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4章 陈年版税

上一章:第983章 换位置 下一章:第985章 探班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黎导演打着酒嗝:“当、当然!这么破的鞋盒子,我他妈早就住够了,明天就退掉,去尖沙咀租正规公寓。”

按我以前的经验,觉得黎导演可能要去租那种每月租金两三万的高级公寓,没想到只是换个正规公寓而已。黎导演毕竟是大风大浪过来的人,五十几岁的人,不像年轻人那么容易冲动,有了钱就想大把花,比如之前那个住在深水埗的鹏仔。

黎导演拍着自己的腿:“过几天安顿好,我要去医院好好治治这条腿,太痛苦,阴天下雨就疼得要死,不敢吹风,夏天再热也不能穿短裤,他妈的!”我说也是,现在有钱了,最重要的就是把病治好。

回酒店的路上,费大宝感叹:“半天半地的九灵古曼真这么厉害?这也太巧合了吧?壁柜早不塌晚不塌,偏偏在供奉古曼之后才塌?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文件袋是破的,就想起来收拾合同?刚巧又发现里面有份合同,条款是还有钱拿?连老板和名字都换了的公司,居然因为有新片上映,而怕负面新闻给黎导演结账?这……这全都是巧合?”

“这就叫转机运。”我笑着说,“佛牌古曼再灵验,也不能让钱和运气凭空掉下来,其实都是你自己应该拥有的,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而没拥有。但佛牌古曼中法力和阴灵的作用就是,让你的机运发生变化,促进偶然和小概率事件的发生,才能转运。”

给方刚打电话说了黎导演的事,他并没觉得有多稀奇,这老哥做佛牌生意比我早四五年,什么都看惯了。我问他,这种半天半地的九灵古曼,要是既能强效成愿,又不会有禁锢反噬的顾虑,那我也想请。多接几笔大生意,在沈阳多买两套房,我就可以洗手不做,回沈阳去结婚生子享清福了。

方刚哼了声:“谁拦着过你?不过,你小子沈阳泰国和香港三地来回跑,到时候谁帮你供奉,谁给你换供品?总不能随时带在身上吧,别忘了毕竟有个‘半地’二字,夭折的婴灵不好惹,到时候给你颜色看,后悔可来不及。”我心想也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正在看电视时,又接到表哥打来的电话,一看屏幕,我才想起来自从搞掉熊导游之后,我竟然忘了回罗勇去看望表哥嫂和金蛋。果然,他问我为什么好几个月也没来罗勇,是不是忙着相亲处对象呢,我笑着说对象现在还真有,但八字没一撇,最多半个月,我肯定从香港回罗勇看你们。

和费大宝说了这个事,他也想跟我去看看表哥,可这边藏引灵符的事没解决,我暂时还不想离开。

从这之后,我和黎导演有近两三个月都没怎么见面,都是电话联系。这段时间,我得知他的腿病已经有很大好转,除了西药治疗,还用了内地的什么蜂毒疗法,效果相当不错。按黎导演的说法,不光阴天下雨没那么疼,夏天也可以穿短裤,而且几乎不用拐杖。

“田顾问,这半天半地的古曼真灵验,可我听人说过,好像请了泰国佛牌古曼这些东西,要是有了效果,就要从另一个方面失去什么,真是这样的吗?”黎导演问。

看病需要钱,这是真理,但我总觉得,有时候既然有钱也不见得能把病治好。黎导演现在生活有了很大改观,不光是有钱,主要还是供奉那尊半天半地型的九灵古曼的结果。古曼是由龙婆师父加持,婴灵把阴灵的力量通过佛法,转化为能让人机运改变、福业消涨的力量。供奉本身也是付出,能让古曼中的婴灵享受到供奉品,这就等于保持了契约平衡。所以在通常情况下,无论泰国佛牌还是供奉物,有了效果之后,供奉者只需增加供奉品以用还愿就足够了。

所以我告诉黎导演,只要不是邪牌和极阴之物,有效果就是有效果,尤其这种由龙婆高僧加持出来的东西,是用的正统佛法,无需担心反噬。也就是说,只要你用心供奉,它给你带来的一切都是你白得的,不用付出什么。

黎导演非常高兴,又要请我吃饭,但那时我人在沈阳,就说以后有机会。

再次和黎导演见面,距离上次已经有三个月,而且还是因为一件很奇特的事。藏引灵符事件早已水落石出,又发生了不少事情,但为了保持完整,还是先把这个经历讲完。

那时,我已经回到泰国,在表哥家继续住。因为那时候处理熊导游的事耗费不少精力,也不敢在表哥家里呆着,怕被人盯上报复,现在熊导游和阿赞尤已经完蛋,我才敢放心地看望表哥。金蛋跟我还是那么热情,只要我在表哥家,遛它的工作基本就是我的。

手机响起,显示是黎导演的号码。“喂,田顾问吗,你现在是否有空?有的话就来九龙城区的XX电影公司。”

“去电影公司干什么?”我没明白,但立刻升起一个念头,“你在拍电影?”

黎导演哈哈大笑:“田顾问确实是聪明人,我以为你怎么也猜不出来!”

真被我蒙对了,细问之下才知道,黎导演果真在拍戏,而且还是导演。这是一部低成本的香港古装故事片,投资方为荷兰的某家公司。黎导演没有忘记当初在酒桌上费大宝说的话,特意打电话让我俩去探班。

费大宝早就回无锡去了,因此我给他打去电话,问想不想去香港看看港片的拍摄现场。原以为他不会从无锡到香港飞来飞去,就为了看黎导演拍电影,但没想到这小子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远远超过我的预估,他马上表示会来,让我等他。

其实我并不想,从曼谷到香港,来回机票遇到打折也得两三千块钱,除非在香港能接到什么生意。于是我让在沈阳看店的姐夫帮我突击找找,有没有香港的客户发私信或回复贴子,有的话那就再好不过。

我运气不错,半天之后,姐夫给我手机QQ发来两条消息,说是从几百条回复中筛选出来的,第一条是某香港普通市民咨询请佛牌的事,另一条是在香港开贸易公司的老板,因为办公室里发生过凶杀案,想在办公室里摆放一尊泰国的布周十面派神像,以镇灵和保平安。

请牌那个没什么兴趣,我就优先处理香港公司老板的事。给他打去电话,聊来聊去,发现此人对泰国佛牌很了解,几乎是半个行家,也唬不住他,包括报价方面。最后这人只给两万港币,要一尊高度不低于六七十公分的布周像,还要著名鲁士师父加持的。

这人确实很懂行,此类货我和方刚能找到的最低出货价也得一万六七甚至更高,利润实在平平。放在平时,这桩生意我只能放弃,赚头少,还麻烦,布周像要打木架托运,不像佛牌古曼,随便装个包裹就能快运。

但现在有Nangya就不同了,那时她已经回到泰国,而且能用正统的鲁士法门加持布周像,但毕竟不是修行多年的鲁士师父,效果可能比鲁士路恩等人差些,不过对客户来讲,只要不是极特殊要求,已然足够用。

Nangya加持这样一尊小型的布周十面派,出货价折合港币只需一万二三左右,利润不错,也值得做,最主要的是,我有了去香港的理由,去掉路费,也能剩下几千港币,心理平衡多了。

上一章:第983章 换位置 下一章:第985章 探班
热门: Y的悲剧 十四年猎诡人 盗墓笔记续集 枯叶博物馆 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 白与黑 第十三个故事 三叉戟 隐形解体的传说 二律背反的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