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两万美元的勾当

上一章:第928章 神秘工具 下一章:第930章 恶意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这番话就相当于定心丸,等于告诉桑坤和他弟弟,我并没看出那栋房子里面有什么猫腻勾当。两人的脸色都缓和了些,桑坤问:“昨晚的事我都记不起来了,田先生,给我讲讲吧。”我把昨晚的事说了一遍,但却故意隐去了桑坤在施法过程中说的那些胡话,以免让对方觉得我们知道的太多。

“今晚还是在午夜施法,到时候我们在哪里碰面?昨晚桑坤先生的车开得太快,天又黑,我完全不记得去那栋旧别墅的路了。”我问。

桑坤边咳嗽边说:“我们会另外找一个地方,要是还在午夜,我们晚上会提前给你打电话通知地点。”我说不行,阿赞巴登已经说过,你是在那栋旧别墅冲撞的阴灵,也必须在那里施法,才能彻底解决问题。

兄弟俩互相看了看,没说什么,后来弟弟说,到时候会提前给我打电话,先在某处碰面,他们会开车来接我们。我说完全没问题,现在请先把施法的费用三十万泰铢付清。桑坤问施法还没结束,怎么就要付全款。

我说:“这是阿赞师父施法的规矩,至少要先付五成的费用。但你这个情况特殊,要连续施法七到八天。说实话,这种既耗费法力,又要求阿赞师父法力高深的生意,我们都不愿意接。之前在香港的时候,那位阿赞Nangya师父给你施灌顶术,都没收定金,足以证明我们的诚意,但希望你们也能拿出诚意,毕竟不是哪个阿赞师父都能驱走你体内的阴灵。”

这两位互相看看,桑坤的弟弟说:“那我们也可以先付十五万泰铢,事后再给余款。”

“恐怕不行,”我笑着摇头,“连续施法数日之后,如果客户以各种借口拖延不付钱,我们真没有精力处理这种事。而且也有很多客户其实拿不出全款,到时候我们又不能强迫,所以……”

桑坤的弟弟很生气:“你是说我们出不起钱吗?”我说当然不是指你们,但我们以前遇到过此类情况,所以为了避免,就都把规矩改成先付钱。

“可我怎么知道,你们到时候是否能把我的病症彻底解决?如果你们没能解决,却赖着不给钱呢?”桑坤沉着脸问,他弟弟也连连点头。

我说:“首先,阿赞师父靠加持佛牌和做法事为生,泰国就这么大,如果有哪位阿赞师父光收钱而不办事,别说以后没人再肯来找,相信客户也不会善罢甘休,没有哪个阿赞愿意给自己找这种麻烦;其次,您二位都是泰国人,可以去打听田七、方刚和老谢的名字。我们这三位中国牌商,在泰国也算是有些信誉的,再加上阿赞巴登的名头。菲律宾鬼王只有三个徒弟,其中一个隐居中国,还有两个都是我的朋友,如果他们都解不开的降头或者邪病,恐怕客户也不用去浪费时间再找别人了。”

桑坤自言自语地说:“菲律宾鬼王……我好像听人说起过。这人是著名的降头师,收钱给自己亲人落死降都可以。”

我说没错,就是他。桑坤的弟弟骂道:“还有这种人?那还有没有人性!”我心里暗笑,心想你们也居然说得出这种话,幸好现在不是雷雨天气。

经我这番软中带硬的暗示,桑坤兄弟俩沉默片刻,最后还是妥协了。桑坤让弟弟去附近的银行取出三十万泰铢现金,交到我的手里,我从皮包里掏出纸笔,并且开了收条。

下午,我开着方刚的旧车,去机场把这辆车的主人接到阿赞巴登的住所。听了我说的经过,看到地板上放着的这三百张千元泰铢钞票,方刚说:“这个桑坤不是开什么地下赌场的,而是地下靶场。”

“地下靶场?可那个地方怎么看也不像靶场,倒像是用刑的地方。”我没明白。方刚说,这个地下靶场,并不是设在地下的靶场,而是像我所说的刑场,但不光是用刑,还要人性命。看到我满脸懵懂的模样,方刚认真地给我讲了一件事。

在东南亚某些国家,有这么一种行业,是专门为那些有钱人发泄的场所。但这个发泄不是酒、赌、色,也不是打架,而是对人进行虐待。大概在十几年前就有,主要集中在泰国,那时的价码还是一万美元,但从昨晚在那栋旧别墅院子里我们听到的对话来判断,现在应该已经涨到了两万。

这种行业说来也很简单,就是要同时找到两种人。一种是有钱人,出于种种原因,希望能用虐待甚至残杀活人来发泄自己的情绪;另一种就是穷人,这类人急用钱,哪怕用自己的命来换都行。这两种人其实在全世界各地都有,但是要同时把这两种人聚在一起,就有很大难度了,需要有掮客来完成,而桑坤兄弟俩就是这个掮客。

桑坤设在曼谷郊区旧别墅中的那间地下室,就是“地下靶场”的地点,桑坤兄弟和同伙四处寻找这两种人,然后带到地下室去交易。先收有钱人的两万美元,再交给穷人一半,剩下的就是自己的利润,最后把穷人关在铁笼子里,再让有钱人进去,在有限的时间内,随便他怎么对那穷人施虐都行,地下室里的各种工具可供使用,不过最后一定要把穷人弄死,不能留活口,就算人没死,桑坤他们也会帮忙解决。

虽然杀了人,但不用担心会被警察抓,因为桑坤这些人能摆平一切,来保证客户的绝对安全。那天我在香港和桑坤通电话,听到那边传来男人打女人的声音,估计那个香港男人也是桑坤的潜在客户,正在谈。而那男人应该也是有钱人,心理不正常无处发泄,经常打女人出气。

这种生意听上去很残忍,也很变态,可无奈的是这种生意还挺红火,因为这个世界永远不缺两种人:心理扭曲的有钱人和走投无路的穷人。

“真有你说的这种行业?”我的手都在发抖,觉得浑身不舒服,想起昨晚那栋旧别墅的地下室来。我这个人很容易联想,脑海里立刻有了这种画面:那铁笼子里关着某个急等钱用的穷人,浑身发抖,紧张又恐惧。有钱人顺着楼梯下来,把铁门关上,两眼放光,挑选着屋里的那些工具。穷人更加害怕了,也许会后悔,也许会哀求有钱人让自己少受点儿苦苦,甚至可以体面地死去。当然,有钱人不太可能这样做,那钱就白花了,他们出两万美元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发泄。他们轮番对穷人进行折磨,要么在水泥里溺死,要么把其吊死,或者直接枪杀……

我越想越害怕,方刚见我出神,就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几年前我在酒吧见过几个家伙,其中就有做这个的,但不是在曼谷,而是宋卡。没想到现在你小子也能遇到,还真巧。”

“能确定桑坤就是做这种事情的吗?”我有最后一丝疑问。方刚说基本能确定,各种迹象都表明,他们这几位就是干这个勾当的。

我问:“那我们真要施法好几天,把桑坤这种混蛋给治好?”方刚说你不救也不行,要知道,有能力做这种事的人,都不是什么善类,桑坤那些人没把你灭口已经是开恩,你就不要想着把桑坤治好之前打什么鬼主意了。

听他的话里似乎有话,我说:“你的意思是,治好他之后可以?”方刚嘿嘿笑着说看我的意思。

上一章:第928章 神秘工具 下一章:第930章 恶意
热门: 蒸发 杀人奇面馆 黎明之街 女郎她死了 追踪者 花骸 猫的复生 但丁俱乐部 鬼妻 乌盆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