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1章 灵魂返乡

上一章:第1020章 鬼王的命令 下一章:第1022章 小石头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接二连三的事件都赶到一块去了,先是有人来庙里攻击Nangya导致洪班送命,然后是Nangya和阿赞巴登因为挖出墓葬的事,而让阿赞巴登中招,这两件事还没理清楚,却又节外生枝,鬼王居然因此而发现阿赞巴登的隐私,还命令登康亲手取巴登的性命,真是令人头大。

这段时间,我干脆把家安到Nangya的庙里,好在这庙有几个空闲房间,我就睡在那两名年轻僧侣的隔壁,距离Nangya的房间也不远。老谢的住所就在附近,走路也就是二十来分钟,有什么事叫他也方便。

那次去加持合葬墓的事,Nangya虽然受到阴气侵扰,幸好有阿赞巴登以阴法保护,所以她受的伤并不重,七八天之后就恢复了。方刚给我打电话,说他去看望阿赞巴登,也跟登康聊过,现在阿赞巴登的病症仍然会不时地发作,登康已经把那颗劳差的头骨域耶让朋友从马来西亚托运到曼谷,每天午夜都在这颗域耶强大念力的辅助下,帮助阿赞巴登恢复,但效果并不理想,只能慢慢来。

“能治好就行,反正也没什么急事,这段时间就辛苦你了。老家那边你父亲的病情怎么样?”我问。

登康说:“有两名护工在医院帮着护理,倒是没问题。”

洪班的骨灰盒一直存放在庙里,以前Nangya每天晚上都要在大殿中以鲁士法加持,但最近她因为那次合葬墓事件中被阴法攻击,还没恢复好,于就只好把加持洪班阴灵的事放下了。老谢问是否可以送回云南腾冲去,Nangya想了想,点了点头说可以。

老谢和Nangya准备出发,我提出也要跟着去,反正也没什么事。原本我以为是先到曼谷,再乘飞机到广州,转机昆明之后乘长途汽车到腾冲,以前也都是这么去的。可Nangya说,那天晚上在加持洪班阴灵的时候,她听到有个声音对自己说,想以当初首次来泰国时的路线回云南。

我记得以前老谢给我们回忆他过去经历的时候,就提到过当初他劝说洪班去泰国当阿赞的时候,两人并不是乘飞机到的泰国,而是为了省钱,悄悄从中缅边境进入缅甸,在一名叫阿赞达林康的缅甸师父家中落脚,其实也算是非法出境了。但那个时候,云南边境有很多地区的边防管理不严,尤其是很多国境线都压在村庄上,就给出境带来方便。

“那样的话,就要麻烦和折腾很多,得从腾冲以西的中缅边境村庄里穿过,才能比较容易进入云南。能不能用别的办法?”我回答。

不管怎么说,这个想法是洪班阴灵的意愿,Nangya说:“就按洪班师父的意思来吧,老谢说,他平时很少对朋友提要求。”我心想也是,逝者为大,冒险折腾也得克服。

跟方刚打过招呼,他让我和老谢小心,一路上要保护好Nangya的安全。

我们带上洪班的骨灰,先从泰北的清莱往西走,通过边境进入缅甸境内,老谢懂简单的缅语,一路乘汽车向西北,有时候没有交通车,只好出钱雇车,往密支那的方向而去。等折腾到腾冲以西的边境时,已经过了好几天,每天就是在汽车上颠簸,确实很辛苦。但一想起洪班的命都没了,这点儿辛苦能算什么。

东南亚很多国家都比较乱,因为是军政府掌权,所以我们在行进的过程中,还要在当地的人指点下,避开那些遍地都是的游击队。我们雇佣车辆,从村落之间穿梭,来到位于边境的某村子。

这座村子刚好压在边境线上,和当初盗走洪霞尸骨那位降头师所住的村落很相似。我们出钱在村里的某位村民家里落脚,白天吃饱喝足,就开始睡觉。晚上十点来钟,村民把我们叫醒,我们趁着没月亮,悄悄乘坐村民帮我们雇的一辆旧吉普车,从村里过境到了对面的云南。那司机对地形很熟,看来是经常走私物品,开了三个多小时才停下,告诉我们由这里向东就是腾冲。

司机要在天亮之前返回缅甸村落,就把我们扔下了。我们找到附近的村子,天亮后一问,已经是腾冲以西不到四十公里的某乡村。这乡特别穷,连车都雇不到,只能走路到附近的镇里。云南的乡村都是山路,或者盘山道,我们沿着盘山路走了两个小时,才遇到一辆既同向又愿意载我们的大货车,把我们带到腾冲。

老谢已经要累瘫,我的两条腿也在发抖,而Nangya虽然劳累,却没像我们这样明显,而且她一直把洪班的骨灰盒放在棉布挎包里背着,也不让我帮她背。在县城,我们重新雇了汽车,再次沿盘山道驶到洪班的老家。

进了村,有几名村民能认出我和老谢,热情地过来打招呼,然后左看右看,再朝我们身后的远处张望,最后问为什么洪班师父没回来。我们无言以对,只好装成没听到,径直朝洪班的家里走去。

那几名村民似乎看出不对劲,就在后面跟着,低声议论。洪班家的两扇木板门上着锁头,我只好回头对一名村民说,能不能把村长找来,有事和他说。那村民连忙回去,不光找来村长,还又跟来好几个村民。

“洪班生病了吗,怎么没有来?”村长问。我和老谢硬着头皮刚要张口,Nangya走上几步,对村长说了洪班之死的经过。所有村民和村长都大惊,两名村民情绪很激动,称我们在说谎,肯定是我们把洪班师父绑架了,要我们快交人出来。

Nangya慢慢把棉布挎包放在地上,从里面捧出骨灰盒,大家全都愣住,半晌没说出话来。我对村长说,洪班的死纯粹是个意外,但害死他的那名马来西亚巫师也被洪班师父用傩巫咒送上西天,也算是报了仇。

村长开始流泪,他已经有五六十岁,但真是伤心流泪,跪在地上用手摸着洪班的骨灰盒,另外几名村民干脆大哭起来,人越聚越多,有的妇女在痛哭之余,开始指责我们害死洪班。这时,村长抹了抹泪站起来,让人用工具把锁打开,他抱起骨灰盒进了洪家。

我们都跟着进去,村长把骨灰盒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告诉村民分头行动,在院子里搭个灵棚。人多力量大,没多久灵棚就搭好了,说实话,我和老谢以眼神交流,心里都有些忐忑。我们知道这些村民几代人都受过洪家的恩惠,现在看到他不明不白地死去,心里肯定不满,搞不好还得找我们麻烦。

但村长还是很明白事理的人,可能是看到Nangya的气质不像坏人,最后他告诉大家,不要闹事,这三位都是好人,也来过村里好几回,他们是洪班师父的朋友,不会害人。村民们也不好说别的,每天都来祭奠,络绎不绝。但只要看到我们,表情就带着愤怒,估计如果没有村长在,他们非揍我们不可。祭奠过程中,有些村民以前受过洪家的恩惠,边拜边哭,还指着我们大骂,说肯定是我们害死的洪班。

Nangya盘腿坐在灵棚中,用自己的方式进行加持,对这些指责,她只是闭着眼睛,默默地承受。

晚上,村长和几个男人守灵,村长因为睡不着就跟我们闲谈,说自从洪班师父几年前去泰国之后,村里有人出现什么怪病,或者怀疑撞了邪,都只好去邻村找那里的巫医,但总觉得没有洪家的法力好,而且经常没效果。

上一章:第1020章 鬼王的命令 下一章:第1022章 小石头
热门: 必须牺牲卡米尔 恶灵岛 镜狱岛事件 手机 约会游戏 幽冥怪谈2:死亡约定 妄想银行 暖气 风起陇西 刑警手记之异案侦缉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