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3章 老叔

上一章:第962章 拘魂咒 下一章:第964章 沈阳北站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次日老谢在我的催促下回泰国去了,费大宝还有些怀疑,问Nangya这次的施法是否有效果。我让他到时候再看,时间就能证明一切。

过了七八天,章老师和妻子共同来到佛牌店,一看脸色和气色,就知道章老师的拘魂术已经解除,只是还有些脸色发白,但精神和眼神都正常。章老师紧紧握着Nangya的手,流着眼泪说她就是观音菩萨下凡,自己肯定是前世修了什么福,不然怎么可能遇到Nangya这样的贵人。

我心想,你要是在泰国能遇到像我和方刚、老谢这样的牌商,也就轮不到回香港找Nangya施法了。我头一次觉得要感谢那些在泰国的中国奸商,不然Nangya也没办法重新解决这件事,也让客户最终满意。

章老师付了四万港币,欢天喜地走了,临走的时候我问他,在云南遇到的那位苗族巫师有没有留下名字。章老师说:“又不是交友,哪里会问他的名字?那人皮肤黝黑,颧骨很高,眼睛却晶亮晶亮的,就像通了电流,右耳戴着白色的金属耳环,脖子上也有项圈,不知道是不是银质的。”

Nangya想了想:“苗族男人戴耳环和项圈已经是好多年之前的习惯,那时候苗男经常被征去打仗,死后怕认不出相貌,于是都戴有耳环项圈,上面是刻有名字的,现在早就没了那种习俗。”

“看来还挺难寻找,不过只要你今后不再去云南那些偏僻的黑苗聚居地就行。”章老师说哪里还敢去黑苗之地,他现在一提到“云南”和“苗族”这两个词,身上就会发抖。

章氏夫妻走了,伟铭和淑华都朝Nangya投来羡慕的目光,费大宝说:“田哥,还记得之前章老师驱邪不成被登报的事吧,要不要找报社再登个正面的新闻?”我心想这主意对啊,就连忙给章老师打电话,问他们是否有空接受报社的简单采访,想再发个新闻稿,好洗清之前的负面新闻,章老师说没问题。

给小凡打去电话,她说马上就给陈大师那位开报馆的老朋友打电话,落实这个事情。

次日,章老师夫妻特地来到佛牌店,和报社记者进行采访。没出三天,章老师中黑苗拘魂术被Nangya解开的事就见了报,还有清晰的图片。陈大师特意给我打来电话,说这事办得漂亮,既消除了负面影响,又能起到广告的作用。

晚上我特意请费大宝到那家鸿福海鲜火锅店,吃了顿魔鬼鱼火锅,以表彰他灵机一动想出来的好主意。这小子特别得意,拍着胸脯说以后肯定能帮我想出更多的好点子,我说只要不是馊主意就行。

这段时间其实很忙,先是彻底解决了熊导游等人,然后Nangya的情降疙瘩也解开,佛牌店的声誉暂时也挽回了,还教会费大宝不少知识。我就想回沈阳呆些日子,因为姐夫和王娇给我在QQ上留言好几次,介绍了好几桩生意,我都说没空,现在得开始处理了。

跟陈大师和Nangya打过招呼,让费大宝自己决定是留在佛牌店继续学习,还是自己回家。费大宝说想去曼谷找他大哥方刚,我一想也好,方刚经验比我丰富得多,跟他学才能迅速成长起来,就同意了。

在机场候机大厅的VIP休息区,我开始翻看手机短信。王娇在短信里说,她以前在沈阳当酒店服务员时,有个男同事的老叔好像得过什么邪病,半年多了也没治好。我心想这邪病看来也不严重,否则不会拖大半年还没死。

于是,我给王娇打去电话,询问她这个旧同事老叔的事。

王娇说:“哥,你这几天忙啥呢?也不理我!我结婚你也没来,真不给面子。”我笑着说那时候正好在泰国忙,走不开,礼金到了就行。王娇说她同事的老叔好像前阵子去了趟牡丹江,托人找看事的仙家去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结果。她把那位旧同事的手机号码发给我,让我直接联系。

这样最好了,于是我给该号码打去电话,对方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操着典型的沈阳口音,问:“哎,谁啊?”我自报家门,说是你在XXX酒店工作时,前同事王娇的表哥,在泰国卖佛牌的,也承接驱邪和法事的业务。

“啊……王娇她哥啊,知道知道,田哥,以前老听她说起你!”这人说话习惯也是典型的东北人风格,热情,熟络得也快。经介绍得知这年轻人的名字叫庄克,现在仍然在太原街XXX酒店的保卫部任职,而王娇却已经换不下三份工作。庄克不是沈阳人,老家是营口大石桥的,他老叔不到五十,因为好逸恶劳而和老婆离婚几年,目前在沈阳北火车站,以开电动车拉客,非法运营为生。

我让庄克把他老叔的症状从头到尾仔细说,他说:“行,我老叔吧,这人也不知道咋的,从大半年前就开始吧,总有点儿神神叨叨的。最开始发现是他总说自己心发慌,眼睛发花,尤其在晚上,说经常看到有人影在身前身后闪。在沈阳只有我和我老叔两个人打工,那天我俩一块吃饭,他就和我说。我说你肯定是太累了的幻觉,他说平时就是骑个电动车拉活,也不累啊。后来我三大爷出车祸死了,我和我老叔从沈阳回营口奔丧。我家是农村的,在院子里办丧礼吃流水席的时候,我老叔突然撒癔症,在院里大吵大闹,用我三大爷的说话语气,骂我三大娘背着他和邻村的XXX乱搞。大家都吓坏了,我三大娘跪在我老叔面前承认错误,说以后再也不敢了。”

“看来你三大爷那时候等于是把魂附在你老叔身上?”我问。

庄克说:“是啊,事后连他自己都不信,可那么多人看着呢,反正他自己病了半个月,后来慢慢好了,就又回到沈阳继续拉客。”

我问:“还有什么症状?”庄克又说了几个,有他老叔晚上从车站拉客人去某地,半路电动车在十字路口道中央突然侧翻,把客人的脑袋给磕破,最后赔了七八千块钱。事后他说那时候正骑得快,忽然看到前面有个老太太,他一着急打方向,电动车就翻了。

庄克叹了口气:“唉,我老叔这也不知道犯了什么忌,三天两头犯邪病。还有一次去朋友家喝酒,半夜才出来,在电梯里正遇上停电,被困了一个多小时。等维修工把他救出来的时候,我老叔都要崩溃了,硬说电梯里有鬼,想要他的命。”

“听王娇说,你老叔去黑龙江找仙家看病?”我问。庄克说是啊,现在还在牡丹江呢,找的那个仙家好像是供的蟒蛇仙,但没效果,也没说出什么内情来。提起黑龙江的仙家,我忽然想起以前的客户,在鸡西的常姐来,就问他牡丹江离鸡西远不远。

庄克说:“不远啊,很近,咋了?”我告诉他认识一个姓常的出马弟子,住在鸡西,要不要帮你老叔联系联系。庄克连忙说好,让我尽快办。

挂断电话,我就从电话本里翻出那个黄姐的电话。打通之后,因为时间比较长,她都快把我给忘了,经提醒才记起来。我说了庄克的事,问她师父常姐现在怎么样,看事准不准。黄姐说:“亏你还记着呢,我师父已经找高人重新立过堂口,现在看事准多了,你就让那人来鸡西吧,要是真能看成,收的钱分你两成,当回扣。”

上一章:第962章 拘魂咒 下一章:第964章 沈阳北站
热门: 八卦侦探 假面饭店 诡案罪1 斯托维尔开膛手 暮光之城2:新月 七月冰八月雪 追凶者之萨满疑云 龙眠 三十九级台阶 降灵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