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7章 从这儿跳下去

上一章:第986章 T小姐 下一章:第988章 暴怒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黎导演很生气:“有你没你都一样?好好好,那你现在就走!”阿亮还真听话,起身就走,被黎导演揪着衣领拉回来,说你小子还真走,这么听话。

阿亮哭丧着脸:“黎导,你就放过我吧,我还没女朋友。”黎导演把他按在座位上,说你继续剪,我是导演,有事也是在我身上,你们怕什么。阿亮无奈只好继续操作,我在屋里踱步,副导演和制片人让在沙发中坐下,问是怎么回事。我安慰他们说鬼也分好坏,善鬼如果死得比较不甘心,有时候就会在它生前工作或生活过的地方出现,这也是正常。只要你们当初没做过对不起那个T小姐的事,就问题不大。

两人互相看看,都说肯定没有。

走出酒店,黎导演把我俩送出来,他问:“田顾问,你跟我说实话,以前有没有遇到这种情况?以你的经验,T小姐到底只是冤魂不散,还是来找谁麻烦的?”

我说:“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没做过对不起T小姐的事,就没什么关系。而且你现在拍的这部电影是低成本的正规片,女演员们要是心甘情愿的,就没那么大业障。”

黎导演笑着:“好吧,等拍完这部片子,以后我就去片厂帮人做工,专拍文艺片,当副导演,在现场拿喇叭筒喊停也是能混饭吃。”我说是啊,有半天半地古曼的保佑,你怎么也不会回到以前那种惨相吧。他连忙摆手,说宁愿自杀也不想再住鞋盒子。

处理完贸易公司老板布周像的生意,黎导演这边的探班之旅也告一段落,和我费大宝就一起回到泰国,找方刚去了。熊导游的事解决之后,他就又搬回芭堤雅居住,理由很简单,住了七八年,对这个城市太熟悉,觉得比曼谷好。其实我觉得无非就是芭堤雅的酒色服务比曼谷更多,更专业而已。

费大宝的佛牌知识已经学得不错,开始自己独立接生意。这小子仗着在无锡结识了很多富二代和公子哥的狐朋狗友,有钱女孩也不少,经常在他们面前讲佛牌。再加上中国人对泰国佛牌也是越来越不陌生,尤其在有钱人的圈子里。所以这几个月间,费大宝光卖给朋友的佛牌就有十几二十条,还有三个女孩跟他来泰国找Nangya做过情降。和我当年刚入行相比,业务量多多了。

刚在芭堤雅呆了几天,晚上我们三人在酒吧喝酒,方刚看到手机响,但没理,就让它在桌上嗡嗡叫。费大宝眼尖,看到手机屏幕显示的是黎导演,就问:“大哥,怎么不接,黎导演可能又有什么事吧,也许是想再请佛牌,多发大财呢?”

方刚哼了声:“他要是想请佛牌,我就把脑袋摘下来,给你们当波开!”我说怎么这么绝对,方刚说黎导演供奉半天半地之后,生活已经有了好转,可他又去拍小电影,继续产生业障。你说的电影画面中有当年艳星T小姐的鬼影,并不是什么巧合,而是在对他们进行提醒。

“难道真是想找黎导演的麻烦?”我问。方刚说反了,并不是鬼想找黎导演的麻烦,而是黎导演主动去找T小姐鬼魂的麻烦。

我和费大宝都表示没听懂,方刚说:“T小姐生前曾经在那个片场拍过电影,她的名字我听过。我有个客户是台湾某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告诉我那时候T小姐的那部片子在电视台播放的效果非常好。但也打听过,说T小姐在拍此电影时,因为没有仔细看条款而被骗,本来说好只拍背面,后来却被导演强迫要求拍正面全光,她是含泪拍完的。”

这番话让我震惊,费大宝脱口而出:“是黎导演干的吗?”我说那个逼T小姐正面露光的导演不见得就是黎导演,但她很可能是冤魂不散,所以在旧片厂现形,也许并不是冲着黎导演来的。

从酒吧回家的路上,黎导演给我打来电话,方刚让我别接,也不要管这个人的事,我只好听从。

方刚当然不回复,他很清楚这是什么意思,却不提醒对方。其实我觉得这倒是个商机,要是换成我,一定会极力劝黎导演来泰国施法,说他已经被T小姐的鬼魂缠上,不解决就得死。可方刚却完全不理,我猜不透原因。

躺在床上,我心里一直不踏实,很想知道逼迫T小姐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黎导演。悄悄给黎导演发去短信问这个事,让他说实话。黎导演回复:“对天发誓,那是另一个姓孟的导演,不是我啊!”

既然不是他,可为什么总给方刚打电话和发短信,我又提出疑问,黎导演回复:“这些天我经常做相同的噩梦,要么是在那个片厂,跟T小姐共同拍戏,但T小姐从帐纱中出来时,却浑身是血,连脑袋都是扁的,红的白的全都流出来,很恐怖,立刻把他惊醒;要么是他半夜在游乐园游荡,而四周全都是摩天轮,想问方老板到底是什么意思。”

典型的阴灵纠缠,这种事我遇得太多了。如果不加处理,一般情况下客户就会倒霉。可如果说T小姐是因为有人在她生前拍过电影的片厂开工,而缠上黎导演,似乎也说不过去,毕竟那个布景不可能只有黎导演一个组在用,为什么不找别人,偏偏找他的麻烦?

忽然,我想起之前和费大宝探班时,两名日本女演员和剧组人员发生争执的事,我连忙回复:“你有没有什么事瞒着我们?那天的两个日本女演员为什么生气,是不是你又故伎重施?说实话!”

黎导演很久才回复:“田顾问,你是聪明人。我也是没有办法,荷兰投资方要的就是那种片子,所以我只好让经纪人先把日本女演员骗来香港,到时候用合同威胁,强迫她们脱……”

我很生气,回复说你这不是老毛病又犯了吗,当年T小姐就是这么吃的亏,虽然她不是因此而死,但显然对这个事怀恨在心,最痛恨骗演员的电影公司。而你那天在片厂再次这么做,她阴灵发怒,才缠上你。

“田顾问,你快救救我吧,跟方老板说说!”黎导演文字中透着哀求。我回复说明天会和他说,但不知道他是否愿意,你等我消息。

次日我和方刚、费大宝提了这个事情,方刚瞪着我,说我狗拿耗子,不要管这种事。我想不通,有钱为什么不赚呢?

费大宝却很后悔:“早知道我就一直在内景守着了,谁知道后来还有好戏看?大老远从无锡跑来香港,也算没白来啊!”方刚笑着说你想看好戏,以后可以找黎导演给你安排个角色,岂不比旁观更刺激,费大宝兴奋地说行,后来又说不行,万一被父母和朋友看到,就丢大脸了。

我没给黎导演回复,因为觉得他早晚会再联系我。可没想到的是,再次得到黎导演的消息,既不是电话也非短信,而是几天之后的报纸新闻。那天,佛牌店的伟铭给我发了一条彩信,是拍的某八卦新闻报纸,上面刊登了香港导演黎XX昨日在游乐园乘坐摩天轮时突然发病,踹破安全玻璃窗跳下,当场死亡。

“田顾问,我记得你和这位黎导演有过生意往来?”伟铭在图片下面配的文字是这句。

我没有回复,因为心里很不舒服。黎导演的死在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做佛牌生意好几年,不光我和方刚,连费大宝都能预料得到这个结果。

上一章:第986章 T小姐 下一章:第988章 暴怒
热门: 致死坐席 怒晴湘西 灰色的彼得潘:池袋西口公园6 别相信任何人 第四扇门 燃烧的电缆 风声 卜王之王 第三个女郎 毒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