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5章 山中枯骨

上一章:第1034章 看风水 下一章:第1036章 小凡的决心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医生说:“这个……说实话我们也没有见过,人只有陷入深度睡眠的时候才会有这种眼珠的急速运动,也就是R.E.M。可这位患者只是深度昏迷,要知道,人在昏迷的时候,是绝不可能出现R.E.M的。”

“这不是昏迷,而是灵体附身。”登康直起腰。

两名医生互相看看,都无奈地笑着摇头。我问医生你们是否发现陈大师眼珠上的那道横线,而且两只眼珠都有。医生说发现了,但并不能代表什么,也许只是眼部微血管渗血而造成的。

我问:“什么样的血管渗血,能刚巧形成一道横线,而且两只眼睛都有?”医生说人体是很复杂的机器,多种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就知道医生不会相信,这是西医医院,就算是中医,也没有几个中医大夫愿意相信这种事。我还要问什么,登康看了我一眼,我就没再说话。

医生说:“最奇怪的是,这名患者每到半夜都会发出明显的笑声,每次大概能持续三十秒左右,具体时间不定。我从医也有十几年,别说见,连听都没听过这种怪事。”我心想你不知道这太正常了,要是你亲眼看见泰国阿赞施法和邪术,还不得昏过去。

等医生走后,我问登康有什么办法解决,登康说:“我能感应到陈大师体内有强大的灵体,肯定不是普通人在横之死后的那种怨气,要大得多,应该是修法者的阴灵。这种灵体要是附在人身上,后果就会相当严重。我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只能在午夜施法试试。”

因为有些高血压的症状,我们打电话叫来陈大师在香港的表姐,将陈母接走,以免陈大师没救好,她再病了。在病房等待晚上,小凡坐在床边,眼神呆滞地看着陈大师。我在旁边劝慰说没事,陈大师会好起来的,吉人自有天相。但在心里,我却默默地想是不是因为他上次在披集寺庙没有对洪班施以援手,造成洪班的死,所以遭到了报应?当然,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

“有没有吴经理的情报?”我忽然问。

小凡摇摇头,从皮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是香港某侦探公司的名片,我把电话号码记入手机。

午夜时分,好不容易等护士查完房离开,我把病房的门反锁好,示意登康可以开始了。他坐在椅子里,摘下脖颈中的那串暗红色骨珠,给陈大师戴在脖子上,右手掌放在他的头顶,左手按住陈大师胸口,开始低声施咒。

我和小凡在旁边紧张地看着,尤其小凡更焦急,她的手都在微微发抖,看来是真正的担心害怕。

登康施法不到五分钟,我忽然闻到病房里有一股明显的臭味,是类似尸体腐败多日的那种味道。自从在泰国开始卖佛牌,我曾经去过停尸间、乱葬岗和开棺现场,也闻到过腐尸的气味,所以还没那么难过。但小凡就不知道了,她脸色发白,立刻捂着鼻子,我示意她可以先出去,但小凡却坚定地摇着头。

“啊——”登康就像被人推了一把,从椅子上向后飞出去,整个人都摔在地上,很是狼狈。我连忙来扶,登康好不容易爬起来。

小凡跑过去看陈大师,问:“田七,你看陈大师他……”我回头看,见陈大师脸色从红转为紫,看起来更像死人。我问登康是不是陈大师体内的修法者灵体无法禁锢,登康摇摇头,说倒是不难,但灵体怨念极大,在用高深法门去禁锢它的时候,必须会对人体产生影响,陈大师的生死就很难说了。

我问:“刚才闻到的那股尸臭味是什么意思?”

登康揉着摔疼的腿:“如果我继续禁锢,那个灵体就算离开陈大师,但他也会被强烈的阴气所伤,非死不可。现在他的魂魄已经有至少一半都附在灵体中,算是半死状态。他在几天前就已经昏迷,如果强行加持,过程中魂魄离体,就相当于陈大师死了两天,当然是臭的。”

小凡吓坏了,竟然跪下来求登康。我把她扶起来,这时有人敲门,是护士听到屋里有动静,想知道发生什么事。我们三人整理好现场,把病房打开,护士皱着眉:“好大的臭味,怎么搞的?”我连忙说是自己带的咸鱼,刚才当夜宵给吃了。

护士特别生气:“怎么能在病房里吃这种东西?以后千万不要!”我连连点头。

关上房门,我和登康商量对策,登康问小凡,是否还记得当时陈大师掉坑的那个位置。小凡说:“那地方很难找,要是晚上肯定不行,白天的话,现在过的时间不长,我应该能找到。”登康说要去一趟那个地方,看那些枯骨是否还在,感应之后再做判断。

次日早晨小凡开车带着我和登康前往大埔,这个叫黄岭的荒山确实很偏僻,已经接近深圳边界,而且附近还没有村落,比陈大师在大埔的村屋还要偏僻得多。小凡凭借记忆把车开到山脚,我们三人改用步行,爬到了半山腰。

小凡指着某处山坳:“你们看那个地方,就在那里!”

费力地来到那个地方,果然找到了陈大师当初掉进去去的坑,掏出手电筒朝里一看,散乱地堆着很多枯骨,大概辩认了几分钟,应该是一具尸体的骨头。登康盘腿坐在坑边,闭上眼睛念诵经咒,不多时睁开眼睛站起来:“这个人生前必定是修法者,缅甸古代法门对它还是有效果的,我能感应到灵体在哀求。但我自己搞定很难,要是再有一位阿赞就好了,我来禁锢灵体,另外的阿赞用引灵经咒,负责保住陈大师的魂魄。”

“可是……现在我们熟悉的阿赞师父只有Nangya了,或者去找别的合作师父,比如阿赞久、阿赞平度和阿赞披实这些。”我回答。登康说这种联合施法有一定风险,搞不好会对自身有伤害,因为这种修法者死后的灵体,比任何横死的阴灵怨气都大数倍,稍有不慎,就会产生反噬。

小凡问Nangya和别的阿赞师父有什么区别,我说:“Nangya掌握很多种缅甸古代法门,效果会更好,而且我们是好朋友,她几乎从来没有拒绝过我在生意上的要求。”小凡连忙让我快去找Nangya师父,我沉默不语。她应该知道当初陈大师和Nangya之间发生的不愉快,现在再去找,就算是陈大师有生命危险,但Nangya已经在心里恨极陈大师,她不见得愿意。而且,这种有风险的事,我也不好意思麻烦Nangya参与。

可能小凡也看出我的心思,她对我说:“田七,你、你带我去泰国吧,我想当面和Nangya师父说说,求她来香港帮忙!”

我说:“最好别,她这人心肠软,如果碍于面子答应了我们的要求,在施法过程中对自己产生什么危险,我心里也过意不去,那不就成了我给害的吗?”

“和你没关系!”小凡瞪大眼睛,“其实,我早就对Nangya很熟悉了,你们可知道,自从陈大师在泰国见过Nangya之后,他的变化有多大?每天都会对我说,他遇到了一个女人,真正让他心动的女人。和她相比,其他的女人都是透明的。像这种话,我真的已经听了无数次……”小凡苦笑着。

上一章:第1034章 看风水 下一章:第1036章 小凡的决心
热门: 怒江之战1 局中人(局中人原著小说) 超禁忌游戏2 寓所谜案 边缘人的战争 亡者归来 医院怪谈 迷宫馆诱惑 与上帝的契约 茶经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