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9章 假僧侣

上一章:第1028章 方刚回忆 下一章:第1030章 互相算计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我问你不是还想要钱吧,方刚说废话,我的经历都是课本里学不到的,为什么不要。我笑着说你先讲,要是我觉得有价值就给你一千泰铢,要是觉得没有,那就算了。方刚哼了声,说你小子讲话要凭良心,到时候不能耍赖,我连连点头。

反正闲着也没事,在喝酒过程中,方刚给我讲了他当年跟阿赞巴登合作过的一桩生意。

那还是我刚去泰国之前近两年的时候,方刚和阿赞巴登认识的时间还不算长。他们俩刚刚解决掉台湾的那个地头蛇耀哥和台湾茅山术士陈鬼,也算是有惊无险。从那以后,方刚有什么重大生意,都尽量找阿赞巴登来搞定,毕竟是熟人好办事,中国人的习惯。

虽然那时网络已经比较发达,但方刚和老谢一样,对电脑这东西无甚感觉,手机对他来说都只是打电话、发短信和拍照的工具,更不用说在网络上发广告揽生意了。所以,他生意网络的展开,全靠三个渠道:一是旧客户互相介绍,二是跟很多导游合作,三是经常去寺庙给善信发名片和寻找商机。在这三种路子当中,前两种是有提成的,尤其导游,他们经常和游客直接地接触,而且很多游客都是对泰国这个国家感兴趣才会来,所以他们请佛牌的机率也比较高。

有一天方刚接到电话,是某华人女导游打来,称她带的团中,有个在湖北做生意的商人,以前来泰国旅游过两次,和她关系不错,现在有事想找人帮忙,就想到了方刚。

“是什么事情?”方刚问。

女导游说:“这个游客……好像是想给人落降头吧,你有门路吗?”方刚一听连忙说有,落降头和解降头是利润最大的生意,比卖十块佛牌都强。在女导游的协调下,方刚跟那位商人在芭堤雅某海滩碰了面。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主要是怕隔墙有耳,海边风浪大,而且不像别的景点有那么多中国游客。

碰面的时候女导游也在场,很显然她怕被甩包,因为还要吃回扣。但那湖北商人看来并不想让更多人知道,就有些犹豫。方刚想让女导游回避一下,她不太情愿,方刚就说你可以在远处看着我们,这样女导游也不同意。后来湖北商人急了,说生意要是做成的话,我给你五千元的好处费,女导游才勉强走开。

看着她在百米开外的沙滩躺椅上休息,湖北商人苦笑:“现在的人还真贪婪,什么事都想赚钱。”

方刚笑问:“老板怎么称呼,有什么事现在可以直说了吧?”湖北商人说他姓路,做金融期货生意。有人欠他一大笔钱,但就是不给。现在基本讨债无望,但他不甘心,于是就想给那人落个死降,这样才能出口恶气。

“哦,欠债不还的人……”方刚说,“这种人确实很可恶,中国人就是喜欢借钱不还,路老板,他欠你多少钱?一定要把对方搞死吗?你可得想好,虽然不是用刀枪杀人,但降头是无形的刀,结果都一样,都是让人送命。”

路老板叹了口气:“早就想好了,我做梦都想弄死他!整整一百万!我和他从小就是邻居,用北方话就是发小,在一栋楼里长大的。后来我们共同做生意,他开大酒店,我做金融公司,本来都不错。可后来他想扩大规模,在酒店旁边弄个KTV歌厅,想让我帮忙。你想,我们这么好的关系,能不帮他吗?于是就借给他一百万用来搞那个KTV。没想到他生意越做越大,却不还钱,总是拖着说还有用处,让我缓缓。我跟他吵翻,所以想弄死他。可惜在中国没戏,杀人得偿命啊,现在科学这么发达,想破案太容易。就算找个人在街上开车把他撞死也得赔好几十万,搞不好也会留下线索和动机。所以那女导游告诉我,落降头是成本最低的,也就五万块钱而已。最主要是神不知鬼不觉,连医院也查不出病因。”说到这里,他压低了声音。

方刚嘿嘿笑起来,问他是否有机会落降。路老板说:“肯定有,那家伙也喜欢旅游,他妈妈信佛,每年都要去泰国曼谷四面佛那里去还愿,今年还得去,估计半个月内就会动身,到时候可以找机会下手。”

“价钱方面具体是多少钱?”路老板问。方刚开出十万块钱的价码,路老板很意外,说不是五万吗,怎么变成十万。方刚笑着说,我才是牌商,而不是那名女导游。再说全泰国的降头师也不可能统一价吧,这又不是汽车。法力高强的师父要价高,效果也好;反之就便宜,你自己看着办。

路老板问:“那你这边是哪位师父来做,水平怎么样?说实话我也害怕,毕竟是要人命的事,万一不成功,我可就惹大麻烦了。”方刚说这你放心,收钱就要办事,保证一次性搞定,让你没有后顾之忧。路老板点点头,双方商议先付三万定金,在十天之间收集到材料,好制作成降头油,然后在对方来泰国旅游的时候,见机行事。

没到七天路老板就把所需的材料收集全了,有对方的毛发、指甲、内衣裤、照片和姓名等资料,用国际快运发给方刚,定金也汇了过去。方刚把材料交给阿赞巴登,让他尽快制作。两天后降头油制成,给路老板打电话,他在电话里一直咳嗽,称最近患上感冒。然后说已经出钱雇人盯着他的朋友,等他在曼谷机场出来之后,希望方刚能找当地人继续跟踪,不然费用太高。

方刚说没问题,他在泰国认识很多游手好闲的家伙,给钱什么事都做,比如舒大鹏那类人。过了几天,方刚的手机响起,是路老板发来的两条彩信,里面是几个人的旅行照,看上去应该是那人和其母两人,并没有妻子和父亲。路老板给方刚打电话补充,说那人父亲早亡,只有母亲健在,而他妻子要在家里掌管酒店和KTV,走不开,所以旅游只跟他母亲同行。

为了保险起见,方刚要想出一个最隐蔽又有效的方式,把降头油涂到那人身上,最好是额头、嘴唇或者脖颈处。最后方刚有了最佳方案,他花钱雇了个人,让他把头发剃得极短,和光头差不多,再赤裸上身,披着黄色僧袍,脚穿草鞋,装成泰国僧侣的模样。

那天,方刚的朋友给他发来短信,称目标已经和母亲在曼谷的某酒店住下,很有可能随时去拜四面佛。为了方便行事,方刚和阿赞巴登还有那位假僧人一连几天都守在四面佛附近。下午三点多钟,方刚和阿赞巴登同时出动,来到四面佛附近。看到那人果然和母亲正在游览,并于四面佛前认真跪拜,还带了很多供奉物,估计是还愿用的。

等那人和母亲起身之后,方刚通知假僧人出动,迎面和那两人走了个对头碰。此假僧侣是泰国本地人,他手里端着一个小碗,里面是混有降头油的清水,来到那人面前时,嘴里用泰语说着吉利话,一面用蘸着水,掸在那人和他母亲的脸上。

开始那人吓了一跳,连忙用手抹脸,问假僧侣要干什么。假和尚继续说,那人和他母亲都听不懂,但至少知道对方“没有恶意”,而且还是和尚。那人母亲说:“可能是对我们进行祝福吧,给他点儿钱,也算是我们供养佛祖。”

上一章:第1028章 方刚回忆 下一章:第1030章 互相算计
热门: 超禁忌游戏1 放纵时刻 向日葵不开的夏天 枯叶博物馆 分身 所罗门的伪证2:决意 贼猫 暗杀大师:寻找伦勃朗 京极堂系列04:铁鼠之槛 24点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