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4章 看风水

上一章:第1033章 隐藏 下一章:第1035章 山中枯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而Nangya在寺庙里也是经常念诵经咒来加持佛牌或者供奉物,看来那些阴灵也是这个打算。看着金蛋那警惕的神情渐渐放松,我心想,这几年接触太多阴物,我似乎也变成了半个敏感体质和灵异体质,上次在方刚家半夜看到空中有阴灵飘浮,不知道这次之后,会不会再生病。

果不其然,次日我觉得喉咙很疼,怎么喝水也还是发干,头也疼得厉害。我对登康说了这个症状,他说:“我认识很多牌商,凡是那种只卖正牌和古曼的,都没有这个症状。但那些像你、方刚这种大牌商,经常接触阴料阴物,身体多多少少都会有些不适。你这还算是好的,有些牌商自己也供奉古曼,变得神经兮兮,连说话都会不太正常。”

方刚从曼谷来到披集,向登康汇报了阿赞巴登的事,说不用担心,那个地方不太好找,但日常生活没问题。Nangya叹着气,说她想去那个地方,当面向阿赞巴登师父道歉,是自己连累了他。

“不要这样想。”登康说,“巴登学会鬼王心咒的事鬼王早就开始怀疑,只不过没找到机会。就算他那次不受伤,以后早晚也得有面对鬼王的时候,这是逃不掉的。”

在寺庙呆了两天,老谢那边的生意一直没定下来,登康有些不耐烦,就在打算是回亚罗士打看望父亲,还是去泗务找阿赞巴登。这时,我忽然接到小凡打来的电话,声音很急切:“田七,你在什么地方?”

我说在泰国,问她出了什么事。小凡说:“你能不能马上来香港?陈大师他……他……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我觉得奇怪,连忙让她别急,慢慢说。小凡称昨天有个客户来找陈大师,说想在大埔东北方向的黄岭半山腰建一座家庙,想让陈大师去看看那地方风水如何,是否合适修庙。因为地点在新界东北,又远又偏僻,就先付了三万港币的定金红包,陈大师就和那人去了。按程序,陈大师每次跟客户出去实地看风水,都要带着小凡同行,一是助手随时听用,二也是互相有个照应。那人开车载着陈大师和小凡出发,没想到半路汽车出故障,修到下午才好,等开到黄岭山脚下已是傍晚。

三人步行上了山,来到半山腰处,那人称就想在这附近修庙,因为觉得风景不错。但陈大师说风景和风水是两码事,这里风水布局非常差,不但不适合建庙,连修个厕所都不吉利。那人不死心,指着对面一个小山坳说选的是那里,想让陈大师过去仔细看看。陈大师原本不想去,但碍于已经来了,又收了红包,反正也不算远,就过去看。三人来到山坳处,没想到陈大师脚下踩空,居然掉进一个坑里。

那坑也不知道是事先就有,还是雨水冲刷出来,里面竟然还有两具枯骨。陈大师掉进坑里,和泥土、枯骨混在一起,非常狼狈。小凡和那人都慌了,那人称汽车的后备厢有备用绳索,他马上就去拿,让陈大师坚持住,让小凡守在这里。可那人一去就不复返了,小凡这时才觉得不妙,可这里没有手机信号,小凡只好跑到山下。可黄岭十分偏僻,附近既无村落,也没有公路。

小凡对这里不熟悉,走了一个多小时,好不容易才找到村子,请了几名村民过去帮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她又忘了具体位置,等找到陈大师所在的那个山坳坑里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陈大师估计在坑里喊破嗓子,已经处于昏迷状态。村民们帮着把陈大师拉上来并背回村里,这才算得救。

“然后呢?现在陈大师怎么样?”我觉得恐怕没这么简单。

小凡哭着说:“陈大师身上没有什么伤,我以为他就是惊吓过度或者太累而昏迷,可没想到他躺在床上,除了偶尔发出一阵怪笑之外,连眼睛都睁不开,医院的医生也查不出原因,只说可能是跌下去的时候脑部受创。我说不可能,因为他摔到坑里时还是好好的,只是很害怕而已。可现在医院也没办法,田七,怎么办?他是不是中了什么邪?”

听到她的这番话,我立刻警觉起来,方刚听我简单说了情况,接过手机问小凡现在陈大师是什么情况。小凡说就在医院的病床上躺着,白天基本不动,到了深夜就会时不时地哈哈大笑,看上去很恐怖。

方刚让小凡不要急,我们会尽快过去看情况。挂断电话后,我把情况跟登康和Nangya说了,登康说:“那个付了红包定金的家伙,明显是有预谋的,不然怎么那么巧,去郊外看风水都能掉进有枯骨的坑里。”

老谢也说:“是啊是啊,而且那个人之后又立刻失踪,是不是吴经理找人设下的什么圈套?现在陈大师情况怎么样?”我说恐怕不太好,按小凡的描述,和中邪的症状很相似,但又不能确定,还是要去现场看过才知道。

Nangya什么也没问,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最后,我和方刚决定和登康同行,去一趟香港。而方刚这边为了保证Nangya的安全,继续留在寺庙里,再加上老谢就住在附近,这样的话Nangya就不会有什么问题。我让方刚帮我照顾好金蛋,立刻跟登康动身去曼谷。

从曼谷飞到香港,我和登康下飞机就乘出租车直奔医院。看到躺在病床上的陈大师。他的头上粘着很多圆型金属贴片,连了十几根导线在某种有屏幕的仪器上。他脸色很奇怪,并非我们想象中的惨白,或者略带青色,而是通红,就像被煮了五分钟的河蟹壳。小凡坐在床边,眼睛又红又肿,看上去很焦急和难过。另外还有陈大师的母亲,以后我去他在太平山的别墅时就见过。看到我和登康来,小凡和陈母马上过来,小凡拉着我们的袖子,求我们救救陈大师。

看到小凡的模样,我心想她对陈大师这么好,总觉得可惜。登康来到陈大师面前,弯下腰伸手去扒他的眼皮。有两名医生正站在仪器前,看着护士送来的报告单。我问医生情况如何,他摇摇头:“很奇怪的症状,身体都检查不出问题,颅内扫描没有任何血栓、血块和堵塞,全身上下也无外伤。”

另一名医生说只能是惊吓过度,这种病症直接作用于大脑,非物理性损伤,所以检查不出来。我问:“现在的医学也检测不出来这种精神损害吗?”

医生指着那个连着导线的仪器:“这就是了,可以跟踪患者的脑部波动,从结果来看,这名患者的脑电波极弱,而且脑电图杂乱,与去皮质状态一样。”我连忙问什么叫去皮质状,医生说就是俗称的植物人了。

刚说完,陈母和小凡又开始流泪,小凡哀求医生千万不要这样讲。我走到登康面前,低声问他情况。登康说:“你来看他的眼珠。”说完扒开陈大师的眼珠。我凑近去看,只见他的眼珠正在快速而短促地颤动着,但毫无规律。而且眼珠中有一道明显的红色横线。没错,不是竖线而是横线。

以前我听方刚说过无数次关于中降头的症状,眼珠有竖线是必须的,我自己在这几年接生意的时候也亲眼见过好多,但就是没见过居然还有横线!真是活到老学到老。我问两名医生陈大师眼珠的这种颤动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第1033章 隐藏 下一章:第1035章 山中枯骨
热门: 长夜难明(沉默的真相原著小说) 亡灵颂歌 犹大之窗 十宗罪1 间谍课:豺狼的日子 牙医谋杀案 刑警手记之异案侦缉组 X的悲剧 歪曲的枢纽 耳语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