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2章 难言之隐

上一章:第1061章 旧书店 下一章:第1063章 躲避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夜很深,小区里安静得连狗叫都没有。开锁师傅在我和方刚的掩护下,只用了两分钟就打开这两把锁,而且还没破坏锁芯,平均每分钟一千五。我心想,比我卖佛牌赚的多,当然这种活估计他一年也接不到一次。

开锁师傅走了,我和登康连忙闪身进去,让方刚在外面将两把锁先虚挂上,并没有锁死。因为我们的计划是,进去之后打开防盗门,再让方刚从楼道里进屋,可如果于先生走的时候已经将防盗门的多个锁紧全都锁死,从里面也打不开,到时候我和登康就出不去了。

方刚绕到楼道那边去了,我和登康打开内间门,借着昏暗的光线看到另一间卧室门紧闭,我连忙到大门处,轻轻转动把手,惊喜地发现并没有锁死,方刚迅速闪身进来,再把门轻轻关上。

关上内间门,打开客厅的灯,方刚轻轻去推另一间卧室门,却怎么也推不开,好像也锁着。这卧室门用的是暗锁,我后悔地说:“早知道就不让那个开锁师傅走了。”登康马上提出要去追那家伙,这时,我发现客厅的旧茶几上有串钥匙,就随手拿起来,挨个去捅卧室门锁孔。

登康问:“要是上了锁,于先生会把钥匙随便扔在这?”方刚说当然不会,但有机会总得试试。我刚试到第三把,手上轻轻用劲,居然转动了。方刚和登康顿时不说话,认真地看着我。我慢慢推门,门开了。

三人互相看看,都低声笑起来,方刚打了个嘘声的手势,示意不要出声,免得被楼道里路过的人听见。我推开门,屋里没开灯,窗户也拉着厚厚的窗帘。但借着客厅里的光,能看到屋里的摆设,同时也隐约看到写字桌前的椅子中坐着一个人,背对着我。

我大惊,连忙后退两步,方刚抢上前看到那人,脸色也变了。我的第一反应是:难道这人就是于先生,他到底是死是活?

方刚举起左手示意我们别出声,他慢慢走进去,伸手在墙壁上摸电灯开关,啪的打开灯。从背影来看,这人又高又瘦,穿着黑色夹克外套,头发有稀疏的白发,应该就是于先生。他坐的是一把转椅,不知道为什么,这时我脑子里跳出来的居然是《精神病患者》最后那一幕,真是太像了。

“于先生?”方刚试探地问。刚才我怀疑这人已经死去,但现在又不再这么认为。道理很简单,现在虽然不是盛夏,但也早就过了冬天,屋里没有任何异味。除非这人就是今天死的,要不然肯定会发臭,当然,我不相信这么巧的事。

椅中的人没任何反应,方刚看了看我,这时登康说道:“他没死,我感应不到这里有任何阴灵或者阴气存在。”登康是修阴法的行家,如果这是一具尸体,那当然要有阴灵,就算灵魂不在这里,也得有阴气。

这我们就不怕了,我和方刚远远绕到侧面,果然是于先生。他呆坐在椅子里,眼睛看着面前的墙壁,如果不是看到他胸前随着呼吸的起伏,我也拿不定主意这人是死是活。

方刚看到我的表情,就知道这人没死,伸手扳过椅背转了一百八十度,于先生变成面对门口。

“真没想到,”登康笑着说,“您为什么躲在屋子里不出来?邻居们都以为你还在外地办事没回来呢。”于先生抬眼看了看他,这是他首次有所反应。其实,我们三人就算再笨,也能猜得出于先生的行为如此怪异,肯定是有原因的,就看他肯不肯讲出来。

方刚一屁股坐在床边,伸手打开床尾堆的两个纸箱盖,里面露出很多速食面,和我们猜测得差不多。他说:“于先生,天天吃泡面对胃不好,还是跟我们出去吃餐馆吧,田七请客。”

于先生看了看我:“你们来干什么?”

我笑着说:“我们也是没办法才做如此下策,请你谅解。”于先生默不作声,登康又问了几句,可于先生根本不回答。既然他不想说话,我们也不多问,直接说明来意。登康把鬼王指派马来小伙去亚罗士打暗害他父亲,和逼得阿赞巴登隐退的事说出来,于先生听到登康父亲惨死的时候,嘴角轻微抽动了一下。这动作很隐蔽,但我一直在盯着他,所以还是给捕捉到了。

“我来这里找你的意思很简单,鬼王对我父亲下毒手,我肯定不能善罢甘休,这可是杀父之仇。”登康最后说,“但我自己面对他没什么胜算,所以想让你帮忙。”

这时,于先生慢慢抬头看着登康:“我和鬼王无冤无仇,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搞死他?”

登康顿时语塞,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没错,对付鬼王可不像阿赞尤和吴经理这种人,风险极大,而且结局完全无法预料。稍有不慎,可能这条命就交代了。看到于先生这样,我觉得他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但也不好问。

方刚说:“别在这里圈着了,出去吃个夜宵吧?”于先生看了看他,没说话。

我笑着说:“于先生,总这么耗着也不是事,您倒是表个态,我们可是大老远来的。”

于先生慢慢站起来,转身说:“走吧。”我们很高兴,连忙跟在于先生身后出了大门。从小区走到外面的马路上,之前和开锁师傅碰头给钱的时候,我们看到路口那边有几家街边排档营业,现在一看果然还有。是用施工现场那种蓝白条纹苫布围着的,算是凉棚,我们过去挑了个角落坐下,让老板给随便炒几种夜宵。

菜上来了,老板夫妻坐在路边聊天,我们四人所在的这个角落还算安静。登康问:“于先生,你到底为什么锁上店门?如果是因为有什么事,那你完全可以彻底离开这里,为什么又要躲在屋里,是有什么事情没办完,还是在等什么人?”

于先生只顾着夹盘子里的小炒鱼慢慢送进嘴里,也不回答。方刚有些焦急,好像想说什么,我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说话。登康又说:“好吧,如果你不想对我们讲,也没关系,毕竟我是来求你帮忙的,而不是绑架。但就算我的事没解决,你也可以把你的难处对我们讲讲。”

“没有用的,你们帮不上。”于先生终于开口了。

方刚哼了声:“我们这几个人,出来混也不是一天两天,就算田七这小子年轻没资历,也认识好多渠道。这世界上有什么事不是人能解决的?你倒说说看。”但于先生又开始不说话了,方刚气得把筷子往桌上一拍,这时登康说,不要为难于先生了,就当我们是来看看他,也无所谓。

边吃边聊,从鬼王聊到马来小伙,从阿赞巴登又聊到Nangya和陈大师。最后我付了账,刚要离开小吃摊,于先生说:“让我考虑四天。”我们互相看看,心里顿时高兴起来,看来这顿夜宵真没白吃,还是有效果的。

回到旅馆之后,登康问:“为什么要等四天,而不是三天和五天?”方刚说考虑那么多呢,于先生这人是说一不二的,他说四天那就有四天的道理,也许他觉得三天并不能完全考虑清楚。

转眼间四天就过去了,第五天头上,我们三人早早就来到旧书店,却发现大门敞开,有辆面包车停在店门口,几个工人正在把店里的旧书陆续往出搬。“这是什么意思?要搬家?店主于老板呢?”登康问。

上一章:第1061章 旧书店 下一章:第1063章 躲避
热门: 十宗罪1 螺旋楼梯 “蔷薇蕾”的凋谢 所罗门的伪证3:法庭 湖底女人 尼罗河上的惨案 肖申克的救赎戏 化装舞会 风声 杀人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