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9章 五百个符

上一章:第938章 费大宝来了 下一章:第940章 暧昧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我笑着打趣:“让香港佛牌店高级顾问亲自去教一个新人,也太屈才了吧?”方刚哼了声,说在我面前装什么专家,别忘了你也是我带出来的。这倒是真话,我连连称是,说肯定不辜负方老师的吩咐,保证带好徒弟。

次日起来,我带着费大宝来到佛牌店,和两名店员介绍认识。费大宝是自来熟,没几天就跟伟铭和淑华混得很熟。中午他又自告奋勇出去卖午餐请大家吃,让这两位更喜欢他。尤其淑华,我看似乎还对费大宝有些意思。

教费大宝认了很多佛牌的品种,他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去客户家调查?以前大哥给我讲过,说能遇到形形色色的客户,什么身份、什么病症的都有,特别有意思。”我说你不要生下来就想跑,先学会爬再说。

闲着无事时,我让他坐在休息区,把那本厚厚的泰国佛牌大全彩色画册认真看,记住分类、功效和出处。费大宝是个闲不住的家伙,在捧着画册看的时候,只要有顾客进店,他就把耳朵竖起来,听店员的介绍,和我对咨询的回复,好像恨不能代替店员,直接和客户聊天。我要经常提醒他集中精神干好自己手里的活,他才把注意力转过去。

周末过后,周一上午我在佛牌店教费大宝认佛牌的法相,快到中午了,费大宝要请我出去吃大餐,我说:“今天下午两点我约了个客户要谈生意,你们自己解决午饭吧。”费大宝连忙问什么生意,我就说了周会长的事。费大宝兴奋地问要是去客户家走访,能不能把他也带上。

“那不行,你刚接触这行才几天,客户要是看出你是个新手,有可能会不把我放在眼里,以后再说吧。”我回答。费大宝哀求道:“田哥,就带我去吧,大不了我不说话,就说是你的助手,你们聊天,我在旁边假装做记录,还能给你提高身份,多好!”我心想也有道理,而且方刚让他跟我学习,这也算是个机会,就勉强同意了。

下午,我俩乘出租车前往这个位于牛头角的一处工业大厦,进大楼的时候,费大宝像模像样地将我的皮包斜挎在他身上,还真有几分助理的派头。慈善会就在大厦的十几层,在电梯里,我对费大宝说:“做这行最重要的不光是精通佛牌知识,还要学会仔细观察。很多时候,客户的举动、言语和眼神都能传达出信息。”

费大宝瞪大眼睛:“那岂不是和侦探一样?”我说你以为呢,这几年我和各种客户打交道,很多信息都是从观察中得来的。当然你要是嫌麻烦也可以不管,只管卖佛牌和施法,我只是比较喜欢观察而已。

“那我也行啊,”费大宝来了精神,“田哥,我这人没别的能耐,就是精力旺盛,对什么事都好奇。你放心,不会给你丢脸!”我笑着说那就好。

出了电梯,看到走廊的墙上贴着醒目的“XX慈善会”字样,公司大门敞开,里面有几十个工位,不少男男女女忙碌地来回穿梭,墙上贴了很多活动的照片,内容都是捐款、放生和在寺庙做法事,看起来这个慈善会业务还挺多。

经前台小姐指点方向,我俩拐了个弯,看到会长办公室,有一名穿白衬衫的年轻男子坐在门旁的办公桌后面,正在用座机打电话。他说的是港普,眼含笑意,声调温柔,隐约听到在说:“今晚不行,说好了要跟女朋友出去吃饭,不然她会怀疑我。”很明显,这是在脚踩两只船。员工在上班时间用电话闲聊谈情说爱,看来这慈善会管理也不是很严格。

我俩来到桌前,年轻男子连忙放下话机,听说我是田七,他笑着让我们稍等,再次操起话机按了个钮,说:“周会长,田七先生来了。”我心想,一般男领导都配女秘书或助理,但女性领导为什么用男助理,难道真是异性搭配、干活不累?

随后,那年轻男子起身打开办公室的门让我俩进去。办公室宽敞整洁,有沙发和茶几,墙上挂着十几幅大照片,都是某中年女性和别人的合影,看上去有官员、僧人、道士和西藏的活佛。一个穿白衬衫和西装裙的中年女性健步从办公桌后面出来,就是照片上的那位,她热情地跟我俩握手。这女人看年纪应该有四十来岁,刚到肩膀的半长头发,身材微胖。

我说这位是我的助手费先生,周会长笑着说:“田先生年轻有为,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岁,就已经是泰国佛牌专家,真是厉害!”

高帽子戴着很舒服,坐下后,外面那年轻男子端了茶进来,周会长也坐在沙发对面。之前按我的猜测,很多客户都是遇到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或撞邪或冲煞,就算没有阴灵附身,但多多少少也有阴气侵扰,至少也是运势降低。而这些因素从外表都能看得出来,要么脸色差,要么行为迟缓。

可这位周会长满面红光,眼神和善而炯炯有神,举手投足透着敏捷劲,典型的女强人,怎么看也不像是有问题的。周会长问我们是哪里人,我和费大宝都说了,周会长说:“其实我能算半个香港人,我是上海的,之前一直在上海办慈善会,这几年才来到香港,到现在还不太会说广东话。”

为节省时间,我直接问她有什么要求,是请牌还是想施法。费大宝打开皮包,取出本子和笔,开始记录。

周会长笑着说:“都不是,我身为慈善会的会长,已经投身慈善事业好几年,相信积德行善就能获得好运和保佑,不需要佛牌。我也没有撞过鬼,也不用施法。”费大宝奇怪地问那您找田顾问有什么事。

“其实是这样,我们XX慈善会除了筹款资助内地的贫困学生以外,也经常和香港的一些佛教组织共同举行各种活动,比如放生、施粥、集体超度和积款修庙等。因为听说泰国佛牌比较灵验,我们在去年也搞过一次上座部的平安禅修道场,邀请很多香港市民旁听,结束后每人都可以领到泰国高僧亲自加持的平安符。那次活动办得不太圆满,因为我们对泰国佛牌行业不熟悉,就找的中间人,也就是在泰国的一个香港牌商供货。结果有市民声称,领到的平安符找懂行的人看过,只是地摊货,和在泰国夜市买到的一模一样。可再找那个牌商,怎么也联系不上了。”周会长说。

费大宝忍不住笑起来,我看了他一眼,这家伙立刻不笑了,低头假装记录。周会长叹了口气:“没关系,我们已经被很多人笑话过,但这次不希望再当成别人的笑柄。”

我说:“现在社会上骗子太多,不过周会长放心,我田七在泰国也做了三年牌商,客户无数,名声还不坏,你跟我合作肯定不会有假货,价格方面也好商量。主要看你这边具体需要多少个平安符,大概要什么价位。”

周会长说:“我们XX慈善会在香港办了十几年,也有些知名度,去年举办的那次平安禅修道场,光香港市民就有五百多人参加,这次最少也要五百个,其中包括补偿去年领到假符的两三百个。”

好家伙,五百多个平安符,里面就有一半是假的,我心想这个周会长找的牌商还真够黑的。

上一章:第938章 费大宝来了 下一章:第940章 暧昧
热门: 地狱公寓 歪笑小说 荷兰鞋之谜 哲瑞·雷恩的最后一案 她死在QQ上 只差一个谎言 犯罪心理揭秘 疑案追踪 与鬼厮混的日子 独眼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