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2章 越南的生意伙伴

上一章:第1011章 阿赞维布 下一章:第1013章 吴东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我把吴经理在联合法会上脱衣服的事说了,登康说这样的话就能说得通。很有可能是吴经理怨恨陈大师,因为那杯酒本来是给陈大师的,但却掉包让自己出丑,能不恨他吗?她知道陈大师最喜欢的人就是Nangya了,于是就想先对Nangya下手,这样就能让陈大师更痛苦,然后再收拾陈大师,才能彻底出气。

挂断电话,登康的分析跟老谢不谋而合。女人是感性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再加上吴经理也很狡猾,她完全有可能抱着老谢和登康所说的那种心态。因为Nangya现在确实没什么仇家,唯一能扯上关系的,只有吴经理这条线。

老谢求我帮着查查这个阿赞维布是否和吴经理有接触,我点点头。心想要是方便查的话,找陈大师是最好的选择。他在香港人头熟,又有钱,而且刚做了这种对不起Nangya和间接害死洪班的事,得让他弥补过失。

我把阿赞维布的遗体照片传给小凡,让她等陈大师回香港之后就转告,帮忙调查吴经理和这个叫阿赞维布的马来西亚降头师之间是否有过什么联系,查得越细越好。

在寺庙又呆了几天,我和方刚各自回罗勇和芭堤雅,临走的时候告诉老谢,这段时间要经常去寺庙照顾Nangya,如果有什么事立刻打电话。老谢点点头,说他每天都要来,因为Nangya要加持洪班的阴灵。

回到表哥家,一连数日我都是闷闷不乐,就连金蛋的撒娇也让我无法高兴起来。回顾近一年多来,与卖佛牌有关的恩恩怨怨,我觉得似乎再也无法像两三年前那样安安稳稳做生意,而是总有意外发生。结仇结怨更像是按下葫芦起了瓢,没完没了。究其原因,我觉得跟陈大师在香港开佛牌店有很大关系,不少事都是因此而已,比如曹老板和后来的曹夫人、现在的吴经理,还有那个混黑道的兴哥。

如果不是那天我们在龙婆师父的病房外和蒋姐发生冲突,跟她结下梁子,也许后面就完全不一样。当然,由她来经营陈大师的佛牌店,以蒋姐的狡猾和无良,说不定还会搞出多大的漏子,但起码跟我们无关。当然,历史不承认假设,时间的车轮也没有第二道辙。要是这么假设,那可能性就多了。假如登康同意来披集参加法会,说不定阿赞维布就没有下手的机会。但也有可能他会趁所有人都不在庙里的时候,单独和Nangya对抗,那结果就有可能是Nangya送命……我的脑子越想越乱,这些假如,也只能是我躺在床上的幻想了。

陈大师那边也没提供什么情报,我想回沈阳呆一段时间,好调整心情,就订机票回去了。在广州刚出站,照样是几个小时后飞沈阳的航班,我打开手机,刚要找个咖啡馆打发时间,进了两条短信,一个是姐夫,问古曼童的价格和种类,另一个是费大宝发的,让我开机后马上回电,有重要生意。

我先给姐夫回电话,让他边听边记录,然后再给费大宝打过去。他问:“田哥,你干什么呢?”我说刚到广州,正打算回沈阳。费大宝兴奋地说他接了桩生意,是在酒吧认识的朋友,他叔叔在广西做生意,合作伙伴都是东南亚各国的人。昨晚听那朋友说,他叔叔有个越南的合作伙伴最近病了,是那种很奇怪的邪病。

“你多了解情况,然后去找你大哥,直接和阿赞巴登对接就行。”我无精打采地回答。

费大宝笑着说:“田哥,怎么了,最近没赚着钱啊?”这时我才想起,吴经理当众出丑的事他还不知道,就从头说了。讲到吴经理在众多善信和记者面前脱旗袍时,费大宝哈哈大笑,说这女人没少动坏心眼,这也算是对她的警告。再说到Nangya建庙开法会,直到洪班去世的时候,费大宝惊愕:“什么,洪班师父死了?这……这肯定又是那个吴经理搞的鬼,臭娘们!”我说现在还没找到她跟阿赞维布有什么关联的证据,费大宝说还用找,肯定是她啊,人家Nangya姐姐又不像我们,到处接生意结仇家。

我问:“你为什么说是吴经理搞的鬼,她和Nangya又没有仇?”费大宝说还用问,不光恨大师,其实最恨的应该是你。因为只要你在陈大师佛牌店当顾问的时候,她就会倒霉出事,先是阿赞翁被搞走,后来又是她自己出丑,这些账都算在你头上。她知道跟你合作最紧密的阿赞师父就是Nangya,所以才想要朝Nangya姐下手,等于断了你的后援,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还得找你的麻烦。

听了费大宝的解释,我觉得似乎这个说法更有道理。而且吴经理好像现在的报复行为也没什么章法,纯粹是出于泄愤,只要是和陈大师佛牌店有关的人,都被她视为仇敌,都是她打击的对象。我叹了口气:“反正那个吴经理是个麻烦角色,这段时间我没什么心情,你自己去找方刚吧。”

费大宝说:“我刚给他打完电话,我大哥和阿赞巴登去文莱了,给一个什么有钱的富商解降头,七八天之内恐怕回不来,让我自己搞定。但我没去那么远的地方了解生意过,心里有些没底,所以想让田哥帮我站站台……”我心想,虽然心情低落,但饭还得吃,钱还得赚,就让他先仔细了解情况再说。

“我那个朋友的叔叔长年在广西做生意,生病的那个越南人也在广西,要不咱们过去看看?反正你现在就在广州,离得也不远。”费大宝问。

我说这几天没心情做生意,你还是自己去吧。费大宝说:“哎呀田哥,难过归难过,赚钱归赚钱。做生意的时候也不耽误你难过嘛!你不是总跟我说,现在赚钱不容易,等以后泰国佛牌臭了中国的大街,到时候想赚大钱也没有了。”

这话确实是我说的,心想倒是也有道理,就让费大宝和对方沟通,要先替我们出路费和辛苦费才行,路费就是预订机票,辛苦费每人最少两千元人民币。

费大宝说估计问题不大,因为那个越南商人似乎找过医院和法师,但都没效果,现在好像挺急。

我说:“我三个小时后就要登机,你得尽快给我回信,因为我办手续过安检什么的也要时间。”费大宝在电话里拍着胸脯说他去协调,保证半小时内给信。

半个多小时后,费大宝给我打来电话,说他朋友已经给他在广西的叔叔打了电话,他叔叔离那个越南商人的家不远,特意差人去了一趟当面跟他说,那越南商人还是挺有钱的,同意让我去广西当面了解情况,路费和辛苦费都不会少,见面报销。

我笑着说:“你小子办事效率还可以,但你那个朋友的叔叔可不可靠?别到时候去了,不管生意成没成,路费和辛苦费再不爱给。”

费大宝连忙说:“田哥,我你还不放心吗?我这朋友虽然成天和我一样游手好闲,但他叔叔是个厉害人物,在广西防城港当地也是远近闻名的商人,肯定不会赖这些小钱,我保证!”我说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了,还敢在这儿跟我大包大揽。但既然他已经说出口,我还是觉得可以去,毕竟是朋友介绍,这种生意不能错过。

上一章:第1011章 阿赞维布 下一章:第1013章 吴东
热门: 冰岛人 宜昌鬼事1:诡道(异事录) 伯特伦旅馆 嗜血法医·第1季 间谍课:复仇者 惊天诡鼎 谋杀禁忌 蓝戒之谜 秦书 凄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