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0章 找人

上一章:第1059章 白菜换头 下一章:第1061章 旧书店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忽然,方刚盯着我的脖子,走过来让我把头仰起,用手摸了摸。我问怎么了,他脸色有些不对劲。我勉强站起来,走到卫生间开灯对着镜子,发现脖子上居然有一道血痕,并不深,否则早就喷血了,但在慢慢向外渗着。

我大惊:“这不是梦,就是阿赞育干的,他肯定就在附近!”方刚却没动弹,眼睛盯着我胸前。低头一看,我顿时血往上涌,胸前的五毒油项链呈深灰色,就快成黑了。

脖子的伤口发出阵阵疼痛,方刚找出止血药和纱布,把我脖子处的伤口简单包扎,让我平躺在床上不要乱动。好在并不深,一会儿就能愈合。方刚睡在床外侧,屋里开着灯,我迷迷糊糊地睡过去,连什么天亮的都不知道。

醒来后头疼欲裂,出发前,我先给小何姑娘打去电话,告诉她这两天心脏不太好,可能是佛牌卖多了,要去寺庙找师父治一下,估计要晚两天回沈。小何姑娘哼了声:“谁让你非要做这行的?”我说不做这行,去哪里三年就能在沈阳卖三套房,小何姑娘没说话,直接把电话挂断。

和方刚在BTS乘大巴车从芭堤雅前往披集,也给老谢打电话,让他在Nangya的寺庙和我们碰头。刚走进寺庙前院,就看到老谢坐在院子里,和Nangya正在聊天。打过招呼之后,还没等我说话,就见Nangya认真地看着我:“你两个肩头有黑气裹着。”我心里一惊,方刚把我的昨晚的梦境说了。

老谢嘿嘿笑:“田老弟就是想得太多,为了攒钱结婚娶老婆,最近又太忙碌奔波,免不了身体疲惫。人在疲惫的时候,运势是会要降低。”

方刚说:“不但忙碌奔波,而且还赚不到钱。”这话是最让我生气的,等于在我的伤口上又撒了把胡椒粉,我瞪着他,老谢笑得更开心。当我仰起下巴,将脖子的伤口展示给他们看时,老谢立刻收起笑容,紧张地仔细看着我的脖子。Nangya用手轻轻摸着这道细细的、并不深的伤口,脸色很凝重。

“会不会是阿赞育昨晚真来报复?”老谢担心地说。方刚说不太可能,那家伙和助手现在还在尖竹汶的警察局里,我早晨打电话问过。

老谢问:“那怎么会真有?死人才有阴灵,那阿赞育还活着,难道能灵魂出窍不成?”方刚没说话,看来他也无法回答。

Nangya想了想,说:“可以给你做个鲁士灌顶。”我连连点头,当即让Nangya在正殿为我施以灌顶术。她现在已经是正式的女鲁士,在几位鲁士师父的帮助下,于泰国鲁士协会也登记在册。但她自己并不戴鲁士帽,而只给我戴一顶小的虎头法帽。灌顶期间,我忽然觉得这顶小法帽越来越重,压得我眼前发黑。

我伸手要去摘法帽,旁边有人牢牢抓住我的手腕,看来是方刚和老谢。可我的头已经被压得不行,忍不住大叫:“不行,脖子要断了……”这时我能听到Nangya念诵经咒的速度加快,身上也不断地被洒着法油。我奋力把身体向前倾,想缓解颈部的疼痛,让帽子没那么沉,但没有用,我几乎都要贴在地上了,头还是很疼,好像有个人用力在压我的头顶,想把我的脑袋给压进腔子里似的。

“把法帽摘下来!”我几乎吼着。可是过了近十分钟,Nangya的经咒才停,我都爬不起来了,眼前什么也看不到,耳朵嗡嗡直响。老谢在耳边大声叫我的名字,慢慢睁开眼睛,看到他手里拿着那顶法帽。

好不容易才缓过来,我靠坐在墙边,老谢说:“田老弟,那顶法帽早就摘下来了,你怎么还说脖子要断?”我很奇怪,为什么这次灌顶术对我的影响如此之大。方刚问Nangya是什么原因,她说:“应该是阴气对田七的身体侵扰过多,积累到现在的地步。”我连忙问怎么才能解决。

Nangya说:“过两天我要再给你施两次灌顶术,那时候再看,你现在先休息。”

中午在寺庙里吃饭,我们说起登康父亲被害死的事,老谢叹着气:“这些祸事真是想躲都躲不开啊!”方刚也说,只要从事与鬼神打交道的职业,就避免不了发生这种事。这时,我的手机响起,看屏幕是登康。

“田七,你能不能想办法找到于先生?”登康也不说别的,上来就问。我说已经知道你父亲的事,但你找于先生干什么。

登康怨恨地说:“我要跟于先生联手把鬼王给干掉!”我张大了嘴说不出话。登康问我有没有办法,我半晌才说,上次找于先生但的邻居称已经出门几个月,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我问:“你考虑好了?”登康说当然,以前他一直在忍让,即使鬼王逼迫阿赞巴登消失,也不想把事态扩大。但现在鬼王指使马来小伙害死自己的父亲,这个仇不能不报。我在心里打鼓,别说于先生难找,就算找到了,他能同意这么做吗。但登康求到我头上,这个忙也不能不帮。

下午我再次给于先生小区的那位小卖店大妈打电话,得到了重要消息,她称“老于”前阵子回来了,但旧书店的门经常紧锁,外面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大家以为店老板回来后又出去了,但有一次,某住在附近、以前经常光顾旧书店的高中生半夜路过,一时兴起想看看里面有没有人。竟然发现漆黑的店里有人活动,开始以为是小偷,但看到那人在店里用电炉子煮面条,才知道是于先生。

“这个老于,也不知道在做什么,还以为没人呢,一天到晚不露面,结果把自己圈在那个旧书店里!”老太太说。

我连忙问打那以后于先生有没有出来过,老太太说:“没有!那天我去敲书店的门玻璃,想找他有事,再看里面,这回是真没有人了,估计是上次被那孩子发现,又给吓跑了,你说这人是在躲谁呢,还是得了抑郁症?”

把这个消息转告登康,他回复短信:“带我去江西找他。”方刚笑着说看来这回可热闹了,要有重头戏看。

老谢害怕地说:“方老板啊,你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戏?鬼王那人,是随便就能搞死的吗?要不然这么多年他下降头弄死那么多无辜者,早就死多少回了!”Nangya一直没插言,看来是对这种你死我活的争斗表示无奈。

Nangya问:“不知道现在阿赞巴登师父怎么样。”我说只有登康知道,但现在他为了父亲的事,估计也没心思考虑别的,要是他铁了心非要和鬼王大干一场,那就等事后再谈。

方刚嘿嘿笑:“要是真能搞死鬼王,阿赞巴登的情况也就不用问了,随时可以在曼谷见到他。”我们都点点头,老谢说鬼王的名头那么响,要搞死他可不容易,有没有和平解决的办法?

“有啊,你去把鬼王的老爹找出来,让登康也给他下个降头,出出气。”方刚回答。老谢说方老板又打趣了,我说:“事已至此,哪里还有什么和平方法?中国人心目中的两大恨,杀父之仇和夺妻之恨,这可不是随便就能化解的。”

当晚我和方刚住在寺庙里,我脑子很乱,想了很多事情。鬼王的事,到目前为止还是与我和方刚都无关,但要是帮登康去江西找于先生,那就等于直接参与进跟鬼王的对抗中去了,会不会得罪他?

上一章:第1059章 白菜换头 下一章:第1061章 旧书店
热门: 阴缘伞 诡案追踪 大唐悬疑录3:长恨歌密码 所罗门之犬 谋杀法则 SCI谜案集(SCI迷案集)(第五部) 大美人 禁忌之地 按需知密 夜夜夜惊魂(第3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