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2章 特殊酒吧

上一章:第991章 灌顶的效果 下一章:第993章 斗法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就这样,淑华和阿赞翁悄悄约会了好几次,在第四次的时候,她失身了,在阿赞翁选的另一家酒店,并不是他自己下榻的那间,估计是怕被人发现后败露。事后阿赞翁承诺会和淑华结婚,让淑华很开心。但他要淑华先做两件事,一是把某样东西悄悄放在陈大师佛牌店中,越隐蔽越好,最好是永远不会让人翻找到的。二是随时把陈大师佛牌店和田七等人的生意动向朝他汇报。

淑华表示很为难,她在陈大师佛牌店做了一年多,无论陈大师,还是伟铭或者我,都对她不错。但阿赞翁说:“世界上还有比我对你更好的人吗?”这句话让淑华无言以对,现在的她觉得阿赞翁就是最爱的男人,就只好答应。

于是,她就在某天伟铭去卫生间的时候,把那个引灵符悄悄藏在某组柜台内的丝绒铺布下面,这是个很隐蔽的地方,除非地震和阿赞师父感应,估计几年也不会有人发现。那次Nangya来到佛牌店,觉得店内的阴气比之前更大,但那时刚好进了一批阴牌,所以我以为是多块阴牌在一起而产生的阴气,Nangya也没多想。

看到淑华痛苦的表情,我只好安慰她,其实我也没想到她居然已经被阿赞翁占了便宜,这让我非常愤怒。淑华和我也算是一年多的同事,有了感情,被那只非洲猴子用情降术占有真是太下三滥了。

“最近这段时间,吴经理和阿赞翁联系过你多少次,他们对你提供的情报是否满意?”我问。

淑华哭着说:“有、有十几次吧……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他们,吴经理很高兴,说我对阿赞翁这么忠贞,以后他肯定能娶我。”

我强忍怒火,问:“现在我们想搞阿赞翁替你出气,你愿意配合吗?”淑华擦干眼泪,说当然愿意,她恨阿赞翁入骨,真想用刀把他砍成肉泥。

离开Nangya的住所,我给淑华放了两天假,让她好好休息调整心态。这边再跟费大宝和登康商量计策。费大宝气得直冒烟,在屋里大骂阿赞翁,说非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不可。

登康哼了声:“收拾阿赞翁还不容易,这家伙不可能每天两点一线,除了泰王佛牌店就是酒店下榻,总要出去吃饭吧,要去逛街玩乐吧,找个机会把降头油弄到他身上,再以阴法直接攻击,就不信他的法力比我还强。”

我笑着说非洲猴子怎么可能比马来西亚白胖帅哥还厉害,那是不可能的。登康不高兴地说:“白是对的,但我并不胖吧?”我连忙改口。

商量来商量去,费大宝提出,光让登康以阴法搞垮阿赞翁还不算,最好让他同时出丑,再让记者报导出去。现在的关键人物仍然是淑华,因为到目前为止,阿赞翁和吴经理还不知道淑华已经被解开情降的事,这是我们的优势。

最后,费大宝说出一个不错的计划来,我们也都觉得不错。

这天佛牌店来了一对中年夫妇,称去泰国旅游回来,就每天晚上出去梦游,还打人。谈好价钱后,Nangya来到店里,盘腿坐在地上给他们施法。忽然,我们看到Nangya神色不对劲,两夫妇也浑身发抖。而Nangya立刻停止施咒,正在我要上去问的时候,两夫妇像疯了似的弹起身跑出佛牌店,在街上大喊大叫。我们几个人连忙出去想拉回来,可两夫妇已经拦不住,惹得很多人过来围观。

两夫妇最后还是跑掉了,我让伟铭和淑华关上店门,不再停业。

当然,这只是我们设的局,演戏给大家看的。坏事传千里,这事很快就会传到泰王佛牌店耳朵里去。

过了几天,我们让淑华在晚上十点多钟给阿赞翁打电话,说店里出事了,有很重要的情报跟他说。阿赞翁立刻同意,并问她在哪里。淑华称在骆克道的某街区十字路口,让他快来。

淑华就站在那个路口处,这里是个热闹地方,有很多餐厅、KTV和酒吧。我和费大宝躲在远处,用从那个在香港卖枪模的客户店里新买的两部望远镜同时观察。半个小时左右,我就在望远镜的视野内看到了阿赞翁。这家伙打扮很新潮,穿了一身黑色T恤和运动短裤,还听着耳机,怎么看也不像从缅甸来的阿赞和降头师,怪不得他有五六个老婆,可能是因为比较擅长与时俱进吧。

两人交谈片刻,淑华的情绪不太好,阿赞翁抱着她肩膀一直安慰着。忽然淑华转身就走,阿赞翁在后面紧追,一前一后拐到巷子里。我和费大宝连忙跟过去,看到两人进了某酒吧。

香港虽然没有泰国那么开放,但毕竟是资本主义制度,所以“特殊行业”并不算违法,也就有很多特殊的酒吧。这间酒吧就是骆克道的特殊酒吧之一,但显然阿赞翁并不知情。进去后不久,看到有个戴墨镜的年轻男子腰间围着帆布运动包,头戴太阳帽,也跟着进了去。这是费大宝之前给阿赞翁在酒店设局时,找过的那名小报记者。此人对本港的八卦新闻有着强烈的兴趣,招之即来。

我和费大宝悄悄来到酒吧门口,旁边立着醒目的BAR字母霓虹灯,还有立式大灯箱,上面印的图案也是披薄纱美女正在给人按摩,看来是楼上有按摩店。可惜方刚不在,否则他肯定会去。

小心翼翼地走进酒吧,我俩怕被阿赞翁看到,就贴着墙壁溜到角落的某座位,招手叫来服务生,先要了两杯啤酒。酒吧里很热闹,我找了半天也没看到阿赞翁在什么地方,还是费大宝眼尖,指给我说那边坐着的就是,对面是淑华。我这才看到,阿赞翁和淑华聊了一会儿,就看到淑华哭起来,阿赞翁起身去劝,双手抱着她的脸,淑华也用手搂着阿赞翁的脖子,好像正在撒娇。

“都嘱咐好了吧?”我问,费大宝说让我放心,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淑华的手掌中藏有降头油,可以趁机涂抹在阿赞翁的颈中。我问会不会被他发现,毕竟这家伙可是落情降的高手。

费大宝笑着说:“酒吧里这么热,又吵又闹,降头油又不是冰镇啤酒,阿赞翁很难察觉得出。”

我点点头,但还是有些心虚。这时我才看到那名记者就坐在斜对面,手里拿着一部小巧的卡片相机。他很有经验,并没有急于频繁拍照,而是把相机握在手中,边喝着东西,边把相机的镜头对准阿赞翁方向,而不是放在眼前,这样更难以被人发现。

不多时,淑华站起来走出酒吧,阿赞翁并没有动,而是坐着继续喝酒。这时有两名穿着暴露的年轻姑娘过来搭讪,阿赞翁很感兴趣,两姑娘一个坐在斜对面,另一个干脆直接坐到他的大腿上。阿赞翁显然是混惯了风月场的人,他右臂揽着姑娘的腰,左手更是没客气,隔着姑娘的衣服在关键部位摸个不停。

我觉得时机已经差不多,就掏出手机给登康发了条短信:“动手。”

酒吧里人太多,我并没发现登康坐在什么位置,但却很容易就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施咒的。突然,我和费大宝都看到阿赞翁的动作凝固住,好像被施了定身法。

两个姑娘对着阿赞翁笑个不停,后来又用手去拍他的脸。阿赞翁这才回过神来,紧张地四下张望,我和费大宝连忙把头转过去,以免被他发现。

上一章:第991章 灌顶的效果 下一章:第993章 斗法
热门: 布谷鸟的呼唤 第13个小时 子夜悲歌 人间(中卷):复活夜 活葬 罪瘾者 最漫长的那一夜:第二季 学生街的日子 清明上河图密码2 五次方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