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6章 伪善人

上一章:第945章 杀人、烧死 下一章:第947章 解铃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站在客厅里,周会长说睡到半夜的时候,迷迷糊糊看到卧室门口站着个人影,她开始以为是做梦,但发现自己是半醒着的,有意识但身体完全不能动。她以为是小偷,张嘴想喊却发不出声,而那个人影慢慢走到床边,说:“你杀了那么多人,你会被火烧死!”一直在说这句话。周会长突然惊醒,坐起来却没看到人,她很害怕,反锁好卧室的门,给我打了那个电话。

听到这里,我反而感到一阵轻松,至少周会长不是要找我麻烦,而且她这个事也明显和佛牌有关,看来事情有转机。我安慰着周会长,让她坐在沙发上,问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现在得说了吧。

“我能有什么事?真的没有啊!”周会长还在坚持。我指了指胸前的这块双刀坤平,说:“其实它早就给我托过梦,把你做过的坏事全都告诉我了,你现在还骗我,有意义吗?”

“你的佛牌还会托梦给你说我的事?”周会长有些警觉地问。

我说:“当然,你也说过,暗室亏心,神目如电,鬼也是一样。你的佛经肯定读得比我多,鬼都有他心通,更何况佛法?我这块双刀坤平是入过佛法的,什么都逃不过它。”

周会长有些心虚地问:“它给你托梦说我什么?我做过什么坏事?”

我冷笑:“说你利用职权,和很多男人通奸,还私吞善款。而你做的念经、吃素和放生,无非是给自己心理安慰,让自己觉得能用这种行为来消业。其实根本就没用,光我说的那三条,就足够你这辈子注定不能成家生子。再加上你胡乱放生,等于亲手、大规模地杀生,不但没福报,而且还增加了罪孽。”

听了我这番话,周会长眼睛瞪得很大,脸涨得通红,老半天才说不要乱说话,这是诽谤。

“那你敢不敢现在给你的男助理打个电话,约他出去开房,让我在旁边听着?”我微笑。周会长脸上顿时变色,说凭什么我要这样做。

我说:“这是在帮你自己,而不是帮我。有没有这些事,其实我是不知道的,只有鬼神和你知道。如果你不想说,那我也没办法,告辞吧。”起身就要走,周会长连忙抓着我的手不放。

这时,费大宝打来电话:“田哥,谈得怎么样?”

我笑着回答:“没事了,你也上来吧。”

费大宝警觉地问:“真没事?是不是你觉得周会长这里不错,想让我自己回去?”我说你就别对暗号了,给钱让司机走,上XX楼的XXX室来,周会长家里只有她自己,快点。挂断电话后,周会长连忙说不能让外人知道,我说费助理是我的心腹,以后你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他,因为我有时候要在泰国常驻,没时间总来香港。

开门把费大宝让进屋,坐下后周会长沉默了半晌,说:“那我要怎么做才行?”我心想看来她和男助理的事是坐实了,就说你必须对我讲实情,把你的事全盘托出。你对我说,其实也是在对阴灵说,以后再次和它通梦,就得向它做出改变的承诺,也许还有转机。

周会长连忙问:“那阴灵就能愿意帮我?”我说那要看事情的严重程度,如果业障很深,改了也没用。比如你害过人命,就算以后不再这么做,你觉得阴灵能帮你?

“我、我只是……”周会长用单手扶着额头,好像很痛苦,“缺乏安全感而已。”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周会长对我们讲了很多事,听得我和费大宝很震惊,但表面上还得装出很平静、早就知道的模样。

费大宝确实说得没错,这位周会长虽然已经四十五岁,但正像那句不太文雅的俗话所称,正值“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年纪。她那方面的欲望较强,而且喜欢寻求刺激,和很多男人一样,喜欢和陌生男子交往,而且是越年轻越好。她办慈善会几年,那位被费大宝看破的男助理只是其中之一。她经常借着资助贫困大学生的机会,潜规则那些还不到二十岁的年轻男大学生和自己上床,并且不能自拔。

而贪污善款方面我也猜对了,周会长在香港认识不少富豪,这些人都很乐意捐款出来。而周会长就暗中抽手,就连去年那次平安符事件,其实也是周会长串通泰国某三流牌商干的,从地摊以区区每块五港币的价格进货,给投资者报的价格却是一百港币,获利好几万,几乎没有成本。

听完她的话,费大宝拍着大腿:“你看田哥,我猜对了吧?”我连忙接口说佛牌早就告诉我了,你那也是后知后觉。

周会长好像听出什么,看着我们俩:“他猜的什么?难道是你们的猜测,而不是什么双刀坤平托梦给你?”我说当然是佛牌的力量,不然我们又不是神仙,怎么能猜到你和你的男助理有染,周会长不出声了。

我告诉她,佛经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也是一样,从现在开始别再做那些事,认认真真经营慈善会,你的福报才会真正来临。不然你这后半生无家无后,以后谁给你养老送终呢?周会长流着泪点头,说以后肯定改。

离开周会长的家,在出租车上,我告诉费大宝,以后千万要沉得住气,可不能什么都说,幸亏周会长已经招供,不然非让你小子坏了事不可。他嘿嘿笑着说知道,我说这个事上你功劳也不小,佛牌的利润有六千港币,我分你一半,就算是你从事佛牌行业的第一笔收入。

费大宝高兴极了,马上说和我去宵夜,我看了看表:“都快凌晨两点半了,我困得不行,明天再说。”

第二天,周会长给我打电话,说这块佛牌不想要了,听人说不能随便丢弃,要送回原处,问我怎么处理。我心想这也是好事,就抽时间在晚上和周会长在某路口碰面,把佛牌拿回来,次日找快运公司寄给方刚。让他想办法重新加持,到时候再寻机卖给新客户,赚的钱五五分账。

方刚对我说,前阵子老谢来曼谷找阿赞巴登施法,聊天时,曾经向自己打听过费大宝的事。本来不想告诉他,但一想老谢也不是外人,就随口说了。

解决掉周会长的事,这算是我接的特殊客户中比较圆满的一个。至于以后她是不是真的改了,不再贪善款,也不再与年轻男大学生睡觉,我不得而知,但至少以后她没再找过我。

在香港的这段时间中,因为广告效应,经常有客户去佛牌店找Nangya施法,因为离东南亚近,佛牌和南洋巫术文化也是最先入侵到香港,很多香港人对泰国佛牌和邪术渐渐认识,而并不只是上流社会的人物和明星们。再加上香港人本身就比较信鬼神,有时候,一些人身体莫名其妙地不适,或者心慌意乱、运气变差,都会疑神疑鬼地觉得是不是冲撞了什么,鬼上身,甚至认为被下了降头。

那些来佛牌店请牌的客户,有时运气好的话,也会看到Nangya坐在休息区,为客户解答一些关于佛牌加持和供奉的问题。在泰国,因为修法的阿赞太多,经常有牌商和客户上门,大家都习以为常。但在香港毕竟没那么多阿赞师父可见,很多人对泰国法师还是抱有神秘感的。尤其看到或听人说起法会的效果,就更有兴趣。

上一章:第945章 杀人、烧死 下一章:第947章 解铃
热门: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Ⅵ 谋杀狄更斯 无罪辩护 布谷鸟的蛋是谁的 艺术谋杀 从西藏来的男人 银色猎物 虫图腾4:险境虫重 局中人(局中人原著小说) 大唐狄公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