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 饭店上吊

上一章:第967章 缺德 下一章:第969章 王大伟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老庄借题发挥,瞪起眼睛站起来质问,硬说对方骂他傻了。这中年男人身体挺壮,看来根本没把老庄放在眼里,只是鄙夷地看着他。庄克连忙上前劝解,硬是把老庄拉起来,让那抱孩子的妇女坐下。那妇女可能是害怕被老庄报复,居然不敢坐,停站的时候就下了。

就这样,老庄一直坐到太原街,在大家的注目礼之中才下了车。虽然我不是老庄的亲戚,车上的人也不知道我俩认识,但我仍然下意识地脸上发烧。再看看庄克,他似乎早就习惯了老叔的这些行为,完全没反应,令人佩服。

来到这家位于小胡同里的煎肉馆,是韩式风格的,客人还挺多。从女老板到服务员,显然都对庄克很熟悉,笑着问他去包间还是散座,最后老庄挑了个紧靠包间门口的座位。吃饭的时候,我很紧张,非常害怕他再去从墙壁上找虫子,因为我看到吧台上方有监控探头。

好在老庄没有故伎重演,吃几盘肉之后,已经快到十一点钟,饭店里客人越来越少。庄克果然绕到了施法的价码这个问题上。他说:“田哥,我们好歹也是朋友,你不知道吧,我其实和王娇还处过对象呢。后来她嫌我家没钱,最后就没成,要不然你现在也是我大舅子啦。”

我嘴里的酒都快喷出来了,心想为讲价,也是够辛苦你的。就告诉他,施法这钱是泰国阿赞师父收的,我从中最多只能赚个千八百块的中介费,所以也没什么便宜头。

老庄说:“得了吧,谁收的也能打折,他泰国人咋就不能通融通融?老弟你跟泰国人商量商量,五千不行,我给你加一千,六块钱!”我心说你还真大方,刚要拒绝,看到老庄的眼睛紧盯着旁边大门敞开的包间,不知道在看什么。

不是又在动什么馊主意吧,却看到老庄脸色发白,嘴唇也在微微颤抖。这时,服务员过来给换烤盘,老庄伸出手,指着包间里面:“谁、谁在那吊着?”

“啊?你说啥?”女服务员表示没听懂。

老庄的手指也在哆嗦:“那包间里吊着个人!”女服务员转头看去,那个包间里面是空的,也没开灯,门是朝内开的,外面的光照不到,所以里面很黑。女服务员疑惑地问什么意思,老庄很紧张,说有个人悬在圆桌上,双腿离地,只有一只胳膊,脖子上有根绳,还在那里晃悠。

女服务员很害怕:“你能别吓唬我不?我胆可小了。”邻桌的几个人听了老庄的话,纷纷朝这边看,饭店女老板也走过来,问怎么回事。老庄扔下筷子,身体连同椅子一起朝后挪,撞到邻桌的食客,那人很不满意地回头问你能不能往前点儿,这么大地方还不够你坐的。老庄站起来就往外跑,正撞在一个刚上完厕所回来的壮汉身上。

那壮汉戴着手指粗的金链子,推了老庄一把:“你瞅着点儿,干啥呢?”

老庄指着包间:“里、里面有人吊死了!”说完就往外跑,壮汉也蒙了,这时饭店女老板尖叫着,跑回吧台不敢动弹,告诉服务员快去找刘哥。那服务员从后厨把厨师喊出来,问怎么回事,女老板都吓哭了,指着包间说:“燕子、燕子的鬼魂在包间里呢!”

把厨师也吓得够呛,旁边几桌的食客虽然不明白,但也跟着害怕,几位女士早就跑出饭店。女老板哭着蹲在吧台边上:“燕子呀,你别来找我,我不是故意的呀……”我和庄克跑出饭店去找老庄,看到他已经跑出胡同,正朝马路对面狂奔。

“快去追!”我和庄克连忙跑上去,老庄跑得还挺快,庄克边追边喊“别跑了,快停下”,追了半天,在路口被两个坐在路灯底下玩象棋的中年男人把老庄拦腰抱住,估计以为老庄是小偷。老庄脸色惨白,紧紧抱住那人,一个劲说胡话,把把人都给搞晕了。

好不容易把老庄安抚住,我叫了辆出租车,和庄克一起把他送回北站附近的出租房。已经是深夜,看着躺在床上的老庄那副像发药子的神态,我对庄克说:“不管什么原因,他现在必须尽快找阿赞师父施法,要是拖着不解决,以后这人就完了。”

庄克挠挠脑袋,问:“田哥,除了平时容易撞到鬼,还有啥副作用没?”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问能不能不治,就这样。我说:“首先你也知道,你老叔每次撞鬼或者被附身的时候,都会大病一场,那是因为被鬼魂的阴气侵扰。人是属阳的,鬼则属阴,每被阴气侵扰,人的体质就会下降,时间一长,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有不少人表面看是病死,其实就是阴气压住阳气所致。”

庄克直冒冷汗,说那还得尽快啊,我告诉他,最好的方案就是在深圳办旅游签证,我再带他找一位叫阿赞Nangya的女法师,这样才能解决,价钱没商量。

“好吧……等会儿我给我爸打个电话,让他跟我奶奶说一声。上次给我老叔去寺庙做道场,我和几个大爷还有姑家每人出了几千,我爸就挺不满意的,这回不知道他们还愿不愿意出钱。”庄克回答。

坐在客厅的桌边,听庄克给他在营口的爸爸打电话,对方似乎很不情愿,说已经不想再管。挂断电话后,庄克说:“我爸不同意,但这事还得跟我奶说,她在家里说了算,别人都不行。”

我笑着点点头,心想这年头还有老太太管事的,不多见。闲聊中,庄克问我:“田哥,你觉得我老叔的事,能是因为啥引起的呢?”

“这说不准,”我回答,“你老叔自己做过什么事,他自己都不记得,我怎么知道。”

庄克又问:“田哥,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觉得我老叔这人……不太好?”

看着庄克的眼睛,我觉得他并不是在套我的话,就直言没错,你老叔这人的人品实在太差,光从我和他接触这两次就看出来了。他是非不分、善恶不明,没有敬畏之心,也没有感恩之心,属于那种完全没有善根的人。这种人每天做事者是在造业,得罪谁也是很容易的事,说不定哪件事就是在作恶,但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听了我的话,庄克也直叹气:“我老叔这人就是这样,年轻的时候高中毕业就出去四处打工,长年没人管,就养成了很多坏毛病。而且人在外地,经常受骗,后来估计觉得不公平,就开始总骗人,做事也从来不考虑后果,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时,老庄疲惫地从屋里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满头是汗,却一个劲地喊冷,让庄克帮他找件厚衣服。庄克从衣柜里翻出一件棉服给他披上,老庄问我们在聊啥。庄克生气地说:“你说能聊啥,还不是说你!成天不干好事,得罪谁了自己都不知道。”

老庄说:“谁成天不干好事?你小子敢教训我?我不是每天都去北站拉活吗,怎么能叫不干好事呢?开黑车就叫不干好事,那么多人都开,要不是为了多赚钱,谁愿意做这个!”

“我们指的不是你开黑车的事,”我插话,“而是你平时的所作所为,和你对是非的看法。”老庄说少来这么深奥的东西,我听不懂。

我说:“好吧,那我就说你能听懂的话。总共我就跟你见过两次面,先数数这两次你都做过什么事吧。”

上一章:第967章 缺德 下一章:第969章 王大伟
热门: 包青天:沧浪濯缨 致命绑架 死钥匙 黑暗诱惑 山核桃大街谋杀案 爱因斯坦的预言 宝剑八 西河口秘闻 鸽群中的猫 羔羊的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