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8章 坐油锅

上一章:第1007章 Nangya的庙 下一章:第1009章 不速之客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不只白天,晚上的法会也在继续,而且还有重头戏。大家已经把正殿里的那六尊鲁士祖师的法相搬出来,放在庙前的广场处,一根粗大的经线从六尊塑像之间缠绕穿过。有人在旁边准备好一口大锅,里面装了多半锅清油,底下是火炉,堆满炭火和火柴。年迈的鲁士师父踩着椅子进入大锅中,盘腿而坐,将那根经线的末端夹在手掌中,开始念诵经咒。

火越烧越旺,除了那几位鲁士师父和阿赞,还有像我和老谢这样的牌商,和陈大师之外,仍然有三四十名善信和我不认识的牌商留下来围观。已经快到午夜,院子里被那只大火炉的熊熊之火耀得倒是很亮。我们都能闻到热油散发出来的那股味道,陈大师站在我们身边,担心地说:“这样会不会把那位师父给炸熟了?”

“应该……不会吧。”虽然我心里也打鼓,但我很清楚,那位鲁士师父既然敢这么做,肯定不是为了自杀。同时我也很紧张和兴奋,这可是当年在喜马拉雅山修行了整整二十年的真正修法者,不是闹着玩的。

二十分钟过去了,有人用木棍穿着铁钩,末端挂着两条大鱼,踩着椅子举起木棍,慢慢把大白菜浸进锅里。顿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最多十秒钟,那人就抬起手臂。我们先是闻到一股肉香味,陈大师和老谢还有不少善信都发出惊呼,借着火花,能很清楚地看到那两条大鱼已经被炸熟,说明油温很高。

但那位鲁士师父仍然盘腿坐于油中,他的衣服浸在油里,油已经没在他的腰腿部。Nangya盘腿坐在地上,和那几位鲁士共同念诵着经咒。一阵风吹过来,炉膛中的炭柴和火星四散飞舞。

又过了几分钟,鲁士师父才从油锅中慢慢站起迈步出来,踩着椅子下到外面。他身上冒着热气,热油不停地往下滴着。十几名善信快步上前,跪在鲁士的身边,伸出双手去接从他身上淌下来的油。他们发出痛苦的叫声,那些油还是烫的,顿时把手掌给烫破烫伤,但他们仍然颤抖地伸着手掌。

“他们认为这样的鲁士师父此时是有祖师僮身的法力附体,他身上的油也是有法力的,烫在身体上,能祛除体内的病气。”老谢低声告诉我们,陈大师张大了嘴,连连点头,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寺庙内的那几间卧室,都被在地板上铺了凉席和薄被,很像中国的那种大通铺旅馆,以供鲁士、阿赞师父和我们这些人暂住。转眼几天的法会就结束了,鲁士和阿赞师父陆续离开寺庙,Nangya与他们一一告别。我强烈要求跟那位老鲁士师父合影。

法会结束了,我和老谢都告辞,各自回芭堤雅和罗勇,老谢也回到他在附近租住的那个公寓。但陈大师仍然要求多停留几天,想帮Nangya做些事情。其实根本没什么让他做的,但明显是为了能和Nangya多见面,所以Nangya也没拒绝,就任他留下。庙里除去Nangya和陈大师之外,还有两名年轻僧侣,当初就是这座寺庙的僧人。现在已经成为Nangya的徒弟,改修鲁士法门,平时也可以当她的助手,负责庙里庙外的各种事务。

这次法会,我们三个牌商也接了几桩生意,主要是客户来法会做灌顶和加持佛牌等内容,赚头不是很多,但好在多位客户共同进行,加起来利润也还可以。临离开披集的时候,陈大师找机会单独把我拽到院子的角落,低声问:“田七,你知道为什么Nangya会把洪班师父大老远从云南请到披集,到底有什么事?”

我也不好隐瞒,就直接说了Nangya想跟洪班师父共同在庙里修鲁士法门的事。陈大师没说话,但脸色非常的难看,他呼呼喘着气,我甚至能感觉到他胸中的怒火。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是他而不是我?”陈大师愤怒地喃喃自语。我连忙劝说,称洪班本身就是巫师,有修法的资格和天赋,你既不是阿赞,又不是鲁士,怎么能找你修法。我告诉他不要多想,Nangya既然成为女鲁士,就要终身不成家。

陈大师说:“让我不要多想?可、可她为什么对洪班这么好,我付出那么多心思,她却就是看不见?”他的语调越来越激动,我生怕被庙里的人听到,连忙让他先淡定,Nangya并不是对洪班好,而只是把他当成一个修法的师兄。以后的日子还长,我会帮你留意这边的信息,到时候你经常来泰国看望Nangya就行。

这番话似乎并没起什么作用,这时Nangya等人从庙里出来,陈大师强压着胸中的不满,改成笑脸迎上去。

从披集到罗勇的大巴车上,我心里都替陈大师觉得累。他对Nangya的这份执着,可以说就算年轻男人也没几个能做得到。可惜Nangya现在对尘事中的这些都完全没感觉,一心修法,看来也是有缘无份。当年Nangya在贵州毕节的深山里,就因为某男人虚伪的那句“我想给你一个家”的话,就让Nangya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对方身上,不惜给全村人落降头。那时的她冷酷无情,胸中充满仇恨和偏执。而现在的她却判若两人,成了几乎不食人间烟火的女修行者,真是令人无法想象。要么是信仰的力量,要么就是已经看透世事,也摈弃了之前的自己,这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得到的,也许这也是Nangya能修成鲁士,而我们只能当牌商的原因吧。

回到罗勇,吃饭的时候我和表哥嫂说了可能明年要结婚的事。表哥特别高兴:“到时候提前把日期告诉我们,好给你准备大礼。”我哈哈笑着说不用,你们俩到场就行。表嫂说那怎么行,他现在就你这么一个还有交情的亲人。表哥劝我以后可以考虑全家都移居到泰国来,我说够呛,故土难离,我已经习惯了泰国的生活,但我父母恐怕不行。东北人到南方生活都不习惯,别说在东南亚这么热的地方了。而且小何姑娘这人也比较恋家,她父母也不能同意。

两天后的下午,我突然接到陈大师的电话,他语气焦急,问我泰国的报警电话和医院急救电话号码分别是多少。我很奇怪,问为什么要这两个号码,陈大师说寺庙出事了,有个人好像已经死掉,而Nangya和洪班师父都很危急,必须马上叫救护车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大声问。陈大师竟然有些激动过度,连情况都说不清楚,只让我快点告诉他。我说你又不懂泰语,打了也是白打,电话由我来。挂断之后,我马上给老谢打去电话,毕竟这家伙在泰国呆得久,各方面也比我熟悉,我让他尽快打电话给披集当地的警署和医院,将寺庙地址和方位说清楚。

老谢也不明就里:“洪班和Nangya出什么事了?”我让他先别问什么事,马上打电话,然后再赶去寺庙,我这边也马上从罗勇赶到披集。在路上,我给方刚打去电话,可始终关机,估计他和阿赞巴登还在菲律宾的什么地方,已经收了钱正在给某人落降头。

上一章:第1007章 Nangya的庙 下一章:第1009章 不速之客
热门: 水车馆幻影 野性的证明 蒙娜丽莎的微笑 画心 茅山鬼道之尸道 都市传说拼图 亡灵颂歌 清明上河图密码3 金字塔之秘 推理之王2:坏小孩(隐秘的角落原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