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1章 淹死自己

上一章:第930章 恶意 下一章:第932章 枪击案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三人每晚都在那座寺庙门口,被桑坤兄弟用车载到旧别墅里施法。我和方刚都觉得很亏,别的生意一次就能搞定,也收几十万泰铢,而桑坤这个事要连续施法七八天,还是收同样的钱,而且还得分给老谢大半的利润,简直亏到姥姥家。

这几天我的心情一直很不好,方刚问我怎么回事,我直言,说真是不想帮桑坤这种人。就算买卖双方都满意,这也是在拿人当成动物,甚至试验品来杀来虐待。变态的有钱人很多,他们在那个地下室可以用任何方法去折磨别人,想到这个事,我连觉都睡不好,总觉得自己有一天也会变成这样的牺牲品。

方刚说:“何必这么想?世界就是这样,什么样的恶人都有,你拿他们是没有办法的!”

“今晚的施法我不想再去了,实在不能看到那个地下室里的设施。”我说。方刚笑了,说他会和阿赞巴登商量商量,看有没有解决的办法。我心想,除了治好桑坤,你不是没别的选择吗,还有什么可商量的。

到了第八天,阿赞巴登说今晚可能是最后一次,明天就不需要了。方刚让我跟着去,我没反对。晚上,阿赞巴登在地下室施法完毕,这次桑坤自己躺在水泥池中,被溺得直吐水泡,最后不动了。他弟弟操起墙上的步枪要装子弹,说我们害死他哥哥,被方刚拦住。阿赞巴登告诉他,桑坤并没有死,而只是假死,让他的魂魄暂时离开躯体,只有这样才能让曾经溺死在这个水池中的横死阴灵平息怒气。

可桑坤的弟弟不相信,最后我们只好把桑坤抬出别墅,跟着他弟弟开车来到另一处住所。这里应该是桑坤兄弟自己的住处,是个豪华的高级公寓,两层小楼,里面装修很高档。桑坤还有好几名同伙,都是强壮的男人,他们守着公寓不让我们离开,只好在这里过夜。好在居住环境还不错,只是睡不太踏实。

次日起来,桑坤的弟弟对我们说:“奇怪,我哥哥的身体一点儿也没有僵硬,但却完全没呼吸!”

“他只是假死,别紧张。”方刚安慰道。有人买来快餐给我们吃喝,到了中午,桑坤慢慢睁开眼睛,他弟弟又惊又喜,这才相信巫术的厉害。几个小时之后,桑坤的身体恢复神速,已经可以自己行走了,他紧紧抱着弟弟,说从没有这么轻松过,就像半年前没发病的时候那样。

桑坤的弟弟彻底服了,对我们连连道谢。阿赞巴登说:“他得罪的阴灵太多,而且怨气重到无法想象。今后你们不能再继续得罪阴灵,至于用什么方法避免,我不知道。但必须停止,否则他再次被阴灵缠身,谁也救不了。”

桑坤的弟弟连连点头答应。

离开这里之前,桑坤的弟弟对我们说:“希望你们能保守这个秘密,不要对任何人讲,否则后果自负。但只要你们不说出去,我绝对不会找你们的麻烦,毕竟你们救了我哥哥。”我们也同意了。

方刚哼了声:“接这桩生意,我们真是要亏死。连续施法七八天,耗费大量法力,却只能收到三十万泰铢,还要被你威胁!”

桑坤兄弟俩互相看看,桑坤走向卧室,不多时又出来,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撂钞票递给方刚:“这是二十万泰铢,算是对你们的感谢,以后我们就当没见过,你们还是要保密。”方刚很高兴,笑着把钱收起来,说这还差不多。

回到阿赞巴登的住所,我给老谢打去电话,他说刚从清迈回来,还在路上,两个小时后能到曼谷。我把事情经过讲了,但没说地下靶场的内幕,只说施法过程太复杂,要不是对方多给了二十万泰铢,阿赞巴登就要吃亏。

老谢喜出望外:“我的老天爷,客户居然主动加钱?太好啦,多出来的二十万泰铢分给我一半就行!”我气得半死,说你想都不要想,那是客户给我们几个人加的,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这个老狐狸。老谢还要说什么,方刚抢过电话,劈头盖脸训了老谢一顿,让他直接到曼谷来,他要当面教训老谢。

把老谢给吓着了,连忙说还有别的事,不能去曼谷,他的那二十万泰铢汇到他户头就可以。方刚说:“凭什么分给你二十万?我和田七还有阿赞巴登这几天辛辛苦苦,还要被人用枪威胁,还要被软禁,你这老狐狸什么都不用做,就想分走大头?门都没有,最多给你五万泰铢!”

老谢顿时哭起来,一个劲抱冤叫屈,方刚也没和他多说话,悻悻地把电话挂断,余怒未消地对我说:“这个老狐狸,早晚有一天我得把他的狐狸尾巴给剪掉!”我哈哈大笑,说这才是老谢。

从五十万泰铢中抽出三十万分给阿赞巴登,剩下的二十万,我、方刚和老谢平分,各得七万。阿赞巴登觉得拿多了,有些不好意思,就想多给我们五万,被我拒绝,说你是最辛苦的,连续施法数日,耗费这么多法力,理应分得大头。

下午老谢来到阿赞巴登的家,拿到七万泰铢的时候,他的脸就像一根被踩扁的苦瓜,要多苦有多苦。方刚哼了声:“给你七万,是看在这桩生意最初是由你联系的份上,不然只有五万!”

老谢哭丧着脸:“我老谢上辈子是得罪了谁,为什么吃亏的总是我?”我气得不行,大声让他闭嘴,怎么就认钱。老谢顿时不说话了,惊愕地看着我。我和老谢认识三年,虽然这家伙总有让人生气的时候,但我对他还是当真心朋友看待,也算尊重他,从不像方刚似的,动不动就吆来喝去,有时还骂他。可现在看到我如此愤怒,老谢也很惊讶,他看了看方刚,方刚示意他别再说话。

吃晚饭时,老谢低三下四地给我倒酒,让我别往心里去。我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就说是我心情不好,和你没关系。老谢问:“田老弟,你有什么事不能和我老谢说?只要我帮得上,什么时候推托过?”这话倒是真的,虽然求老谢办事不能少付一分钱,但这家伙有时候的渠道和人脉比方刚还强。

我看了看方刚,他轻轻点点头,我就把桑坤兄弟开办地下靶场的事说了。老谢十分惊讶:“这、这……怎么有这种人?”

方刚却笑了,我俩都问你笑什么,方刚对我说:“你是否还记得,阿赞巴登对桑坤兄弟说,他们不能继续得罪阴灵,否则再次阴灵缠身就得死。”我说当然记得,可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桑坤现在刚恢复正常,身体虚弱,再有横死阴灵缠上他,就会立刻挂掉?

“当然不是,”方刚说,“你小子不是说很痛恨桑坤兄弟这种人吗?昨天下午,我和阿赞巴登商量过,让他在驱邪经咒之后又换了一种巫咒,类似引灵咒语,用在桑坤身上。只要桑坤再次被阴灵缠住,就会迅速侵入心智,发疯发狂,谁也不能施救。”

我惊讶地问:“还有这种事?可、可要是桑坤死掉,他弟弟来找我们麻烦怎么办?”方刚说,昨晚阿赞巴登其实并没有将那些横死阴灵超度走,而是锁在桑坤的身体里。如果他再次中邪,就会像之前阴灵的怒气那样,重复自己被杀的行为。我和老谢都表示没听懂,方刚说以后你们就知道。

老谢问:“可要是桑坤今后改邪归正,就没事了吧?”方刚说理论上是这样,可桑坤这种人不可能改好。

上一章:第930章 恶意 下一章:第932章 枪击案
热门: 风之影 凶画(刑警罗飞系列第一季) 谎言定制店 第51幅油画 超脑5:团灭 清明上河图密码5:隐藏在千古名画中的阴谋与杀局 乌鸦社 罪与罪 杀人预告 大海獠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