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3章 挖墙脚

上一章:第972章 灵棚 下一章:第974章 香港农民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不愧是年轻人,费大宝这小子办事效率还真高,说走就走。次日中午就到了机场,我和他就在附近的餐厅吃饭喝茶,他给我讲了这一个来月在泰国的所见所闻。说方刚带他见了不少阿赞师父,黑衣白衣的有十几名。他都用手机拍下来了,还记录这些师父擅长什么,以搞好关系。他现在报了名,在语言培训学校开始学泰语。

“这么说你还挺上进的?”我问。费大宝说当然,他可是想当一名像方刚和我这样的厉害牌商。

下午两点多,我们从机场接到登康,他仍然是一身白色衣裤,我也看习惯了,告诉他不要乱改颜色,不然会衬出你的肤色更白。

“长得白难道不是优点?”登康没明白,我笑而不答,只敢在心里说又白又胖就不算优点了。

费大宝笑着拍马屁,说登康师父本身长得就帅,穿什么都好看。登康哈哈笑着拍拍费大宝的肩膀,说以后大有可为。

来到富商的家,登康告诉我,这位富商中的是灵降的一种,需要降头师找到一只活鸡,而且必须要公的。午夜时分在目标的附近,施咒时用手将活鸡的头骨掰断,鸡却并不死亡,而是能在巫咒的支持下继续存活数日,但毕竟颈骨已断,等鸡死的时候,中灵降的那个倒霉蛋也就完了。

富商和家人吓得魂飞魄散,差点儿要给登康跪下。但他却在犹豫,因为灵降难度大,如果降头师法力普通,就必须要在距离目标不太远的地方每天施咒一次。在解降的过程中,很可能被那位降头师所感应到,势必要以阴咒对抗,而一旦双方以巫咒斗法,就必须分出死活,难免结仇。

把这个情况向富商家人转达,富商妻子咬着牙:“只要这位师父说的是真话,我们愿意多出钱,给我把那个下毒手的降头师搞死!”

登康对我说,最好是那位降头师能知难而退,半路撤手,或者根本不在附近最好了。

到了午夜,登康让富商坐在地上,他盘腿而坐,尽量把腰板挺直,但头却仍然歪着,看得我浑身发毛,怎么都觉得他像美国恐怖片中那种死而复生的僵尸。费大宝掏出手机可能是想拍照,但又怕富商和家人不高兴,显得很焦急,一直在寻找机会。可惜到了最后施法结束,他也没找到这个机会。

施法过程并不复杂,富商的头就像遥控电动玩具,在施咒的二十几分钟之内,慢慢地从九十度回到直立状态,但却直喊疼,毕竟已经歪了好几日,不疼才怪。

登康顺利解开富商所中的灵降,说他在施咒的时候,能感应到有一股阴法在对抗,但只持续了十几秒钟,然后就消失了。应该是对方感应到自己的法力太强,于是知难而退。

“他就在附近吗?大概多远的距离?”富商的儿子问。登康说最远不会超过五十米,因为降头师的法力越强,就越不需要离得太近,而刚才那股阴法很普通。富商妻子马上让儿子出去搜索,一定要找到那个家伙。

登康说意义不大,因为阴法对抗已经结束,对方肯定用最快的速度逃走。富商儿子不死心,还是跑出去,大概半个小时后才回来,手里拎了只死鸡,脖子软软地垂着,说什么也没发现,但在公寓楼后面的外墙根处发现这只鸡。

费大宝把鸡接过:“还是温的呢!”登康点点头,说很正常,因为那位降头师被破了法术,鸡早就应该死,巫术一散,就立刻没命了。

富商住的是两层高级公寓,其妻把我们三人安排在二楼的两个卧室内,我和费大宝住一间房。躺在床上,他一个劲地拍大腿,说根本没机会拍照和录视频,以后怎么在朋友面前吹牛。

“等什么时候你没兴趣给这种场面拍照,就说明你是个很厉害的牌商了。”我翻个身,迷迷糊糊地说,然后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和费大宝来到Nangya的住所看她,Nangya很高兴,端出云南糕点招待我们。费大宝吃得很香,说从没吃过这么好的点心,居然还是鲜花馅的。我心里得意,心想要不是有我,你能吃上?

得知泰王佛牌店的吴经理居然来挖陈大师的墙脚,想把Nangya招到她们店里去,费大宝说:“想得美,居然到我们这里来挖人!”

我感叹:“商场如战场,不但互相竞争,还要挖墙角,做生意真是不容易。”因为还要回亚罗士打看望父亲,两天后登康就回马来西亚去了。

这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正坐在店里和费大宝聊天,淑华走过来,递给我一张报纸,上面有条新闻的内容是:泰王佛牌店请到马来西亚鬼王派传人阿赞登康师父,与情降大师阿赞翁联手,为香港著名企业家任XX先生施法治好怪病。

我很奇怪,第一反应是假新闻,可下面配有彩色照片,是登康、吴经理和那个阿赞翁,还有一位五十几岁男人的合影。马上给登康打去电话,他说:“是啊,有什么问题?”

“谁帮你联系的生意?”我问道。登康说是一名比较熟悉的香港牌商,但名字不方便跟我透露。我也没多问,告诉他这个泰王佛牌店和我们陈大师佛牌店是死对头,最近一直在卯着较劲,以后你最好别帮他们。

登康失笑:“可我是阿赞啊,也得吃饭过日子,有生意总得接,我父亲在亚罗士打的医院理疗,也是很费钱的,而且那家佛牌店开的价格比较高。”我心想也对,登康毕竟不是Nangya和洪班那样感性的人,没理由让他拒绝正常的生意。如果这佛牌店是我开的,也许登康会同意,但那是陈大师开的,在登康眼里,可就隔着一层关系。

“你怎么跟那个阿赞翁联手施法?他法力很强吗?”我疑惑地问。登康说强个鬼,也就是个普通水平,但吴经理要求必须和他联合,因为这个阿赞翁是泰王佛牌店的驻店法师,要经常宣传他。

我很想笑,看来登康在接生意时,还得负责拉同行一把。

挂断电话之后,费大宝说:“登康师父最近比较缺钱,所以多接生意也没什么不对。”我哼了声,心里总觉得不舒服。

淑华看着报纸上印的彩色照片,笑着说:“阿赞翁师父真的好帅。”

费大宝看着她:“啊?阿赞翁长得帅?我怎么没看出来?”淑华白了他一眼,说人家就是比你帅,你看他的发型多酷,多像那个荷兰的球星,叫什么特的。伟铭撇着嘴说那是叫古力特,淑华连忙说对,就是他。

看着阿赞翁的照片,我心想这家伙也谈不上五官多帅,肤色还很黑,脸型比较瘦,五官有棱有角,而且头发还全都编成细细的小辫子,看上去确实很酷,也许女人都喜欢这种范吧。

这天,有位穿着很土气的中年男人来到店门口,先是缩头缩脑地看了半天牌匾和玻璃窗上印的广告字体,才推门是店。先跟伟铭用粤语聊了几句,就被他介绍到休息区和我谈。中年男人身材高大强壮,嘴巴很大,像成奎安似的。神色看起来很拘谨,我猜可能是香港北部郊区,或者新界一带的农民。

他的普通话很差,我大概只能听懂六七成,还得仔细听。不过我能看出他已经是在尽量努力把港普讲好:“田顾问你好,我叫陈九,他们都叫我大口九。我家住在粉岭,平时都是在家里种地种菜,也很少到港岛这边来,更没到过这么高级的地方,所以有些,嘿嘿,有些不习惯。”

上一章:第972章 灵棚 下一章:第974章 香港农民
热门: 情爱的证明 倒计时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全集 所罗门的伪证2:决意 西班牙披肩之谜 遗族 羔羊们的平安夜 三角谍战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荷兰鞋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