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1章 耽误最后一眼

上一章:第970章 寻人启示 下一章:第972章 灵棚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我的意思是如果真是王大伟悄悄用什么手段,在老庄身上或者家里做过手脚,就算他不主动站出来,他的亲戚和朋友如果能看到报纸,尽许也能联系我们,毕竟有酬谢呢。

广告发了几天,老庄的手机还真接到几通电话,但和我预料中一样,都是骗钱的。有的说我就是王大伟,身份证和银行卡都已经补办了新的,旧的也没用,你把它们扔了吧,但补办也花了不少钱,还浪费时间,你就往XXX帐号里打五百块钱就行。但老庄问到你叫王什么的时候,对方都说不出来,或者随口胡编,有说叫王明的,也有王小林和王永庆,但就是没有王大伟。

“骗到我头上来了,妈的,还王永庆,他怎么不说叫李嘉诚呢!”老庄给我打电话说了这个事,哭笑不得地说。我说可不是嘛,平时都是你骗别人,现在风水轮流转。

第五天,有个人打电话给老庄,称他就是王大伟,那件事还记得,但并没丢过什么证件,为什么登报。老庄立刻来了精神,和对方约定在某处碰面,我和庄克跟着老庄乘出租车直接来到铁西街劳动公园附近的马壮街。

当我们在十字路口见到这个王大伟的时候,老庄立刻脱口而出,说当初进错站的就是他。王大伟满脸疑惑,我把此事简单说了,庄克不快地说:“如果是你在我老叔身上做了什么手脚,那咱们最好到此为止,我老叔因为这个事已经花了好几万块钱,能耽误你多大事,你这么整人?”

老庄也满脸怒气:“什么叫到此为止,你得赔钱!把我整得这么惨,小心我报警到公安局,让人抓你!除非你赔我十万块钱!”

王大伟看了看我们,最后把目光落在老庄脸上。他笑了几声:“没想到还真有这种事!”

“什么意思?”老庄说。

王大伟说:“最近半年多,我总能梦到妈妈跟我发火,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有些能听懂,有些我也听不明白。比如什么我没见到她最后一面,我不孝顺,说她要让那个人不得好死,还说让我不要管。那时候我觉得就是思念过度,现在看到,她说的那个人,就是你吧?”

我们三个人面面相觑,大概能明白一些,但又没完全懂,王大伟对我们讲了内情。

王大伟的父母早就退休了,但身体还不错,小时候家里穷,现在日子好多了。趁着还能玩,就想把以前失去的日子弥补回来,于是老两口每年都会到全国各地旅游。今年四月份,两人去青岛玩,不知道是不是吃海鲜坏了肚子,王大伟的妈妈突然腹痛,进医院后还发低烧,上吐下泻,王大伟就连忙买了火车票去青岛。

匆忙之间,他误把沈阳站的票记成是沈阳北站的,就按时来到北站,检票员提醒之后,他走出站台寻找车,在老庄的热情引导下,就上了他的电动车。结果在立交车上,老庄狮子大开口,报出两百元的天价。王大伟最恨这种趁火打劫的人,就下了电动车。可巧的是,在桥下站了十多分钟,也没有出租车经过,而那时又没有叫车软件,王大伟开始后悔,不如就让老庄赚这个黑心钱了。

他把心一横,拦下路上的私家车,承诺给人家五十块钱,那人还挺帮忙,用最快速度驶向沈阳站。但路上总有信号灯,而且还大多数都是红号。每等一次,王大伟的心就揪一次。好不容易来到沈阳站,他紧赶慢赶,来到检票口的时候,人家告诉他这趟火车刚开走,还不到两分钟。

王大伟坐在地上直撞墙,把老庄恨得牙根发痒。去售票处一问,最近去青岛的车也要几个小时后,而且还是慢车。他想去机场改乘飞机,给老爸打电话,他却劝王大伟等下一趟车,飞机太贵,这边也没什么大事。王大伟听从了老爸的建议,在候车大厅等了几个小时,到青岛已经是次日傍晚。因为手机没电,这段时间并没有与父亲联系上。

万没想到,王大伟在医院看到的却是母亲冰冷的尸体。老父亲早就哭得不行,大夫说,他妈妈属于急性痢疾引起的什么紊乱,导致心脏猝死,死于十个小时前。抢救的时候,老太太一直在微弱地叫儿子的名字,但却没能等到。

按时间来推算,如果王大伟并没晚点,顺利乘火车来到青岛,能在老娘最后抢救之前的近两个小时到达医院,父子俩因此后悔得肠子都青了。老娘在青岛火化后,父子俩带着老太太的骨灰回到沈阳,打出租车特地先到沈阳北站,寻找老庄。果然找到了,王大伟让司机等一下,出来瞪着老庄,很想过去找他算账。但又想没意义,法院不会因此判老庄负任何责任,就在司机的催促下离开。

疲惫的王大伟在出租车开往马壮街的路上打了个盹,就这么短短的半个小时,他居然做了个梦,梦见老妈没死,就坐在旁边的空座上,愤怒地对自己说:“你为什么不打他?耽误你来看我的时辰,我要让他不得好死!”

王大伟以为是有所思而有所梦,也没在意。回家后的很长时间,他经常做这类的梦,心里觉得奇怪。虽然没看到老妈最后一面,但毕竟就算按时来到青岛,老妈的命也保不住,所以自己早就把老庄的事给忘了,只是有些遗憾而已。但为什么在梦里总能看到老妈说这样的话?

他开始怀疑,是不是老妈真的显灵托梦,但又不能把老庄怎么样。换成脾气暴的,可能早就想办法暗中往死里打老庄一顿了,可王大伟是个斯文人,不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就只好忍着。

转眼半年多过去,他表姐给自己打电话说了在晨报上看到寻人启示的事,这才知道老庄居然在找自己,而且是称证件丢失。他很奇怪,虽然并没有证件丢失,但还是好奇地给老庄打了一个电话。

“那天你们从青岛回到沈阳,在北站看老庄的时候,骨灰盒就在出租车里吗?”我问。

王大伟点点头:“就放在我右边的座位上。”

庄克问:“大哥,你得说实话,就算你用什么邪术整人,那也是犯法,可别蒙我们!”老庄也跟着叫嚣,说马上就要报警。我心里却有了另外的答案,在王大伟乘出租车去找老庄的时候,他母亲的骨灰盒就在车上,怨气不小,直接对老庄产生了影响。

王大伟冷笑:“以前我不信什么鬼神、因果报应这类的说法,现在信了。想报警随便,我就在这里等着,身正不怕影子斜,我要是真想找你麻烦,让你不痛快,还用这么费劲?出事的两个月后,我随便花钱找几个亡命之徒,晚上找机会打得你腿断胳膊折,你能猜出是我干的?”

这话很有道理,虽然不敢确定,但我总觉得王大伟并没有暗中做什么手脚。庄克把我拉到旁边,低声问怎么办。我说:“很简单,在香港的时候,阿赞Nangya师父给你老叔施法,老太太不是也说过,必须给她道歉吗?那就依她的话做,如果事后好转,就说明这个王大伟是清白的。”

“那要怎么道歉啊?给鬼道歉……没干过。”庄克有些头疼。我说这事我在行,不用花多少钱,但仪式和程序不能差。

我们三人来到王大伟的家,看到老两口的卧室桌上摆着老太太的遗像,底下是用红布包着的骨灰盒,前面还有供品和电子香烛。

上一章:第970章 寻人启示 下一章:第972章 灵棚
热门: 高一零班 天机·第四季:末日审判 木锡镇 我能回档不死 鬼吹灯同人之雌雄双盗 黄河古道 X的悲剧 谜踪之国II:楼兰妖耳 金色梦乡 辽东轶闻手记:纸人割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