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9章 假中邪

上一章:第948章 N线女艺人 下一章:第950章 拘魂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哦……是这样啊。”白公子和R小姐互相看看,表情很疑惑。我心想难道猜错了?刚后退几步,突然看到R小姐用嘶哑的声音哈哈大笑,用粤语说了几句话。事后我问伟铭,才知道那时她说的是“你们这群贱人,永远也别想跟我抢老爷”。

R小姐发出的声音很像老年妇女,但明显能听出是装的,因为真正的老太太,嗓音比她的要苍老得多。但我至少能确信,之前的猜测没错,同时也感叹,像R小姐这么好的悟性,演技也不错,要是离开香港去内地发展,兴许不比赵薇周迅她们差。

外面的记者都在紧张地拍照,在本子上记录,忙得不亦乐乎。等登康施法几分钟之后,白公子用眼睛有意无意地朝我这边看,似乎在征求我的意见。我悄悄点了点头,白公子在R小姐耳边隐蔽地说了什么,R小姐就像被抽了筋,全身瘫倒在地,再也不动弹。

登康面无表情,对白公子说了几句马来西亚语,白公子没听懂,登康也不多解释,径直走出佛牌店。我连忙跟着出去,招手叫出租车,和他前往酒店。

“这两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路?”登康看来不太高兴。

我笑着说:“开始我也以为是真中了邪,没想到居然是假的!白公子看来是心疼他的演员女朋友名气不够,于是就想了这个办法,说是她的同行暗害,给她下了什么降头,全程都故意吸引记者跟踪报导,用来增加知名度。”

登康哼了声:“那为什么非要找我?我什么时候搞过这种丑事!”我说我也不知道,要是知道,还不如随便找个人化妆成泰国法师,也能多收一笔钱。

在车上,我接到伟铭打给我的电话,说我们俩前脚离开,后脚白公子和R小姐也离店上车走了,并没有接受采访。但那些记者纷纷进店,要采访伟铭和淑华,问我怎么办。

我说:“没关系,你就把你们看到的说出来就行,但不要多评论,更不要说猜测的言语。”

到了酒店登康先去洗澡,这时白公子给我打来电话,笑着说:“田顾问,感谢你从马来西亚请来的法师,终于治好了我女朋友ROSE的降头,现在她好多了!”我连忙说这是我们份内的事情,余款请尽快付过来,阿赞登康师父很忙,明天可能就要飞去新加坡。

白公子说:“放心,晚上我就差人把钱送到佛牌店里去。”

“敢抽黑衣降头师的嘴巴,整个亚洲估计你的R小姐是第一位。不管她真疯还是假疯,这都是在老虎嘴边拔毛,您自己看着办。”我哼了声,不痛不痒地说。白公子“哦”了声,立刻连连道歉,说也是没办法,现在坏人太多,不然ROSE也不会这样。

我心想你还装呢,估计也是怕我偷偷录音抓到把柄。

刚要挂断电话,白公子又问,在店里那位阿赞登康师父为什么说ROSE是装的,根本没有中邪。我明白他的意思,就说阿赞登康师父刚开始没有感应到R小姐体内的阴灵,但后来R小姐发作的时候,就很明显证明她真的中了南洋邪降,而且还是个很厉害的阴灵,应该是一名老太太。

“我靠他妈的,是谁这么整我的ROSE,查出来要他好看!”白公子愤愤地说。我劝慰他息事宁人,又说你放心,阿赞师父也有看错的时候,但这次驱邪很成功,我不会乱讲,白公子这才放心地挂断电话。

晚上六点钟,淑华给我打来电话,称白公子派人送来了五万港币,看来是多给了两万。我对坐在椅子里的登康笑着说:“这钱赚得也很轻松,不就是演个戏嘛,我们也是被骗来的,又不是故意串通!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花七万港币,说不定宣传效果比白公子预想的还要好。你挨了一个巴掌,多给两万块钱,也值。”

登康不高兴地看着我:“这么说,我的一巴掌就值两万港币?”我说要是有人和我这么交易,那我还当什么牌商,三巴掌就顶我在香港干两个月顾问,登康的五官都抽到一起去了。

次日来到佛牌店,我交给登康六万港币,余下的一万当中我抽得三千。其实登康只收五万,我让他私下给我一万块,算是回扣。

解决了白公子的生意,我们开始商量如何给Nangya解降。得找个比较合适的借口,解降不像落降,有了降头油或者材料,躲在暗处也可以下手,但解降必须要面对面。

登康建议,随便教给Nangya一种普通法门,到时候再法门中借机混入解情降的咒语就行,我觉得也只有这个借口能用。

那天晚上我给Nangya打电话说了登康的事,Nangya欢迎我们到她的住所。来到陈大师为她购置的这个房子,登康说这是一种马来西亚沙捞越岛西南部某神秘民族中流传的巫咒,能起到引灵的作用。他让Nangya端坐在地板上,自己坐在她身后,开始施咒,并让Nangya仔细听好,并牢记在心。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Nangya称已经大概记住了这种咒语。登康说有时间他会把咒语写在纸上,让Nangya今后慢慢看。

离开Nangya的家,我问解情降的过程是否还顺利。登康说:“施咒肯定没问题,一般情况下,立刻就会生效。”我心想,陈大师正在幸福满满的当口,这时Nangya要是突然弃他而去,真不知道这位风水师会不会崩溃。

次日我和费大宝来到佛牌店坐下,淑华对我说:“还记得中环那家佛牌店吗?今天是那个缅甸白衣情降大师阿赞翁的法会,要不要去看看?”

我连忙表示得去,就由我和费大宝负责打探打探消息。淑华说她也想看热闹,我看着伟铭,意思是你得自己一个人留店。可他笑着说:“田顾问,我、我也想去……”我说咱们都去,这佛牌店怎么办,总不能关门吧,你们俩猜拳,只能有一个人去,另一个必须留下看店。

猜拳过后是淑华赢了,伟铭只好认命。

三个人乘地铁来到中环,再走路过去。这间佛牌店的牌匾是由黑色大理石拼成,有些像时装店,上面镶着白字,叫“泰王佛牌法事店”。

淑华说:“这名字起得好霸道,居然叫泰王!”

“他怎么不叫泰国国王开的店?”费大宝撇着嘴。但这店位置确实不错,两旁都是时装店和高级餐厅,门口也挤着不少人,十多名记者围着几个人拍照。这几个人中,有两男一女,一名男子身穿宽松的白衣白裤,长得比较黑,头发长长的扎在脑后,很有些非洲球星的味道。脸上并没纹刺经咒,但双臂上却密密麻麻地全都是。脖子上挂着两串珠子,一黄一黑。旁边站着一名中年女子,穿着闪缎旗袍,正在用麦克风讲话。大概意思是说香港人对泰国佛牌越来越熟悉,但要小心有很多假货,就算那种看起来很高档的佛牌店,都在公然的售卖假货,还会请来没什么法力的假阿赞来做法事,收费昂贵,劝大家擦亮眼睛小心辨别。

有记者问:“请问吴经理,您说的高档佛牌店也卖假货,还请没法力的假阿赞做法事,指的是本港哪家佛牌店呢,是不是弥敦道的陈大师佛牌店?”

上一章:第948章 N线女艺人 下一章:第950章 拘魂
热门: 完美现场 超脑4:海岛 隐僧 风水奇谭1:幽楚王陵 战地厨师 苍白的轨迹 与福尔摩斯为邻 终极秘卷 纽扣杀人案 我的邻居是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