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2章 上头条

上一章:第951章 竹筒倒豆 下一章:第953章 五六个老婆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听她话中的意思,是早就知道费大宝的事,而不是今天。我难过得说不出话来,只好垂着头,把手肘抵在膝盖上,双手捂着脑袋。Nangya问:“你不用自责,如果我真的记恨这些事情,就不会再和你交往。因为我总是觉得,你对待我和他们不一样,你是否有着其他的想法?”

我只好慢慢地说:“其实,我……我总会想起之前在贵州毕节的那件事来。”

Nangya问道:“怎么?”

我说:“那时候的你因为一个男人说过会和你成家,也会让你一辈子幸福,就宁愿给全村的人落虫降,哪怕后来你知道那男人对你完全没感情,也仍然不想收手,就是因为渴望这世界上有个男人真心爱你。后来你开始修法,又想做鲁士,那是要一辈子不结婚的,就和尼姑一样。我总觉得,如果能遇到让你真正动心的男人,你就会毫不犹豫地抛弃鲁士,甚至修法,而和他在一起。所以我就在心底对自己说,也许因为这件事,你会慢慢喜欢陈大师,那或许是个比较圆满的结局,于是就……”

听了我的话,Nangya笑了,说:“我还以为你只是因为想救费大宝,而完全没有其他原因。”我说当然不是,但现在很后悔,一是因为救费大宝这个新朋友,就把一个老朋友蒙在鼓里扔出去,二是早应该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就不应该自作主张,替你去保这个媒。

“想问你个问题。”Nangya说。我连忙说请问,她说道:“到现在,你觉得我是真心想修法,还是没有遇到适合的人?”我想了半天,笑着说我觉得两样都有。

Nangya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不过,都说缘分只要在真正来到时,你才会立刻明白,也许还不是时候,也许永远也不是时候。”我笑着说很可能马上就来了。

谈到她在香港的行程安排,Nangya说:“我想先去云南找洪班师父,毕竟这种苗巫的拘魂咒术很难掌握,到时候再看。”我连忙说可以陪着你去,Nangya点点头,说下周再说,夜已经很深,让我快去休息。

我吞吞吐吐地问了句:“Nangya,我想知道,你是不是……比较恨我?”

Nangya摇摇头:“如果连你都恨,就等于承认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值得信任的人,那是很可悲的。”说完,她站起身走向自己房间。

“Nangya,以后……还能吃到你做的糕点吗?”不知道为什么,我问了这么一句。Nangya停顿片刻,也没回答,径直进了卧室。

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的我原以为自己会松一大口气,但却仍然心里发堵。刚才Nangya所说的最后一句话让我很纠结。

像Nangya这样的人,应该有很多值得信任的朋友,可她却说只有我一个,这到底是她的悲哀,还是这个世界的悲哀?

她到底是恨我还是没有?或者只是不想让自己有太多仇恨之心?看到睡得很熟的费大宝,我心想要不是这个家伙有了钱就胡乱撒,当自己是散财童子,就不会搞到那个地步,我们当时也就不用那么纠结了。

忽然,我又想起之前老谢对我说的话,那时候他说我俩算不算朋友,要是有事必须瞒着我,我能不能理解。现在来看,应该是Nangya向他打听过费大宝的事。不用说,肯定是方刚告诉给老谢的,因为前阵子方刚对我说,老谢曾经向他打听过此事。

次日在酒店房间,我给方刚和登康各打了个电话,把向Nangya摊牌招供的事说了。两人都埋怨我不应该说,还说Nangya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心里肯定把我们这几个人都恨了一遍。我说我是实在瞒不住,她把我们当知心朋友,我们却这样,真是过意不去。

晚饭的时候,我俩各吃着一盘鸳鸯炒饭。我问费大宝:“知道方刚和登康朝你借的那六十几万,是怎么还给你的吗?”

“不是说你们接了笔大生意,赚了不少钱?”费大宝疑惑地回答。我说了Nangya的事,费大宝拿饭勺的手停在半空,半晌后才问:“怎么、你们怎么能这么做?”

看着他这副表情,我苦笑,说这边是你有难急用钱,那边又赶上陈大师非要给Nangya下情降,还愿意出高价,我们也是一时糊涂。费大宝慢慢把勺子放下,表情很复杂。

我说:“怎么不吃了?”

费大宝扁了扁嘴:“吃不下去。”我也把盘子推了推,说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现在想起来,也确实觉得可笑。但事已至此,只能尽力挽回。反正已经对Nangya说了这个事,以后得找机会努力求得她的原谅。

“田哥,我……怎么总觉得这事你们做得太不厚道呢?”费大宝吞吞吐吐地说。我开始没说话,后来生气地说还不是为了救你,要是你被投资人打成残疾怎么办,方刚和登康能眼睁睁地看着吗?费大宝半天没说话,后来叹了口气:“Nangya姐姐真是好人,受了那么大委屈,居然还替朋友着想,我也算对不起她,以后得想办法弥补。”我说你要是真想弥补,就把心沉下来,认真学做生意。要是你对佛牌行业感兴趣,就努力去学,以后有能多赚钱的生意多想着Nangya就行了,费大宝连连点头,说肯定。

几天后,我在佛牌店上网,费大宝出去买冷饮回来,急匆匆地拿着一份报纸给我。接过一看,顿时傻了眼,上面印着醒目的新闻标题:“本港陈大师佛牌店女阿赞Nangya师父心有不逮,香港大学Z姓老师身中苗巫术无法驱除。”

再看内容,不得不说这记者的文字功底很好,通篇都没有明确地说Nangya的法力差,但又说没解开章老师所中的邪术,然后再提到泰王佛牌店的阿赞翁一眼就看出章老师中的是黑苗拘魂术,却故意不提Nangya也看出此事。

“这事什么时候捅给报社了?”我看到这报纸还是一家比较有名的报社出品,立刻给陈大师的私人号码打去电话,这个号码的手机是陈大师自己持有,但只有少数人才知道号码,比如他的家人、亲戚、我、Nangya和几个私交极好的朋友。

听到我说的事,陈大师非常生气:“同行真是冤家,你开你的佛牌店,我开我的佛牌店,何必这样互相倾轧、咄咄逼人?我马上给那家报纸打电话,问问是谁在背后搞鬼。”

挂断电话,伟铭问:“陈大师答应去报社查了吗?”我说查也没用,人家报社记者虽然在玩文字游戏,但也没瞎说,连登个致歉声明都不够理由。而且报纸已经发行出去,你又没权力让人家收回,坏影响肯定是造成了。

费大宝愤愤地说:“肯定是泰王佛牌店那个吴经理干的好事,非找她算账不可!”

我说:“行啊,你去找吧,就说你凭什么登报说我们坏话?”费大宝没出声,伟铭说无凭无据的,人家也不能承认,反而会坏了我们店的名声。章老师夫妻来找Nangya施法,从头到尾也没看到有记者跟着,但新闻却能上报,说明那个泰王佛牌店的吴经理不但有心计,也有不少人脉,最好别硬碰硬。

那天下午,我接到方刚的电话,说他有个广东的富商客户想请两块能招财的佛牌。

上一章:第951章 竹筒倒豆 下一章:第953章 五六个老婆
热门: 九因谋杀成十(九加死等于十) 针眼 加倍偿还 盗墓笔记藏海花2 杀人奇面馆 死亡循环 隐形解体的传说 轮回·半步多 幻影城主 律政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