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 无家也无后

上一章:第943章 大放生 下一章:第945章 杀人、烧死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我问是什么工作内容,他说:“和、和泥呀,五百个平安符,要筛细泥土,还要加水弄成形,最后用压模机一个一个地压,光筛泥就筛了两天!寺庙的龙婆住持非说不能用普通的泥土,说那样的没有法力,给我提供了不少庙土和经粉,都要和进去,唉,田老弟,你的钱可真是不好赚啊!”

“不光我,谁的钱都不好赚啊老谢,”我笑着说,“看来那小寺庙也很厚道,这回更好了,平安符就不算我们自己做的,而是寺庙完成,咱这也不算造假。那你慢慢忙吧,我继续喝酒。”

老谢嫉妒地说:“我在大城和泥,你在香港喝酒,人和人的差距真是大!”我哈哈大笑,说等我再回泰国,多请你喝两次酒就是了。

“这个……田老弟,你说咱们俩算不是算好朋友?”老谢忽然问了这么一句。我很奇怪,说肯定算啊,为什么不算?老谢说是啊,在我有难的时候,都是你和方刚出头帮忙,肯定是好朋友。但要是我老谢以后有什么事必须得瞒着你,这算不够朋友吗?

我问:“你这家伙到底想说什么?直说!”老谢却说没什么,只是假设,就把电话挂断了。我心想老狐狸也学会抽风了,到底什么意思。

两天后,老谢告诉我那五百个平安符已经全部制作并加持完成,还拍了大量照片,货已经按照我提供的地址用EMS国际快运发走,我让他有空将照片也全都直接传给周会长的电子邮箱。又过了七八日,周会长给我打来电话,称昨天就已经收到包裹,里面是五百个平安符,让我也过来看看。

和费大宝到了工业大厦XX慈善会,看到屋里堆着很多大包东西,有人在清点记录。几名员工腾出两个大办公室桌,正在把那五百个平安符全都摆得整整齐齐。周会长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看着屏幕。

我问她外面的大包都是什么,周会长说:“哦,那都是新的棉衣和棉被,是要捐给云南、西藏和青海贫穷地区的,马上就要寄走。”我心想这慈善会还真没少做善事,但估计也是富人捐的款。

她微笑地给我看屏幕上的那些照片,都是老谢拍的,除了加持场面之外,居然还有两名年轻僧侣在院子里用压模机来压制佛牌的场景。我心想,这不是老谢亲自一个一个压出来的吗,怎么又让僧侣做的,那不是还要另外收费?后来一想明白了,肯定是这老狐狸向寺庙归还压模机的时候,顺便找两名僧侣来做做样子,摆拍出来的。

“平安符确实是独一无二的,我特意托在泰国的朋友去夜市和饰品店对照,没发现相同的。”周会长笑着。

我哈哈笑了:“那当然,从选材到设计,从和泥到压模,从装壳到加持,全都由寺庙的僧侣们完成,你当然找不到同款!”周会长非常满意,说今天下午就让财务给我汇入余款。办公室的门开着,我能看到费大宝跟着那几名员工一起摆弄平安符,费大宝拿在手里,赞叹道:“这符做得真精致,一看就是纯手工的活儿。”

几名员工知道他是我这个泰国牌商的助理,就跟着问东问西。我生怕这小子言多必失,很想马上出去把他的嘴封上,可周会长在和我谈话,又脱不开身,就把心提到嗓子眼。好在他没有说走嘴,周会长把办公室门关上,从抽屉里取出十张千元港币的钞票递给我,我收进皮包,给她写了个简单的收条,说马上就告诉泰国方便把那块阿赞TAM的吸金情爱牌发给她。

很明显,周会长是要在看到平安符没问题之后,才能放心地跟我合作下一笔生意。她说:“不要发给我的公司,写你的地址,到时候我约你见面再给我。最好尽快,我和我男朋友前天又吵架了,唉。”我连连答应,让她耐心等待。

几天后方刚把佛牌给我寄到,跟周会长约了时间,晚上仍然在那家餐厅的包间里碰面。拿着佛牌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周会长问我这背面嵌的都是什么东西。我只好又告诉她一遍,说这里有小法牌、符管、眉心骨、吸金晶石等物。

周会长叹着气:“花一万港币买这么吓人的东西戴在脖子上……”我笑着说在泰国人人都戴佛牌,很正常。

“我听人说,这种里面有鬼的佛牌,有时候会让客户更加倒霉,还能反噬?”周会长问。

我说:“邪牌会反噬,但你这个只是正阴牌,只要正常供奉就行,但有一点,不能欺骗阴灵。鬼你是骗不过的,对它必须说实话、办实事。”

周会长问:“我做了那么多善事,是不是应该得到福报?”我附和说那是肯定的。她又说那为什么我几次婚姻都失败,不能生育,现在交男朋友也不成功。我说人的运势有起有落,说不定戴上佛牌之后就开始转了呢,这也算个契机吧。

她点了点头:“我也希望能这样就好。”忽然,我想起之前费大宝说过的话,和那次放生的经过,就说佛牌也不是万能的,如果供奉者本身的行为起不到积福作用,佛牌也没用,甚至起反作用。

周会长问:“行为起不到积福作用?”我直说就是不能做不该做的事,比如坏事和作恶。她失笑,说怎么可能,我是慈善会的会长,你也看到了,我放生吃素,念佛捐款,过几天还要去青海玉树,出钱给当地修两所小学,还要资助二十多名交不起学生的穷苦大学生。做了这么多善事的人,怎么可能还作恶?

我说:“那就好,我只是提醒一下而已。不过您组织的这次放生,我觉得有些地方确实不太妥当。比如湖里的大鳄龟,它们要是把湖中的鱼全都吃光,这算是好还是坏?如果有人去近郊旅游,被毒蛇咬伤甚至死亡,这就是典型的造业,多可怕!堵在路中央念经,有的小孩憋尿很难受,这也会增加人们对你们的戾气,也是副作用。”

“西湖里的鱼是吃不光的,你多想了,”周会长平静地说,“如果真有人被蛇咬死,那也是他命中有这么一劫,我又不是故意把蛇放到他们身上。在断桥念经,那是我们在舍身传经,不这样的话,就无法吸引人们去了解佛经。现在的人都没信仰,九成的人家里连半本经书都没有,这社会才叫可怕。”

我笑着说好吧,那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周会长让我此事保密,不能对任何人说,我连连点头。

次日早晨,我在手里看到周会长发给我的短信,她说:“昨晚按你说的方法念了心咒供奉,半夜真做了梦,有个男人指着我说,你这辈子都不可能结婚生子。怎么回事?”

这可难办了,怕什么来什么,想了半天,我也只能回复她说别急,看了效果再说,记得多做善事。周会长回复:“我几乎每天都在做善事。”我没回,因为不知道怎么回。

中午在佛牌店对面的快餐店吃饭,我对费大宝说了周会长和阴灵通梦的事。他说:“这个周会长,我看就是个伪善的人,从放生和吃花素就能看出来,而且还跟男助理通奸。以我看,这个女人做的坏事肯定不止这些。比如她很有可能贪污过善款,搞不好还和更多的男人有过一腿呢!”

“有这么严重吗?”我问。

上一章:第943章 大放生 下一章:第945章 杀人、烧死
热门: 诡案罪7 超禁忌游戏1 玻璃钥匙 利器 代号D机关3:PARADISE LOST 悲伤的精确度 空中杀人现场 漫长的告别 心理追凶:骸骨疑云 H庄园的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