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8章 众目睽睽

上一章:第997章 换酒 下一章:第999章 关门了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晚上睡觉,我做梦的内容都是中午在西餐厅的重放。调换杯子的时候失败,半路吴经理猛回头,一把将我的手腕子给抓住,狞笑着说:“你在做什么?”然后方刚和陈大师共同把我按在桌上,那名摔倒的服务生爬起来,把陈大师面前的酒死往我嘴里灌,我大叫着就醒了,发现已经天亮。

早八点,泰王佛牌店的法会仪式准时开始,吴经理和陈大师都讲了话,这回记者不少,吴经理人脉很广,光她就请来二十多家报社和杂志社的记者,再加上陈大师请到的十几家,还真是热闹。

吴经理换了一身深粉色的无袖旗袍,裁剪合体,更把她的曲线显露出来,而男人在正式场合就只能西装领带,包括我和方刚也是。方刚最讨厌穿西装,要不是场面隆重,打死他也不穿。在讲话的时候,吴经理笑着说:“这次请到的阿赞巴登和阿赞雄师父,都是泰国很著名的法师,精通各种东南亚古代法门,无论驱邪施法还是纹符,效果都非常好。马上就要开始的是驱邪法事,与鲁士灌顶差不多,都能有效地去除人体内的阴气、业障和戾气。当然,如果平时行善太少,造业过重的话,在驱邪的时候可能会有比较过激的反应,请大家习惯。”

记者们频频发问,不多时仪式开始,大家都进了店,泰王佛牌店比陈大师的店更大更宽敞,看来那位在泰国做稻米生意的高老板也很有钱。

按行程安排,首日的驱邪法事是由阿赞雄来做,三十位善信跪在地上,阿赞雄坐在台子上,身后和两旁都摆着很多神像,算是简单的法坛。几十名记者在旁边不停地拍照,我、吴经理、陈大师、方刚和阿赞巴登等人都坐在旁边观看。

阿赞雄做驱邪法事的方式很特别,他并不用法拍,也没法油,而是用一根超长的经线,先从那些善信的最右下角开始,让他们用双手合十,把线夹在掌心,依次穿过所有人,最后引出来的线头再捏到自己手里。

开始施法,阿赞雄低声念诵着奇特的经咒,我也算是好几年的老牌商,虽然不懂巴利语,但通过声调和发音,也能分辨出大概是哪个泰国、缅甸还是柬埔寨的法门。可阿赞雄的完全听不出,只知道很怪异。

他闭着眼睛,念诵经咒的速度越来越快,好像进入了一种癔症状态。这三十人中,有的渐渐有了反应,有人额头一直冒汗,有人大口喘气,有人低声哭泣。这时,我看到吴经理悄悄解开旗袍胸口处的那个扣袢,似乎有些热。旗袍是一片式设计,扣袢解开,胸前的衣料就要垂下来,吴经理用手捏着扣袢轻轻扇动,还悄悄左右看,想知道是否有人注意她,估计是怕不好意思,毕竟这是很不雅观的。

佛牌店里装着中央空调,温度都是由电脑控制的,根本就不热,否则我们这些穿西装的非湿透不可。正在我疑惑的时候,看到吴经理大口喘气,喘得很夸张。不光我们四个人,那些记者也发现了,纷纷把相机对准吴经理去拍。

吴经理用手挡脸,但气却越喘越厉害,陈大师坐在她身边,低声问怎么了,吴经理只是摇头,却不说话。方刚看了看我,眼神很复杂,几分钟后,就见吴经理好像要站起来,紧紧抓着陈大师的手,低声说:“快,抓着我、抓着我,别让我动!”

阿赞巴登看着她的行为,皱了皱眉。陈大师没明白,他不知道发生什么,只得抓住吴经理的左臂,可又不太好意思,毕竟对方是单身女人,自己是单身男人,还有那么多记者和人看着。吴经理站起来,右手又在身上解旗袍的那一排侧扣,边解边说:“好热,受不了……”

陈大师傻了眼,就算不懂,他也知道这不是什么正常举动,连忙站起来去抓吴经理的右臂,低声质问你要干什么,疯了。

“别管我,我热!”吴经理额头全是汗,“快、快抓着,别让我再动!”此时的她就像两个人互相争斗,不知道听哪一个。记者们面面相觑,那些善信有的也朝这边看,另外还有不少进店的围观者。而阿赞雄仍然闭着眼睛,好像根本没听到周围的动静,也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

泰王佛牌店有两名店员,一男一女,那女的已经看呆了,不知道怎么办。男的连忙跑过来询问,陈大师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吴经理生病了。

这时,有几名善信开始情绪激动,发出像牛叫似的低吼声,而吴经理已经忍不住发出痛苦呻吟,用力甩开陈大师的手,踉踉跄跄地跑向佛牌店大门处,好像像出去。两名记者互相看看,连忙拦住她,东问西问地没完。很明显,这两人并不是关心,而是拦着她不让走,免得跟丢,或者她钻进汽车,那样就拍不到资料了。

吴经理想拨开记者,但已经没有力气,男店员跑过去,想把吴经理拉回来。他本是好心,生怕吴经理到外面更出丑,却没想到便宜了记者。吴经理猛地把男店员推倒,身体倚着墙壁,把旗袍的侧扣子全都解开。这旗袍本身就是性感设计,开叉很高,都到了大腿根部。侧扣全开,旗袍的前片就散了,露出里面黑色的内衣裤。

记者在旁边疯狂拍照,都像打了鸡血似的,脸上表情兴奋,估计从没料到还有这么猛的料。我心里隐隐觉得和昨天的酒杯有关,但就算是吴经理搞的鬼,看到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脱衣服,也是很难堪的事,反正刚才那一幕已经被记者们全都拍进相机里了。

于是,我冲上去挡在吴经理面前,那名男店员迅速脱下西装,当胸把吴经理的身体裹住。陈大师也跑过来解围,对记者拼命挥手,示意他们别再拍了。可惜记者们根本不理,仍然拍得很来劲。吴经理还在拼命挣扎着,方刚倒是坐得很稳,微笑地看着这一切,阿赞巴登凑过去低声询问,方刚也不回答。

好不容易把吴经理按在地上,可她似乎被壮男附身,力气极大,三个大男人居然按不住,吴经理那白嫩的大腿和腰身不时露出来,好几名记者见缝插针,专挑关键部位拍照。没办法,我咬着牙用力朝她脸上打了两拳,趁吴经理迷离之际,我们三人把她抬起来冲出店门,男店员从兜里掏出钥匙遥控打开吴经理的车门,想把吴经理塞进汽车。还是疏忽了,吴经理用力跳下来,朝街角跑去,男店员和我狂追,幸好没让她跑远,就又拖了回来。

这个过程也被很多人目睹,记者也拍下来了,将吴经理塞进汽车后,男店员迅速开车驶离。

店里阿赞雄继续施咒约十几分钟才停下,三十名善信中有七八名反应强烈,剩下的有些本来有反应,也被吴经理事件给干扰,法会的首日驱邪法事宣告失败。

我们四人直接回到陈大师的风水堂,小凡看到我们几个人情绪不太对劲,就问怎么了。陈大师惊魂甫定:“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这到底是怎么了?”

坐下后,我才把整个经过讲给他们俩听。小凡听得张大嘴说不出话来,陈大师也呆了半天,方刚嘿嘿笑着:“这就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施法现场是阿赞雄主持,她举动失常,说破天也怪不到别人头上去,真他妈的完美!”

上一章:第997章 换酒 下一章:第999章 关门了
热门: X密码 坟墓的闯入者 大漠图腾 锅匠,裁缝,士兵,间谍 摩格街谋杀案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拉普拉斯的魔女 国家阴谋2:英国刺客 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黑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