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互相算计

上一章:第1029章 假僧侣 下一章:第1031章 假鬼,真人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这人连忙掏出几张百元泰铢递过去,之前方刚已经和假僧侣订好,如果对方给钱,坚决不能要,这样可以把戏做得更足,让对方更相信。假僧侣摇摇头,把钱推回去。果然,这人和他母亲十分感动,僧侣趁机又把碗里的水郑重其事地涂在那人额头、嘴唇、左右脸和脖颈处,然后就躬身合十,慢慢走开。

方刚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心里暗笑。

剩下的事就好办多了,当晚,方刚和阿赞巴登在那人居住的酒店房间附近入住,没有隔壁的,最近的是斜对面,但对施法来讲没什么区别,距离足够了。午夜时分,阿赞巴登在酒店房间中施法,他盘腿坐在地毯上,手按域耶,开始念诵降头咒。

阿赞巴登所用的降头术是血降,效果没那么快,当然这样最好,免得这么快就在泰国出事,必然有可能产生怀疑,而回到湖北之后几天再发作,那就好办多了。

等那人离开泰国回到湖北的第五天,路老板给方刚打电话,称得到消息,那人得了一种怪病,从身体所有开窍的地方都在往外冒血,比如眼睛、鼻子、耳朵、嘴甚至肚脐,很恐怖。方刚说:“这就是血降的作用,以后会越来越严重,最后失血过多而死。”

“那他要是在医院天天输血呢?”路老板问。方刚说那也没用,到最后失血的速度远远比输血的快,怎么也不行。

半个多月后,方刚还没有路老板的回复,他打去电话,路老板在电话里咳嗽得更厉害,声音也不对劲。他说自己的感冒越来越严重,还伴有低烧,正在医院住院,那桩生意的尾款,可能要等他出院之后再付。

路老板在电话里并没有提和落降头有关的任何字眼,方刚知道他是怕被录音,说明这个路老板比较警惕。方刚很不高兴地说不行,你的目标已经达到,钱必须尽快给,可以让人去银行代为办理,或者网络转账。路老板说:“这桩生意很重要,别人办我信不过,必须我亲自去办。而且你帮了我的大忙,我要去泰国和你见面谈,到时候付给你现金。”

方刚称没问题,路老板说他最多一周内就到泰国,方刚勉强答应。

挂断电话,方刚心里有些怀疑。就算路老板怕别人知道这事,也没必要为了感谢非得跑到泰国来,按常理,这种客户在达到目标后,应该是不愿意跟自己接触的,可路老板正相反。方刚心生警觉,他已经在泰国做了两年多佛牌生意,从没遇到过值得怀疑的客户,现在是头一次。他希望自己是多疑了,但万一真被自己猜中,后果可就是很惨的。

于是,他把这事告诉给阿赞巴登,问有没有那种通用的、降头油和粉末之类的东西。

阿赞巴登说:“我这里有一种虫降粉,可以混在清水中,只要对方服下,就能以巫咒催动发作。就算不用巫咒,时间一长,虫降也会慢慢发作,除非有特殊的解降虫粉,否则早晚会死。这是我认识的一位缅甸降头师提供的,他在深山里十几年,最擅长落虫降,而他给别人落的虫降,几乎无人能解,因为他所养的原虫都是深山异种。”

方刚高兴地把降头粉收起。

防人之心不可无,方刚的第六感告诉他,和路老板的见面恐怕没那么简单,要留有后手。他又问阿赞巴登,如果被对方在饭菜或饮料里下了什么降头粉,会是哪种。阿赞巴登说:“如果不是用目标材料制成的降头油,效果最直接的还是虫降粉。虫降有很多种,我不敢保证都能解开,但我说的那位缅甸降头师专门解虫降,几乎没有解不开的。”

这就等于给方刚吃了定心丸,但他心里也没底,毕竟这是要拿性命冒险的事。

过了四天,路老板来到芭堤雅,和方刚在某西餐厅见了面。这家餐厅是路老板事先选好的,方刚更加怀疑,坐下后路老板先是道歉,说要不是重感冒,早就来泰国了。又对方刚表示感谢,说一定要来泰国当面感谢,方刚说不用那么客气。

服务生过来分别给两人倒了红酒,路老板端杯和方刚相碰,两人共饮。聊天过程中,方刚谈起那七万块钱落降头生意的尾款,路老板为难地表示,因为那个家伙欠自己上百万没还,导致自己一直很拮据,之前的两万定金也是向朋友借的。现在他手上并没有钱,但为了让方刚安心,还是先到泰国和他碰面。这几天他会在曼谷停留,而老婆在湖北想办法凑钱,最多三五天就能筹到,随后就会给他汇来,到时候就可以找在曼谷的中国银行,把钱取出来。

方刚哭笑不得,路老板表示:“你放心方老板,这几天我就在曼谷住下,肯定不会跑掉,要不然我也就不会来泰国找你了。”方刚点头表示相信,找出一张名片递给路老板,说这是附近的某酒店,老板是他朋友,提方刚的名字可以打折。路老板连忙接过,转身把名片放进皮包里。

趁此机会,方刚迅速抄起桌上的那支钢笔,伸臂将笔尖对准路老板的酒杯,轻轻甩了些东西进去,全过程只有一秒钟,路老板并没察觉。

饭后,方刚辞别路老板马上来到曼谷,阿赞巴登告诉方刚,服下虫降粉之后,要五六个小时才能从眼珠中看到竖线。方刚把手机关掉,坐立不安地等着,每隔半小时就对镜子看。晚上,他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终于发生,自己的眼球有明显竖线,呈深灰色,这是典型的中降头症状。

阿赞巴登用自己家里的两种解降粉给方刚服下,然后施咒解降,但并没有解开,而且方刚腹疼难忍,比死还难受。阿赞巴登连夜带着方刚前往泰国西北部,通过边境进入缅甸,日夜兼程两天半,才在某深山中找到那位缅甸虫降师。这确实是高人,他顺利地解开了方刚体内的虫降,但也让他吐了好几次,折腾得够呛。

付过钱后,方刚让阿赞巴登转达这位虫降师,如果在一个月内再有人找他解降,最好不要管,那虫降师同意了,称不是总有人来找我,知道我住在深山里的人本身就不多。

辞别虫降师,两人由缅甸东北部的深山回到泰国,方刚才打开手机,不久就收到路老板的电话,问他这几天为什么没开手机。方刚说手机出了故障,今天刚修好。路老板问有没有兴致出来喝酒,方刚说没问题,就在芭堤雅某餐厅见了面。

吃饭的时候,路老板有一搭无一搭地跟方刚闲聊闲扯,让方刚更加起疑了。他悄悄关注路老板的眼神,发现他有两次貌似无心的朝餐厅卫生间的方向看去。而在方刚提出要去卫生间的时候,路老板还表现得有几分紧张。尽管他已经在掩饰,但还是被方刚捕捉到了。

在卫生间,方刚弯下腰,仔细检查那几个隔间,只有一个隔间有人。卫生间里很安静,方刚进了有人隔音的隔壁,竖起耳朵仔细听,听到从隔壁隐约传来念诵经咒的声音。

方刚在心里暗笑,却假装肚子疼,发出很痛苦的呻吟声。隔壁的经咒停顿了一下,可能是怕被方刚听到。方刚在洗手池弄了些清水,掸在脸上,装成汗珠。从卫生间出来时,他五官都扭到一起,捂着肚子,路老板看到方刚这副模样,连忙起来关切地问。

上一章:第1029章 假僧侣 下一章:第1031章 假鬼,真人
热门: 京极堂系列06: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下) 余生皆假期 谎言定制店 七宗罪2:人体盆栽 史迈利的告别 墓地封印 入土不安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1 落幕之光 巴蜀图语3:大禹地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