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5章 费大宝的手指

上一章:第974章 香港农民 下一章:第976章 首饰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古董贩子冷笑着说他只收不卖,陈九急了说必须得弄回来,不然他老婆就惨了。古董贩子懒得理他,直接把电话挂断,陈九再打,贩子也很生气,说再骚扰我就对你不客气。

陈九连忙道歉,说了他老婆被鬼缠的事。古董贩子说他也是爱莫能助,那几样东西早就脱手,早就被运到欧美和日本的拍卖市场,说不定现在已经摆在某个白人的床头,从哪回购,想都不用想。

这让陈九感到绝望,那天午夜,陈妻在村子里高声唱粤剧,引得半个村子的人都出来看热闹。陈九实在没办法,硬着头皮给住在港岛的某远亲打电话,问是否认识会驱邪作法的道士或者什么高人。那远亲之前在陈大师佛牌店请过阴牌,效果不错,当然推荐我们,于是陈九就来了。

听完他的讲述,我点点头,说看来你的情况还挺复杂,陪葬品已经卖掉,现在中国的文物走私者非常厉害,别说已经过去几十天,就算是你昨晚挖出来的,今天可能都已经被欧美收藏家给买走了。

“那可怎么办啊?田顾问,你帮我想想办法,救救我老婆吧!”陈九哀求着。

费大宝问:“你卖古董得来的四万五千块钱花光了吗?”看来他最关心的还是飞来的横财。陈九连忙说还没呢,他儿子正在谈恋爱,这钱刚好准备给他办婚礼用。

我说:“这钱恐怕你儿子是用不上了,泰国的阿赞师父施法的费用就得几万块港币,你好好留着。”陈九沮丧地说好吧,只要能解决问题,钱肯定都拿出来。

从杂物间出来,坐在休息区,我在考虑是给Nangya打电话,还是把这桩生意让给登康。登康刚搞定歪脖富商的事,已经收了一笔钱,而且我还是想多让Nangya赚点儿,以弥补损失。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让Nangya来处理。给她打去电话,把陈九的情况汇报,问怎么处理。Nangya的意思是,今天她有客户要来,让陈九明天带着老婆去佛牌店,她会在店里看看他的情况。

从香港地图可见,尖沙咀到粉岭还挺远,于是我跟陈九说好,明天让他带着老婆早点到店里,让泰国的女阿赞给瞧瞧。

次日上午,Nangya早早来到店里,刚进门她就皱起眉,说:“好重的阴气。”

“店里有两三百条佛牌,其中阴牌也有几十块,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吧。”我解释道。Nangya点点头,在店里坐了一会儿,陈九两口子也到了,他老婆大概四十几岁,长得又矮又胖,身体倒是很壮实,穿着蓝色的对襟褂子,确实很土气。Nangya在休息区的沙发上盘腿端坐,费大宝在旁边站着,不像助理,倒很像大明星的保镖。陈九夫妻俩从来没见过泰国阿赞,看到Nangya的气质,连话都说不出来。

Nangya对我说:“她的身体被阴气侵袭,但还不算严重,我先用拘魂术帮她驱走阴气,然后再到那个棺材安葬的地方加持,才能彻底解决。”

看来她是想尽可能多地使用洪班巫收咒中记载的三明拘魂术,以熟悉掌握。我翻译过去,陈九有些害怕,可能是怕这件事让太多人知道,紧张地左右看。陈妻完全不会讲普通话,说粤语也结结巴巴,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就这样,最后只是嘿嘿地笑。

Nangya说:“既然之前的陪葬品已经无法找回,到时候我就要和死者通灵,看她有什么别的要求,尽量满足才可以。”再翻译过去,陈九夫妻连连点头。

初次施法就在店里,伟铭把店门紧闭,将写有“正在施法,请稍后再来”的牌子翻过去,再拉上窗帘,以免有人进来打扰。Nangya盘腿坐在地板上,让陈妻坐在对面,她开始使用苗族拘魂咒。为陈妻施法驱邪。

大概过了六七分钟左右,就见陈妻双眼发直,站起身慢慢走到柜台前,低头看着玻璃罩中的佛牌。我和费大宝都觉得很奇怪,以前施法的场面我们也见过不少,反应各异,有发抖、说胡话、喘息加剧、咳嗽和阴灵附身等等,但现在这个情况还是头回遇见。

“看什么呢?”我来到陈妻面前,小心翼翼地低声发问。没想到陈妻猛地抡起右臂就砸,哗啦一声,柜台的玻璃被砸得粉碎,我猝不及防,吓得后退好几步,然后才回过神来,当陈妻还要再砸的时候,我和伟铭一左一右,拽住陈妻的两条手臂就往后拉。没想到阿妻力气很大,估计是经常下地干活的原因,立刻甩脱我俩,又要冲上去。费大宝和陈九及时赶到,四个大男人按着陈妻,她两眼发红,抱着费大宝就要咬,吓得费大宝魂都没了,用手掌捂在陈妻脸上去推。

陈妻张嘴死死咬住费大宝的两根手指,往死里用力,看来是要把他的手指当成鸡爪给吃掉。费大宝疼得大叫,陈九用手捏他老婆的腮帮子,但完全没用。

这时候可不能手软,我跑过去拎起墙角的一只灭火器,用力砸在陈妻头上,把她给砸晕了。

“你要打死人吗?”陈九很不高兴。

我说:“不这么做,他的手指就保不住了,你老婆又死不了!”陈九辩解说万一打成傻子怎么办,我心想不打也没那么机灵。

好不容易把已经昏迷的陈妻两腮捏开,费大宝的手指才算解放,费大宝疼得额头冒汗,手指处已经血肉模糊,我怕他骨头受损,就让伟铭带着费大宝去医院看诊。

不多时,陈妻悠悠醒转,刚睁开眼睛,就立刻弹起身,掐住我的脖子不放,眼睛瞪得比牛大,嘴里嗬嗬地说:“偷走我的首饰,还用这种东西引我,我掐死你!”陈九和淑华拉不开,最后还是我飞出一脚猛踹在陈妻肚子上,把她踢开,才避免了被对方掐死的悲惨命运。陈妻还要冲上来,Nangya在后面用手按着她的后脑施咒,陈妻胸口剧烈起伏,大口地喘着气,眼睛通红如兔子,死死盯着被她砸烂的柜台方向。

难道是那组柜台中摆着入过重料的阴牌,结果遇到被阴气缠身的陈妻就成了引灵符,让她发疯发狂?趁此机会,我让淑华从杂物间找出绳索,把陈妻的双手在身后反剪捆牢。

“田顾问,怎么回事啊?我老婆虽然被鬼缠上,可也没有这么严重,现在她完全成了疯子!”陈九都快崩溃。我也很奇怪,Nangya表情严峻,我很了解她,看来她也没弄清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充其量只是个年代久远的阴灵,就算被干扰,也不至于这么厉害,难道是Nangya的拘魂咒激怒了它?

来到那组柜台前,我小心地拨开碎玻璃,将柜台中所有的佛牌全都从铺着金黄色绸缎的平板上取出来,递给淑华,让她马上拿到店外,最少上千米以外的位置。

这时我才算长吁了口气,陈九看着被反捆又不死不活的老婆,那张脸都扭成了苦瓜,问我怎么办。Nangya又施了十来分钟的经咒,陈妻渐渐倒在陈九怀中,昏迷不醒。我让他别急,说:“都是柜台里的阴牌闹的,现在好了,佛牌已经全都运走,没事。”

为保险起见,我决定不再在店里施法,而是改在Nangya的住所。我让陈九先把老婆扶到店外,又叫了辆出租车,和Nangya上车,驶向她在中环的住所。再打电话给淑华,让她回店去。

上一章:第974章 香港农民 下一章:第976章 首饰
热门: 坠落之上 九龙拉棺 暗瞳 第二死罪 珠穆朗玛之魔2 幽灵男 使徒:迷失者的续命游戏 诡案罪6 第三个女郎 黑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