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6章 首饰

上一章:第975章 费大宝的手指 下一章:第977章 灵异柜台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躺在Nangya住所客厅的地板上,陈妻渐渐醒转,开始她还是疯劲十足,但在Nangya换了其他法门之后,慢慢恢复正常状态。说了一阵子胡话,之后就以苍老的音调说要还给我首饰。

跟陈九商量,让他先去首饰店,分别买一块玉佩、一副翡翠耳环和一支簪子回来,不用太名贵,但不能是假货,至少得是真玉真翡翠。陈九面露难色,说他只是农民,从来没去商场和金店买过东西,也不懂。

我给小凡打去电话,她说:“陈大师认识好几位做首饰生意的人,你记个地址,这人姓曾,在九龙土瓜湾那边开了一间首饰店。我以前去买过首饰,并不太高档,应该可以达到你的要求。”

按她提供的地址,我和陈九乘出租车到了土瓜湾,这间首饰店果然不大,听说是陈大师佛牌店的人,曾老板很热情,说他店里的东西并不贵,也有真有假,但肯定不会卖给我们假货。

和陈九简单商量了一下,Nangya施法的收费大概在三万五千港币左右,这样的话,他只剩下一万港币可以用。按这个预算,曾老板帮着挑了我们要的那三样东西,总共九千多港币。

回来之后,我们四人乘坐地铁来到粉岭站,好在陈妻不再发疯,要不然的话还真麻烦。到站后以小巴车来到村口,然后来到陈九的家。村民看到Nangya的模样,都觉得很好奇,无论男人和女人都出来看,只不过眼神不同,男人多是惊喜和欣赏,而女人多是惊讶和嫉妒。

伟铭打来电话,称费大宝的手指虽然没断,但也有骨裂现象,必须住院观察几天。我让他先用自己的信用卡垫付医疗费用,到时候一起还他。这真是意外损失,香港的公立医院收费也很贵,普通住院每天也得两千多港币,费大宝这点问题,没个万八千块钱港币是搞不定的,让我很头疼。

在陈家呆到午夜,陈九带领我们到了那个挖出棺材的土坡,当初棺材埋得并不深,但上面还封着几块条石,陈九夫妻俩和我分别用锄头和铁锹去挖,累得满头是汗,在我喘气的时候,这两人还在干活,体力确实比我强太多。

挖出棺材之后,陈九用锄头撬开棺材盖,这口棺材已经有至少几十年的历史,老化松动,当初移回来的时候也没上钉子,很容易就撬开了。Nangya让陈妻跪在棺材前,陈九恭敬地把那三样首饰放进棺材中的尸骨旁边,Nangya念诵经咒,陈妻浑身发抖,说:“不是我的,这不是我的!”

最担心的就是这个,陈九焦急地看着我,意思是这可怎么办。我心想如果Nangya不能说服阴灵,那就糟糕了,卖到国外的古董,估计神仙也找不回来。好在我们运气不好,在Nangya长时间的加持下,陈妻说:“好吧,说话要算数!”

事后,Nangya告诉我说她已经与棺材中的阴灵交流过,承诺把她的棺木再次移到风水上佳的地方,而且必须用丰富的供品来供奉,才能饶过陈妻。

风水的问题就得去请教陈大师了,给他打去电话,听说是Nangya在施法过程中需要的环节,陈大师连忙表示会来粉岭,在附近考察看有没有好地方。我说不用这么麻烦,陈大师说:“不麻烦!你不知道,香港这个弹丸之地是寸土寸金,想找个风水好又不用花钱的下葬地点,比挖出恐龙蛋还难,所以我必须亲自去。”

次日中午,陈大师开着黑色奔驰来到陈家。估计是村里人从来没见过豪华汽车,都围着看个不停。陈九坐在副驾驶,陈大师坐后面,由我来开车。在陈九的指路之下,我围着粉岭这片区域转了近两个小时,陈大师边看边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不时还要停车下来瞭望。

最后陈大师站在某山坡,指着一小片树林中的坟地,说这里风水不错,但已经有了几十座坟,明显是附近村里的坟地,可以找个角落安葬。大概估算了一下,这个地方距离陈家约有十几公里,还不算太远。

“不会被村里人发现,而找麻烦吗?”我有些担心。

陈九摇摇头:“可以不立墓碑,这样村民就不知道是哪家的坟,就算猜不出,也不至于挖开来看。”陈大师说反正也不知道死者的身世,立了墓碑也没法刻字,还不如不立。

回到陈家,陈九悄悄找来村长把这事说了,但隐瞒了他老婆偷陪葬品,只说阴灵发怒,要求移葬风水好的地方。村长吓得脸发白,生怕阴灵迁怒于村里,连忙表示会找几个嘴巴严的壮汉,今晚就动手。

陈九在村子附近的冥品铺买了很多供品,无非是纸活、烧纸、香烛,另外还有不少食物水果糕点,和女人衣服跟鲜花等物。晚上十一点多钟,陈九和村长挑选出来的五名壮汉把棺材又起出来,用绳索和杠子穿好,六个人抬着去那片小树林。我和Nangya、陈妻和陈大师则开车前往。

十几公里的路,这几个壮汉足足走了近三个小时才到地方。大家一齐干活,在坟地的角落不起眼处挖了墓穴,将棺材下葬,堆出坟包之后,再将那些供品按规矩摆放,烧纸香烛,Nangya让陈妻跪在坟前,开始施加持经咒。

陈妻哭泣道:“好久没吃到这么多东西了,还有漂亮衣服……”

加持结束,我们都疲惫不堪,Nangya也脸色发白,估计是耗费了大量法力。以前听老谢说起过,死亡年头越久的人,其阴灵的力量也就越大,当然,指的是那种一直没投胎的。

开车把Nangya送回住所,陈大师又送我回酒店,路上我给他讲了事情经过,他说以后再有去医院的事,别忘了和小凡打招呼,他有位客户就是开私立医院的,在那里能打很多折扣。我心里这个后悔,心想早知道该多好。

回到酒店时天都快亮了,我困得不行,也没洗澡,倒头就睡得像猪。次日中午才爬起来,给费大宝打电话询问病情,又问了医院地址。在病房里,听说陈大师认识某医院的院长能打折,费大宝也直拍大腿,后来说:“田哥,别生气,这医药费我自己出。”

“怎么能让你出这个钱?”我说,“Nangya给陈九施法收费三万五,我得一万,大不了就当这钱我没赚到。”

这时,手机响起,是伟铭打来的,问我在什么地方,说话是否方便。我说在医院看费大宝,伟铭说那就以后再说。我让他等费大宝出院后把信用卡账单发给我,好给他报销。

我恨恨地说:“要不是柜台里有阴牌,陈九老婆也不会发疯,真奇怪,普通的阴牌竟能有这么大力量?”费大宝也觉得奇怪,说好在事情已经过去,到时候好好检查一下那组柜台里面的阴牌,看是不是有入过重料的。

回到佛牌店,看着已经重新安装好玻璃的柜台,我又回想起那天的一幕,陈妻抡胳膊砸玻璃的动作,就像美国电影中的机械人,相当霸道。我走到柜台前,弯下腰看着里面这一排排的佛牌。这时,淑华把我叫过去问两块佛牌的来历。我说:“你在这店也有大半年了,什么佛牌都认识,怎么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问?”

“一时给忘了……”淑华不好意思地笑笑。

上一章:第975章 费大宝的手指 下一章:第977章 灵异柜台
热门: 暹罗连体人之谜 盗墓谜云 侦畸者 守夜者 鬼宗师 四怪馆的悲歌 罪与罪 密码 轩辕诀2:大清刑名 心理追凶:血泊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