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7章 旧别墅

上一章:第926章 桑坤的噩梦 下一章:第928章 神秘工具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桑坤抬头看看我,这时我才发现他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紫痕。他慢慢地说:“都不是,昨晚我在朋友家谈生意,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并没有做噩梦。”

按他的讲述,昨晚他就住在朋友家。那人住在赤柱,是一座别墅,半夜桑坤进来去卫生间,走廊里没有灯,出来的时候他似乎看到楼梯口有人影闪过。动作特别快,不像是朋友家里的人。他心中起疑,就走过去看,刚到楼梯口,却被一个黑影扑上来,死死掐住他的脖子。桑坤想喊却发不出声,想推开这个人,但对方力气特别大,根本推不动。他双手去抓那人的脸,觉得非常冷,就像这人是刚从冰窖里跑出来似的。

就在桑坤快要被这黑影掐昏时,朋友的女朋友也出来方便,黑暗中看到躺在地上挣扎的桑坤,就喊了句。桑坤在一瞬间就感到那人不见了,就像从空气中蒸发。在朋友的呼唤下,桑坤渐渐恢复清醒,他觉得这房子不干净,非要连夜去机场回泰国。朋友也拦不住,只好放行。

“你觉得,真是你朋友的房子不干净吗?”我缓缓地笑着问。桑坤没回答,其实他比我还要清楚,只是不好意思对那朋友讲而已。

出了机场,我在停车场找到方刚的车,载着桑坤来到阿赞巴登的住所。我已经形成习惯,为了防止被人盯梢,仍然故意绕到偏僻路段去。但心里还是有些没底,最怕哪天熊导游一咬牙,想用暴力解决问题,半路找人截击我,那就惨了。

好在这个设想并没发生,我们顺利地来到阿赞巴登的家。两人刚迈步进屋,坐在地上的阿赞巴登就抬起头,看着桑坤:“居然有这么多?”

“什、什么?”桑坤不解地问。

阿赞巴登说:“你身上有很多阴灵。”桑坤顿时傻了眼,阿赞巴登站起身,走到桑坤面前,摘下颈中的骨珠给他戴上,用手掌贴在他胸前,低声念诵着经咒。几分钟后,桑坤脸色发白,嘴里反复地喃喃说着“不是这里、真不是这里”的话。阿赞巴登停止念诵经咒,桑坤喘了半天气。

我问怎么回事,桑坤没说话,只用眼珠转了几转。我说:“你得跟阿赞师父说实话,要不然耽误施法的效果,我们可不负责,而且你的钱也要照付。”桑坤说他刚才听到有个声音在耳边对他说话,是在问“你的家在这里吗”,于是他如此回答。

这借口是我听过最可笑的,但也能看出他是真不想说。越隐瞒就越说明心中有鬼,反正已经打了预防针,不说就拉倒。

到了午夜,阿赞巴登和桑坤都盘腿坐在地板上,面对着面。施法的过程很奇特,阿赞巴登把一颗域耶放在身边,让桑坤来伸出左手按在头骨顶部,他又用骨珠缠着桑坤的胳膊。用锋利的小刀划开手掌心,把鲜血滴在桑坤的手掌、域耶和骨珠上。

阿赞巴登让我关闭电灯,开始念诵经咒,速度很急促,设有地坛的房间不能有窗,那真叫伸手不见五指。黑暗中,我忽然听到屋里有个女人在低声哭泣,要不是经历了很多施法驱邪的场面,我肯定会以为有人闯进来了。

这女人哭了只有十几秒钟就停止,又换成一个男人的剧烈咳嗽,随后又是某男子从喉咙中发出“咝咝”的声音,好像被人掐住脖子。几分钟之后,屋里似乎成了口技场,变换了七八种声音,年龄、性别各不同。

突然,桑坤开始大叫起来:“不是我杀的你们,离开我吧!”

可算听到他说了这话,对我来说,这就是明显的线索,虽然只有十多个字,但可以肯定的是,桑坤的撞邪确实跟害人性命有关,而且还不是一个。阿赞巴登的经咒声回荡在屋里,仿佛成了无处不在的背景,而桑坤则不停地叫着,语无伦次:“真的不是我,你们别再跟着我了,滚开……”听到他似乎站了起来,四处乱跑,好像是想逃出屋去。

黑暗中我听到阿赞巴登也站起身,并把门打开,立刻有微弱的光线从外面射进。桑坤马上就看到了,跌跌撞撞地跑出去。阿赞巴登仍然在念诵经咒,也出了屋,我在后紧追。

桑坤跑出阿赞巴登的住所,朝院外径直跑去。我知道他是要去某个特殊的地点,但要是很远的话,我和阿赞巴登还不得把脚底给磨出泡。于是我追上桑坤,双手在后面扶着他的肩膀,将他推向方刚的汽车,再打开车门。桑坤钻进汽车,手忙脚乱地找着什么,嘴里不停地说着胡话,我连忙掏出车钥匙递给他。

在桑坤发动汽车引擎的时候,阿赞巴登已经坐在副驾驶位置,左手按住桑坤的后脑,继续念诵着经咒。我也连忙打开后车门坐稳,桑坤猛踩油门,把这辆旧车开得飞快,好几次我都觉得他差点儿就要撞到大树了。可这家伙就是没撞,让我心里发惊。

开车的过程中,桑坤一直在喃喃自语,从阿赞巴登的住所出来,大概行驶了二十几分钟,道路越来越偏僻,我心里发虚,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更不知道桑坤要带我们去哪里。

汽车来到一处住宅的大门口,是个三层的独栋小楼,能看到院里停着两辆好车,还有个木制的狗舍,门口铁栅栏门紧闭。桑坤打方向盘,让汽车直接把铁栅栏门撞开,急停在院中。

桑坤钻出汽车,踉踉跄跄地跑向独楼的大门处。一条大狼狗从狗舍里出来,对着桑坤叫了几声,警惕地看着我和阿赞巴登。我生怕被咬,连忙和阿赞巴登快步跟过去。桑坤掏钥匙打开大门进屋,里面没开灯,能看到客厅很宽敞,但比较陈旧,似乎平时没什么人收拾。桑坤也不开灯,身体歪歪斜斜地从客厅来到侧室,又绕到后面的某个杂物间。桑坤用钥匙打开杂物间的铁门,直接走进去,我只好掏出手机,打开闪光灯,里面是向下的水泥楼梯,我和阿赞巴登以手机的光亮看路,跟在桑坤后面沿楼梯往下走,这是个很小的地下室,有简单的桌椅和一个摆着不少旧书的木柜子,再也没有门了。

这里能发生什么?正在我犹豫的时候,就见桑坤用力去推那个木柜,木柜侧向滑动,露出另一扇小铁门。他边推边说:“就在这里,就在这里……”

桑坤用钥匙打开铁门进去,我俩也紧随其后。没想到里面很宽敞,只是气味非常难闻,既有血腥味,又有发霉的气味,还有一种令人作呕的、说不出来的什么味道。手机闪光灯的范围有限,只能看出屋角有个大铁笼子,另一侧有个水泥砌成的长方形池子。我在铁门附近找到电灯开关,打开后屋里亮了,但只是那种偏黄的白炽灯泡,而且也不怎么亮,不知道是为了省电,还是故意为之。

借着灯光,能看到屋子另一侧的那个水泥池里装满了水,池子旁边有个铁桌子,放着很多东西,有铁钩、铁钳、铁棍、大砍刀、匕首和方形纸盒等物,还有叫不出名字的东西。另外一面墙上挂着两支枪,虽然没用过,但以前在电影中经常看到,应该就是著名的AK47了。屋顶有个大铁环,吊着蜡烛那么粗的绳索,下面挽着活扣,另一端系在铁桌子的桌腿上,旁边还有一把铁椅。水泥地面看起来有深有浅,不知道是怎么造成的。

上一章:第926章 桑坤的噩梦 下一章:第928章 神秘工具
热门: 我的温柔是锋芒 双重赔偿 连环套 黑暗诱惑 北纬31度录像带 诅咒 怨灵 X档案研究所3:大结局 邪恶催眠师3:梦醒大结局 樱花秘密基地