了,这样方夫人才找到了他。

“哼,那个臭女人,我以为她的全部身家都被小白脸给骗光,没想到还能拿出重金!”方刚说。我说对鬼王来讲,重金的概念是不同的,估计几千美元也算。而方夫人再穷,变卖家产也能拿得出这些钱。

于先生喃喃地说:“她来找我,说上辈子和我有缘分,还可以跟我结婚,再生个儿子,长得肯定也会跟我死去的儿子一样……”看到他这样,我们心里都有些不忍,实在不想把他卷进去。

登康说:“于先生,你一直在躲我们,就是不想和鬼王发生冲突,可后来怎么又改主意了?”于先生说,他知道田七接到了达卡的威胁电话,知道鬼王不可能放过田七,哪怕有一丝可能性对自己不利。他对鬼王太熟悉了,在那家伙眼里,人的性命还不如老鼠。

“我躲了近十年,”于先生说,“就是不想让自己送命,可现在看来,这是多么可笑的事!真正想找到我的人,比如方夫人和你们,怎么都能找到,我的躲避完全无意义。”

听完于先生的讲述,我心情很复杂。身为降头师,居然都不愿意为了钱而给人随便落降头,他为数不多的出手,还是因为那个客户方夫人长得极像他前妻,因此想起了惨死的儿子。说实话,以前我还挺恨这个于先生,觉得他既然隐退那就别出山,凭什么出来就对我下手?可现在我却完全恨不起来,当然,那也是因为我没死在于先生手里。

方刚给我们三人分别倒了酒,说:“现在鬼王等于是对登康公开宣战了,之前阿赞巴登的事,他看来也是在忍耐,而现在已经打算下黑手。”

“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我不理解。方刚说,也许是就为保住鬼王这个名头,也许为了以后给再要收的徒弟们树立威信,好让他们听命于已。

我问:“始终不明白,这个鬼王为什么要订这么无理加白痴的规矩?学鬼王心咒之前,为什么必须要给自己的亲人落个死降,以此才能证明心黑手狠?”方刚摇摇头,表示也不知道。

于先生说:“降头师和阿赞最大的不同,是降头术是用来杀人的,很多人在成为降头师之前,都不太情愿给陌生人落降,尤其是落死降。这样的话,就算当上降头师,也不合格,阴法基本算是白学了。而真正的降头师要做到六亲不认,收钱就办事,不管目标是男是女,是善是恶。越高深的降头术,就越要做到这一点,否则学了也用不上。因为高深的法门,在传授过程中会耗费大量法力,如果对方学会之后又不怎么使用,那还不如不教。”

听了于先生的解释,我和方刚都点点头,算是明白了些。于先生又补充道:“鬼王订这个规矩,也应该是有私心的。如果降头师给自己家人落降,肯定会招致攻击,最后众叛亲离。这样一来,如果遇到什么紧要关头,基本就只有鬼王可以求助,他也算是变相切断了徒弟的退路。”

上一章:第1065章 结仇 下一章:第1067章 老谢回家了
热门: 杀人的花客 关上门以后 邪恶催眠师 茅山后裔之将门虎子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Ⅳ 只有他知道一切 沉默的证人 顺水推舟 杀人预告 枯叶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